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马失前蹄
章节列表
第一章 马失前蹄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路过学校食堂的时候,看见布告栏那里又围了很多人,便兜圈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脑残人士设计的,不管你是从教室去食堂,还是从宿舍到食堂,只要你想看到布告栏的内容,你都得绕个圈,一点也不方便。
记得刚进大学的那会,学校给每个同学都发了一张表,说是广泛征求大家的意见,凡是合理的、对同学有利的,学校就一定会采纳。刘啸那时候还傻,便很郑重地把布告栏的事写到了建议表里,之后曾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往布告栏那里跑一回,看看它有没有挪窝。可这一晃几年过去了,刘啸都快毕业的人了,那布告栏依旧杵在原地。
布告栏上被人贴了一张超大的海报,海报头的“悬赏”两字,很是显眼。
“又是悬赏?”刘啸有些意外,这个星期他已经是第四次在这里看到悬赏海报了,难道这年头很流行复古吗,刘啸很怀疑自己明天是不是能在这里看到“比武招亲”或者“武林英雄贴”之类的海报。
直接跳过海报内容,刘啸往最下面的联系人那里一看,不禁笑了起来,这四张悬赏海报,竟然是同一个人贴出来的,刘啸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个联系人的名字实在是太扎眼了,她叫“张小花”。
在刘啸的印象中,除了小时候爷爷养的那条小花狗叫“小花”外,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基本绝迹了。现在人起名字,除了要好听外,还要讲究个意境、寓意、寄托啥的,刘啸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人还会用这个名字,而且还敢把她堂而皇之地写在海报上。
“俗!忒俗!俗不可耐!俗到了极点!”刘啸发表完自己对别人名字的看法后,才把注意力回到海报的内容上。
“因家中私用电脑近日连遭黑客入侵,令本人不胜烦恼,特张此榜,诚招校内能人异士、英雄好汉,只要能找出入侵之黑客,解本人之忧烦,本人必当重谢一万元整,决不食言。”
海报内容简单明了,和之前的没什么两样,不过却在最下面多了一行小字,“本人奉劝某些无聊人士,请自重自爱,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否则后果自负。”
刘啸笑了笑,看来前面阵亡的“先烈”们不少呐,不然这个张小花也就不会第四次贴出悬赏,更不会专门加上这么一句。
周围有几个人象是懂电脑的,心里早已被这一万块的赏金勾得直痒痒,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只是看到下面的这行小字,才有些不敢贸然出手。
学生嘛,脸皮有些薄,古人曾说,“饿死是小,失节是大。”,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榜揭了,万一到时候没给人家把问题解决了,一万块拿不到也就算了,事情一旦传出去,自己可就成了校园里的笑柄了。
所以,任凭周围人一个劲地怂恿,这些人还是不敢上去揭榜,只是连连谦虚推让。
刘啸本不想凑这个热闹的,但让周围的人这么乱哄哄一阵闹腾,心里反倒有了一些计较。按说,那些敢上前揭榜的人肯定都是有两把刷子的,可这榜连续贴出三次都没有解决问题,这就说明,那个入侵张小花电脑的黑客不是一般的小菜鸟,他很有可能是一位高手。
这么一分析,刘啸便有些兴奋,要知道这年头什么东西都在贬值,那黑客也不例外,你要想找个黑客,大街上随便伸手一抓,十个有八个敢说自己是黑客,可真要让你找个货真价实的高手出来,那就比三条腿的鸭子还难找。
想当年,刘啸不过是在网上看了一篇不足三千字的《黑客是怎么炼成的》,回来就自立门户,买了空间做网站,成立了一个所谓的“超级黑客大联盟”,堂而皇之地扯开旗子,广收门徒,网站注册用户一度高达好几万,这些人整天泡在论坛里,无所事事,就商量着今天去黑谁,明天去黑谁,招来粉丝无数,可总也没见谁真的去行动。直到后来,一个叫做“全球黑客同盟会”的新生黑客团体,他们黑掉了“超级黑客大联盟”的网站,发出了挑战,刘啸召集人马准备应战时,才发现平日里那些论坛上的牛人早已跑了个干干净净。
后来,刘啸经人介绍,花钱请了一个高手,成功地黑掉了“全球黑客同盟会”的网站,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事情的真相打了个措手不及,自己所请的那位高手,竟然是之前黑掉自己网站的元凶,不同的是,上一次,那高手是受了“全球黑客同盟会”的雇佣。这是个职业的“雇佣兵”,专门帮人黑网站,两边收钱。
刘啸很伤心,在网站上发了一则声明,然后就关掉了网站,远离了这个浮躁的是非圈,静下心来学习网络安全。
再后来,一位自认为非常了解黑客圈的达人写了一篇《中国黑客发展史》,在这部发展史中,作者对当年“超级黑客大联盟”和“全球黑客同盟会”的战争还浓重地描了一笔,他对“超级黑客大联盟”的解散很惋惜,也因为这次战争,“超级黑客大联盟”的掌门人刘啸,居然还在这部发展史中名列“中国十大黑客大师”之内。
“往事不堪回首呐!”刘啸叹了口气,上前分开人群,将张小花的海报撕了下来,从“黑客圈”里走了一遭的刘啸,深知高手难遇,他不想错过这个可能会碰到高手的机会。
“唉!”周围一阵叹气,刚才那些跃跃欲试的人只是一犹豫的工夫,榜便被别人揭走了,不由得长吁短叹。
人就是这么奇怪,有人怂恿他们去揭榜的时候,他们倒有些拿不定主意,架子端得十足,可一旦榜被别人揭走了,他们便立刻后悔,只恨自己刚才手短了一些,把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给错过了,好像那一万块就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一样。
刘啸可顾不上这些,他把海报卷巴卷巴往自己的包里一塞,三步并作两步地进了食堂,他肚子早已饿得叮当作响。
水足饭饱之后,刘啸才重新把那海报从包里拿了出来,按照上面的联系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哪位?”接电话的是个女的。
刘啸也料定张小花这名字虽俗,但十有**是个女的,这并没有出了他的意料,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起那么俗名字的人,声音怎么会这么好听呢。刘啸清了清嗓子,道:“你是张小花同学吧?我看到了你贴出来的海报,我叫……”
“你行吗?”对方没等刘啸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之中,尽是怀疑。
刘啸有些不爽,“行与不行,总得我见过你的电脑之后才能知道吧。”,刘啸还算是客气。
“那下午课结束后等我电话吧,拜~”对方很干脆的,说完直接挂线。
刘啸郁闷到了极点,恨恨地把电话收起,“靠,这都是什么人啊,好像老子倒欠了她一万块钱似的,早知道就不揭这个海报了!我真是吃饱了撑得!”刘啸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起身背起包,那张海报被他出门时顺手塞进了垃圾桶。
刚开始,刘啸对张小花的评价也只是名字俗了点,接完这个电话,张小花整个人都变得可恶了起来,傲慢、缺少教养,那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刘啸捶了锤脑袋,自己刚才一定是神经短路了,或者是大脑缺氧,要不怎么会鬼使神差地去揭那个海报,现在想想,一个真正的黑客高手,他怎么可能会跑去入侵一个学生的私人电脑呢,一不能证明他的实力,二没有什么利益可驱逐。就是自己这种无聊到了极点的人,也都没闲工夫去做那事,何况是高手。除非是张小花的电脑中有着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可她是一个学生,哪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唉,脑子坏掉了,坏掉了,真是天妒英才、马失前蹄!”刘啸摇头离开食堂。
* * * * *
“嗡~嗡嗡~~”
刘啸正趴在桌子上做春梦,突然感觉裤兜里一阵乱颤,人被弄醒了,擦擦口水,他从裤子里拉出手机,迷迷糊糊地道:“你好!”
“我是张小花,你是那个……”张小花“唔”了半天,没想起来刘啸的名字,只好道:“你现在在哪呢?”
“自习室睡觉呢。”刘啸抬起头,发现自习室已经剩下寥寥几个人了。
“十分钟后我们在学校门口碰面,没什么问题吧?”张小花问到。
刘啸清醒了,开始抓耳挠腮,寻思着要怎么推掉这个事,他已经不打算去见这个张小花了,“这个……”刘啸支吾道:“张小花同学,我临时有点事情,恐怕……”
“都在自习室睡觉了,你能有什么事?”张小花一语揭穿了刘啸,“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你要是反悔了就直接说,何必找这么拙劣的借口。”
“那个……”小把戏被揭穿,刘啸不禁有些汗颜,口气也软了一些,“我真的是能力有限,要不你另外找人吧。”
“你早干什么去了?”张小花有点生气,“你明明知道自己不行还要去揭我的海报,你这是什么行为,耽误了我的事,你能负责啊?”
“我再帮你贴上就是了!”刘啸有些窝火,张小花的嘴太厉害了,一转眼,就全成自己的不是。
“行,我也懒得和你这种人计较,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后我要看到海报,否则后果自负。”
“你……”刘啸话没说完,电话已经“嘟嘟”响了,气得他站起来连挥几下胳膊,如果张小花在他面前,估计他真的会忍不住开打,过了好半天,刘啸才自我安慰道:“好男不跟女斗,我何必和这种母夜叉制气呢,犯不着!”
坐下来,刘啸朝自己的包里摸去,手一进去,他头上的汗就出来了,那海报让自己给扔到垃圾桶了,刘啸暗道一声“惨了!”,拽起包就朝食堂狂奔而去。
“老天保佑啊!”
刘啸从垃圾桶拽出那张已经油渍斑斑的海报,一边还庆幸不已,幸亏保洁员还没有收拾垃圾桶。他现在真有点怕了张小花的利嘴,向食堂的大师傅借了浆糊抹好,刘啸就拿着海报朝布告栏走去。
中午布告栏上还花花绿绿贴满了各式海报,现在居然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了,刘啸不由一乐,“老天爷真是给面子,知道俺这大学四年,就贴这么一回海报,太够意思了。”
刘啸把海报抻直,往布告栏上拍去。
“哎,你干什么呢!”旁边突然闪出一人,一把拽住了刘啸。
“贴海报啊!”
“对不起,另外找地吧,布告栏被我们学生会征用了!”
“凭啥呀?”刘啸有些不服,他很看不惯这些校园“黑社会”,平日里各个溜须拍马、狐假虎威的。
“我们要搞一个宣传活动。”那人很得意地直了直腰,“活动是刘校长亲自策划的。”
“真他娘的晦气!”刘啸收起海报,嘴里絮絮叨叨的,早不搞,晚不搞,偏偏老子要贴海报,你就搞。
“这下可惨了,咋办呢?”刘啸有些头疼,海报贴不上,母夜叉张小花肯定还要找自己麻烦的,倒不是怕她,只是今天这事是自己反悔在先,已经是耽误了人家的事,要是不帮人家把海报贴回去,自己心里总是有些愧疚的。
“你们这活动搞多久啊?”刘啸有些不死心,回头问到。
“最少一个星期!”
刘啸有种要吐血的感觉,心里对学生会的怨念又深了几分。
事已至此,刘啸也没别的办法了,咬咬牙,他掏出电话给张小花拨了过去,“喂,那个啥,我想了想,觉得我还是去帮你看电脑比较好。”
“谁要你去修电脑!我要的是海报!”张小花被刘啸这反复无常给弄火了,“再说了,你又修不好,去了也白去!”
“布告栏被学生会征用了,要一个星期,海报暂时是贴不上了,要是你觉得可以等,一个星期后我一定帮你贴上。”
“一个星期?”张小花果然炸了,“我不管,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我实在是受够你这种人了,明知道自己没本事还要去揭我的海报,揭了又反悔,现在让你贴个海报又推三阻四,要不是你揭我的……”
“反正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是等,还是让我去试试,你自己看着办吧。”刘啸也懒得和张小花解释了,一副要杀要剐、任君自便的样子。
电话里一阵嘎嘎吱吱,估计是张小花已经气得咬牙了,过了好久,才传来她的声音,“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十分钟后学校门口见,我告诉你,你要是修不好我的电脑,我……”,张小花“我”了半天,没有下文,最后“啪”一声,挂了电话,大概她一时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刘啸。
“切~,谁怕谁啊”刘啸收起电话,看着手上的海报,不由叹道:“早知道就不折腾了,这扔了贴,贴了扔的,最后还被人批得灰头土脸。”,眼光在海报上最后扫了一遍,刘啸突然阴阴笑了起来。
几分钟后,就见刘啸站在校门口,一手插兜,一手举着一片参差不齐,又脏兮兮的小纸片,纸片上写着“张小花”三字,一看就是从那海报上撕下来,其余部分大概已经被他扔到了垃圾桶吧。
过往的人,只要看到纸片上的字,全都“噗哧”一声笑,然后奇怪地看着刘啸,低声议论,“这人等谁呢,男的女的?怎么起这怪的名字。你说这人会不会脑子受什么刺激了,或者被网友骗了?”
周围人越议论得越厉害,刘啸就越得意,把纸片举得更高了。
“举累了没?我说你这人无聊不无聊?”
刘啸就觉得背后一冷,听声音,他知道是张小花到了,“不累,不累,为人民服务嘛!”,刘啸嘴里嘻嘻哈哈,心里却暗自祈祷,他不敢回头,怕自己一回头,就看见一头活生生的母夜叉凶神恶煞般地站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