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电脑偷窥客
章节列表
第二章 电脑偷窥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你继续站吧,什么时候累了,就说一声!”
“为人民服务也是要休息的嘛!”刘啸把纸片揉作一团,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定神,这才敢慢慢转过身,道:“张小花同学,我们走吧。”,身子是转过来了,可他的头还没转过来,脸上一副慷慨就义上刑场的表扬。
“走吧!”张小花说完就走,走了两步,便发现了刘啸那个奇怪的姿势,“你还要等人?”
“不是,不是,脖子有点痒而已!” 刘啸伸手在脖子上挠了几下,才肯把脖子扭正。等他扭过头,就“咦”了一声,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他没看到张小花。
准确地说,他眼前站了一个姑娘,只是那姑娘太漂亮了,一身白色的运动休闲,长发也用一个白色发套竖在脑后,简直就是一个既精致又阳光的天使,刘啸怎么也无法把这样的人和蛮横傲慢的张小花联系到一起,所以才转圈寻找着真正的张小花。
“毛病!”那“天使”皱了皱眉,转身继续走。
声音没错,刘啸顿时傻了眼,原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这样漂亮的人会有个烂俗的名字,如此有气质的人竟会是那副脾气,“唉,要是脾气改一改,那该多好!”刘啸免不了在心里一番意淫,等发觉张小花已经走出好远一截,他急忙叫道:“张小花同学,你去哪里?你电脑不在学校吗?”
此话一出,周围人“唰”一下齐齐看来,都想知道张小花是男是女,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张小花没有应声,走得更急了。刘啸只好快步追上,嘴里不住道:“你等等,你等等。”
大概走出三五百米远的样子,张小花在一个停车场门口停了下来,等刘啸走近,道:“你在这等我一会。”,说完她就进了停车场。
刘啸看着张小花走了进去,有点纳闷,摸着下巴,“难道她还有车?怪不得脾气这么大,说不定是富家小姐呢。”,片刻之后,刘啸又推翻了自己的论断,“富家小姐怎么会起这么俗的名字,难道这张小花是傍大款的?”望着黑黑的停车场,刘啸对张小花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一辆很漂亮的奔驰小跑缓缓驶了出来,停在刘啸的跟前,车门自动打开,探出张小花半边脸,“上车!”
“去哪啊?”刘啸问到,心想这大款还真舍得下本钱。
“修电脑去!”张小花白了一眼,“废话真多!”
这个白眼让刘啸很不满,心道你一个傍大款的神气个屁,便回瞪了一个白眼,可惜张小花的头已经缩回车里,并没有看到,刘啸只好闷闷地钻进车里。
不知道是车好,还是张小花的车技好,车子一路上又快又稳,半个小时候,车子钻进了本市最豪华的别墅群——名仕花园。张小花在一栋别墅前停了车,别墅里便出来一个保姆样的中年妇女,站到门口,笑脸看着车子。
张小花走到门口,问道:“韩姨,我爸回来了没有?”
“还没,张先生今天晚上要宴请一个客人,不在家里吃晚饭。”
张小花“哦”了一声,朝刘啸招招手,示意他跟自己进来。
进到里面,刘啸还没来得及打量屋里的豪华装饰,就被张小花直接带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
“这是你家啊?”刘啸话刚一出口,就感觉自己这个问题真是多余,刚刚在门口张小花已经在问保姆她爸的事情了,现在满屋子里都是张小花的照片,从小到大的都有,还有一些钢琴、网球的获奖证书,这已经足够证明这就是张小花的家,看来自己刚才有些误会张小花了。只是刘啸很费解,他怎么也无法解释张小花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张小花果然没回答刘啸的这个白痴问题,径自走到书桌跟前,指着桌上的电脑,“就是它了。”
刘啸只好收起自己心里的不解,走过去坐到书桌前,启动了电脑,“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电脑被黑客入侵的。”
“上个星期三,我晚上回到家里,打开电脑,发现桌面上多了一个文件。”
“文件?什么文件?”刘啸问到。
张小花见电脑已经完成启动,就过去点开一个文件夹,指着一个文件道:“就是它,连续一个星期,我每天打开电脑都能收到一个文件,搞得我现在都不敢在电脑上干什么了。”
刘啸点开文件,发现里面是一个很详细的记录,几点几分和谁聊天,几点几分浏览某个网站,几点几分听了什么歌,几点几分又在看什么电影,记录得非常详细,最后面却是一句话,“张小姐你看书的样子真迷人。”
刘啸又打开其他几个文件,里面都是记录,最后同样都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比如“张小姐发呆的时候也是如此迷人”,“张小姐身材真好”。
刘啸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看得见张小花。”,于是问道:“上星期二晚上你看书了吗?”
张小花点了点头,“《傲慢与偏见》。”
刘啸站了起来,在显示器后面发现了一个视频头,视频头的方向背对着电脑,面对一个梳妆台,还有屋子中间的大床,“这个视频头是你装的?”
“买来的电脑时候就有,我不喜欢用,一直把它放在电脑后面。怎么?有问题?”张小花看着刘啸。
“现在还不敢确定!”刘啸把自己的包打开,边掏东西边道:“我只是怀疑那黑客用这个视频头偷窥你。”
“偷窥?”张小花一听就急了,上来就要拔掉视频头。
“你先别着急!”刘啸一把拽住了她,“不一定,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再说了,如果是真的,你现在拔了视频头,那个黑客肯定会有所警觉,说不定因此就会抓不到他了。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在偷窥你?”
“太可恶了!”张小花脸都绿了,牙齿咬得格格响。
刘啸点开电脑的网络属性,看了一下IP地址,道:“你这是局域网的IP,这里应该是小区宽带光纤接入,然后每户分配一个固定的IP地址,唔,速度还不错,百兆到桌面。”
张小花显然不懂这些,道:“不清楚,都是物业搞的。”
“那就没错了!”刘啸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的话,这个黑客离你不远,应该就在这个名仕花园之内!”
“抓到他,我绝饶不了他!”张小花咬牙切齿。
刘啸把自己的工具拷进电脑,“我先检测一下,确定一下那家伙是怎么进到你电脑里的。”一时半会检测结果也不会出来,刘啸就站了起来,打量着一旁书柜里的书和各式奖状奖杯,“你很厉害嘛,这么多奖杯!”
张小花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刘啸只好翻出另外一个话题,“对了,我记得你在学校已经贴了三次海报,难道前三次来的人都没发现视频头的事情吗?”
“别提了,提起来我就生气!”
“怎么回事?”刘啸有些莫名其妙,就算那些人没帮张小花弄好电脑,也犯不着生气啊。
“第一个揭海报的人,来了一番点点看看,完了说是我电脑中了什么木马,要装杀毒软件才能清除掉。我电脑上本来装有正版的杀毒软件,那家伙非说国产的不行,要装国外的。我让人买来一款国外的杀毒软件,那家伙直接给我安装,结果造成两个杀毒软件冲突,电脑无法启动。”
“不是吧!”刘啸的眼睛就瞪了起来。
“第二个来了之后很干脆,说重装一下操作系统就可以,装完拿钱走人,第二天那个文件又出现了,我去找他,他说再重装。”
“不是吧!”刘啸的眼珠子更大了。
张小花也很无奈,道:“第三个更离谱,来了之后说我的电脑键盘不是专用的,鼠标灵敏度不够,显示器不够新,内存也应该再大一点,显卡款式有点老旧。”
“不是吧!”刘啸再次惊呼,他第一次听说升级电脑配置可以防止黑客入侵。
“那家伙指指点点之后,就在我电脑上装了一款游戏,玩了两个小时之后说问题解决了,让我付钱,被我撵走了!”张小花指着屏幕上的一个图标,“呶,他装的游戏我还没来得及删呢。”
刘啸定睛一看,不禁“噗”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一魔兽游戏狂,怪不得嫌张小花的电脑配置不够专业,刘啸摇了摇,道:“我还以为敢揭海报的人都是有点真本事的人,至少是会比我强一些,没想到是个人都敢揭啊,咳~”
张小花白了刘啸一眼,道:“你也不一定比他们强,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拿视频头在我面前危言耸听,最后又搞不定那黑客,非但一毛钱都别想拿到,我还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啸耸耸肩,他终于知道中午那会为什么张小花一听到自己是揭海报的人便极度怀疑,原来是前面出了三个害群之马。
电脑发出“叮”的一声,刘啸知道自己的工具完成了检测,于是坐回到电脑前。
“看来是个高手啊!”刘啸笑了笑,“我这次没有白来!”,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上面只显示几个字:“范围129”。
“什么意思?”张小花问到,“找到是谁没有?”
刘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打开了电脑的日志记录,里面空空荡荡,一条记录也没有,“日志也被他清理干净了,这家伙手脚还挺干净,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张小花听不懂,有些着急。
“哦,是这么回事!”刘啸顿了顿,琢磨要怎么说才能给张小花解释明白,“入侵你电脑的黑客是个高手,他没有在你的机器里中木马,而是利用一个还没有公布的系统漏洞进行即时入侵,就是说,他想什么时候进到你的电脑里,他就什么时候进来。进来之后他可以进行任何操作,他可以打开你的视频头来监控你,也可以对你在电脑上的操作了如指掌。”
“那你知道他是谁了吗?”张小花比较关心结果。
刘啸摇摇头,“这个家伙把电脑上的所有日志都删除了,我暂时还不能确定他的位置。”
张小花不禁有些郁闷,坐到了一旁的大床上。
“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可以抓到他的。”刘啸看着张小花,“不过你得配合一下。”
“怎么配合?”张小花又站了起来,“只要能抓到他,我一定配合。”
“我现在在你的电脑上设置一个陷阱程序,只要那个家伙再次进入你的机器,我的这个陷阱程序就会记录下他的位置,并且进行一些简单的追踪和欺骗。”刘啸说话的同时,已经开始往电脑里拷贝东西了,“你要做的就是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晚上你象往常一样使用电脑,只要他今天晚上还来,明天我们就会知道他是谁了。”
“就这么简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本来就不复杂!”刘啸笑了笑,开始在电脑安装自己的陷阱程序,大概过了三五分钟,他站了起来,“好了,等明天抓到那个家伙,我再帮你把操作系统的漏洞修补好,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真的可以抓到?” 张小花有些怀疑。
“行不行,明天不就知道了嘛!”刘啸把自己的东西收到包里,往肩上一挎,“我先回学校了,明天我再过来。”
张小花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电脑,道:“那行,明天我再联系你。唔,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刘啸!”
“好,我记住了。”张小花似乎是想起了中午的事情,“中午实在不好意思,我态度不太好。”
“没事,可以理解。如果我电脑出了问题,而每次找到的人都象你说的那样不堪,我也会崩溃的。再说,我这人也很小气,下午还在学校门口出你洋相,咱们就算是扯平了吧。”
“那我送你吧!这小区的保安看见生人,查得很严。”
“呵呵,那就麻烦你了。”刘啸笑了笑,“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豪华的别墅区,正好参观参观,体验体验。”刘啸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对了,你电脑出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去计算机安全公司找人,倒想起在学校找人?”
张小花叹了口气,“别提了,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以后再跟你说吧。”
刘啸心里虽然很是费解,但也不好再问,跟着张小花就走出了别墅,张小花一直送他出了名仕花园。
第二天下午课结束后,张小花早早等在了学校门口,一路狂飙把刘啸又载到了她家里,她急于知道那个纠缠了自己一星期的黑客到底是谁。
刘啸打开电脑,按了一个键,屏幕上便弹出一个程序的对话框,刘啸一看,就狠狠拍一下大腿,道:“果然没错,那个黑客就在这个小区内。”刘啸摸着下巴笑道:“真是邪门,我听说这个小区内住的都是富豪级人物,没想到富豪也有吃饱了撑得慌的时候,跑来天天来黑你电脑,会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啊?”
“废话少说!”张小花脸一黑,“告诉我是谁就可以了!”
刘啸指着屏幕道:“就是这个地址,你到物业中心查一下这个地址是属于哪幢别墅的,就可以知道是谁了。”
张小花拿起一旁的电话,就要叫物业中心,被刘啸给拦住了,“我话还没说完。”
“还有什么事?”
刘啸给那个地址发了一个探测信息,发现那台电脑此刻并没有启动,于是道:“我可以肯定黑客就是从这个地址入侵了你的电脑,但这并不是说那台电脑的主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黑客,也可能是黑客先入侵了那台电脑,然后再通过那台电脑进入你的电脑。”
“怎么这么麻烦啊!”张小花有些烦躁,“那你要怎么才能确定那电脑的主人是不是黑客啊?”
刘啸敲着键盘,“现在那电脑没启动,要等他启动之后,我到他的电脑里看一看就清楚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张小花围着书桌踱了起来。
“根据记录,昨天晚上那家伙是晚上9点多一会的时候进入了你电脑,我想那台电脑大概会在9点左右开启吧。”
“9点?”张小花听到这个时间,似乎有为难之色,道:“你等我一会。”说完她就出了房间。
一会外面就传来张小花和保姆的对话,“韩姨,我爸今天几点回来?”
“张先生下午打来电话,说他要去视察沣市的分公司,大概后天才能回来。”
“好,我知道了!”
张小花回到房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只要对方一开机,你就去确认一下。”
刘啸点了点头,心里却一阵狐疑,他发现自己很难理解张小花的行为,电脑遭到黑客入侵,她不找专业的安全人士来帮她,而是在学校里找人,找到人还要偷偷摸摸,不让自己的父亲知道,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时间还很早,刘啸找了几个话茬,想和张小花聊天打发时间,无奈张小花似乎不太愿意说话,接了两句就没了下文,刘啸只得放弃了这个念头,在电脑上设置好对方的上线提醒,就找了个网站看帖子去了。
吃过晚饭没一会,张小花的电脑就叫了起来。
“对方上线了!”刘啸叫了一声,就冲到了电脑跟前,打开一个程序开始扫描对方的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