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网络恐惧症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网络恐惧症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小花说学校的食堂都太吵了,坚持要去学校外面吃,开车带刘啸兜了一圈,最后到了本市很有名气的“德胜斋”。进门的时候,刘啸伸手摸了摸裤兜里的票子,小脸就有些发绿,后悔自己不该说要请张小花吃饭,来这种地方吃饭,少说也得千把块,万一张小花说的事情自己干不了,自己积攒的这点就业资金可是要赔进去不少。
兜里没钱,枉是英雄也气短呐,进了包间,刘啸就一直盯着张小花点菜,每点一个菜,他都要先肉跳几下,然后飞快在脑子里计算一下,看是不是超过了自己钱包的负荷。
张小花点完菜,看刘啸的脸色有些不对,便问道:“怎么?是不是我点的菜不合你的胃口?”张小花把菜单推到刘啸面前,“你再点几个自己喜欢吃的菜吧。”
“不是,不是,我这人不挑食的。”刘啸连连摇头,转手就把菜单递给服务生,“就这些了,赶紧上吧。”回过头来,刘啸才继续说道:“我只是在想,你要给我介绍的到底是什么事。”
张小花笑了笑,道:“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你能用你自己的知识和手段去说服一个人就可以了。”
“嗯?”刘啸有些纳闷,他不知道黑客知识能去说服什么人,就很疑惑地看着张小花,等着对方的解释。
张小花咬了咬嘴唇,道:“其实你要说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我老爸。”
“啊!”刘啸愈发糊涂了,他不明白张小花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她想要自己老爹去干什么事,完全可以自己去说服,为什么非要让一个外人去呢?
“张春生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张小花问到。
“张春生……”刘啸嘴里连连念叨了几遍,突然就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张春生,上了富豪榜的名人,身价上百亿……”刘啸突然停止了叫嚷,奇怪地看着张小花,“你不会是说,张春生就是你的老爹吧?”
张小花点了点头,“你说对了,他就是我老爸。”
刘啸就感觉脑袋一空,张小花家里有钱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有钱,上百亿,那是个什么概念啊。
张小花咳了两声,把刘啸的魂唤了回来,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我老爸有钱,身价多少多少,有多少家公司,却不知道他是个老顽固。”
“老顽固?”刘啸没想到张小花会这么评价她的父亲。
“我老爸有个毛病,凡是他自己不懂的领域,他就绝不涉足。我父亲是农民出身,后来进城当过包工头,所以我们张氏企业涉及的领域都是他自己所熟悉的地产、酒店、养殖、农副产品加工之类的行业。如果他仅仅是把这种谨小慎微的态度放在投资方面,那也不算是件坏事,可是他竟然把自己的这个毛病用在了企业管理上。一个市值百亿的大企业,却没有计算机和网络,日常行政完全依靠最古老的手工作业,你能想象出这是什么样的情景吗?”张小花很无奈地看着刘啸。
“不是吧!”刘啸的下巴壳就掉到了地上,惊讶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超级企业如果离开了计算机和网络信息系统,将要如何进行运转。
张小花叹了口气,“其实以前我们张氏企业有健全的企业管理系统,各个公司的内部网络也都是请专业的网络公司来负责设计的,一直以来运转都很正常。前段时间,我们张氏企业的网络大面积感染病毒,导致企业正常工作中断了好几天。祸不单行的是,病毒问题刚刚解决,我们的电脑又被黑客入侵,一份很重要的资料落到了竞争对手的手上,导致公司决策失败,造成了上亿的损失。”
“我老爸当初搞企业管理系统,只是听说计算机好使,他没想到计算机还能出这么大的问题,于是一声令下,整个张氏企业的计算机就销声匿迹了,一夜之间回到了信息时代之前,企业的运作陷入了很大的困境。我劝了他很多次,他很固执,拒绝使用计算机。”
“不会吧?”刘啸彻底傻了,小时候,他的语文老师曾经讲过一个成语故事,说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不小心给噎住了,差点背过气去,后来这个人就因为怕噎而不敢吃饭,最后活活饿死,当时同学们都说这个人傻,而刘啸却指责自己的老师是在说谎,他认为世上根本不可能会有这种人。而现在,刘啸就想到老师面前去深深地忏悔,然后诚恳地道歉,他要告诉老师:世上真的有这种人,还是个大富豪。
张小花一脸无奈,“前几天我自己的电脑被人入侵,我都不敢告诉他,甚至不敢找专业人士来处理,最后只能在学校发了个悬赏海报。如果这事被他知道了,估计二三十年之内,电脑都不要想再出现在我们张氏企业之内,就是家里我自己用的电脑,估计也会被他扔掉的。”
刘啸恍然大悟,怪不得张小花舍近求远地在学校里搞悬赏,原来是有这么个老爹,也真够她郁闷的。想了想,刘啸说道:“那你要我怎么办?”
“我对电脑和网络安全也不在行。”张小花咬着下嘴唇,她也确实没什么可行的计划,“反正不管你怎么做,只要能改掉我老爸的这个电脑恐惧症就行。”
刘啸沉眉思索了一会,道:“我们坐在这里空想也不是个事,如果可以的话,我到你家的公司去一趟,说不定可以找出个突破口来。”
张小花笑了笑,“这没有问题,我明天就带你去公司转转。”看服务生把菜端了进来,张小花一改刚才的无奈之色,道:“饿死了,饿死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我老爸经常教训我,说‘吃饭不积极,对不起毛主席’。”
刘啸被张小花的样子给逗笑了,拿起筷子,道:“你老爹可真有意思。唔,对了,你老爹怎么会给你起这个名字,说实话,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太那个啥了。”刘啸“嘿嘿”地笑了起来,不敢说出那个“土”字。
张小花的脸瞬间阴了下来。
刘啸就知道自己又惹祸了,果然是祸从口出啊,当下陪着小心,问道:“你不会是生气了吧?那……那个,我真没取笑你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好奇。”
张小花摇了摇头,“我没生气,只是你问起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我老妈。”
“哦~”刘啸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转念又觉得不对,名字和她老妈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个名字是她老妈给取的?
“其实我以前叫张姗姗,我母亲给取的名字。”张小花苦笑了一声,“我母亲去世后,我老爸很伤心,为了记住我妈,他给了我改了名字,我就变成了张小花。”
刘啸这才知道自己是提起了张小花的伤心往事,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事。”
“哎~”张小花叹了口气,“没事,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外人都很羡慕我老爸,其实只有我才知道,他这辈子从来就没有活得轻松过。”
张小花象是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尘封已久的话匣子被打开了,“我老爸很小的时候双亲就去世了,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没念过什么书,靠着到处帮人家打短工攒了点钱,这才娶了我妈妈。结婚后他们非常恩爱,但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老爸再帮人打短工日子就有点紧了,他就带着我妈到了市里。本想找份活干,但人家看他拖家带口,都不愿意要他,活没找到,积蓄却花了个精光,当时我妈刚好又怀上了我,日子也就越来越难过。直到有一天,他们兜里再也翻不出一分钱去买米,眼看就活不下去了,两人抱头哭了一场,决定一起离开人世,免得还没出生的孩子继续跟着他们受苦。”
张小花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泪珠子也滚了出来。刘啸也跟着有点难受,他没想到张小花的父亲当年还有这么潦倒的时候,赶紧递过去一条毛巾。
张小花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第二天,他们穿上结婚时衣服,那是他们最漂亮的衣服,然后手挽着手来到海边,他们想趁着天不亮走到海里去,静悄悄地离开尘世。水都淹过他们的胸口,刚好被晨跑到海边的陈伯伯发现,陈伯伯是我们张家的大恩人,他把我父母从海里拽了回来。陈伯伯当时非常生气,狠狠地骂着我父亲,他说‘你没技术没文化,力气总有吧。’,我父亲说‘咱就一庄稼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力气’。陈伯伯二话不说,给了我老爸一些钱,让他回乡去招几十个人来,他说‘只要你卖力气干活,我就让你饿不死。’。”
“后来才知道,陈伯伯是市里海事局的局长,当时市里规划要填海造海港,有一片区域一直没人愿意承包,刚好就给了我老爸他们。大难不死,又找到了活路,我父母浑身充满了干劲,那时候父亲事业刚起步,他带着工人填海,母亲就在工地上给大家做饭烧水洗衣服,我就是在工地上出生的。也是因为这个,老妈生了我之后,就得了病,身体一直不好,拖了没两年就去世了。老爸很愧疚,老妈陪他渡过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候,鬼门关都陪他闯了一遭,最后却没能享上一点点的福。”
张小花又开始了掉眼泪。刘啸也陪着长出了一口气,每次听到这样的事,他也会感动一番,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已经很少有这种相濡以沫的人间至情了。
“不要难过了!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刘啸抑制住心里的翻腾,起身给张小花夹菜。
张小花收起毛巾,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道:“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给你讲了这么多,这些事我以前从来没跟别人说过。”
“我很喜欢听,而且我很羡慕你的父母,我想你母亲在世的那几年,一定是他们此生最快乐的时光。”刘啸这几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张小花说了一声“谢谢!”,低下头开始吃饭。
刘啸怕再惹出张小花的什么伤心往事,便把话题转移到明天去张氏企业的事情上,问了很多张春生性格方面的问题,以便自己将来制定计划的时候更有目的性。
吃完饭,服务生拿来了账单,刘啸一看就傻了眼,价钱远比自己估计得要高,还没顾得上肉痛,就听张小花开了口,“老规矩,记在我们张氏的账上。”
“好的,张小姐。”服务生一弯腰出了门,理都没理刘啸。
“这还能记账?”刘啸有些纳闷。
“我们是这里的大客户,经常在这里招待客人,所以每月都会提前付给他们一笔钱,月底会有财务专门来结算,多退少补。”张小花解释着。
“哦~”刘啸表示明白,把伸进裤兜的手拉了出来,要是真让他付账,兜里的钱还确实不够,所以他也乐得拣个便宜。
张氏企业的总部就设在其旗下的春生大酒店内,春生大酒店是封明市仅有的两座五星大酒店之一,富丽堂皇。
刘啸在张小花陪同下把张氏企业参观了一遍之后,不禁对张春生大加赞叹,在没有计算机辅助的情况下,张春生竟然也把一个企业打理得井然有序。特别是春生大酒店,除了酒店的智能控制中心还保留电脑外,其他日常行政工作,全部采用人工手段,客人入住,居然都是采用手工填表的方式。不过张春生很聪明,他把酒店简单地重装修了一下,弄成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风格,居然大受欢迎,生意比以前还要火爆,看来这个人能成为富豪,也不完全是运气的成份。
至于张氏企业总部,也不是一台电脑都没有,张春生的秘书就单独配有一台,负责整理打印材料;财务部配有一台,负责核算账目;至于底下的那些部门就惨了,总部设有打印部,可惜里面只有三台电脑,碰到谁的的材料长一些,后面的人就得排队了,以至于很多人都是提前在自己家里把材料做好,第二天再拿到公司打印。
“你老爸真是太有才了!”刘啸忍不住夸道:“我原以为离开电脑,这个世界都转不动了呢。”
张小花脸上也是很得意,“那是,我老爸他很有才华的,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但他很好学,一直都在自修各种课程,我最崇拜的就是他了。不过,公司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拒绝进步本身就是在退步。”
刘啸点了点头,“那倒也是,我想想办法,尽力帮你说服他吧。”
“那就拜托你了!”张小花刚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道:“老爸,什么事?”
刘啸扭过头踱出去几步远,算是回避,没成想张小花只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电话,朝他招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