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海城印象
章节列表
第九章 海城印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张春生早早到了公司,吩咐下去,只要刘啸来了,就让他到自己办公室来,他有话要说。
大概中午十一二点的时候,刘啸不请自来,还没等张春生发话,刘啸一句话就把张春生憋了回去,“我来跟你打个招呼,这几天我得去趟海城,有两个公司的面试要参加,下个星期就回来。”
张春生当时就郁闷了,刘啸只是和他打了个赌,却并不是他的员工,自己总不能拦着人家不让去吧,毕业生参加面试,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再说了,自己就算拦,人家也未必就听。不过,张春生还是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快去快回,我可不希望咱们的赌局拖到我女儿都接了我的班。”张春生的意思很明显,那时候根本就不需要赌了。
“不会的。”刘啸不以为意,笑了笑,“如果你不放心,那我们就定个期限好了。”
此话正中了张春生的意,他早就后悔昨天打赌的时候没约定期限,张春生想了想,然后对着刘啸笑道:“那就以一个月为限吧,虽然我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你小子裸奔,但也不能太不厚道了。”说完,张春生觉得这话说得有些不合身份,就尴尬地笑了笑,不再开腔。
刘啸只是眉毛一扬,道:“我看你也不用太厚道了,一月太久,我们就以半个月为限好了。”刘啸说完,也不待张春生答应,就摇了摇头,转身朝办公室的门口退去,一边还自言自语着,“真是的,见过想赢的,却没见过这样巴不得自己赶快输的。”
张春生吃了个瘪,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他坚信刘啸无法从自己财务部的电脑里拿走资料,他已经升级了财务部的门禁制度,二十四小时派专人把守,别说是人,就是只蚊子,也别想靠近那台电脑。一个月刘啸都未必能搞定,而他现在又主动缩短赌期,这在张春生看来,根本就是求死,他正求之不得呢。
张春生靠在椅背上,双眼微微眯着,仿佛已经看到了刘啸在裸奔的样子。
刘啸下楼直奔春生大酒店的前台,亮出张春生给自己开的出入证,“给我定张去海城的车票,今天的。”银丰软件和软盟科技先前一直没回音,刘啸都以为事情要黄了,正琢磨着要是不是要另投明主呢,没想到他们今天早上都打来电话,通知刘啸过去面试。刘啸很郁闷,难道这年头面试也流行扎堆团购?
大酒店都有专门的订票路子,前台的人以为刘啸是内部员工,就很快给他订好了票,道:“票半个小时后送过来。”
刘啸点点头,道了声谢,转身踱了几步,坐在了大厅的沙发里。前台的人很疑惑地看着他,心想这小子竟然打着订票的幌子旷工,而且还明目张胆地坐在大厅里,也不怕上司看见。
海城距离刘啸所在的封明市有一千多公里远,是个国际化的大城市,信息产业非常发达,银丰软件和软盟科技的总部都设在这里。也幸亏是这样,否则面试的时间撞了车,刘啸分身乏术,还要心里斗争一番,来做出个取舍。两家公司的面试都是在同一天进行的,但银丰是在上午,软盟是下午。
银丰软件是一家上市公司,实力雄厚,在市中心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办公大厦,刘啸没花多少时间,就摸到了银丰大厦的楼下。
进来说明了自己是来面试的,就有前台接待把刘啸领到了18楼的一间会议室门口,“请你在里面稍事休息,等会到你面试的时候,我们会过来通知你的。”
刘啸点点头,转身走了进去,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刘啸目测了一下,大概有五六十人,估计都是来参加面试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刘啸向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打着招呼:“你好!”
中年人微微点头,“你好!”
“大哥你应聘什么职位啊?”刘啸问到。
“ERP项目经理。”中年人把自己的简历在刘啸眼前晃了一下,道:“你呢?”
“我应聘的是信息安全方面的!”刘啸笑了笑。
中年人仔细打量了刘啸一番,“你是刚毕业的吧?”
“对,马上就毕业了,这不出来找工作的吗。”刘啸也把自己的简历拿了出来。
中年人扫了一眼,有点意外,道:“你是从封明市来的啊,还挺远。”随即摇了摇头,“那你得把简历改一改了,否则这趟可能要白来。”
刘啸有些不解,赶紧求教,“这简历有问题吗?”
“你看看,上面虽然说你自己有这有那的能力,但是没证明啊!”中年人压低了声音,凑到刘啸耳边,“你找个贩本子的,给自己弄几本假证书,不过这次是有点来不及了。这样吧,你把简历上的社会实践改一改,再添上几条,现有的这几条也得改,一个月改为半年,半年改为一年。”
刘啸有些傻眼,“、我还是学生,怎么可能拿出半年一年的时间去参加社会实践。万一被他们拿这个问我,我怎么回答啊!”
“你呀,年轻!”中年人看刘啸不开窍,只好把话说明,“银丰是个大企业,很重视自己的形象,老弟一不是名校毕业,二不是海归精英,他们凭什么把你留下来?如果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那就不是银丰了!你不照我说的改,肯定是过不了关的。再说了,那些社会实践又不会有人去查,还不是由着你自己随便写嘛。”
刘啸脑门上就开始冒汗了,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些门道,同学中很多人都在社会实践上乱加乱改,刘啸当时以为那些人是给自己镀层金粉,找起工作来也有底气,现在看来,自己是想错了,那些简历上乱改乱加的社会实践,其实是这些招聘公司用来给自个装饰门脸的。
接待进来喊了一个名字,那中年人就站了起来,拍拍刘啸的肩膀,“该我面试了,老弟,听我的没错,希望我们能做同事。”
“祝你成功!”刘啸做了个V字手势,等中年人走远,刘啸就有些郁闷,难道自己不改简历,这次就真的白来了?还没等刘啸想明白,那前台接待就进来喊刘啸的名字了。
“靠,听天由命吧!”刘啸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这边请!”接待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就在前面带路,刘啸拿着简历紧随其后。
面试的人比较多,银丰仅在信息安全这块,就安排了好几名面试官同时进行面试,刘啸进去的时候,还有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在被隔开的不远处接受面试。
刘啸坐到了面试官的面前,伸出手,“你好!”
面试官三十来岁,长相很斯文,他浅浅和刘啸握了一下,就开始浏览起刘啸的简历,片刻之后,他抬起头,问道:“我看你学的专业是电子商务,为什么会选择信息安全这么一个职业?”
刘啸事先早就想好了答案,不慌不忙道:“因为我喜欢这一行,现在是个信息时代,人们依靠互联网可以迅速获取自己需要的信息,也可以把自己的信息瞬间传递到世界的某一点,但要实现这些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保证这些信息都安全可靠地到达目的地。”
面试官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在简历中说自己已经具备了非常专业的网络安全技术,这些是你自学的,还是参加过正规的培训,有没有获得什么证书之类的?”
“果然来了!”刘啸的底气就泄了一些,老实地回答道:“没有,都是我自己靠兴趣研究的。”
“哦~”面试官的声音拉得很长,继续往简历的下面看,“大二暑假,你在学校的网络中心负责维护工作,这个工作做了多久?”
“一个半月!”刘啸从面试官的那声“哦”中就知道自己希望不大,不过还是想争取争取。面试官也是明知故问,一个暑假能有多长时间呢?
面试官看那简历上再也没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把目光回到了刘啸身上,“如果我们录取了你,在不对你进行专业培训的情况下,你认为自己能完成什么样的工作?”
刘啸想了想,“只要是网络安全方面的,我基本都能胜任!”,刘啸觉得这已经很实事求是了。
这种口气大概刺激到了面试官,面试官便劈哩啪啦开始出专业方面的问题了,但问题都不难,对于刘啸来说,基本都是不加思考就可以回答上来。刘啸熟练的专业知识倒是让面试官有些满意,终于,他问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希望你的薪资待遇是多少?”
刘啸笑了起来,“那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请给出一个具体的数目!”面试官可不喜欢刘啸的玩笑。
刘啸飞快地计算了起来,如果真要留在银丰,自己就得搬到海城来了,住房吃饭都得花钱,海城的消费水平还比较高,刘啸心里噼噼啪啪小盘算一打,道:“最低3000,另外,我希望半年能够加一次薪。”
面试官的眼睛就瞪了起来,仔仔细细把刘啸看了一遍,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简历,然后以一种很奇怪的语调说道:“你可是应届毕业生啊!唔,应届毕业生,这个……,应届毕业生呐……”
刘啸有些不爽,那语气,好像应届毕业生伸手要工资就成了一件很可耻甚至是很无耻的事情。
面试官看刘啸半天没有表示出要降价的意思,就站了起来,伸出手来,皮笑肉不笑地道:“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吧,如果有结果,我们会通知你的,我本人非常希望我们今后能有合作的机会。”
一听这话,刘啸就知道自己完了,“希望我们今后能有合作的机会”这几乎成了面试失败的套话。刘啸站了起来,挤出个笑容,“再见!”
出门的时候,刚好另外一个面试也结束了,那人拉住了刘啸,“怎么样?”
刘啸摇摇头,“不太好!”
“结果没出来,别会心嘛!”那人安慰着。
“对了!”刘啸突然想了起来,问道:“他们有没有问到你薪资啊,你谈了多少?”
“800!”
刘啸就感觉脑到被人拿铁锤“咣当”砸了一下,当时就傻了,拿起那人的简历,惊道:“怎么可能,你可是有一年工作经验的人了。”
“资本家都这样,谁都想雇个便宜的!没事,其实面试谈的这个数不当真的,只要能进来,薪水很快就涨上去了。”那人似乎很了解这些门道,“你谈了多少?”
“3000!”
那人也露出了和面试官一样奇怪的眼神,连连摇头,“有点多了!”
刘啸此时再也受不了这种目光,怒道:“3000还多?我就觉得我值这个价,靠,老子开这个价还是给他们打了五折呢,以后再面试,坚决不打折。”
刘啸怒气冲冲而去,搞得那人站在原地直**。
路过楼下大厅,刘啸就听两个银丰的员工在聊天,“听说章主任搞的那个项目又失败了?”;“是啊,公司的高层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傻子都知道那项目没前途,竟然都通过了。”;“唉,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光章主任今年就烂了两个项目,损失估计怎么也少不了三千万吧。”;“你也别看不惯了,谁让人家章主任当年……”
刘啸愈发生气,这鸟公司,宁愿拿着股民的钱去搞一些傻子都知道没前途的项目,也不愿给自己的新职员加几百块的薪水。
出了银丰大厦,刘啸还是抑制不住地愤怒,此刻他突然想起了那则邪剑离开银丰的报道,不管邪剑当时是因为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还是忍受不了银丰的这种氛围,反正刘啸现在就觉得邪剑离开银丰的决定是英明无比的。
刘啸朝着银丰大厦竖起一个高高的中指,“靠!”,啐了一口,转身扬长而去,估计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正眼看一下银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