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重症猛药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重症猛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刘啸早早地到了春生大酒店,上得楼来,便看张氏的人三五一群地围看着报纸,各个喜形于色,刘啸凑过去一看,报纸上一大大的标题,“张氏企业获封明市新商业区开发建设权”,底下一个副标题,“老对手寥氏企业突然退出,张氏以超低价中标。”
“到底还是私了了!”虽然知道这是个最好的结局,不过刘啸还是有点替张小花难过,或许张小花也不愿意这样,但没办法,生在在商贾人家,考虑第一的就是利益,还得维护家族的脸面,另外她还摊上了这么个老爹,事情要是真被张春生知道了,这辈子张氏都会和电脑、网络绝缘,然后以老牛慢车的速度向前发展,而且照张春生的性子,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最后到底闹成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料。
刘啸突然觉得自己有罪,如果自己不去面试,而是抢先一步治好张春生的网络恐惧症,或许张小花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就能少一些压力。
“哎!”刘啸叹了口气,事已至此,自己想这些也没有用了,如果自己真是觉得愧疚,那就下它一副猛药,彻底治愈张春生的网络恐惧症,甚至是改变他那种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的心态。
张春生得知刘啸再次来到,心里还着实紧张了一下,派秘书过去打探了一翻,回来报告说刘啸正在办公室里拿他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做论文,张春生这才放下心来,这小子连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搞定呢,打赌的事估计他暂时是顾不上了。
不过张春生还是吩咐下去,叫保安这几天严防死守,务必不能让刘啸靠近财务部。保安当即分为两拨,一拨把守财务部,一拨去看守刘啸,从刘啸踏入春生大酒店的第一步起,就有专人跟随刘啸左右,直到刘啸下午离开。
张春生很得意,掐指一算,这半月的赌期已经过去了一半,刘啸这小子之前一点行动都没有,现在又被论文缠身,眼见着自己就要赢了。
“总算是扳回来一局啊!”张春生心情大爽,跷着二郎腿哼起了小调,上次的输棋之恨马上就要得报。
一连几天,刘啸都是很早就来了,然后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不是在做毕业论文,就是在对着一大堆字母数字皱眉头,张春生派秘书看了几次之后,便不再让秘书去了,去了也白去,每次都一样。
倒是保安那里有个新情况汇报,刘啸中间曾说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有毛病,然后找到电信设在大楼内的线路板箱子,把里面的线头鼓捣了一阵又回去了。
赌约的最后一天,张春生早早地坐在了办公室,专等刘啸来,平时刘啸来得都挺早,可今天却是左等右等不见人,张春生心里就有些犯嘀咕了,“难道这小子知道自己输了,反悔了,不敢来了?”
“我怎么就忘了要他的联系方式呢!”张春生后悔得不行,甚至都起了向自己女儿讨刘啸电话号码的念头,只是未能成行,他总得顾忌点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长辈,就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也不能一副“痛打落水狗”的姿态,把一个晚辈往死胡同里逼吧?
看看时间,又过了半个小时,刘啸还是不露面,张春生愈发放心,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了,刘啸不敢来,那就是认怂了,自己上次憋的那口恶气也算是出了。既然是胜利了,张春生就觉得自己应该大度一点,于是很惋惜地叹了口气,一笑了之:“遗憾呐遗憾,没能看到这小子裸奔。”
张春生对着自己的秘书吩咐道:“小李,去把我的棋盘搬过来,我今天心情好,要杀一盘!”自从输给刘啸后,张春生这半个月都没下过棋,一看见棋盘他就想起刘啸,一想起刘啸他就犯病。
秘书应了一声,起身去拿棋盘,这刚一起身,办公室的门就被人“噔”一声推开了。
刘啸满脸大汗地冲了进来,背上背着一个超大的包,进来就“哐”一声把包扔在了地上,“累死我了,这家伙也太沉了,早知道就只挑些重要的拿来。”刘啸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拿起个杯子去接水,嘴里还嚷嚷着:“小李秘书,麻烦你把空调再开大点,谢谢。”
张春生没想到刘啸还敢来,等他喝完水,就笑呵呵地看着地上的包,“怎么?你连裸奔用的行头都带来了?”
刘啸擦擦嘴,往沙发上一跌,“不,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张春生先是一愣,随即脸就变得很难看,这话说得好像是我自己要去裸奔一样,张春生就有些生气了,很不客气地说道:“我可提醒你,今天已经是赌约的最后一天了,半个月前你可是把大话说了出去,如果无法兑现的话,我可就……”
“不用你提醒,我记着呢。放心吧,我说出去的话,自然会兑现。”刘啸揉揉自己又酸又疼的胳膊,漫不经心地问道:“昨天泰华实业的老总给你打电话了吧?”
张春生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刘啸这小子无缘无故问这个干什么。
刘啸甩着胳膊,“他欠你的2000万这个月是还不上了,下个月的5号他一定把账打到,他是这么说的吧?对了,他还说今天晚上请你吃饭。”
“你怎么知道的?”张春生有点吃惊。
刘啸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银行的刘行长也给你打电话了,有一笔贷款快到期了,他提醒你做好还贷的准备。还有,嘉华的老总在他的府上设宴,邀请你明天和张小花一起过去做客;市里张副市长让你过去一趟,要和你详谈一下商业区工程的预算问题,时间定在了明天上午的十点半……”
“够了!”张春生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腾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看着自己的秘书。
秘书吓得拿着棋盘真哆嗦,一脸的无辜和紧张,道:“总……总裁,不……不是我说的,真的。”
张春生哪里会信,他的日程安排只有秘书一人最清楚,如果他不说出去,其他人又怎么会知道。
刘啸站了起来,“你别瞎怀疑,这还真不是小李秘书告诉我的。”刘啸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走到张春生的办公桌前,“来,你看看,这里是你这几天在办公室的电话记录,什么时间、什么人、什么事,我都给你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张春生把眼光在刘啸和秘书之间打了几个来回,才从刘啸手里把纸拽了过去,他本来不信刘啸的话,可当他的眼光扫到纸上的内容时,神色就变了几变,看来还真不是自己秘书泄的密,这上面的通话记录他记得很清楚,有几个通话记录是自己直接接的,小李秘书根本不知道谈话内容,自己也没有让小李秘书做记录,而刘啸的这张纸上竟然也记得一清二楚。
“这……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张春生脑门上的冷汗都流了出来,他一直以为刘啸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自己的掌握之内,却没想到事实完全相反,如果仅仅是被刘啸监控也倒罢了,就怕刘啸的这些记录是从别处得到的,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刘啸拍了拍张春生桌上的电话,笑呵呵地道:“我在你的电话上接了个分机,谁给你打电话,我都一清二楚。”
“你……”张春生悬着的心是收了回来,却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我这么做,是有点过分了。”刘啸倒是很诚恳,“不过呢,我就是想弄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张春生黑着脸。
“上次公司的机密被黑客窃取了,你就下令把公司所有的电脑统统搬走,以防后患。现在你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电话被人窃听了,你会怎么办?”刘啸紧紧地盯着张春生的眼睛。
张春生赶紧把自己的视线移走,他此刻的心里有点乱了,他不能回答刘啸的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该把公司所有的电话也拆掉,来个万无一失?”刘啸把张春生心里极力回避的问题说了出来,“多好的想法啊,如果不用电脑,那自然就不会有电脑信息丢失的事情发生;如果不用电话,又怎么被人窃听电话呢。没电脑没网络没电话又能怎么样,我们还有很多的通讯方式可以选择嘛,比如发电报、寄信。唔,好像这个也不怎么十分安全啊,最好还是能派专人去传口讯,要派就派自己最信得过的人。”
张春生觉得脸上一阵阵火辣辣地烫,刘啸的正话反说,让他十分地难堪。
刘啸也不再逼张春生,“既然你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那我们就暂且搁下这个问题,就来说说这个电话好了,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在你电话上接了个分机吗?”
张春生这才算缓过口气来,刚才他被刘啸的问题给逼得连大气也没敢喘。
刘啸站直了身子,“本来我还想着可能会有点困难,我设想了各种应付的对策,事情却比我想象的要容易了很多。我说我的电话线可能是出了点毛病,需要打开了装有整个公司电话的线路板箱子来检查一下,保安丝毫没有怀疑我的动机,公司也没有一个人提出要联系电信局来解决问题,而是眼睁睁地看着我把电话线搭在你电话的端口上。”刘啸叹了口气,“对了,那箱子上本来是有一把锁的,保安很热心,找来斧子亲自帮我砸开了。”
张春生的脸色超级难看,可能是因为内心的愤怒,也可能是因为羞愧。他,还有那些被他派过去监视的人,得意了这么些天,都以为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没想到最后却是被这个还没从学校毕业的新瓜蛋子给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过,张春生羞怒之余,还不至于丧失了思维能力,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电脑资料呢?我记得当初你承诺的是电脑资料,而不是电话资料吧!我承认,你小子是有些鬼才,脑子活、花招多,但你别想就拿这个蒙混过关!如果你拿不出电脑资料,你当时是怎么就承诺,你就得怎么兑现!”张春生确实怒了,话里充满了火气。
刘啸冷冷地看了一眼张春生,“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心的!不就是要电脑资料吗?”刘啸的声调突然大了起来,整个人也变得气势逼人,道:“好,我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刘啸转身把地上的包拽了起来,“咣当”一声砸在了张春生的电脑桌上,然后拉开拉链,从里面拽出一沓子文件,“啪”一下拍在了张春生的面前,“看看吧,好好看看,看仔细,看清楚,这就是你要的财务部的资料!”
张春生被刘啸的突然凶悍的态度给震得有片刻的愣神,他还没来得及去看那沓资料,刘啸就又拉出一沓子文件,继续拍到他的面前,“还有,这是运营部的!”
“这是拓展部的!”“人力部的!”“业务部!”“广告部!”“采购科!”“内勤部!”“……”刘啸一沓一沓地往外掏着,直到把那包里给掏空,统统砸在了张春生的面前。
刘啸每砸出一叠资料,张春生就感觉自己的心被一柄重锤狠敲一下,直到敲得粉碎。
刘啸把空了的包一下甩到了地上,然后指着张春生,大声地质问:“你说,你还想要哪个部门的资料?”
PS:敬请收藏,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