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破鼓用重錘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破鼓用重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春生再也支撑不住,颓然倒在了沙发椅里,刘啸拿出了自己认为不可能拿出的电脑资料,而且是整个公司的资料,在这一刻,张春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败感,他已经连续两次栽在了刘啸手里,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输,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啊。
“你不就是觉得你吃的盐比我走的桥还多吗;你不就是觉得你是个成功人士,失败对于你来说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吗;你不就是想让我失败,然后看我的笑话吗?”刘啸猛地拍在桌子上,道:“你休想!”
“没错,你是成功了,身价百亿,功成名就,财富和荣誉给你带来了地位和尊重,但同样也让你变得专横、跋扈、固执、武断,他让你高高在上,让你以一种游戏者的姿态去俯视众生,去观察、甚至是去决定别人的生死输赢,可你恰恰忘了,这些生死输赢也是会将临到你的头上的。”
张春生没有反驳,事实上,他也无话可说。
刘啸紧紧地盯着张春生,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我没有资格,在你的荣誉和财富面前,我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那我们就说这次的赌局吧,在这个赌局里,我是赢家,而你是输家,我想我还是有资格来说两句的。”
“当初,你看见别的公司有了电脑,于是就把电脑也搬进了自己的公司,作为企业的最高管理者,你盲目地满足了自己的攀比心理,却没有预见到使用电脑可能会存在风险,也没有做任何防范的措施,这才让后来的病毒和黑客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入了公司的电脑。之后,你没有进行任何挽救的措施,而是将电脑的好处一概否决,让他从公司彻底消失了,你这盲动的结果,除了让自己公司的运转陷入了短暂的瘫痪之中,你还得到了什么好处?那名盗窃公司资料的黑客呢,你抓到了没?”
张春生此时有点汗颜,不敢面对刘啸凌厉的目光,在电脑的问题,他的态度和决策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确实是有些盲动了。
刘啸继续开炮:“在拥有电脑的时候,你只是把她当作是给公司增光添彩的摆设,你根本就不知道电脑能干些什么,也没有让电脑发挥出她优越的性能,所以在下令把电脑清除的时候,你一点也不犹豫,因为你觉得有电脑和没电脑其实都一个样。黑客入侵了公司的电脑之后,你一不想着搜集证据,为公司挽回损失;二不想着弄清楚黑客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进来的,以便采取防护措施,却着急着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电脑和黑客的头上,做出了一个自认为英明无比,而且可以一劳永逸的办法。结果呢?你的电脑层层把守,资料不是照样被我拿到手了!”
“真是可笑!”刘啸突然笑了起来,“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很阿Q的人,你妄自尊大,内心却又极度恐惧,你不懂电脑,却又想当然地认为电脑不过就是那么回事。换作是一个普通人,他这么想也就算了,而你是个企业的管理者,如果你始终都拿着这种态度来做决策,或许下次你就不仅仅是要在电脑上栽跟头了。”
“刘啸,你想干什么!”张小花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对着刘啸劈头盖脸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爸,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你疯了吗?”
张春生的总裁办公室外,此刻围了好多人,平日里威猛刚劲的总裁,今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训到半天没话反驳,他们都很奇怪,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秘书估计也是让刘啸的发飙给镇傻了,到现在才发觉门没关上,急忙过去把门关上。
“我还没有说完!”刘啸推开张小花,再次面对张春生,“电脑的问题说清楚了,电话的问题还没讲,你最大的失败就是在这个电话上。之前你已经在电脑上吃过亏了,按理说‘吃一堑长一智’,你应该会在公司的通讯安全上加强防范才对,特别是在公司取消了网络之后,所有的对外通讯都要依靠电话和传真,你更要严加防范这个环节才对。可事实却恰恰相反,你只吃堑,却不吸取教训,让我轻而易举就拿到了电话记录,而更让我吃惊的,是整个公司对于安全的漠视。”
“够了!”张小花怒不可遏,不管换了谁,当着她的面批评她的父亲,她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我父亲做得对不对,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出去!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张小花很后悔找刘啸来劝自己的父亲。
张春生就那么呆坐在椅子里,刘啸的话彻底击溃了他心里的那道防线,多年来他一帆风顺地走了过来,在别人的恭维和羡慕之中,他已经迷失了自己,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成功者,至少他认为自己在获取成功的道路上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而现在,他却被一个毛头小子批得体无完肤,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穷困潦倒、举头无路的时刻,自己被彻底打回了原形,自己依旧还是那个没有什么见识、也没有什么本事的庄稼汉,面对前方,自己很迷茫,甚至都不知道该迈左腿,还是迈右腿。
刘啸也不再说话,弯下身去捡起自己的包,回头对张小花说道:“不管你怎么看我,我答应的事情,我就会竭尽所能办好。”刘啸把包往身上一背,转身朝门口走去。
“你等等!”张春生此时站了起来,指着桌上的那些文件,“我希望你能够让我输得明明白白。”
刘啸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举了起来,“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在公司里,这种U盘是人手必备的办公用品,因为打印部的电脑不够用,很多人都要在自己家的电脑上做好材料,然后用这个东西带到公司来打印。包括财务部、还有小李秘书,他们也都是拿U盘去打印部打印材料的。”
“你们可能都觉得U盘是保存在自己手里的,也不经常接触网络,只要它不丢失,别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个U盘上的秘密的,可事实却恰恰相反,这种靠U盘来交换资源的方法,比起用网络直接传送资源更加容易被人窃取。”
“我设计了一个很简单的程序,这种程序可以嵌入到U盘的底层操作系统之中,不会被任何杀毒软件检测出来。我把这个程序带到了公司,然后安装在了打印部的三台电脑上,凡是插在了那三台电脑上的U盘,都会被自动植入这种程序,同时,U盘上的资料也会被程序复制保存起来。这个程序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是把搜集到的资料重新转移到各个U盘之中,一旦这些U盘接入了网络,程序就会把这些资料统统发送到指定的地点。”
“公司的电脑是不接入网络的,但公司员工家中的电脑却不可能都不上网,只要有一台上网,我就可以得到整个公司的资料。这种方法,叫做‘摆渡攻击’,普通人可能都不知道,但这对于一个专业的安全人员来说,却最为平常不过,如果你当时能够稍微务实一些,去咨询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或许我今天就不会这么容易得手。”
“这个U盘里我已经放好了自动删除摆渡程序的工具,你只要把它插在打印部的电脑上,不用很久,公司所有员工U盘里的摆渡程序就会消失。”刘啸叹了口气,把U盘往门口小李秘书的桌上一放,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砰!”,房门合拢,张春生的办公室里安静异常。
* * * * *
“天妒英才,马失前蹄啊!”刘啸无聊地躺在学校的草皮上,看着蓝蓝的天发呆。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张小花也没来找自己,刘啸便有些郁闷了,难道自己那天真的是演过了头?张春生这些年春风得意,心里的固执和盲目自信那不是一丁半点,自己要想改变他的心态,就必须要狠狠地否定他的过去,揪住他的失误一打到底,要是不说点狠话,那老家伙又怎么会把自己这个毛头小子的话听到耳朵里。
“唉!”刘啸叹了口气,自己费尽了心机,才想出这么一招张良计,戏也演得十足,可自己千算万算,就是漏算了张小花,她当时怎么就会突然出现了呢。唉,要是自己能事先跟她通个气就好了,现在可好,她心里指定记了我的仇,这个梁子可结得不轻啊。
不过,看那天老张的反应,似乎他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一点点了,要不他也不会要弄清楚他是怎么输的了,照这样看的话,那他也应该明白自己那些话都是没有恶意的,可是,又怎么会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呢?
“难道真的就没有人看出我的良苦用心吗?天呐……”刘啸想来想去整不明白,心里一阵泄气,索性闭起眼,在草皮上打起了瞌睡。
“阿——嚏!”
刘啸睡得正香,突然感觉鼻孔里一阵痒痒,于是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睁开眼,发现张小花笑呵呵地蹲在自己身边,手里把玩着一根细草。
“不会是做梦打喷嚏吧?”刘啸揉揉眼,顺手在自己脸蛋上掐了一下,疼,他这才清醒过来。
“睡得挺香啊,隔老远都能听到你的呼噜声。”张小花还是那么笑呵呵地看着刘啸。
刘啸知道张小花是在打趣自己,因为自己睡觉从来不打呼噜的,于是伸了个懒腰,将胳膊垫在了脑袋下面,感慨道:“阳光明媚,小鸟歌唱,空气新鲜,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啊!”
“别贫了,我找你说事呢!”张小花拽了拽刘啸,想让他坐起来。
刘啸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懒洋洋地道:“我可不去劝你老爹了,吃力不讨好!”

“瞧你那小气样,是我不对行不行!我给你道歉了。”张小花服了软,“当时我看那场面,以为你真的疯了呢,换了是你,你老爸被人那么说,你能不着急?”
刘啸笑了笑,好奇地问道:“你老爹现在怎么样了?他是不是恨死我了?”
“他好着呢!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本来我还在生你的气呢,他倒跑来劝我了,说你那是在‘重锤敲破鼓’,他说你敲得好,一下把他给敲明白了。后来我一想,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也就不生你的气了。”
刘啸一听就乐了,呼哧一下坐了起来,嘴上却促狭道:“我可没说你老爹是破鼓啊,这是他自己说的。”
“知道知道,是我老爸自己说的!”张小花真拿刘啸的啰嗦没办法,“真受不了你!”
“你找我什么事?”刘啸看着张小花,“不会又是给我介绍什么活吧?”
“呶!”张小花掏出一张卡,递到刘啸跟前,“这是你上次的酬金,你先拿着。”
刘啸没接,狐疑地看着张小花,“你还是先说什么事吧,不然我拿着不放心啊。”
“让你拿你就拿着呗!”张小花把卡直接丢到了刘啸怀里,“什么事也没有,放心吧,我就是给你送钱来了。”
刘啸这才放了心,把卡拿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咳……,这钱来得太快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拿了,总挣你的钱……”
“贫什么贫!”张小花白了一眼,“你办事,我付钱,天经地义。赶紧起来,跟我走!”
“去哪?”刘啸刚要把卡往兜里塞,一听这话,那卡愣是没敢往兜里揣,他就知道张小花找自己肯定没好事。
“我老爸让我专程来请你,他有事情要问你!怎么样,够给你面子了吧!”张小花俏皮地看着刘啸。
“啊?”刘啸的脸就皱成包子,嘟囔道:“不是说没事吗!”
“是啊,我只是说我没事,我可没说我老爸也没事。”张小花一把拽住刘啸,“走吧走吧,本大小姐请你请你,你还磨蹭什么!”说完不由分说,拖着刘啸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