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踟蹰不前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踟蹰不前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这是第三次来张小花的家里,前两次他倒大大咧咧的,这次反而有些生分拘束,坐在客厅里的大沙发里一动也不动。
张小花很不适应刘啸的这个变化,搞得她也有些莫名其妙,拿起一个苹果递了过去,“你吃水果啊!”
刘啸只是把苹果接了过去,却不下口,问道:“你老爹啥时候回来啊?”
张小花看了一眼钟,道:“快了!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马上就回来。”
“他找我到底啥事?”刘啸心虚地问到。
张小花一看就乐了,原来这小子一直在担心这个呢,怪不得蔫不拉叽的,“放心,我老爸又不会吃了你!”
“能吃了我倒好了!”刘啸抓起苹果,恨恨地咬了一口。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起来,保姆韩姨跑过去拿起门边的可视电话,里面就出来了张春生的身影,韩姨忙不迭地打开了房门。
“刘啸那小子来了吧?” 张春生人还没进门,就先问着韩姨,待进来看见刘啸,他的笑声就起来了,快步奔刘啸而来。
刘啸忙站了起来,刚要打招呼,就被张春生一个熊抱给抱住了,搞得他一口气差点就憋住了。
张春生松开胳膊,很激动的样子,“你小子可算是来了,那天你把我一番数落,完了你自己倒是痛快了,一走了之,害得我这几天是没着没落的,吃不好,睡不香。”
刘啸听得出,张春生嘴上这么说,话里却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看来他是真想明白了,刘啸这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小子年轻,说话也没个深浅,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你站着干嘛啊,坐!”张春生把刘啸按到了沙发里,“我怎么会怪你呢,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待看见刘啸面前只有一杯清茶,张春生就叫了起来,“韩妈,你去把我那最好的大红袍拿出来。”
旁边的张小花就有意见了,对着刘啸道:“你看我老爸多偏心,平时把那些好茶藏得严严实实的,我想摸一下都不行。”
“你个死丫头,你知道什么是个好茶,还不是想看个稀奇,白白糟蹋了我的茶叶。”张春生笑骂了一声,自己也坐了下来。
张小花嘟着个嘴,“那你就知道他懂茶?”
刘啸干笑了两声,没搭腔,不过都是玩笑话罢了。
张春生看着刘啸,感慨道:“我老张小时候家里穷啊,天天到别人家去打短工,受尽了白眼,挨骂那更是家常便饭。但自从我干起了事业,可就再没人敢那么夹枪带棒地训我了,你小子是头一个。”
刘啸咳了一声,“我……”
“你啥也别说,老张我都明白!”张春生掐断了刘啸的话头,“在这些所有骂过我老张的人中间,我谁都能记恨,但只有两个人,我非但不能记恨,我还要感谢他。这头一个呢,就是我陈大哥,要不是他当年的一通骂,我老张怕是早寻了短见,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哪会有今天的好日子;这第二个,就是你了,别人骂我,要么就是嫉妒眼红,要么就是纯粹恶意中伤,都是个子虚乌有的东西,我老张听见也自当是没听见。但你不同,你每句话说的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分析得也是客观公道,你骂得我老张是哑口无言呐,骂得我是心服口服啊。”
张春生越说越激动:“我老张这个人是有些小肚鸡肠,脑子也有些糊,但我还是能够分出个好歹的,你小子是没把我当外人,是为我好,那才骂我的。换作了是路人,他肯定巴不得看我笑话呢,恨不得自己再上去煽风点火,我就是想让人家骂我,人家还不乐意呢。”
刘啸一阵臊得慌,脸皮烫得厉害,张春生都把自己吹成花了,可自己哪有那么高尚啊,自己只不过是和张小花有约在先,为的就是那十万块钱,张春生肯定是不知道这个约定的,要是知道了,他就不会这么说了。
张春生往刘啸这边挪了挪,一把拉住刘啸的手,“我真是太高兴了,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咱这个朋友就算是交定了。”
刘啸忙不迭地点头,嘴里也喊不出什么好词了,一个劲地说着:“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张春生大喜,站了起来,“好,以后我就喊你刘老弟了!”
“啊?”刘啸大惊,就跳了起来,急忙摇头,“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怎么?”张春生不悦,“你看不上我老张这个朋友?”
“不,不是这个意思!”刘啸连连摆手,“我可受不得你这一声老弟,你比我老爹要长两岁,我和小花又是校友,我还是喊你张伯伯吧。你要是真喊了我刘老弟,那我以后见了小花,岂不是要占她很大便宜。”
旁边张小花终于也开了腔,“老爸,你怎么又这样,见谁都称兄弟。现在早都不兴这个了,你是不是还要搓草为香,义结金兰啊!”
张春生尴尬地笑了笑,“我这是有点激动了,既然你们年轻人不兴这一套,那就按你们的来,按你们的来。”
众人重新坐定,张春生看着刘啸,道:“刘啸,我这几天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重新把电脑搬回公司,我也找来几个专业公司的人咨询过了,结果我都不满意。就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摆渡攻击,他们好像都拿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我左思右想,这事还得找你来商量,我觉得你比他们强。”
刘啸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那天也说了个谎,这种摆渡攻击并不属于正常的黑客手段,目前为止,只有一些很专业的网络间谍才会使用这种方法,这种技术很难掌握,一般的安全公司因为对这种方法不了解,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防范。”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张春生问到,他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其实仅仅是要防范摆渡攻击,那倒是很容易办到的!”
张春生大喜,“我就知道找你准行!”
刘啸摇了摇头,“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是说,如果你真的重新把电脑和网络搬回公司,你可能面对的就不仅仅只是摆渡攻击了,在网络上,黑客的攻击手法更为多样化,有时候真的是防不胜防。我给你举个例子来说吧,假如我们现在已经防住了摆渡攻击,那黑客自然就会改变方法,我看到公司的通讯录上,很多人都有EMAIL,有的员工甚至把自己的EMAIL地址印在了名片了,这些东西应该不属于什么机密吧?”
张春生点了点头,他看小李秘书的名片上似乎就有这个EMAIL。
“EMAIL在我们看来,不过就是个通讯的手段,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但在黑客眼里,这些EMAIL简直就是一把万能钥匙,他能在这个EMAIL身上搞出很多花样来。一,他得到了你的EMAIL地址,利用暴力猜解的手段,破解出你的邮箱密码,这样他可以轻松得到你邮箱内的所有资料;二,假如你的邮箱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料,那也没关系,他可以从你的收发邮件的记录上找到你的客户或者是同事的EMAIL,这样他就可能得到这些EMAIL内的资料,由此延伸,他还会得到你同事的同事的资料;三,有些手段更高明的黑客,他知道你的EMAIL后,可以冒充你的EMAIL给你的同事或下属发邮件,邮件内加载一个木马程序,一旦接收邮件,木马就会被安装在电脑里,伺机窃取资料。”
张春生的脸就有些绿了,照刘啸这么说,那电脑就没法用了啊。
刘啸赶紧说出自己的主题,“所以,要想从根本上防止黑客入侵,第一,必须提高员工的素质,增强他们的安全意识,养成良好的安全习惯,尽可能地减少泄漏信息的途径;第二,建立一套完整的企业网络安全系统,安装杀毒软件和反间谍程序,配备专业安全人士负责维护,做好二十四小时的反入侵准备;第三,划分企业信息等级,按照权限进行信息配置,增大黑客窃取机密信息的难度,做好企业信息在保存和传输过程中的加密工作,让黑客即便是窃取到了信息,也无法破解出信息的真实内容。”
“好,好,太好了!”张春生狠狠地拍着大腿,还是那句话,“我就知道你小子行!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你比那些专业公司的人强多了,一下就能说出这个重点。”
刘啸笑了笑,“张伯伯你也别太高兴了,我说的这些虽然可以基本防范入侵,但要完全实现,需要的资金和人力也是比较多的,可不是上次那样随随便便花个几百万,然后人手一台电脑就可以解决的。”
“花点钱怕啥嘛!”张春生摆了摆手,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很谨慎地问了一句,“你大概估算下,需要多少钱?”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我估计至少也得在两千万左右,具体的数字得你们去和那些安全公司谈。”
张春生听完这个数字,心里就开始盘算了起来,商人嘛,就这样,总得计算一下成本和收益。
张小花就看不惯自己父亲这种老财迷的作派,道:“老爸,两千万你还要考虑啊,不会亏本的,你放心吧!”
刘啸看着张春生,“两千万不是个小数目,不过我个人认为把这些钱投在公司的网络和信息系统建设上,是绝对物有所值的,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就象我们平时会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某飞机失事的消息,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飞机目前仍然是所有交通工具中,安全系数最高、传输最为快捷的方式。这和网络有很大的相似性,黑客的入侵,并没有挡住那些大企业不惜一切搞自身网络建设的决心,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是一笔属于未来的投资。”
“对对!”张小花连连点头,推了张春生一把,“谁都不是傻子,你看那些比我们张氏大得多的企业,各个精明得要死,为什么还要拼命砸钱搞网络。”
张春生似乎还是拿不定注意,沉吟了半天,道:“既然要搞,就得搞好,得有个全盘的考虑才行,让我再谋划谋划!”
张春生不再排斥电脑,刘啸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至于张春生的投资问题,那就不是刘啸能管得了的了,所以他也不再强劝。
张小花不死心,继续嘟囔了一会,张春生到了也没痛快地答应,这事就算到此为止了。张春生留刘啸在家里吃了饭,两人又杀了两盘棋,看天很晚了,张春生才不得不放下棋子,约好下次再战,然后叫司机把刘啸送了回去。

PS:推荐一下武龙兄弟的新书《元末烽火余情》,地址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6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