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八抬大轿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八抬大轿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前脚刚踏进校门,张小花电话就打过来了,“你和我老爸吵架了?”
“吵架?”刘啸急忙解释,“你听谁说吵架了?我们就是在商量事情来着。”
“小李秘书说的啊!”张小花那边说得很急,“他说和你和我老爸在办公室都吵翻了,最后你摔门走了,剩我老爸在屋子里骂人。你们商量事情能商量成这样?”张小花显然不信刘啸的话。
“就那个在张氏搞网络建设的事情,你老爹本来只想小打小闹就可以了,没想到寥正生今天早上跑去撩拨他,把他撩拨火了,发了狠,要大搞,就把我叫过去商量这事,结果商量着商量着就变成了要我去全面负责这事!”刘啸苦着脸,“你老爸这不是在开玩笑嘛,我哪能负责了这么大的事。”
张小花就“咯咯”笑了起来,“拜托,让你做那你就做呗,吵来吵去的,害我以为发生了多大的事呢!”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啊!”刘啸口气严肃了起来。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张小花的口气怎么听都没有个正调,倒象是幸灾乐祸。
刘啸无奈,道:“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啊?这可是你家的投资,交给我做,我一没经验,二没实力,搞砸了赔的可是你家的钱,你怎么就一点也不紧张啊!”
“我紧张啥?”张小花反问,“不交给你做,难道还要交给我做啊?那不是铁定要赔的嘛。”
刘啸感觉象是挨了一闷棍,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心想这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这父女俩连考虑事情的逻辑竟然都是出奇地一致,荒唐到了极点。刘啸道:“交给谁都行,反正别交给我!”
张小花准备挂线了,“我就问问到底出了啥事,现在事情搞清楚了,我也就放心了。至于其他事情,我才不管呢,爱交给谁就交给谁,只要不交给我就行!”
刘啸回到寝室,直接把手机关机,然后开始搞自己的事情,一天三顿饭他都拜托寝室的人帮他带回来。刘啸的想法很简单,你张春生就是再能,你找不到我也没辙啊,他这一招还确实有效,竟然平平安安地过了两天。
第三天刘啸是被吵醒的,有些不耐地捂住耳朵,“靠,有没有搞错啊,这学校里怎么会有唢呐和锣鼓的声音!”
同寝室的人也被吵得不行,爬起来走到阳台,往下一瞧,就叫了起来,“刘啸,刘啸,快起来,看楼下,找你的。”
回头发现刘啸还在睡觉,舍友也急了,跑过来就掀了刘啸的被子,“你小子别睡了,快去看看,楼下都闹翻了,找你的。”
刘啸被说得一头雾水,“什么找我的?”
“你看看就知道了!”舍友也懒得解释,直接把刘啸拽起来,拖到阳台上,“你看!”
刘啸往楼下一瞄,当时就傻了,只冒出一句“我靠!”
楼下来了一队锣鼓队,连吹带打,此刻正闹得欢实呢,各种花活绝招是接二连三,脑门上都冒出了一层汗。旁边围了一群学生,不时地击掌叫好。锣鼓队中间摆着一顶八抬大轿,几个轿夫拿着竹竿子戳出一对联,上联“古有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下联“而今老张八抬大轿聘贤才”,横批“刘啸你行”。
“刘啸,你小子行啊!”舍友们都笑了起来,“这待遇都赶上诸葛亮了!说说,怎么回事?”
“鬼知道怎么回事!”刘啸极度郁闷,往下再仔细看,就差点没气出血来。张小花也站在下面的人群里,手里拿着个喇叭,正耀武扬威地指挥着锣鼓队,“再敲热烈点,再热烈点,把你们的保留项目都拿出来。”
刘啸回到寝室,赶紧翻出手机开机,然后就开始吼了,“张小花,你想干什么?”
楼下的锣鼓声噶然而止,然后电话里面传来了张小花的声音,“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刚才吵,没听见!”
“你想干什么?”刘啸拿着手机走到阳台,继续吼道:“你就是要闹,也得分个场合好不好,这是学校!”
“没办法啊,都是你逼得,不然咋能把你叫出来啊!”
刘啸看见下面的张小花做了个很无辜的耸肩动作,然后举起手机朝着宿舍这边挥手。刘啸头痛不已,道:“好,我现在已经出来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很简单!只要你答应负责我们张氏企业的网络项目,我马上就从你眼前消失!”
“张小花你怎么回事?”刘啸真想拿个东西砸张小花的脑袋上,“我上次不是已经给你说地很清楚了吗,这事别找我,我做不了。”
“给我说顶什么用,我又不做主!”张小花耍起了无赖。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家的事,你都不愿意负责,你找我个外人算怎么回事?”刘啸牙都咬得格格响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张小花一副很无辜的口气,“我老爸说了,只要我能把你请到张氏,他就给我换新车,最新款的,还答应让我去欧洲旅游,如果请不到你,就扣我一年零花钱,没办法,为了我的车子和荷包,只好牺牲你了,嘿嘿嘿!”张小花电话里一阵坏笑。
“我……”刘啸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自己怎么就说不通这个两个人呢,他们怎么就那么死脑筋,自己要是能搞定,何必推三阻四呢。
“我什么我?你赶紧答应好了,也省得我在下面忙活,怪累的!”
“你死了这个心吧!”刘啸发狠了。
“那就没办法了!”张小花阴阴一笑,就挂了电话,紧接着那吵人的锣鼓声音再次响起。
刘啸真是欲哭无泪,“天呐,我怎么会惹上这两人了呢!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舍友有些犯酸,“你说我咋就没这好命啊,每次面试都被拒绝,都他妈的快成‘面霸’了。咦?刘啸,下面那女的很漂亮啊,个子高,身材好,你要是不喜欢给兄弟我介绍介绍啊!”
刘啸正在气头上呢,一听这话,就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你去下面追啊,小心她阉了你,那可是母老虎!”说完刘啸皱眉看了看下面,一阵心烦,只好回到寝室里,打开电脑,戴上耳机,这才稍稍顶挡住那喧天的锣鼓声,来了个六根清净,眼不见心不烦。
“靠!看谁耗得过谁!”刘啸咬了咬,继续分析自己的东西。
几个舍友在楼上看得不过瘾,招呼一声,一起下楼感受热闹现场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舍友回来了,大包小包提回来不少,进门一边剔牙一边摘掉了刘啸的耳机,“吃饭了,吃饭了,有专门给你包的龙虾,可别浪费了。”
“龙虾?”刘啸大吃一惊,“你们抢银行了?”
“抢你个鬼!”舍友拍了刘啸一下,“那张小花真热情,一听我们是你舍友,二话不说就请我们吃饭,点了那么多的菜,吃不了,都给你打包回来了。”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吃龙虾鱼翅!”另外一个舍友舒服地打了个饱嗝,“刘啸,我看人家张小花很有诚意的嘛,你就别拿架子了,答应人家算了。这是人家专门点了要你去,不然换了是我,我早插翅膀飞过去了,多美的事啊!”
“就是就是!”舍友们齐声附和,“答应了吧,你要是混好了,我们也跟着沾点光。”
刘啸真是头疼无比,这张小花为了她的新车和荷包,还真舍得下血本啊,这顿饭估计又花出去几大千,刘啸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舍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太没有原则了,平时的政治觉悟哪里去了?一顿饭就被敌人收买了,我平时白对你们好了。”
舍友们“嘿嘿”笑着,“你要是请我们吃龙虾鱼翅,我们也愿意被你收买。”
“我……”刘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算自己说破了天,也没人会信自己的,这在外人眼里根本就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有企业重金礼聘,又能做大项目,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而自己却要推脱,在别人看来,自己简直就是罪大恶极啊。
可谁能知道刘啸的苦衷呢,刘啸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他一直研究的都是网络安全,你要是让他去搞这方面的事,他十拿九稳,自然不会推辞,就算搞不好,他至少也能保证搞不砸。而现在是让他去搞一个企业决策系统,这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张春生也是把刘啸当朋友,相信刘啸的实力,这才会让刘啸去干这事,刘啸自然就不能坑害张春生,明明知道自己干不了,却要硬头皮去干,这样干到最后,事情一旦搞砸,怕是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舍友们看刘啸不说话,以为他有些松动了,赶紧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劝说着。
刘啸急忙站起来,岔开话题,“下面的锣鼓队怎么不响了。”,说完就朝阳台走去。
舍友们紧紧跟上,“学校保安来了,说影响学校正常教学氛围,现在他们应该搬到操场那边去敲打了吧!”
刘啸再次吐血,看来张小花是不达目的不会罢手了,楼下的那副对联倒是还挂在那里,太阳底下红得直刺眼。
“天呐!”刘啸再次叹气,“这还让不让我活了!”回头看几个舍友又要劝自己,刘啸大叫,“靠,你们谁再劝我,我和谁翻脸啊!”
张小花闹腾了两天,看刘啸不不吃这套,就把轿子和锣鼓队收起了,按部就班地走亲情路线。这一下刘啸就惨了,几个舍友是轮番上马,各个苦口婆心,说得好像刘啸不答应张小花这事,那刘啸就是错过了一次人类进步的大契机,是与整个人类为敌,就会堕入十八层地狱,此生再也无有翻身之日,眼见这宿舍是呆不下去了。
刘啸只好躲到自习室去,谁知一出门就被人认出了,呼啦啦围上一群人,打听这打听那,完了再是一番充满了“善意”的劝导。
刘啸吸取教训,出门前一番伪装,终于是偷偷摸摸地混进一间人不多的自习室,P股没做热,刘啸的辅导员和老师就杀过来了,先是从马列主义、世界观、价值观的高度上给刘啸上了一堂课,然后分析了一番世界格局,最后讲到中国的经济现状和政策引导,顺便捎带提了一下当前的就业形势,中间还夹杂了许多做人做事的大道理,刘啸只好再次败退。
打了一天的游击,晚上回到寝室,刘啸刚想睡觉,寝室门被敲开了,“谁是刘啸啊?”
刘啸纳闷,不认识此人啊,“我是,你有什么事?”
那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把刘啸整个打量一遍,道了声“没事”就走了,搞得刘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四十二个了,他真幸运,总算是看到你的活人了!”舍友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哼着。
刘啸彻底失眠了,那人临走时那一瞥,简直就是充满不同戴天的怨恨啊。
张小花看准时机放出杀手锏,刘啸远在千里之外的爹娘来了电话,“儿啊,你这是遇到贵人了,别不识抬举,你要是不把这事给人家干好,老子我拿鞋底板抽你。”,刘啸的老娘就说了一句话,“啸,听你的爹没错!”
刘啸彻底崩溃,躺在床上很郁闷地想了许久,才拿起电话,给张小花拨了过去,第一句就是,“你赢了!”,刘啸不得不服,张小花其他方面不行,但在耍手腕这方面,自己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张小花正在澡盆里泡澡,一时没听明白刘啸的意思,“你说什么?”
“我答应你了!”刘啸极不情愿地说出这个结果,“不过,我必须事先和你约定几个条件。”
“约法三章?给我说不顶用的,明天你找我老爸去谈吧!”张小花又“咯咯”地笑了起来,“你说你早答应多好啊,这几天把我都累残了!”
刘啸心里本就苦得要死,哪有心思听张小花诉苦,直接挂了电话。
张小花也不生气,把电话放好,得意地捏了捏拳头,“小样,跟我斗!”然后舒服地往澡盆里一趟,“我的车子,我的钞票,啊,一切真是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