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寥氏的新闻发布会刘啸最终也没去,用张小花的话说,我们没必要给他们面子。
寥氏的发布会开得很轰动,隐迹多年的黑客高手邪剑重出江湖,亲自担任寥氏企业决策系统的设计和开发,这消息远比新闻发布会的正题更要吸引媒体的眼球。
不过刘啸得到的消息却是,因为邪剑的亲自出马,原本很多准备要去竞标寥氏项目的软件企业都放弃了,他们怕自己的设计在邪剑面前过不了关,因而纷纷转投张氏。刘啸的办公室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全国各地软件企业的问询函,而寥氏却只收到了包括银丰在内寥寥几个公司的意向。
刘啸每天都在张氏的各地分公司之间来回奔波,张氏介入的都是一些比较传统的行业,而且每个公司的办公氛围、管理水平不尽相同,要想用高科技的手段把这些行业整合在一起,还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刘啸白天跑完,晚上就拼命地找资料研究,他这也是在参与中学习,在学习中参与。
半个月时间就这么忙忙碌碌地过去了,刘啸总算是对张氏的运作模式和企业结构有了一个整体的认识,关于企业决策系统的大概框架他心里也有了一个模糊的范本,但要成为具体的设计文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那些软件企业整天来询问张氏的具体招标要求和设计要求,刘啸推脱了半个月,现在总算不用再推脱了,一番考虑之后,他挑选出几家比较有实力的公司,决定亲自去跑一趟,把张氏的具体情况当面说清楚,然后看这些企业能不能拿出一个更满意的解决方案。
刘啸选择的头号企业,便是国内最强最大的银丰软件,虽然刘啸对银丰软件的印象不佳,但做项目的时候,他必须把个人的感情放在一边,国内有实力开发这样大的企业决策系统的公司,寥寥可数,而银丰是其中最有实力的一家。
张小花听说刘啸要去海城,便在学校翘了课,也要跟着过去,她就是想到海城玩几天,却在张春生跟前说得振振有辞,说自己是要去历练一下,学习一下怎样做项目,张春生也懒得管她,等刘啸把张氏企业的资料整理好,两人就直接飞到了海城。
刘啸是第二次来海城,对这个地方不算是陌生,直接在银丰软件的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进去。
张小花站在自己的房间里都能看到对面的银丰软件,“你跟他们约了是什么时间见面?”
“明天上午的十点!”刘啸看着对面的大厦,觉得有些滑稽,好像自己前不久还发过誓,说再也不会到那个地方去,没想到这才一个月,自己就再次到了这个地方,不同的是上次是面试,而这次是合作。刘啸想起了上次那个面试官的最后一句话,“希望我们今后有合作的机会!”,还真让那厮给不幸言中了,想想上次从银丰大厦出来的愤恨,刘啸都没想到自己也能这么地大度,不由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你笑什么?”张小花发现刘啸的笑容,起了兴趣,道:“快,说说,心里想什么没事呢?”
刘啸摇了摇头,“哪有什么没事!我是想起了一件糗事。”
“说!说!”张小花还真是好奇,拽着刘啸不松手。
刘啸挠了挠头,倒有些不好意思,“我一个月前去银丰应聘了,结果被人家给刷下来了!”
“呃?”张小花先是没反应过来,等回过味来,就一脸的夸张,“真的假的?”
刘啸点了点头。
“哈哈,笑死我了!”张小花捂着肚子大笑,跌倒一旁的床上怎么也爬不起来,好半天才起来,笑着对刘啸道:“最好明天和你谈判的就是上次的面试官,一见面就能把他镇翻了,等他还没回过神来,你就借题发挥,把他们的价钱往死里压,给我们家省点钱,唔,顺便你也出一口恶气,”张小花说到这里再次笑得爬不起来,“我老爸真是英明,竟然找了你,真是那个新仇旧恨呐……。哈哈,不行,笑死我了。”
刘啸过去在张小花脑袋敲了个爆栗,“什么新仇旧恨啊,我们这次只是个意向交流,还没到谈判的时候呢。”
张小花摸着脑袋站了起来,继续逗着刘啸,“我明天要跟你去,一到那我就问‘那个上次面试我们刘经理的人呢?去把他叫来,我们只跟他谈!’,然后你就开始发飙。”
“飙你个头!”刘啸再次敲了张小花一个爆栗,“赶紧休息吧,小心明天逛街没力气!”说完刘啸就朝门口走去,“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就喊我!”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刘啸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张小花道:“一会我去银丰,你自己去逛街,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我也跟你去吧!”张小花揉着肚子,“吃太撑了,估计逛不动了。我去看看你的仇人,回去也好跟我老爸交代。”
刘啸笑道:“那你海城大扫荡的购物计划呢?”
张小花摆了摆手,“没意思,比起看热闹,逛街就太没意思了!”
刘啸站了起来,“那好,时间也快到了,你在大厅等我,我上去拿了资料咱们就过去。”
酒店距离银丰也就几步路,两人直接穿过马路,慢慢溜达了过去,刚好消化消化刚才的食物,张小花一路上打趣着刘啸,说要给刘啸报仇,两人说说笑笑就到了银丰大厦的楼下,就站在那里,抬头看着银丰大厦。
刘啸摇了摇头,“不行,比起咱们的春生大酒店,这楼就没法看了。”
张小花也是摇着脑袋,“唉,有人连这破地方都进不去啊!”
刘啸苦笑,自己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把这糗事告诉了张小花,这丫头可算是逮住了,从昨天到今天总是句句不离这事。刘啸推了张小花一把,“得,别看了,进去吧!记得给我报仇啊!”
两人还没迈步,一辆奔驰无声无息地从两人身前穿过,张小花差点就和那车撞在了一起,幸好被眼疾手快的刘啸拉住了。
张小花惊魂方定,就要发飙,怒火冲天地朝着那车走了过去,刚走两步,就站了下来,脸色阴沉至极,那奔驰车挂着的是封明市的牌子,看来张小花是认识车主。
车子停稳,就见一人跳了下来,朝张小花走了过来,阴阳怪调地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撞到张小姐吧。”那人竟是寥成凯。
刘啸几步走上前去,站到了张小花的身边,“你小子出门开车不带眼睛啊!故意找揍的吧?”刘啸本就看不惯寥成凯,现在又看这小子故意拿车吓人,真是火冒三丈,要是依着他在学校的脾气,估计早已经开揍了,现在也只能占占嘴角便宜。
寥成凯一向以“绅士”自居,周围接触的人也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君子”,刘啸这猛一开炮,倒把这小子吓了一跳,再看刘啸此时一副悍相,大概是把刘啸当作了张小花的保镖,忙不迭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司机一着急,就没注意,让张小姐受惊了,回头我摆宴给张小姐压惊。”寥成凯说着就回头大喊,“你给我过来,怎么开车的,还不快给张小姐道歉!”这小子倒推的快,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司机身上。
张小花冷冷看了寥成凯一眼,对刘啸道:“我们走!”,转身就朝银丰的大门而去。
路过寥成凯身边的时候,刘啸鼻孔冷哼一声,他很瞧不起这个家伙。
“张小姐,回去我一定亲自登门致歉啊!”寥成凯冲着张小花的背影喊着。
刚到银丰门口,银丰的人就迎了出来,“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位一定就是张氏企业的掌门千金张大小姐吧?欢迎欢迎,真是蓬荜生辉啊!”此人看来是没少花心思,居然连张小花也认了出来。
待看见张小花身后不远的寥成凯,那人再次露出笑容,迎了出去,“廖总,廖总,欢迎你啊!”
刘啸回头再看,却见寥成凯的车里又走出一人,面色冷峻,朝着这边慢慢走了过来,刘啸侧头对张小花道:“后面那个就是邪剑了!真是倒霉,银丰的人没说寥氏今天也要来啊!”
张小花牙齿咬得咯咯响,“迟早收拾了他们!”
银丰的出来接待的人真是有意思,居然还把寥成凯拉了过来,“来,我给张小姐介绍一下,这位是寥氏企业的廖总,廖总真是年轻有为啊。廖总,这位张小姐是……”
“我们是故交,老朋友了,你就不必再介绍了!”寥成凯也觉得那人有点烦,就打断了他的话。
那人一拍脑门,“你看我这糊涂的,两位都是封明市的青年才俊,自然都是认识的。”等后面的邪剑走了上来,那人又迎了上去,“这位想必就是邪剑张先生吧,真是幸会,在程序界,我还是你的晚辈呢!”
邪剑并不搭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让银丰那人伸在半空的手冻在了那里。
刘啸觉得好笑,就侧头在张小花耳边低语:“邪剑当年也是被银丰扫地出门的!苦大仇深呐!”
张小花不知道这事,也有些意外,心想也是一阵好笑,原来今天来报仇的还不止刘啸一个啊。
银丰那人赶紧转过身来,也不生气,“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封明市去看看,要知道,就算是在海城这样的大城市,敢象你们两家这样大搞企业信息化建设的企业也是不多见的,封明市企业家的这种开创精神真是让人钦佩不已。为此,我们的老总今天派出了我们银丰最有实力、最有经验的团队,这一点您两家尽管放心。来,里面请。”
此话倒是不假,银丰以前基本是为政府和一些事业单位设计办公系统软件的,在这个领域,银丰起步早,又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可谓是一家独大,但近几年随着政府政务的公开化,和竞争对手的不断涌现,银丰想要拿下这种单子已经不象以前那么容易了,银丰必须寻找一个新的利益点。象封明市这样的小城市,多数的企业家都和张春生差不多,泥腿子出身,你要他们买电脑可以,但让他们搞正规的企业管理系统,就有点难了,银丰在短暂的试探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市场。这次张廖两家同时甩出大手笔,让银丰突然意识到,以前自己对这个市场的判断可能出了问题,或许时隔多年,这个市场已经变得成熟了,他们决定抓住这个契机,迅速在这个市场里竖立银丰的品牌。
众人进到大厅,那人道:“寥氏的合作,我们安排在了一号会议室,张氏的合作,我们安排在了二号会议室,请……”
“为什么我们张氏先来,却要安排在二号会议室!”张小花终于逮着了发飙的机会。
刘啸吓了一跳,急忙在她背后扯了一下,“姑奶奶,你不会真的是来为我报仇的吧?大事要紧,大事要紧!”
没想到那边寥成凯却发了话,“既然张小姐喜欢一号,那我们就换一换好了。我倒觉得二比一好,双数,好事成双嘛!”
“祸不单行!”张小花嘴倒快,想也不想,就冒出这个词来。
银丰那人见寥氏愿意换会议室,正要感激呢,但张小花后面这话就把他难住了,他也不敢把寥氏安排到二号了,这不是明摆着咒寥氏嘛,心里不禁把张廖两家都骂了一遍,心想这小地方的人就是毛病多,穷讲究。好在他机灵,马上道:“生意场上嘛,有时候就是忌讳比较多一点,这样吧,我们的三号会议室刚好也空着,要不?”那人求助似的看着寥成凯。
“我们走!”寥成凯恨恨地说了一句,银丰的人赶紧带他们去了三号会议室。
张小花冲着寥氏众人背后又吐舌头又做鬼脸。
刘啸大汗,心想这争强斗胜原来也能遗传,张廖两家的两个老头子本来就闹得很厉害了,没想到他们的接班人也不遑多让,连个会议室都要争上半天,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浪费了自己半天的感情,以为张小花是为了自己发飙呢。
银丰的人领着二人往一号会议室走去,路上刘啸不忘叮嘱张小花,“一会可不要再发飙了,正事要紧!”
话刚说完,会议室门被打开了,刘啸傻在了门外。
张小花有些纳闷,“怎么了?”
“靠,今天是出门不利啊!”刘啸在张小花耳边低声说道:“那个面试我的人,就在里面。”,不止如此,上次那位热情地指点刘啸简历的“大哥”也在里面坐着。

PS:筒子们,看完记得收藏砸票啊!对于本书有什么意见或许想法,可以在书评和小葱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