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新手之困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新手之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你看什么呢?”张小花跑进刘啸的房间,看刘啸在电脑前皱眉看东西,就好奇地凑了过来,刚到跟前,就听她大喊一声“我的眼睛!”,然后扭头捂着眼睛,极为痛苦地撤退。
刘啸大惊,连忙起身跟过去,“眼睛怎么了?”
“被你的英文字母给刺到啦!”张小花扭过头,苦大仇深地看着电脑,“你看什么资料不好,非看全英文的,也不打声招呼,害我差点中招。”
“咳~”刘啸虚惊一场,哭笑不得,心想你自己英文水平不行,倒还埋怨起我来了,回过头又坐了电脑跟前,刘啸道:“你少跟我捣乱啊!”
张小花心情很好,转身往床上一跌,“明天还去谈判吗?不谈判的话陪我去逛街吧。”
“我倒是想去,可是没空啊!”刘啸叹了口气,指着自己的头,“你没看我这头发都愁白了几根吗?”
“有什么好愁的?那银丰的人不是说很快就能拿出一个方案吗?”张小花有点不理解。
“还是不要对他们抱太大的希望,看他们那夸夸其谈的办事作风,就很难让我相信他们的实力,我们还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刘啸回头继续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张小花见刘啸不答应,便有些无聊,她喜欢逛街,但是不喜欢一个人逛街,起身再次凑到刘啸的背后,“喂,你看的这是什么啊?”
“这是跨国公司SNIDE当年的企业网络改造设计方案,我看有没有什么能参考的!”
张小花瞄了眼,看不懂,就问道:“你说寥氏会不会和银丰合作?”
刘啸摇摇头,“我看也难!寥氏今天到银丰,就是来审验银丰拿出来的方案,最后的结果却是银丰重新去做一份方案,这就说明银丰今天拿出来的方案,在邪剑眼里根本就是一无是处。要么就是银丰没有倾尽全力,要么就是银丰根本没有实力,根据我们今天这边的情况来看,我估计很有可能是银丰根本做不了这么大的项目。”
“那咱们怎么办?”张小花有些抓头,“再换一家?”
“我头疼的就是这个,国内实力最强的就是银丰了,如果他们都做不了,我们再找其他的公司估计也是一个结果。”
张小花有些泄气,道:“那要怎么办啊?”
刘啸笑了笑,“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张氏又不是第一家搞这个系统的,前面毕竟还是成功了很多家,他们的系统也是人做出来的嘛,实在不行,我们就聘请国际知名的大公司来做,不过这也只是备选方案,一是费用太高,二是泊来品不一定能适应我们的办事风格。”
张小花白天还觉得考倒了银丰是个很痛快的事情,现在听刘啸这么一分析,就开始头疼了,“唉,那我们这系统要做到何年何月啊!”
“不会太久的!”刘啸咬了咬嘴唇,面色沉毅,“我现在正在大量地搜集和学习那些已经成功了的公司的改造方案,实在不行,我们就自己来设计方案,然后委托给软件公司来编写具体的程序。”
“这倒也是个办法!”张小花叹了口气。
“我准备把软件的功能部分和安全部分彻底分拆,功能部分交给银丰这样的软件公司来做,如果他们连这个也做不好,那就不如趁早关门算了。安全部分我也准备交给专业的安全公司去设计,整个系统涉及的硬件以及操作环节太多,我虽然对安全在行,但不可能面面俱到,还是交给安全公司做比较稳妥点。”
“那你还愁什么啊!”张小花拍着刘啸的肩,“你这不是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嘛!”
“正因为这个才愁啊!”刘啸苦着个脸,“首先,我得把设计方案搞出来吧,我以前根本没做过,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我才忙着去看别人是怎么做,等看懂了、学会了,才能根据咱张氏的特点量身定做一个设计方案;再有就是我现在的这个想法,把功能和安全分拆是很容易的,但要让分拆开的东西日后合在一起不出一点故障就很难了,如何做好这个协调和通用接口,也很费力。”
张小花抓着头,“真麻烦!”
“做什么事情不麻烦呀?”刘啸“呵呵”笑着,“好在头疼的不止我一个,我估计邪剑此刻比我还头疼。”
张小花没说话,闷闷坐在刘啸背后看着。
刘啸看她不说话,以为她有什么想法呢,道:“别想了,赶紧去睡吧。不管愿意不愿意,我都已经把这事揽过来了,不管有多麻烦,我都会尽全力做好的。”
“要是我当初不闹你就好了!”张小花突然叹到。
“现在也不晚啊!”刘啸一乐,赶紧对张小花说道:“我们张氏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实际性的投资进来,只要你劝你老爹放弃和寥氏的争斗,那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而且还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张小花忙不迭地站起来,“当我没说啊!”一边就往门口溜去,嘴里连连喊着:“我累了,我累了,去睡觉了,你继续啊!”
“我是说认真的!”刘啸冲门口大喊。
“我刚才说的是梦话!”张小花的声音传了进来。
刘啸笑了笑,骂道:“死丫头,还不是舍不得你的车子和荷包!”,摇摇头,刘啸静下心来,重新开始研究自己的资料。
第二天一大早,董飞就来到酒店,按照海城的习惯,他要请刘啸和张小花去喝早茶,看来那许总监还真把董飞当作了刘啸的老熟人。刘啸要去软盟咨询安全方面的事情,张小花要去逛街,两人都很客气地拒绝了董飞的盛情邀请。董飞本来也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客气了几句也就放弃了。
已经是第二次去软盟了,但刘啸还是怕摸不到地方,找到上次软盟那人给的名片装好,然后就打车前往了,昨天他从银丰出来后就已经联系好了今天去软盟咨询安全方面的事情。
软盟的前台接待MM记忆力真好,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刘啸,笑道:“你……你不是上次那个面试找不到地方的?呵呵,怎么?你今天是来报道的?”
刘啸使劲拽了拽领带,一副臭屁样,“你看我今天帅不?”
“帅!”MM笑着,“不过很快就会跟他们一样不帅了!”
“那我这么帅,你都能把我认出来?”刘啸连连叹气,“真是失败啊,害我梳洗打扮了好半天,生怕被你认出来。”
前台MM给逗得花枝乱颤,“你小子不要贫了,赶紧去人力部报道吧!”
刘啸不动身形,从兜里掏出名片,郑重其事地递了过去,“美女,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张氏企业网络事业部的经理,我叫刘啸,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那MM以为刘啸是在唬自己,伸出手就要去拍刘啸,“你小子还真能贫,看我不……”等看清名片,就“呀”了一声,赶紧把手收回去,吐了吐舌头,“你真是张氏企业的经理?”
刘啸“呵呵”笑着,“难道不象?”
MM赶紧正了正形色,“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来……,对了,你的咨询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请随我来。”
刘啸笑呵呵地跟在MM身后,压低了声音道:“你别紧张,其实,我是个卧底!”
MM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这次她很聪明,没有搭话,直接把刘啸领到了会议室,道:“你在这稍等,我去通知我们的人。”
软盟的人很快就来了,刘啸很意外,进来的也是上次面试自己的那个人,刘啸有他的名片,知道他叫蓝胜华,是软盟的技术副总监,于是站了起来,道:“蓝总监,你好!”
“你……你不是那个……”蓝胜华也是有些意外,脑子有点乱,但是不敢乱认人,赶紧伸出手,“你好!”
“我是刘啸,蓝总监没有认错,上个月我来面试过,是咱们未报道的新员工!”
蓝胜华更乱了,“那你这是?”
刘啸双手一摊,有些无奈,道:“没办法,我这算是帮朋友一个忙吧,说不定忙完这项目,我还会来咱们软盟来上班呢。”
蓝胜华也不便细问,笑道:“随时欢迎。其实说开了,只要干着舒心,在哪上班都一样的。你跟咱软盟也只是一面之缘,但能回过头来想着咱们,那也是对咱们的一种信任,就冲这份信任,张氏的项目,我们肯定是要竭尽所能的。”
刘啸笑了笑,“我今天也只是来咨询一下,至于最后是不是选择和软盟合作,那还得和上面商议之后才能定,不过我本人是非常愿意和软盟合作的,上次软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见笑见笑!”蓝胜华笑了笑,“那就说说你们的情况和要求吧,只要是咱知道的,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啸之所以说是来咨询,一来是想看一看自己那个将系统分拆后进行招标的想法到底可不可行,二来他对于这个系统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设计规划,他想看看软盟这边最大限度能提供出一个多么可靠的安全方案,这样自己搞起设计也好有一些范围。当下刘啸就把昨天在银丰说的那些又重新说了一遍,之后他又说了自己想把系统分拆后进行处理的想法。
“将系统分拆后进行设计,这完全没有问题,我们软盟之前也曾做过这样的项目。只不过我们这边的主要业务并不是软件编写,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选择为客户提供安全方案,以及一些硬件的安装和软件保障服务,并不参与具体的程序编写。但如果你们真的决定了要进行分拆设计,只要统一标准、预留接口,我想我们也是可以办到的,软盟在程序方面的技术储备还是很充足的。”蓝胜华听完后就拍了胸脯,不过他接着又说道:“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完整可靠的系统功能设计说明,你也知道,这样分拆进行处理,最大的弊端就是不好协调,一旦一方有改动,另外一方可能就要推倒重新来做;即便是双方完全按照设计要去做下来,可能到最后一运行,系统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者根本无法运行,那时候又得去逐行检查代码,去修改,然后再反复地测试,这样太耗时耗力了。”
刘啸点了点头,他也很明白这点,他曾想着排出个主次,让安全先做,或者让功能先做,等一方完全做好,另一方再开始做,但后来仔细一想,这样更容易出问题,一旦一方做死,等另外一方做的时候才发现问题,那就不是修改的问题,而是重新来做了。
“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能再考虑考虑,能不分拆那就尽量不要分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软盟倒是非常愿意合作的,我们会给软件设计方提供一个非常安全的方案,并负责全程的安全指导、安全测试。”蓝胜华看着刘啸,他已经表明了软盟的态度,都能做,但是他们倾向于不分拆,他现在等的就是刘啸的最后态度。
从软盟出来的时候,刘啸反而变得迷茫了,软盟提供的安全方案本身并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他们的安全水平还是跟世界保持同步的,只要要求不是太变态,他们还是都能做的。
只是刘啸自己现在有些拿不定主意,他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将项目分拆,他担心以银丰的实力,即便是软盟给出了安全方案,银丰也很有可能无法把这个安全方案实现程序化,所以他想分拆,但他对分拆后的后果显然有些预估不足,今天和蓝胜华一番交流,他又觉得分拆的想法太过于冒险。
张春生做了个甩手掌柜,把这摊子事完全交给了刘啸,而刘啸在这方面一没有经验,二没有人能给他参谋,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新手,新手做项目最难的往往不是项目本身,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走第一步。
“唉,到底拆不拆呢?”刘啸郁闷了。

PS:不好意思,忘了更新,这章算昨天的。汗,今天就不要票了,没脸。
反正已经更新晚了,刚好又看完了书评,那就顺便回复一下这几天书友们最关心的问题:刘啸现在陷入张氏的项目之中,有书友怀疑今后情节会和《原始动力》相似。这个想法小葱理解,但我小葱可以保证,这本书的名字既然叫《黑客江湖》,那么最后分出胜负的还是黑客技术,而项目只不过是将两代黑客拉到了一起,两本书的情节不会有任何类似的地方。
ps:如果其他兄弟姐妹还有什么新的想法和意见,千万不要闷着,都发到书评区吧,小葱盯着呢,一定会及时和大家做一个沟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