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灭天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灭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银丰从来没有接到过这么难受的项目,张氏提出的要求的是必须压过寥氏,而寥氏随后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要求必须超过张氏。这下银丰就为难了,两个项目开出的价格都不低,自己都想拿下来,但一旦自己同时吃下,就陷入了一个自相矛盾的局面,你就是给他们两家一个同样好的方案也不行啊。
银丰的老总很郁闷,从他创办银丰至今,虽然说也有过一些挫折,也见识过不少挑剔的客户,但象张廖两家这样奇怪得离了谱的却不曾见过。在银丰的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两个项目在同一天同时被拒的事情,上次张廖两家对银丰实力的质疑,让银丰的高层大为震动,危机意识让他们认为银丰在技术的储备和升级上可能出了问题,可没等他们去论证自己的观点,张廖两家又重新找到银丰,要求继续合作,这就是说银丰的实力是没有问题的,可他们为什么又提出这么一个近乎于整人的要求呢。
软盟的工作人员分几批陆陆续续到达了封明市,开始对张氏企业进行实地的调查,以便确定出一个最好的安全方案,这些主要是针对硬件方面的,只要硬件定下来,与之对应的软件方面也就能确定下来了。
这倒不是很难,因为软盟的主力业务就是这个,他们对世界上现有的各种安全器材和安全技术都了如指掌,在网络架构、布线、安全设置等等方面都有专业的团队。在经过反复论证和修改之后,一个大概的硬件采购和网络结构的方案就定了下来。只等张春生签字批准,资金到帐,就可以开工建设了。
刘啸现在采取的方法就和盖大楼一样,你首先得把大楼盖起来,接下来才是各种管道的建设,接通水电气,安装电梯,做完这些,用户就可以开始使用大楼了。为了安全,大楼开始配置消防器材、报警系统、建立初步的门禁制度;为了舒适,大楼开始内装修,采购各种功能性器材。
而刘啸目前定下来的这部分方案,就好像是确定了大楼主体工程的建设结构,他要做的就是先把一个相对安全的网络搬到张氏来,这样张氏就可以在依靠现有条件的基础上,开始使用网络了。至于今后的内装修和安全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这就需要刘啸来一步步慢慢解决了,一切完成之后,就是一个完整的企业决策系统了。不过,对网络的内装修可比对大楼的内装修了要难多了,大楼的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在自己的小空间内随意装修,而刘啸的内装修,不但要符合各个部门业务的特点,而且还要兼顾统一,在这个企业决策系统之内,任何一点的设计都会影响到整个系统的安全和稳定,一处的失败就意味着整个项目的失败,也就是整个大楼的坍塌。
刘啸最近都是忙着和蓝胜华商量更为具体细节的设计方案,提出又推倒,推倒了又重新来,两人都是那种力求完美的人,越推翻反而干得越起劲,刘啸已经连续很久都没有回学校了。
早上一大早的时候,刘啸接到了室友的电话,学校已经发下通知,毕业生现在可以办理离校手续了,刘啸决定回学校先把这个事办一办,过两天忙起来,估计就没有时间了。刘啸不在,蓝胜华单方面也搞不成什么事,就决定和刘啸一块走一趟,去看看刘啸呆了四年的学校,顺便也散散心,舒缓一下疲惫的神经。
刘啸就读的封明大学,实力还是不错的,但因为创办的时间晚,一直没能挤进重点高校的行列,同样也因为创建晚,学校的起点就比较高一些,至少在硬件方面是这样的,新建的楼房、漂亮的操场、景点般的园林设计,让学校看起来活力十足。
刘啸一路给蓝胜华介绍着学校的地名和布局,说说笑笑就来到了寝室。刘啸的几个舍友刚好都在,睡觉、看书、洗衣服,各忙各的,看见刘啸进来,就都过来说话,只有一个人没动,坐在电脑前打游戏,似乎根本没看见刘啸和蓝胜华进来。
刘啸赶紧给蓝胜华介绍着自己的舍友,“这几位就是和我一块住了四年的舍友,铁哥们了,小武,小张,大魏。”,等介绍到那个打游戏的人时,刘啸却道:“这个小武的表弟,也是我们学校的,经常来我们寝室玩。”
小武的表弟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游戏。
小武很不爽,过去踢了一脚,“你小子怎么回事,一点礼貌也不懂。”
小武的表弟很不耐烦,道:“没看见我正忙着呢,工会正在打BOSS!”依旧是头也没回。
小武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蓝胜华道:“你别介意啊,我表弟就这样,只要玩起游戏,连命都不要了。他家里因为这个,平时没少训他,甚至还把他往戒网瘾的学校送了两回,没用。大学上两年,门门挂红灯,可这小子一点都不担心,逮着时间就打游戏,家里没收了他的电脑,他就去网吧,限制零花钱,他就去借钱。”
小武的表弟很不满,恼道:“你说这个干什么!”,随即对着屏幕破口大骂:“你个傻X,会不会玩啊,连个加血都加不好,不如撞死了算了!”,大概是游戏中的某个人把他惹恼了。
刘啸很尴尬,碍于小武面子,他也不好去说什么,忙对蓝胜华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都习惯了!”
蓝胜华摆了摆手,“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就看他打会游戏好了!”蓝胜华说完走到小武表弟的身后,看了一眼,道:“唔,魔幻地狱,你很厉害嘛,等级都这么高了!”
小武表弟自得地嗤了口气,道:“你也玩魔幻地狱吗?”
蓝胜华点了点头,“玩,不过没你这么厉害,等级很低,是个菜鸟!”
“哪个区的?”小武表弟随意问着。
“三区的!”蓝胜华答到。
“咦?”小武表弟有些意外,随即道:“和我一个区啊,那你来我们工会吧,我带着你!”
“你哪个工会的?”
“大日天下,你进工会就报我的名字,我的ID是‘飞一般的男子’。”小武表弟说起自己的工会和ID,似乎很得意。
蓝胜华就“呀”了一下,“原来你就是三区排名第一的‘飞一般的男子’?你太厉害了,听说全服务器唯一的一把神级武器‘灭天’就在你手里!”
小武表弟笑了起来,那黑黑的熊猫眼圈也因为这个笑,变得大了一圈,“你连这个都知道,没错,灭天就在我手里!”
“能给我看看吗?”蓝胜华很感兴趣,“我只是听说过,还真没见过呢!”
小武表弟很大方地打开了自己的装备栏,屏幕上一片金光闪闪,一柄威风凛凛的刀出现了,“看看,攻击+4982,全服务器最高,有人出5000块要买,我都没卖。”
蓝胜华咋了咋舌,“真是钱多了烧得慌,不过是一个虚拟的数据,竟然要花这么多钱来买。”
“你懂个啥!”小武表弟很不爽,“玩游戏就是要玩个爽,看谁不顺眼就过去砍了他,只要你装备好,等级高,别人就都听你的。你看看我周围这些个人,为了得到一套我淘汰下来的装备,你让他叫爷爷他也肯叫,更不要说出几个钱了。”
蓝胜华摇了摇头,“游戏中混得再好又有什么用,为了一个虚拟而又可能会随时丢失的数据如此拼命,你觉得值不值?”
“你不懂!”只要谈起游戏,小武表弟就很兴奋,话多得说不完,“这个游戏现在的用户越来越多,装备也能拿来换钱,换句话说,你玩游戏就相当于是在赚钱,你说值不值?从长远来看,全民游戏是个趋势,听说国家很快就要出台个法律,承认公民虚拟财产的合法地位。”
“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些!”蓝胜华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值,这些游戏装备随时可能都会丢失,一旦丢失,那你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倒不如学好你自己的专业,将来找份好工作,这个倒是比较现实点。”
“怎么会!”小武表弟象看着一个乡下农民一样看着蓝胜华,“你不知道有将军令吗,我买了将军令,装备还加了锁,不怕被盗。你这个人落伍了!”
蓝胜华摇摇头,笑而不语。
刘啸看蓝胜华和小武的表弟居然能聊到一块,也就放了心,向舍友咨询了一下离校手续的办理流程,给蓝胜华打过招呼,就出去办手续去了。
刘啸出去也没多长时间,在教务处和后勤中心跑了一圈,该办的都办了,等再回到寝室,寝室就已经翻了天。
小武的表弟抱着个电话在宿舍里狂吼,“你妈个X,难道老子还能瞎说不成,我不是已经给你们发截图了吗?……什么?我自己改的?我改你个锤子,我闲得没事干了,改这个……喂!喂!”那边看来是挂了电话,小武表弟暴怒,抓起电话就要往地上扔,小武眼尖手快,赶紧把电话接住。
寝室里的其他人都过来拉住小武表弟,劝他冷静点。只有蓝胜华坐在大魏的电脑前面,悠闲地看着网页。
刘啸摸不着头脑啊,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大魏指着小武的电脑,“小武表弟的游戏数据出了点问题,去找运营商理论,结果运营商说数据正常,这不他就有点急了嘛!”
刘啸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呢,就过去安慰道:“你别急啊,数据出点问题在所难免的,说不定一会维护之后就正常了!”
小武表弟很激动,“什么叫在所难免的?这能叫在所难免吗?”他也指着小武的电脑。
“说起来也真是邪门!”大魏挠挠头,“小武表弟玩得好好的,就被踢下线了,说是帐号在其他地方登陆了,他以为是帐号被盗了,就赶紧修改了密码再上,结果还是被踢,一连改了几次都被踢,他就去找客服问,结果客服说服务器上没有这个帐号在别处登陆的记录。”
刘啸皱了皱眉,这确实有点奇了,改了密码还被踢下线,服务器上还没有其他IP登陆的记录,那会是怎么回事呢?虽然一时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刘啸还是赶紧劝道:“只要装备没丢就好,说不定等会就能上了,可能是服务器的程序出了问题。”
“没丢跟丢了一样!”大魏在一旁撇了撇嘴,“你去看看他那把‘灭天’,本来攻击+4982,现在变成了攻击-4982。”
刘啸大惊,怪不得小武表弟这么冲动,这可是他的命根子,说他就为这武器活着也不为过,现在连命根子都丢了,他怎么能不冲动。可这游戏里的数据,都是保存在运营商的服务器上,武器的属性也都是固定的,而且以前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今天会突然出现这种异常数据呢,刘啸想到这里,就把目光朝蓝胜华看去,蓝胜华看着电脑,没什么反应。
“不光如此啊!”大魏继续说着,“你看这小子的帐号,本来升到下一级需要九百万的经验,他已经攒了八百多万了,马上就要升级了,可现在突然升级经验变成了九亿多,他就是练一年,也都升不了级了。真他妈的邪门,打电话给客服,客服说服务器上数据完全正常。还有他身上的所有装备,现在属性全部变成了负的,半个小时前还是服务器第一呢,现在连倒数第一都打不过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走之前的情况,刘啸想到了一种可能,是蓝胜华在整小武的表弟,能够做到这些的,也只有黑客了。普通的盗号根本做不到这点,盗号者为的是就是装备或者是玩家的高等级,他要是能修改得了游戏的数据就不用盗号了。只有服务器上的管理员帐号才有权限去修改数据,但游戏运营商对于这些管理账号有着严格的使用章程,不可能随随便便去修改玩家的数据。
刘啸走到蓝胜华身边,悄悄地捅了他一下,蓝胜华回头冲他一个神秘的笑。
刘啸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心里也有底了,过去对小武表弟道:“你小子也别闹了,刚好趁这个机会回去休息休息吧,你看你那熊猫眼,说不定睡起来就又好了!”
小武表弟还是很暴躁,“妈的,我回头就去告他们公司去,肆意窜改玩家的数据,我非要告到他们公司游戏倒闭不可。”
“去啊!”刘啸指着门口,“门就在那,你现在就去,我们都支持你!”
小武表弟还真往门口走了两步,之后就站住了身形,什么也不说,一P股做到椅子上,恨恨道:“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刘啸以前也劝过这家伙,不管用,现在也懒得多说什么了,“你小子整天吹嘘自己多么多么牛,有多少人围着你转,好像你就是国家元首似的,现在呢?不出点事你就不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你自己几斤几两重,你不是很牛吗,不是第一吗,不是说自己能搞定一切吗?你连个破游戏运营商都搞不定,你不觉得你平时说的那些都很可笑吗?”刘啸过去使劲拍着小武的显示器,“你好好看着这屏幕,你的那个第一不过只有这么点点大”刘啸比划着自己的小拇指指尖,“你就是个被游戏玩了的可怜虫,你的所有价值,充其量不过是那些游戏运营商的手里的一些虚拟数据,你的价值不由你说了算,那些运营商随便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把你掐死,明白吗?”
小武表弟没吭声,他已经郁闷到了极点,游戏里再威风八面,现实中他也是个普通到极点的学生,什么第一什么神器,不过是个泡沫,一吹就破。
“行了,别赖着了!”刘啸踢了那小子一脚,“回去好好想想吧!”
小武表弟站起来往门口走去,神情很失落,走路都感觉象是飘。
刘啸不忍,“我在那游戏公司认识个人,回头我让他帮你仔细查查,你也别太难过,不就是个游戏嘛,看开点!”
小武的表弟象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你可一定要他帮我啊,我的那些数据,你都是清楚的。”
“行了行了!”刘啸摆摆手,“回去休息去吧!”
回张氏的路上,刘啸问道:“你今天为什么要整小武表弟?”,他确实有些不理解。
“我想让他明白,他应该珍惜现实,把精力耗在这些虚拟的东西上,简直是在浪费生命。”蓝胜华叹了口气,“我没有读过大学,但我觉得大学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刘啸没说什么,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错位,每个人都在向上看,都在和周围的人比较,羡慕别人的拥有,而感叹自己的没有,但却很少有人去珍惜自己拥有的。
不过,刘啸对于蓝胜华的话有点怀疑,他不觉得蓝胜华今天这么做就仅仅是为了让小武表弟明白这个道理。要知道,去修改游戏数据而又不让运营商发现,这本身相当得难,刘啸自问自己要想办到也是相当地难。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蓝胜华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就算蓝胜华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告诫小武表弟,那刘啸也有一点想不通,蓝胜华为什么会对这个游戏的服务器和数据结构如此了如指掌,他修改游戏数据简直就跟走自己家后门一样轻松惬意。一个大型的游戏,他的数据结构和容量都是庞大无比的,作为一个黑客,没有几个月的潜心分析,根本就无法搞清楚这些数据的规律。
这就说明,蓝胜华研究这个游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他修改数据也不会是一次两次,能够修改这么多次数据都不被运营商发现,这需要多么好的手段和心智啊,究竟这个游戏有什么东西吸引他去研究呢,他修改数据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去告诫千千万万个小武表弟吗?
刘啸摇摇头,绝不可能!

PS:故意等了几分钟,给大家说声,2008到了,耶!!!海皮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