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四年之痒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四年之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觉得我这样做太过分?”蓝胜华看出了刘啸的怀疑,“还是觉得我对这个游戏太过于熟悉了?”
刘啸咳了两声,想掩饰自己的怀疑,“没,我就是觉得小武的表弟有点可怜,他活在一个永远只有屏幕大小的世界里。”
“你没有说实话!”蓝胜华笑吟吟地看着刘啸,“你小子精通安全技术,怎么可能会一点怀疑都没有呢?”
刘啸知道再掩饰下去确实有点假,尴尬地笑着,“确实是有点想不通。”
“我有那个游戏的服务端程序,甚至源代码和数据库我都有!”
刘啸恍然大悟,怪不得蓝胜华修改小武的数据那么易如反掌,只是一个新的疑问又冒了出来,蓝胜华要一个游戏的服务端程序干什么,他是做安全行业的,这种程序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而且一旦程序外流,就会成为那些游戏私服商牟取暴利的工具。
“是我偶尔的机会从一个破解组织那里得来的。”蓝胜华大笑,看着刘啸,“放心吧,基本的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刘啸收起自己的怀疑,也对,如果蓝胜华要靠这个游戏程序谋利,估计现在魔幻地狱的私服早就遍地开花了,可事实却是魔幻地狱至今还没有出现一台私服,看来自己真的是有点神经过敏了,笑道:“没,我没有瞎想,是你瞎想了!”
蓝胜华感慨道:“要说你小子吧,也确实让我有点佩服,就拿张氏的这个项目来说,你从没做过这种项目,不管是从经验,还是从资历来看,你都是个彻彻底底的新手。可你在这个项目上的表现却完全不象一个新手,你敢把项目分拆开来做,这份胆气和魄力,就算是一个老手,也不一定会有。当初老大同意接这个项目,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怕你就会靠着新手的冲劲莽里莽撞,谁知你小子不焦虑,不急躁,选择了一条稳打稳扎的方案,一步一步把项目往前推。”
刘啸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蓝胜华看到的都是一些表面罢了,他没有看到自己还有被邪剑吓得腿软倒地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自己在决定把项目分拆前的那份煎熬,“蓝大哥过奖了,我这是赶鸭子上架,只有这么一条道了,这些天都是靠着你在旁边指点,我才能做得这么好。”
“我说这些,可不是夸你小子项目做得好!”蓝胜华很认真地看着刘啸,“我觉得你和我们的老大很象,是块天生干黑客的料,你的这份韧性、执着,再加上你那缜密的思维,不干黑客真是可惜了。”
“我一直都想去软盟啊!”刘啸苦笑,“要不是被这个项目给牵拌住了,我现在估计已经在软盟上班了。”
“等项目做完,只要你肯来,我们软盟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蓝胜华笑着。
“真的?”刘啸激动了起来,“我一定去!”,在刘啸的心里,他一直都是把黑客当作的自己的目标,有“国内黑客集中营”之称的软盟,是很多黑客人心中的殿堂,要不是因为张春生强把刘啸按在封明市,他估计早就飞去软盟了。今天蓝胜华露了一手,这又勾得刘啸的心直痒痒,刘啸自己也能修改得了游戏数据,但绝对没有蓝胜华那样潇洒自如,尤其是在一台普普通通的机器上就能完成如此精确的修改,刘啸自问很难办到,刘啸此刻恨不得立刻杀到软盟,然后和其他的高手一一过招,那才叫个痛快啊。
蓝胜华笑呵呵看着刘啸,不再言语。
刘啸好不容易才把心情平复下来,突然问道:“对了,你老提那个老大,老大究竟是谁啊?”
蓝胜华想了想,道:“在软盟还没有创建之前,老大是个地下黑客组织的头,那时候有黑客圈的闲人评出国内最厉害的五大黑客,我们的龙董事长以“南帝”的名头排在头位。老大不服,向龙董事长发出挑战,两人最后切磋的结果谁也不知道,只是后来软盟成立的时候,龙董事长特意请来了老大,担任公司的技术总监。后来龙董事长索性把公司的事全部交给老大打理,他自己则出国做了个甩手掌柜。”
“老大的技术很厉害?”刘啸问完,感觉自己问得有些傻,要是不厉害,蓝胜华他们能管他叫老大。
果然,蓝胜华点点头,道:“深不可测!”
刘啸不禁无限景仰,恨不得马上把张氏的项目做完,去软盟见识一下这位能把国内那么多黑客拢到一起、又能让他们对自己敬佩有加的传奇老大。
刚回到张氏大,刘啸的助手就抱着一厚沓文件走了进来,“刘头,银丰的人把新的方案传了过来,我给你放桌上啊!”助手说着,就要把那沓子文件往刘啸的桌上放。
“不用了!”刘啸摆摆手,“你回复银丰的人,就说我看了,很不满意,让他们再完善一下。”
助手有些纳闷,“这……这是刚传过来的。”
“我知道,你按我说的去回复就行了!”
助手愣了半天,不知道刘啸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抱着那文件出去了。
蓝胜华也是有些不解,等助手出去,就问道:“你既然决定了自己做功能部分的方案,怎么还让银丰那边在搞设计?”
刘啸苦笑,“没办法,我们老总给我的命令是超过寥氏,而对手又太强大了,我只好玩一玩烟幕弹。”
蓝胜华琢磨了半天,还是琢磨透,“你的意思是……”
“让寥氏以为我们张氏在消极地等银丰的消息,这样他们有可能会低估我们的实力,也许邪剑还会因此放慢了他们的进程。其实我主要的目的不在与此,就是希望能把寥氏绑在银丰上一段时间,这样我就会有一点点的时间来慢慢搞我的设计,就算是输了,至少也不会输得太惨。”刘啸苦笑着,这大概是他的心里话。
蓝胜华总算是明白了,笑道:“如果让邪剑知道了你的目的,他估计会气疯的。”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否则让邪剑发了力,我只能输得稀里哗啦了。只是这次有点对不住银丰了,等功能设计方案出来,我准备把这部分委托给银丰去实现,能够接下寥氏的项目,还能承包张氏的代码编写,这对银丰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唔!”蓝胜华微微颔首,“也只能如此了,碰见邪剑这样的高手,谁都会头疼的,希望他能上当吧。”
两人正说着,助手又推门走了进来,“刘头,财务刚才来通知了,我们项目的资金已经到位了。”
“太好了!”蓝胜华站了起来,“我这就去通知我们的人,让他们开始干吧。”
“别急别急!”刘啸赶紧拉住他,“你可以让他们准备东西了,开工暂缓一段时间,等我这部分的设计有点眉目了再开工,要是被寥氏发现了,我这就前功尽弃了。”
蓝胜华拍拍脑门,“对,差点忘了,好,我这就通知他们,需要采购的设备就开始置办吧,等你一声令下,我们就开工。”
刘啸笑笑,“好,我这就让财务把这部分的资金给软盟汇过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刘啸再次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每天都在学习和参考大量的资料,游走于各个部门之间,征求着大家对于新系统的意见和要求,开始着手设计系统的具体功能了。蓝胜华这时候也给了他不少的帮助,做完安全方面的设计后,蓝胜华并没有着急回软盟,而是帮助刘啸搞功能设计的开头部分,‘万事开头难’,他算是友情帮刘啸把一把开头关。
等蓝胜华回软盟的时候,刘啸已经定好了整个功能部分的基调,而这个时候,刘啸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一个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的时刻,他要毕业了。
自从办完离校手续,就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等现在正式举办毕业典礼,已经剩不下几个人了,刘啸收到了很多同学外地打来的电话,毕业证让刘啸代领。
张小花很兴奋,只要有热闹,就肯定少不了她,她早早去缠住了刘啸,要让刘啸带她去见识下毕业典礼是什么样子。刘啸无奈,只得带上这个麻烦货。
结果果然就出了状况,毕业典礼在学校的1号大礼堂举行,刘啸带张小花刚进会场,就被班上的几个同学发现了,大魏几个舍友和张小花早都是熟人了,过来打趣,“刘啸,你这也太隆重吧,还携带夫人出场呢!啧啧。”
刘啸有些反应不及,脸上的表情就挂在了那里,然后紧张地看了一眼张小花。
张小花也是一愣,随后对大魏飞起一脚,“你小子就是嘴贱,我让你胡说。”,张小花是笑着说的,看不出一点的生气的意思,大魏闪身躲过,嘻嘻哈哈笑不停。
刘啸这才放下心,心想大魏还真是胆大,什么玩笑都敢开,也不怕张小花这母老虎撕了他,自己可是从不敢和张小花开这么过份的玩笑,于是赶紧提醒道:“大魏,你小心活该被打,再嘴贱估计你今天就要血溅毕业典礼了,说不定还能写进咱们学校的校史,哈哈。”
“那敢情好!”大魏撇了撇嘴,“我这四年里都在琢磨着怎样才能在校史上留下我大魏的名字,虽然这种方式有点不太光鲜,但我也认了。来吧,刘夫人,你打死我吧。”大魏说完,还故意把脸往张小花这边凑。
张小花阴阴一笑,道:“那我就成全你吧!”,说着就摩拳擦掌。
这下把刘啸吓了一跳,以为张小花要发火了,赶紧站在了两人之间,“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什么开玩笑?”大魏倒先不满意了,“你小子赶紧让开,别坏了我上校史的机会。”
“就是,就是!”张小花也一把扯开刘啸,“同样都是一个宿舍呆过的,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张小花在大魏的肩上拍了拍,摇头叹气。“你说刘啸咋就没你这觉悟呢,他自己上不了校史,还不让你上。大魏,这四年真是难为你了。”
“我们就把他交给你了,以后我们不在了,你要好好地帮我们改造他。”大魏依旧嬉皮笑脸,背过身对刘啸直眨眼睛。
张小花大力地拍着大魏的肩膀,“放心吧,我改造不死他!”
刘啸一阵纳闷,自己好心,怎么一转眼反倒成了恶人了,直到大魏朝自己使眼色,他才明白过来,他们这是在撮合自己和张小花,刘啸不禁心里一阵热乎,又一阵惆怅,特别是大魏那句“以后我们不在了,你要好好地帮我们改造他。”,他没有把即将来到的毕业离别说得那么伤感,却也道出了舍友们这四年真挚的情谊,和临别的不舍和关心。刘啸过去狠狠在大魏的胸口锤了一下,什么也不说,大魏也明白,两人就那么看着。
毕业典礼其实很无聊,领导把本来就不太丰富的校史翻来覆去地讲着,激励大家走出校门后要勇敢地面对人生。张小花很后悔来参加这个典礼,坐在椅子上真打瞌睡。
好不容易熬到典礼结束,大家去拿了毕业证书,刘啸商量着大家去吃最后一顿散伙饭。张小花很大方,说要请大家去吃大餐,最后却被否决了,大家一致决定最后再去吃一次学校的食堂,过了今天,或许以后的人生都再也没有机会吃食堂了。
一众人就朝着学校的食堂闹哄哄地走了过去,路过那个布告栏,刘啸想起自己大学四年的遗憾,不禁叹了口气,把自己当年在学校意见表填写要求把布告栏换个位置的事情讲了出来,众人大笑。
张小花更是笑得前俯后仰,道:“你真是有趣,你知道这布告栏的位置是谁设计的吗?”
“谁?”刘啸问到。
“就是我们那半吊子水平的校长!你忘了?他可是建筑系毕业的。”张小花笑得愈发厉害了。
刘啸愕然,随后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