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和气堂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和气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春生让酒店空出一个房间,安排刘啸暂时住到酒店,还派了车子去给刘啸搬东西。
站在学校的布告栏前,刘啸唏嘘良久,以前自己天天都在盼毕业,想着毕业后自己就可以干什么干什么,却总也盼不到,后来也就习惯了,觉得毕业是件很遥远的事情,谁知自己只是稍微一个不留神,就已经成了毕业的人,回头再想,就感觉自己好像昨天才踏入校门,今天却要离开,毕业怎么就来得这么快呢。
周围的同学已经带着和刘啸类似的不舍,甚至是迷茫,奔赴全国各地了,做学生的时候,大家都想着自己将来要做成什么大事业,等毕业了,反而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好似一叶浮萍投入社会洪流,也只能随波逐流了。
“刘啸同学,勇敢地往前闯,用自己的知识去服务和回报社会吧,去为自己的理想拼搏奋斗吧,未来是属于你的!”张小花看刘啸有些愣神,从后面拍着他的肩膀,一副老成的口气。这话是那个半吊子校长刚才在毕业典礼上说的,是最后一句,校长几乎是吼出来的,把打瞌睡的张小花震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所以她印象很深刻。
刘啸笑笑,自己的理想不曾忘记,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转头看着张小花,“你丫头别笑,明年你也会毕业,你有没有什么要奋斗拼搏的理想啊?”
“有啊有啊,我的理想也是非常的崇高远大!”张小花一脸自得。
这句话从张小花的嘴里说出来,刘啸觉得很不可思议,真不知道整日没心没肺的张小花居然也会有理想,不由有些好奇,问道:“说说看啊!”
“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只快乐的米虫,每日里吃吃喝喝,不用操心,也没有忧愁!”张小花兴奋地举起自己的胳膊,“我已经在为我的理想奋斗了!”
“看出来了!”刘啸吐血,苦笑:“你这理想还真是够远大的啊!”
张小花拽起刘啸的胳膊,“走吧走吧,别看了,等将来我做了校长,一定帮你把这个布告栏拆了,你说放哪咱就放哪!”
刘啸习惯性地敲了张小花一个爆栗,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前走去,这一走,或许真的没有机会再回来了,即便是这个让自己别扭了四年的布告栏,也可能永远不会再见了。
刘啸毕业,那张小花自然也就放了暑假,张春生很痛快地兑现了他当时的承诺,张小花美滋滋地欧洲享受她的度假旅行去了。而刘啸,终于也开始了他上学时曾认为是很美妙的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不过现在看来,这真是一点也不美妙。
刘啸每天都在忙着设计系统的具体功能,每个设计做完,他都要和软盟的人确认一下,保证这个功能不会影响到之前的安全设计,另外一边,刘啸还得做协调工作,保证新的功能不违反总的设计原则,并和已经设计好的功能不冲突、不重复。虽然工作很繁琐,也很耗费精力,好在每天都有进展,一个多月下来,系统该有的功能基本都有了,刘啸在做着最后的协调工作,确认自己没有遗漏什么该有的功能。这个工作做完,也就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大半。
张春生中间曾找了刘啸好几次,想下盘棋,都被刘啸给推辞了,他根本抽不出时间来。这一日,张春生又派自己的秘书来叫刘啸了。
刘啸还是脱不开身,指着满桌子的文件对小李秘书苦笑,“实在是走不开,你去问问,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就不过去了。”
小李秘书赶紧道:“这次可不是下棋,总裁说是有很重要的事。”
“没说是什么事吗?”刘啸问到。
小李秘书摇头,“没说,只是说很重要,我看你还是去一趟,老推辞怕是不好吧。”
刘啸沉思着,想这事要怎么安排一下,张春生就推门走了进来,“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又要说忙,赶紧跟我走一趟吧!”
刘啸忙站了起来,笑道:“张伯你这风风火火的,要去哪啊?”完了又指着手头的一大堆事,“我这是真脱不开身,现在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了。”
“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关系的嘛!”张春生过去把那堆文件统统推到一边,“廖正生那老王八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有重要的事和我说,还专门嘱咐说要见见你。”
“我?”刘啸就有些反应不及,“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莫名其妙地找我干什么。”
“谁知道呢!我想了一宿,也没猜透这老王八在搞什么把戏。”张春生不耐烦地挥挥手,“我也懒得猜了,去了不就知道了,赶紧走吧,我让车子在下面等着呢。”
刘啸无奈,只好把资料稍加归整,就跟着张春生去赴寥正生的约会。
寥正生把碰头的地点定在了德胜斋的茶楼,真是有些搞笑,这两人都是开五星酒店的,说个事却非要选择这么一个环境远远不及自己的地方,这有点像是以前的敌我双方谈判,要选一个中立的地盘。
张春生一走进茶楼,服务员就急忙迎了上来,“张总裁好,廖总裁正在和气堂等您呢,请这边走!”,封明市这地方又不大,几乎一大半的人都能认识张春生,至少是听说过。
服务员推开和气堂的门,刘啸就有意外,邪剑居然也在里面坐着,于是赶紧附耳过去,“张伯,对方网络事业部的经理也在,看来……”
张春生却已经满脸带笑地走了进去,“老廖啊,又让你破费了,改天我一定回请,咱们到金玉园洗澡去。”
寥正生站了起来,把张春生往上座让,“老张你真是见外,一顿茶钱都要和我这么斤斤计较,来,坐。”
寥正生面皮白净,也很注重仪表,整个人看起来比张春生要年轻好多,一脸的和气,和他的儿子一样,寥正生也带副眼镜,手里同样掐着一根粗粗的雪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牌子。刘啸以前只是听说过寥正生,这次总算是见到了活人,要不是听张春生说过这人的很多龌龊事,他可能真的会被寥正生儒雅的外表给蒙骗。
“这就是你们公司请的网络事业部经理吧?”寥正生笑眯眯地看着刘啸,“很年轻嘛!”
“刘啸!”刘啸往前一步,伸出手,“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嗯,不错,不错,年轻有为。”寥正生拉着刘啸,“来来,赶紧坐吧,都不是什么外人,不要拘束!”
刘啸走到邪剑旁边,照样伸出手,“你好,邪剑前辈,咱们又见面了!”
邪剑还是老样子,并不伸手,只是微微颔首,“你好!”
刘啸笑笑,就坐在了邪剑旁边,心想这邪剑还真是奇怪,不会是有些洁癖吧,不然怎么从不与人握手。
张春生点好茶,把单子往刘啸这里一递,笑着发了话,“老廖你这把我约出来,到底要说什么事啊,害得我昨天一宿没睡好,是不是寥氏出了什么大事啊?”张春生倒是一脸关切之色。
“大事肯定是大事,不过是大好事!”寥正生接住了话茬,两只老狐狸表面是谈笑风生,话里却全是刀枪剑戟。
张春生长长地“哦”了一声,“那我就放心了。看来我还真是多虑了呢,当时也是急糊涂了,现在想想,以你老廖的手腕,不管什么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摆平?哈哈。”
“说笑了,说笑了!”寥正生笑着,“咱们多年的朋友了,我这一有喜事,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和你分享我的喜悦啊。”
“赶紧说说,怎么一回事,让我也高兴高兴!”
寥正生呷了口茶,“就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我们不是要搞企业决策系统嘛,这事昨天下午终于定了下来,我们已经和银丰签订了协议,他们将全权负责我们寥氏企业决策系统的设计。”
刘啸顿时色变,这事他一点消息也没有,他只知道这一个多月来,自己把银丰的设计方案打回去三次,而寥氏更狠一些,打回了四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在三天前,现在怎么会一转眼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呢,刘啸怎么也想不通。
张春生举起自己的茶杯,“喜事喜事,应当庆贺,老张我就以茶当酒,庆祝一下这件喜事。”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寥正生轻轻呷了一口,缓缓放下,道:“这次多亏了我们寥氏的张经理,唔,对,就是这位邪剑先生。”
邪剑微微颔首,并不出手,那张春生也就只是点了点头,道:“一看就有高手风范啊,老廖你真是厉害,这高手全都被你请了去。”
寥正生继续说道:“本来吧,银丰给我们提了好几个方案,可做得实在是太差了,连我这个外行都看不下去。你也知道的,国内这方面最好的公司就是银丰了,而那些国外的公司我又不相信,这可怎么办呢?”寥正生自问自答,“当时我可是在你老张面前拍了胸脯的,这事要是搞不好,我今后可怎么有脸见你啊!多亏了邪剑先生,关键时刻他站了出来,设计出一个超乎我想象的方案,很完美,我很满意,这才和银丰签订了协议,让他们就按照邪剑先生的设计来做。”
“不容易,不容易!”张春生举起自己的茶杯,“来,邪剑先生,我老张敬你一杯,谢谢你帮我的老朋友解决了大麻烦。”
邪剑举起杯,“份内职责而已,张总裁过奖了。”
张春生放下茶杯,感慨道:“怎么说呢,我老张活了这么多年,最佩服的就是老廖你了。你说这二十多年来,不管做什么事,你都走在了我前面,你在前面摸着石头过河,我在后面一步一步紧跟,你就是我生意场上的领路人,要不是你把我领到了对岸,哪有我老张的今天。”
“共勉共勉,要不是你在后面时时敦促,我们寥氏也不会有今天。”寥正生拍拍张春生的肩膀,“不过,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我老廖今天说什么也要再拉你一把,我不能只顾着自己往前跑,把你这多年的老朋友丢下不管啊。”
张春生一愣,没反应过来寥正生这是什么意思,他要怎么拉自己一把,自己又什么时候说要他拉了,这老王八还真会顺梯子上墙。
邪剑放下茶杯,从自己身后的公文包里掏出厚厚一沓文件,递到了寥正生的面前。
寥正生又把那文件推到了张春生面前,用手轻拍着,“这呢,就是邪剑先生为我们寥氏设计的方案,冲你刚才那些话,我也不敢藏私,这方案我就送给你了。今后呢,咱这老哥们俩还是老样子,我在前面摸石头过河,你在后面敦促监督,咱们风雨同舟,并肩作战,有福同享嘛!”
这些话张春生说,那就是自谦,而从寥正生的嘴里说出来,无异于是在讽刺张春生把风险都给别人,自己却在后面享受利益。张春生的脸色又岂能好看,他看也不看那文件,直接扔到了刘啸跟前:“刘啸,还不赶快谢谢廖总裁!这些文件你拿回去好好学习,千万不要辜负了廖总裁对我们的期望,这文件就是激励,也是鞭策,我们今后做出来的东西要是比这差了一星半点,那都对不起廖总裁,明白吗!”
“谢谢廖总裁,谢谢邪剑前辈,请你们放心,晚辈一定会在这个基础上尽心尽力,争取把这个系统做得更好更强更科学。”刘啸也学着张春生的语气,站起来连连道谢,把文件接了过来。
重新在椅子上坐定,刘啸就赶紧把那文件翻开,他很纳闷,就算邪剑是神仙,他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内就搞出一个这么大的设计方案出来,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利用银丰放烟幕弹?不可能啊,他的实力决定他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只看了两页,刘啸的脸上的血色顿时全无,“唰唰”往后一翻,刘啸就感觉脑袋一蒙,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桌子上,这份设计根本就是自己这两个多月来的努力结果,虽然中间有一些小改动,但刘啸敢肯定,这绝对是自己的方案。可现在它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邪剑手里,又成为了寥氏和银丰的合作方案呢?
“怎么?这方案有什么问题吗?”寥正生在一旁倒是很关心,“你要是觉得有不理解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我们寥氏请教邪剑先生,相信邪剑先生也会很乐意帮助你的。呵呵,是吧,邪剑?”寥正生笑得非常刺耳。
刘啸一听此话,就腾地站了起来,怒目直视寥正生,拳头捏着叭叭直响,看样子是要冲上去揍人了。
“混账!”张春生大喝一声,站了起来,他也意识到肯定是有事发生了,不过看刘啸那冲动的样子,赶紧出声喝止,“你吃了豹子胆了么?敢这个样子对廖总裁。廖总裁那样说,都是看得起你,是在提携你。”张春生走过去,指着刘啸大骂:“你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脾气倒不小,怎么,你还说不得碰不得了,廖总裁那是一片好意,不是驴肝肺。”张春生指桑骂槐。
“嗡!嗡嗡!!”
刘啸的手机此时突然叫了起来,他的神智这才有点清醒过来,咬着牙道:“廖总裁,邪剑前辈,我刘啸记住你们了,你们的恩情我没齿难忘!不好意思,失陪了!”
刘啸转身就走,就听背后张春生还在骂,“你这混小子,你给我回来,回来……气死我了,看我回头再收拾你!”
出得和气堂,刘啸掏出手机,里面传来蓝胜华焦急的声音,“刘啸,出事了,公司的网络被人入侵,你传给我们的那份设计方案被盗了!”

PS:朋友来告诉我,说有一些书友找小葱的新书跑错了地方。起点上有一本同名小说,很多书友还在那里热心留言,问我什么时候换了马甲。汗~,小葱从没换过马甲,两本书只是书名相同,内容和作者都完全不同。
在此小葱也发个小小的声明:本书的首发是www.17k.com,除此之外,目前小葱也没有授权任何其他网站进行转载,敬请各位书友知晓并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