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善意的打击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善意的打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等张春生一走,刘啸就赶紧给蓝胜华打了电话。
“刘啸?”蓝胜华惊喜万分,“是你吧?你醒了?可把我担心死了,我去医院看了你两回。”
刘啸笑笑,“多谢蓝大哥关心,这几天给大家添麻烦了。”
“你现在在哪呢,我过去找你!”蓝胜华顿了顿,“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我就在总部呢,一会你直接来我的办公室吧!”
“行!我这就过去!”蓝胜华说完挂了电话,看来他找刘啸说的事情还挺急。
刘啸也不敢耽搁,放下电话就呼哧呼哧开始扒饭,完了也顾不上张小花了,道:“吃完你自己找地方休息去,我有事先去忙了。”
张小花很不满,白了一眼,摆手道:“去吧去吧,忙死你!”
刘啸出了餐厅就往自己办公室赶去,刚进去没一会,蓝胜华就敲门进来,看见刘啸似乎还是有些虚弱,便问道:“刘啸,你觉得身体怎么样?”
“好了,彻底没事了!蓝大哥你坐!”除了嗓子比较哑之外,刘啸感觉很好,特别是吃完饭,他觉得以前那个精力充沛的他又回来了。
“那天给你打完电话我就往封明赶,来了听说你已经住进医院了,我很愧疚啊!”蓝胜华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都怪我们,我们没有做好公司的安全防护,这才让邪剑得了手。”
刘啸不想再谈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一味追究是谁的责任也于事无补,现在的关键是赶紧商量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了,蓝大哥这次来找我不会就是要说这个的吧。”
“还有别的事情,主要是和你商量下补救措施。”蓝胜华顿了顿,“是这样的,廖氏虽然把方案交给了银丰去做,但银丰在安全方面毕竟不如我们软盟专业。当时我们提出的那个安全方案,里面涉及到的许多新的安全硬件,这些银丰都无法掌握,所以银丰找到了我们,想把方案的安全部分委托给软盟来做。”
“你们准备怎么办?”刘啸的脸上很难平静,看不出他此刻心里的想法。
“我看了方案,那绝对是我们的设计成果,自己的成果被别人攫取,你想我们可能会给他们做吗?”蓝胜华说起这个也很激动,“我真是没有想到,邪剑作为一个业界前辈,竟然会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他这是明目张胆地剽窃了,更是**裸地示威,是在羞辱我们软盟,是在向我们挑衅,这件事情我们软盟绝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不搞出个说法来,那我们软盟还有什么脸面在安全界混。”
刘啸无语,软盟可能比自己更加难以接受此事,他们是专业搞网络安全的,现在却被人从他们的网络中窃走了客户的方案,而更为滑稽的是,银丰又拿着这方案来找他们了,软盟的郁闷和愤怒,绝不会亚于那天在和气堂的自己。
“对方不仁,也就不能怪我们不义!”蓝胜华继续说道:“今天来我就是和你商量下,我们软盟决定接受银丰的委托,等合同一签,我们就以各种理由来推脱,将廖氏的企业系统建设无限期推迟,在这期间,我们重新为张氏设计一份更加完美的安全方案,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搜集邪剑窃取方案的证据,你看如何?”
刘啸摇了摇头,苦笑:“邪剑那么厉害的人,他怎么会不知道银丰可能会搞不定项目的安全部分,说不定银丰去找你们,还是邪剑的意思呢。”
蓝胜华腾地就站了起来,“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软盟绝不会放过邪剑!”
“你也别太激动!”刘啸把蓝胜华按回座位上,“其实我最难理解的是,为什么邪剑要这么做,即便是他知道了我们利用银丰在麻痹他,他也不至于会这么报复我们。你仔细想一想,会不会是软盟和邪剑之间有什么恩怨?”刘啸想起那次在张小花的电脑上,邪剑一上来就问自己是不是龙出云他们几个,故有此问。
蓝胜华仔细想了想,之后就摇头,“应该没有,我来软盟快三年了,从未和邪剑打过交道,又怎么会有恩怨呢。”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这事也确实有些诡异了,邪剑偷了方案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这么羞辱人呢。
蓝胜华的手机突然叫了起来,他接了起来道:“老大!”
刘啸便知道这是软盟方面的电话,就见蓝胜华连续点了几下头,“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蓝胜华道:“看来你说对了,邪剑这是在故意羞辱我们,刚才老大来消息,说银丰今天已经正式宣布,廖氏决策系统的安全部分,他们准备委托给一家国外公司来做。”
刘啸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我现在得赶回了海城去了,老大让我回去,说要商量一下这事的解决办法。另外,听老大的意思,好像我们那几年不曾露面的龙董事长这几天要回国一趟,估计也跟这件事情有关。”蓝胜华沉思了一下,“或许真让你给猜对了,邪剑可能真的和软盟之间有恩怨。”
“那我就不留你了,我让酒店帮你定回海城的票吧。”刘啸说着就走过去拿起办公室的电话,开始拨酒店前台的电话。
“那就多谢了!”蓝胜华只好再坐下来,看着刘啸在那里打电话。
“定好了,二十分钟后他们就把票送上来,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吧!”刘啸放下电话,过来又陪蓝胜华坐着,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你也不用太忧心了!”蓝胜华看着刘啸,“身体要紧。这件事我们软盟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刘啸苦笑,廖氏那边已经找好了安全部分的执行公司,那项目就算是开工上马了,自己这边要是一味等软盟的交待,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便道:“没事,我也会再想想办法的。”
话是这么说,送走蓝胜华后,刘啸呆在办公室里想了一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郁闷之下,只好把那些自己搜集的案例又翻了出来,再次研究起来。
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刘啸觉得脑子很累很乱,直接往床上一倒,他想睡觉来着,睡着了就不会这么烦了,可又怎么也睡不着,大概是因为之前睡太多了的缘故。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刘啸迷迷糊糊之间,似乎听见自己的电脑在叫唤,极其不愿意地爬了起来。
走到电脑前,刘啸把电脑屏幕点亮,发现是自己设计的报警器在报警,于是点开详细信息,发现有一个IP正在入侵自己的电脑。
刘啸苦笑着摇摇头,赶紧打开QQ上线,找到“踏雪无痕”的头像就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师傅,我已经很倒霉了,刚被别人打击了一番,你就不要再来打击我了!”
踏雪无痕的头像亮了起来,“你小子很厉害嘛,这么快就发现了我!”,踏雪无痕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刚才用的攻击方法,正是上次成功占领刘啸电脑的方法,他这次一出手就被发现了,这说明刘啸已经解出了上次的数据包,知道了自己是怎么进来了的,有了防范。
刘啸捏着发痛的额头,他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踏雪无痕过招,而且他现在的状态差到了极点,比试也比试不出什么东西来。
踏雪无痕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你被人打击了?怎么一回事,快说说,你小子不会是受了感情打击吧?哈哈!”
刘啸回了一句,“要是感情打击倒好了!”
踏雪无痕就有些纳闷了,“那会是什么打击呢?难道你上次说的那个面试还没通过?”
刘啸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跟踏雪无痕说,想了半天,才道:“软盟的面试过了,不过我没去上班。”
踏雪无痕越看越糊涂,“你小子倒是把话说清楚啊,那你现在去干什么了,又怎么个被人打击了。”
刘啸只好把自己是怎么被张春生强留下来,和邪剑做了对手,后来又是怎么跟软盟合作,最后却被邪剑给羞辱的事情简单地踏雪无痕说了一遍了。
踏雪无痕就发过来一个惊讶的表情,不知道他是惊讶刘啸这几个月竟然会发生如此奇特的事情,还是惊讶邪剑竟会是这样一个的人。
刘啸回了一个郁闷的表情,“我现在都快头疼死了,生平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心里很不甘,但又拿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来。”
踏雪无痕发来个很不屑的表情,“我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以你那半吊子的水平,我看你也设计不出什么好的系统来,那邪剑真是瞎了眼,这种白送我我都不会要的方案,他竟然都能盯上,真是笑死我了,看来那个邪剑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看踏雪无痕的口气,似乎他听说过邪剑的名号,但从未打过交道。
刘啸更郁闷了,“师傅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
“好好好!”踏雪无痕发过来一个很夸张的笑容,“你小子也别郁闷了,既然你叫了我这么久的师傅,那这事我就替你做主了,回头我帮你联系一家好的公司,保证设计出的东西是超一流的。”
刘啸有点难以接受,毕竟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现在突然让自己放手,他很难做到,有些不甘心。
“你小子赶紧从这个事里撤身吧,别白瞎了自己的黑客天赋,我还等着你有超过我的一天呢。”
刘啸顿醒,踏雪无痕这是在帮自己脱身,于是回消息过去,“谢谢师傅了,不过,我既然把这事揽了过来,就算是放手,我也想亲自负责把这事做完。”
“随便你啦!”踏雪无痕懒得和刘啸纠缠这些细节,他总觉得刘啸有些墨迹,道:“我得闪了,回头我联系好公司,就让那公司的人去找你。”
刘啸赶紧回复消息,“师傅早点休息!”,等了半天不见回复,踏雪无痕的头像就暗了下去,他说走就走,还真是干脆。
叹了口气,刘啸关掉QQ,回头看桌面,眼睛却直了起来,不知何时,桌面上又被放了一面小小军旗,“占领!”。刘啸苦笑,自己到底还是没能逃过踏雪无痕的打击,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