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神秘OTE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神秘OTE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蓝胜华回到海城之后便没了消息,张春生最近也不再催促刘啸了,张氏的网络事业部曾经是整个公司最忙碌的部门,现在算是彻底歇了下来,作为部门主管的刘啸也只是每天来点个卯而已。搞得公司上下都纳了闷,难道这次网络还没搬进公司就又被总裁给否决了?公司的员工不禁有些失望,之前刘啸来找他们听取意见、熟悉业务,给他们描绘装配了企业系统后的张氏前景,曾让他们激动不已,天天就盼着这个系统能早日开工,现在看来,他们是白高兴了一场。
此时此刻,张氏父女,还有刘啸,三人正端坐在甲板上,面前各自插在一根大大的鱼杆。天气很好,张春生难得忙里偷闲,跑出来海钓,顺便把张小花和刘啸也拉出来陪自己,反正这两人也没什么事情做。
张小花属于没有耐性的那种,隔一会就要把鱼杆拉起,看有没有鱼咬钩,没有就再垂下,反复多次,也就一条也没钓到。
张春生气稳神定,笑眯眯地躺在椅子上,一边留意着鱼杆的变化,“刘啸,出来钓鱼,就不要想那么多,你都快把鱼愁死了。”
刘啸笑笑,其实他最近已经想开了,可是张春生老怕他心里还有什么想法憋着,时不时总要找机会来劝导一下,他这一劝说,就要提起那事,反而会再次把刘啸搞郁闷。刘啸赶紧打断他的忆苦思甜,道:“张伯,你不要老把我看得那么软弱,其实我还是很能抗击打的。”刘啸说完学着张春生的模样,也一副放松的姿态躺在椅子里,其实刘啸是第一次海钓,目前为止也是一条也没钓到。
“就是就是,不要老提那事了,我都听烦了!”张小花再次把鱼钩甩出,闷闷道:“那些该死的鱼都死哪里去了。”
刘啸一听就乐了,心想张小花这话说的真是经典,也只有该死了的鱼才会来咬钩,不该死的鱼又怎么会来咬钩呢,想不到张小花平时看似毫无头脑,竟然一出口就是真理。
张小花反反复复都没钓上来鱼,本来就有些气闷,看刘啸在笑自己,就更加生气了,怒道:“笑什么笑,再笑姑奶奶把你扔下去再钓上去!”
刘啸赶紧收起笑容,转向张春生,“张伯,最近你发现没有,廖氏闹得很紧啊!”
“哦?”张春生不知道刘啸指的是什么,“他们在闹什么?”
“现在不仅仅是封明市了,我见很多省内的报纸,还有一些全国性的杂志都在报道廖氏的那个企业决策系统。”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老廖哪次不都这样嘛,到处说着要让别人低调,他自己一有个屁大的事,就到处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能。”张春生提起这个就有些不屑,朝甲板啐了一口。
张小花皱了皱眉,“老爸,说你多少次了,注意点文明好不好,你现在是企业家,形象很重要的!”
张春生只当没听见,继续啐了一口。张小花气极,转头去盯鱼杆,不再搭理张春生。
刘啸笑笑,继续刚才的话题,“这次好像不一样了,他们的报道里面,除了宣传自己的系统,提升一下企业形象之外,更多地是在宣传邪剑,说邪剑是多么多么厉害,简直成了中国的比尔•盖茨和凯文•米特尼克。”
“比尔•盖茨我知道,那个什么尼克的,他是什么人?”张春生急忙问到。
“凯文•米特尼克!”刘啸又重复了一遍,“这人很厉害,公认的世界头号黑客,18岁就曾入侵了美国的北美防务指挥中心和中情局。”
“了不得!了不得!”张春生连连咂舌,自己也就只是在电影里听说过中情局,没想到那么厉害的地方也被人搞定了,“那老廖不是在吹牛嘛,我就不信,那个邪剑他能富过比尔•盖茨?他能厉害过那个……那个什么尼克?”
“比不比得过暂且不说,我只是说这个事有点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张春生不以为然,“换了我,我比他更能吹,还比他吹得有水平。”
刘啸“呵呵”笑着,“你先别着急,等我说完啊,不光如此,我看最近网上也是在疯狂地炒邪剑,虽然邪剑很厉害,但他已经消失很多年了,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现在他的名字已经被吵得这个圈里人人皆知、如雷贯耳了。”
张春生琢磨了一会,“那你认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说不好啊!”刘啸看着无边无际的海,“我总觉得他们在这个系统之后,还会有什么项目跟进,而且这个项目肯定会跟邪剑有关,否则廖氏那么卖力捧一个外人干什么,直接捧那个廖成凯多好啊!”
“唔!你说的也有道理!”张春生点了点头,“廖正生这只老王八最近都快成了精了,我是越来越把不准他的脉了。”张春生凝眉沉思,他也在思索刘啸的这个疑问,他不关心廖正生的下一步动作是不是和邪剑有关,他在乎的是廖正生的动作会对张氏产生什么影响。
“对了!”张小花终于发现自己没有钓鱼的天赋,把鱼杆一扔,看着刘啸,“别老提那个邪剑好不好,我一听就烦。”
刘啸语闷,他还答应过张小花要为她报仇,可现在张小花的仇还没报,自己又和邪剑添了新仇,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痛痛快快地击败邪剑一次,如果说以前自己对这位黑客前辈还有一丝的尊重,事到如今,自己就只有仇恨和对邪剑的不齿了。刘啸叹了口气,对张小花道:“你放心吧,我会打败他的,他现在是得意了,但笑到最后的却不一定是他。”
“对对!”张春生终于想起了话茬的开头,“你小子能这么想就对了,可不能再象上次那样了。”
“神呐!”刘啸抚着额头,这张春生又要开始了。
张小花更绝,直接站了起来,拿起鱼杆,“我去那边看看,鱼大概都在那边,刘啸,你要不要也换个地方啊?”
“好啊好啊!”刘啸赶紧收了鱼杆,“我也觉得这边没什么鱼!”,起身就去追张小花。
“怎么会!”张春生大喊,“你们根本就不会钓鱼,你看我这一会钓多少了?你们不听我的,肯定钓不上来!”张春生越这么喊,那两人却跑得越快。
三人一直钓到夕阳西斜,这才启程回航,张春生收获颇丰,钓上好多条,其中还有一只好大的贝,张小花见那贝壳好看,就赶紧把贝放到自己的水桶里,只等晚上吃了之后就把贝壳收起。刘啸收获寥寥,就钓上来两只半小不大的鱼,张小花只钓到一条,但那一条比刘啸的两只加起来还要大。
回到封明,张春生就安排酒店的大厨开始烹制,然后三人各自去换衣服。
刚上得楼来,刘啸的助手就过来敲开刘啸的房门,“刘头,今天有人来找你,说是你师傅介绍来的。”
“我师傅?”刘啸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应该是踏雪无痕给自己找的做企业系统的公司吧,就赶紧问道:“那人呢?”
“等不到你,我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只好暂时把他安排在咱们的酒店里了。”
刘啸连连道好,“在哪个房间?我这就过去!”
“你跟我来吧。”助手忙在前面带路,“我刚从他房间出来,到你这里碰碰运气,看你回来没有。”
刘啸也顾不上换衣服了,跟在助手后面就出了门。
助手带着刘啸直奔15层而去,张氏经常会把自己的客户安排在这一层,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助手开始按门铃,很快门就开了,里面的人很客气,“你还有什么事吗?请进!”
助手连忙把刘啸让到门口,“文先生,这位就是我们张氏的网络事业部经理,刘啸刘经理。”
那人把门完全让开,是个长相很斯文的人,大概三十岁出头,道:“都请进吧,进来再说。”
刘啸跟助手进屋,三人一番客气,各自坐定,刘啸就问道:“请问文先生是在哪里高就?”
“我叫文清,这是我的名片!”文清从桌上抽出一张名片,递到刘啸的跟前。
刘啸赶紧接了,拿起来一看,“OTE软件中国分部,文清”,上面连个职务都没有,刘啸很纳闷,既然能到中国设立分部,那这公司总部应该有些实力才对,可刘啸把所有国际上有实力的公司想了一遍,也没想到任何和OTE沾边的公司。
文清似乎看出了刘啸的疑虑,道:“我们OTE软件基本是不接企业决策系统这样的小项目,不过你放心,这次张氏的项目,是我们总部亲自下的命令,项目虽小,但我们中国分部一定会尽全力做好的。”看来文清是会错了意。
刘啸更疑惑了,这人的口气也忒大了,张氏的项目难道是个小项目吗,如果这也算小项目,那比这大的项目,大概也只有跨国企业的系统了,但如果OTE真是做跨过企业的系统,那他应该更有名气才对,怎么会籍籍无名呢,难道说那些跨国企业的系统也是小项目吗?
文清继续说道:“这次公司派我来,主要是先和张氏接触一下,了解一下你们的对于新系统的功能要求,等一切确定下来,公司就会派技术队伍过来。”
刘啸连连摇头,打断了文清了的话,“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贵公司之前都曾做过哪些项目,能不能简单地提几个?”
文清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刘啸不是担心OTE不尽力,而是对OTE的实力有些怀疑,不过他没有举案例,只笑呵呵地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师傅是谁,不过你师傅既然能找到我们OTE的总部,难道他没有给你介绍过我们OTE吗?换句话说,难道你连你的师傅也信不过吗?”
刘啸汗颜,自己对OTE的怀疑确实是有点不应该,踏雪无痕那么厉害的人,他既然答应了要帮自己,就应该不会介绍什么差的公司来,刘啸把名片收起,“文先生批评得对,我确实是有些多虑了,既然是我师傅介绍过来,那肯定是绝顶一流的公司。”
文清笑笑,“这也不能怪你,即便是我,在进入OTE之前,我也不知道OTE是个什么公司。我们做项目的,还是应该谨慎为好,你有这方面的怀疑,也是情理之中的。”
“惭愧惭愧!”刘啸自谦。
“那刘经理看我们是现在就开始谈呢,还是另外约个时间谈?”文清顿了顿,“我的意思是能尽快定下就尽快定下,我们那边刚好有个项目马上要结束,这样就有高手会空了下来,如果晚了,等下个项目排上来,怕是我们在人手上就不好安排了。”
“那我们现在就谈吧!”刘啸也喜欢快人快语,对助手道:“你去我的办公室,把我们之前的那份方案拿过来。”

PS:不好意思,最近白天都比较忙,不过小葱还是会争取每天更新,只是更新时间会晚,还请多多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