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两个要求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两个要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的助手还没出门,张春生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刘啸你在干什么呢,换个衣服怎么磨磨蹭蹭的,我们这边的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你了,赶紧过来!”
刘啸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对张春生连说几句“就来就来!”,挂了电话,刘啸对助手和文清道:“这样吧,我们先去吃饭,刚好我们张氏的总裁也在,我给你引见一下。”
助手连连推辞,起身准备要走,被刘啸给拉住了,文清却只是客气了一下就答应了,他觉得见见张氏的总裁也好,正好交流一下意见,也省得日后在项目里出什么问题,毕竟张春生才是出钱的大爷。
张春生看刘啸进来P股后面还跟着两人,就有些纳闷,正要询问,刘啸就开了口,“张伯,我给你带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张春生奇道:“什么好消息?说说看。”
刘啸把文清往前一让,“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OTE软件中国分部的文清先生。”
张春生站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刘啸为什么给自己介绍这人,但还是很友好地伸出手,笑道:“文先生你好,鄙人张春生!”
“久仰张总裁大名,幸会幸会!”
刘啸继续说道:“就是上次我跟你提过的事,我们张氏的企业决策系统,我准备就交给OTE来做了。这次文清先生过来,就是想和我们先接触一下,了解一下项目的大概要求。文先生来的时候,刚好我们都不在,幸亏我的助手把文先生留下了,我觉得这是个好消息,就直接把他们都带了过来。”
张春生连连道好,“来,来,大家都先坐吧!”,等文清坐好,张春生又道:“文先生,我们张氏的这个系统就拜托给你了。你是不知道啊,这个事情最近都快把我给愁死了,还好刘啸给我透了消息,说他一定能请来高人,我左等右等,今天可算是把你这高人给盼来了,哈哈。”
“不敢当,不敢当,我们会尽全力来做的。”文清顿了一下,“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听听张总裁对于这个系统有什么要求,我们好根据您的要求来安排具体事宜。”
“要求?”张春生连连摇头,“我是个大老粗,对于这种高科技可不敢提什么要求。刘啸懂这个,你和他谈,只要你们认为行的,我就没意见。”
刘啸笑笑,对文清道:“其实我们张总裁是有一个要求的,那就是我们的系统一定要超过廖氏的。”
“对对对!”张春生拍着大腿,“我就这一个要求,只要能做到这条,我老张全力支持,要钱出钱,要人出人。”
文清一愣,“廖氏?”他不知道廖氏指的是谁?
刘啸笑道:“来,大家先吃饭吧,等吃完饭,我再跟你细谈。”
“对,先吃饭,先吃饭!”张春生拿起筷子,“大家都尝尝吧,这些都是我今天亲手钓上来的。”
张小花很不满,“明明有一条是我钓的!”
众人大笑,一顿饭吃得宾主皆欢。
吃完饭回到房间,文清就问着刘啸:“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廖氏是怎么回事?”
刘啸苦脸笑笑,“是我们张氏的一个竞争对手,这次他们请了国内的黑客高手邪剑来负责他们的系统设计,可惜……”刘啸说到这里就摇了摇头,对于邪剑的行为,他有些不齿再说。
“可惜什么?”文清见刘啸没了下文,觉得很奇怪。
刘啸打发助手去办公室拿那份系统设计,自己则简单地把自己如何麻痹邪剑,邪剑又如何来羞辱自己的事情说了说,末了道:“我真没想到邪剑竟会是如此偏激的人,这次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事出之后,我师傅答应帮我找一家好的软件企业来做这个项目。毕竟我的专业不是系统设计,做这个也确实吃力,之前的那份系统我已经是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短时间不可能再设计出更完善的了,而且我也不想再把精力耗在这方面。”
文清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内幕,有点意外,道:“邪剑的名字我也听过的,真没想到一个黑客界的前辈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太令人惋惜了。”
刘啸摆了摆手,“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现在这个项目我就拜托给你了!”
文清笑笑,“放心吧,这是我们的专业,如果我们这些专业的做出来的系统还比不上你,那我们真该退位让贤了。”
正说着,助手拿了系统设计资料走了进来,刘啸接过来,递到文清手中,“这就是我之前的设计资料,你先看看,完了之后有什么具体的问题我们再商量,你看行吧?”
“也好,我先看看,这也算是了解对手的情况吧。”文清哈哈笑着,他觉得这件事情实在太搞笑了,也不知道这算是超过对手,还是超过自己。
刘啸苦笑,站起身来,“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来办公室找我。”
文清也不挽留,道:“行,我看完就给你消息。”
第二天早上,刘啸的助手又送进来一份东西,刘啸拿起来看,是一份请柬,邀请人居然是张氏的邪剑,刘啸有些意外,再看请柬的内容,“兹定于29号在正生大酒店举行廖氏网络新项目的启动仪式,敬请刘先生到场。”
“果然是有新的举动!”刘啸也坐不住了,拿着请柬就去找张春生。
一进张春生的办公室,刘啸就有些惊讶,廖正生竟然也在,此刻正和张春生谈笑风生,刘啸眉头一皱,就准备撤身走人。
谁知廖正生的眼神真好,已经看见了刘啸,起身问道:“这不是你们张氏的网络事业部的刘经理吗?”
刘啸点一下头,道:“不好意思,我一会再来。”
“不用不用!我没有什么事情,过来就是看看老朋友,顺便来问问你们企业系统的建设进度。”廖正生笑着看刘啸,“刘经理谈的肯定都是正事,那你们谈,我就先走一步了。”
张春生只好站了起来,“我送送你!”
廖正生也不客气,往门口走去,路过刘啸身旁,还不忘关切道:“小伙子,加把劲,我可听老张说你的系统还没开工呢,这怎么行,你得抓点紧,老张还指望你来超过我们呢。”
刘啸冷冷地回道:“请廖总放心,我一定不会你失望的。”
廖正生碰了个刺,就有点尴尬了,打着哈哈,“年轻人就是这点好,有冲劲。老张你也不用送了,我这又不是第一次来。”
张春生和刘啸还是把廖正生送出了酒店的大门,等他人一走,刘啸就问道:“他找你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张春生很是气闷,“就是来看我的笑话。”张春生转身往酒店里走了两步,问道:“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刘啸这才把请柬拿了出来,“呶,我昨天刚说廖氏会有新举动,这不,他们今天就送来请柬了。”
“廖正生这老王八找我来也是说这个事,说他们廖氏以后要开辟网络业务,问我跟不跟,这不是来气我吗?”张春生很郁闷,“你分析分析,他们会搞什么新的动作,和我们张氏有没有关系?”
“我还不清楚他们要搞什么,但应该不会和我们张氏有关系。”刘啸想了想,“我们张氏不涉及网络业务,不管他要搞什么,都应该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现有局面。”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张春生点点头,“这老王八这么上赶着来撩拨我,我分析他是想引我上当。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想着要灭掉我们张氏,可任他怎么折腾,在目前的这些业务领域内他都不可能击败我们张氏,所以他现在才搞了一个我什么都不懂的网络业务,他寻思着他就是想把张氏引到这个坑里,然后再伺机对我们下手。”
刘啸愕然,听张春生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这个可能非常大,心想这张春生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连这层可能也猜得到。虽然嘴上不说,但刘啸心里确实认为张春生以前是在盯着廖氏的脚后跟走,因为张春生生性保守,又喜欢争强好胜。不过现在这么一看,刘啸知道自己错了,张春生保守,但并不盲目,他不会看见个脚后跟就跟着走,这也难怪廖氏这么多年也灭不掉张氏。
廖正生或许还真是准备利用张春生的这个弱点来击败张氏,可惜的是,廖正生并没有摸准张春生的脉。还是张小花说得对,张春生从不涉及自己完全不了解的行业,他在这次的系统建设上已经吃了亏,你再让他搞网络业务,他肯定是不会上当了。
张春生上楼之前还不忘吩咐道:“我先上去了!对了,他们的那个什么启动仪式,你还是去看看吧,顺便帮我摸摸底,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刘啸点点头,站在楼下大厅没动,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那个问题里钻出来。等他回到办公室,文清已经等在了那里。
刘啸很惊讶,“你这么快就看完我的方案了?”
文清笑道:“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也算是看完了吧。”
“那你对于新的系统有什么高见没有?”刘啸问到。
文清摇摇头,“先不谈这个问题,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有个问题没有搞清楚,你们要做的系统,是只要超过廖氏就可以,还是要做到最好?”
刘啸有些纳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昨天我也见了你们的总裁,他的要求是超过廖氏,可他又说把项目的事交给你来负责,所以我现在有些搞不明白,不知道在这个事情上,到底以谁的意见为主。”
刘啸笑道:“这没有区别啊,我们的要求是一致的,都是要超过廖氏。”
“哦,那我现在明白了!”文清微微点头,“看来我有点误会了,你的方案我看了,虽然不算是很完美,但以你外行的水平,能做出这个方案,已经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从你的报告中,我能看出你那种‘尽全力、做完美’的态度,我把你的这个态度当作了要求。”
刘啸有些被绕晕了,“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吗?我觉得这不存在什么冲突吧。”
“区别太大了!”文清淡淡地说道:“对于我们OTE来说,如果仅仅是要超过你那个方案的话,那简直是太容易了。”
刘啸有点吐血,这家伙怎么这么自大呢,就算你们OTE很厉害,但也不能说得这么玄乎吧,刘啸闷闷问道:“那你说说看,按这两种要求来,你们OTE会怎么分别对待?”
“如果仅仅是要超过你的方案,我们OTE现在就可以派人过来直接开工了。”文清顿了顿,“但如果是要做到最好,那就有点麻烦了,我们得派专业的人过来重新对张氏企业进行考察,根据得到的信息,我们OTE众多的专业团队会对张氏进行一个准确的定位和分析,然后制定出最完善的方案,最后才是实施。说句实话,你在自己方案中用的那些方法已经太落伍了,全部的工作我们都得重新来做。”
刘啸终于有些生气了,道:“那你就按最好的做吧!”,刘啸很不服气,虽然自己不专业,但还不至于差到如此地步吧。
文清提醒道:“你可得想好,要不要再和你们的总裁商量一下?”
“不用商量了!”刘啸断然拒绝,“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