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山上没老虎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山上没老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龙出云让刘啸领着他又去拜访了张春生,商谈的内容还是补偿的问题,因为张氏已经支付了初期购买安全设备的资金,现在项目却因为方案在软盟被窃而导致终止,龙出云觉得自己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去和张春生说清楚这件事情。
刘啸承诺不让软盟进行赔偿,这是事先和张春生都商量过了的,张春生自然不会难为龙出云的,两人都是商人,竟然还谈得很投机,张春生得知龙出云旅居国外多年,还咨询了海外的行情,想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好的投资机会。龙出云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给张春生分析了一番海外的一些经济热点,以及到国外发展需要注意的法规政策,。
张春生大悦,当即吩咐酒店准备晚宴,他要好好地招待龙出云。
晚上的时候,张小花突然跑过来找刘啸,刚好就赶上了饭局,她乍一听刘啸说龙出云是和邪剑齐名的黑客高手,顿时好感大减,她以为和邪剑齐名的人,估计也和邪剑是差不多的德性,饭桌之上也就没和龙出云多搭话。直到后来听说龙出云一直旅居英国,这才找到了话题,因为她刚从欧洲旅行回来,提到旅行见闻,两人就谈了个没完没了。龙出云给张小花介绍了很多英国独特的风俗文化,以及一些好玩但不出名的地方,这让走马观花的张小花后悔不已,只恨自己晚认识了几天龙出云,不然自己的欧洲之行会更加完美。
龙出云大笑,邀请道:“如果张小姐再有机会到欧洲,请一定给我一个做东道主的机会。”
张小花也不客气,“没问题,我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劳驾别人的机会。”说到这里,张小花突然转头对刘啸道:“对了,刘啸,那个邪剑的什么发布会到底是几号?”
“后天!”刘啸有点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我也要去!”张小花一阵得意的阴笑,“我给邪剑准备了一份礼物!”
刘啸大汗,看张小花这样子,不会是要去砸场子吧,刘啸赶紧提醒道:“你可不要胡闹啊!”
“什么胡闹?”张小花白了刘啸一眼,“那邪剑不就是仗着自己黑客技术厉害才到处欺负人嘛,我这次给他准备的礼物,就和黑客技术有关。”
“你连什么是硬盘什么是内存都分不清,能搞出什么黑客技术!”刘啸真是服了张小花,“我可不带你去,到时候别诡计没得逞,反被别人笑话了。”
旁边的龙出云不知道张小花和邪剑的恩怨,有点好奇,笑道:“张小姐对黑客技术也有研究?”
“研究倒是不研究!”张小花依旧“嘿嘿”笑着,“我就是想让邪剑猜个密码,这总不算是为难他吧?”
“猜密码是最基本的黑客手段了,对邪剑来说,这当然不算是为难!不过,张小姐在发布会上让邪剑来猜密码,似乎有点……”龙出云倒不好把话说明。
刘啸也纳闷呢,不知道张小花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要给邪剑猜什么密码,不过这也难怪,以张小花那电脑白痴的水平,估计她也搞不出什么有难度的题,怕就怕张小花发了飙,随便给一个超级长而且没有规则的变态密码,那就算是邪剑有手段破解,估计破解出来,发布会也已经结束好几百年了,这又怎么能起到为难邪剑的作用呢。于是,刘啸再次问道:“你到底要出什么题?”
“不告诉你!”张小花很得意,“不过我可以透漏一点点信息给你,密码很简单,幼儿园的小孩都能猜到。”
刘啸当即吐血,“幼儿园小孩都能猜到的密码也叫密码?”
“不一样啊!”张小花一脸专业的表情,“小孩能猜出,不代表高手也能猜出。”
龙出云笑着附和:“张小姐此言不差,看来邪剑老弟这次要倒霉了,只是希望到时不要让他太难堪就好。”龙出云和邪剑熟识,自然不希望看到邪剑倒霉,何况张小花的矛头很明确,她就是要用小孩都能猜出的密码来难为黑客高手,这让同样身为高手的龙出云也有点不舒服。
吃完饭,出了餐厅,刘啸有些不放心,拉住了张小花,“你真的决定要去发布会?”
“是!”张小花甩开刘啸的手,“本小姐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反悔过?”
“要为难邪剑的办法很多,我看你没必要这么冒险吧,到时候万一弄不好……”
“什么办法?”张小花看着刘啸,“用你的那些办法,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报仇,所谓‘有恩不报不算差,有仇不报是人渣。’,我已经等不及了,我张小花从来都不知道忍气吞声是什么,我也不是什么君子,我只是个小女子,我不会等上十年才去报仇!”
“你……”刘啸还想说什么。
“你就在那慢慢等吧!”张小花打断了刘啸的废话,“反正我是不会再等你去给我报仇了,我现在要自己去给报仇,我今天来本想找你商量这事的,现在估计你也不会帮我,我只好自己来了。”
刘啸不知道张小花为什么会突然发火,有点反应不及,就站在那里看着张小花离开,良久之后,刘啸才闷闷地问了自己一句:“难道我是人渣?”
廖氏的发布会搞得非常隆重,据说还请了许多省级部级的干部到场,媒体方面更是大撒请柬,平面的、网络的、电视台、广播台,能请的廖氏都请了。
刘啸出门的时候给张小花打去电话,结果张小花又改了主意,说不和刘啸一起去了,她要自己过去。刘啸很郁闷,只好和龙出云、蓝胜华他们一起赶往正生大酒店。
刘啸他们到会场后,四处找了找,发现张小花还没有过来,只好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等着发布会开始。
龙出云往台上的嘉宾席上一扫,居然看见一个座位前摆着牌子,上面写着黄星的名字,不禁大大意外,“黄星也要来?真不知道邪剑这次要搞什么名堂!”
刘啸也是很惊讶,他没想到国内五大黑客中的三位今天竟然会齐聚在这个发布会中,这倒是盛况空前啊,道:“看来他真的是要搞大手笔了!”
媒体和嘉宾陆陆续续来齐,发布会准时开始了,只是黄星的座位上还空着,刘啸想一睹黄星风采的愿望落了空。
廖正生意气风发,站在台上感谢这个到场,感谢那个到场,然后才进入正题,说网络是个发展趋势,廖氏一直都在关注这个市场,并且请到了邪剑张仕海来公司担任要职,之后就开始猛吹邪剑的本事和廖氏发展网络事业的决心,顺便还捎带着提了自己的企业决策系统,可他就是没说廖氏的网络新项目是什么。
刘啸听得无聊,抽空又把会场打量了一番,还是没有看到张小花,心想这丫头难道不来了?
媒体们千等万等,好不容易把邪剑盼到了发言席上,邪剑依旧是那么冷漠,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首先感谢今天到场的所有朋友,在公布廖氏的网络新项目之前,我想给大家说一些不容忽视的事实。自上个世纪中期计算机问世以来,它就开始改变着我们的世界,人们得到了便利,但也付出了代价。计算机的问世,受冲击最大的就是密码学,以前那些被人们认为是终其一生也无法解出来的密码,在计算机超强的计算能力面前不堪一击,人类曾一度陷入一个没有秘密的世界,直到后来人们用计算机制造出更为先进的加密算法。但随着计算机功能的不断丰富,以及后来互联网的出现,安全问题便再次凸现出来,这一次,却不是简单的加密算法的问题了。”
“时至今日,计算机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工具,而网络已经成为了我们社会生活中一项很重要的通讯途径,并且有逐渐替代老的通讯传媒方式的趋势,利用网络,我们可以娱乐消遣,也可以购物消费,甚至可以进行商业谈判、电子办公。网络四通八达,将所有的计算机连在了一起,人们在享受便利的同时,一定不愿意发生银行帐号被盗、计算机操作被人监控、或者通讯记录被窃听诸如此类的事情。虽然不愿意,但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多,因这类事件造成的损失也在每年递增,人类似乎再次失去了秘密。”
“安全问题日益突出,而好的安全人才却是一将难求,我们需要大量的安全人才,却不知道谁也可以担当重任,人们同样需要了解更多的安全知识,却不知道该听谁的。另外一个方面,安全人才的水平也是良莠不齐,被委以重任的可能只会纸上谈兵,因为得不到认可,或者是学历不够高而无法施展出自己的能力的人才更是比比皆是。”
“谁,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参考的标准;谁,可以为我们选出最好的安全人才,这就是我们廖氏新项目要解决的问题。”
台上就有人开始议论了,廖氏的这个项目似乎有些太笼统了,让人摸不着边际。
邪剑继续说道:“我们廖氏将邀请国内国际知名的安全高手,再结合自身优势,组建一个国内最先进最权威的安全攻防试验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上,每一个人都可以知道自己的计算机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安全等级,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加强防范;通过这个平台,我们能准确地测出每个安全人才的能力等级,并且为他们颁发一个段位证书,根据段位,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可以胜任某项安全工作。”
“安全攻防试验平台组建成功之后,我们廖氏还要和国家有关部门合作,在全国开设专门的安全人才培训机构,培养和输送大量的安全人才。”
刘啸有些意外,廖氏的网络新项目竟然是这个,还确实是个大手笔,不过刘啸很怀疑以邪剑的能力究竟能不能搞出这个平台,邪剑是要给一个人的安全能力划出个等级来,那划分的标准是什么呢?国际上也有几家安全认证,非常得权威,但这些机构也没敢搞这个能力划分,只敢开个证书,证明某人曾接受过安全方面的培训,已经具备了安全的能力。
而且刘啸说不好廖氏这个项目是好是坏,让廖正生和邪剑来说,那当然是好的,又能培训选拔人才,又能为人们提供安全咨询,这当然是件大好事。但刘啸也有担忧,国内的安全界黑客圈本来就已经很浮躁了,廖氏现在推出这么一个段位划分制,会不会把这个圈子刺激得更加浮躁。当年不过是有闲人给黑客圈排了个座次,就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了。
“他这是想做中国黑客的教父。”,龙出云一旁道出来了邪剑此举的真实用意。
刘啸恍然大悟,果然如此,如果邪剑的这个平台真的能推广,黑客的水平高低都由邪剑来定,那邪剑自然就是黑客圈当之无愧的教父了。
邪剑说完,就是记者发问了,这些记者没想到廖氏的新项目这么虚泛,准备好的问题级全部用不上了,一时都忙着在想问题。
“我想请问!”会场终于有人提问了,刘啸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张小花,回头去看,张小花正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站在会场的后面。
等媒体把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张小花这才说道:“我想请问,如果这个平台真的组建成功,以邪剑先生的能力,大概可以达到什么段位?”
邪剑冷冷站在台上,思索怎样回答这个问题才算合适,如果是别的记者提问,他当然是要谦虚一番,但提问的是张小花,一旦被她抓住话里把柄,自己怕是就难堪了。
张小花见邪剑没回答,就再次发问,“如果你觉得难以回答,那我就换个问题,邪剑先生认为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就可以测出一个人的真实水平吗?”
“那当然!”邪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们的平台就是为了测试水平而组建的。”
张小花摇了摇头,“我看不能!如果真要是要测的话,我看邪剑先生会是第一个被淘汰的人!”
媒体们开始兴奋了,他们闻到了一丝火药味,他们喜欢的就是这种火药味,唰唰唰把手头所有可以录音录像的东西全部打开,焦点都集中到了邪剑的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邪剑愈发冷峻,“你可以质疑我的能力,但请你有根据地质疑!”
张小花道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龙出云的座位旁,“据我所知,今天来到现场的,还有国内著名黑客南帝龙出云。龙先生和你齐名,按照你们黑客圈的排位,甚至他的排名还要在你之前,不如我们请他来当个裁判,当场测试一下,便知对错。”
现场的媒体们恨不得过去亲张小花几口,心想这小姑娘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居然爆出如此猛料,这下算是妥了,明天的头版新闻不用发愁了,当即对着龙出云一阵猛拍猛摄。
邪剑早知张小花来意不善,但没想到她会给自己出这个难题,站在那里,是同意也不好,不同意也不好。龙出云更是意外,他没想到张小花会把自己拉出来,面对媒体,他只好站起来稍稍示意。
邪剑还在犹豫,张小花却已经开始行动了,她把自己的电脑打开,举了起来,“这是我个人空间的登陆页面,我设了密码,但有一个密码提示,我的测试问题很简单,就是请邪剑先生根据这个密码提示猜出密码即可。密码非常简单,用你们黑客的一种叫做‘社会工程学’的手段完全可以猜解出来。”
事已至此,刘啸只好站了起来,帮张小花举起电脑,四周示意了一番。
“另外,我要声明一下,我的这个问题绝对合理。现场有这么多人,更有龙出云这样的高手,一会结果出来,只要有一个人认为我出的问题是在刁难邪剑先生,就算我输。”张小花大声声明着。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邪剑要是再不答应,那也显得太胆怯了,他当下便道:“好,我答应你,就请在场的所有人作个证人。”邪剑之所以答应下来,很大原因是因为龙出云作裁判,即便最后他没猜出密码,龙出云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判张小花是在无理取闹,龙出云是成名高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肯定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张小花的电脑被接到了投影机上,现场的人都看清楚了,密码提示是“12345”,很多人就开始想了,会是什么密码呢?
邪剑来到电脑跟前,先输入了“12345”,后输入“54321”,然后再输入“678910”,居然都提示密码错误,邪剑很郁闷,道:“张小姐说一下自己的生日吧!”
张小花很配合,把自己生日一说,结果还是错误。
接下来,现场的人就看到了极为滑稽的一幕,邪剑象是查户口一样,把张小花老爹的生日姓名,老妈的生日姓名,家里保姆的生日姓名,所有亲人亲属的电话号码,统统问了一遍,就差没问张小花家里养的那只母狗的生日姓名了。可惜的是,密码依然是错误。
龙出云站在那里,他也在思索密码会是什么,他和邪剑的思路基本一样,邪剑没猜对,龙出云自然也就陷入了困惑之中。
旁边的刘啸苦思良久,突然想起了那天饭桌上张小花的提示,“幼儿园的小孩也能猜出来!”,张小花既然这么说,那么密码就肯定和小孩有关,或者是小孩经常接触的,小孩接触的东西又极为有限,刚才邪剑把已经可能的数字都猜了,那剩下的会是什么呢,刘啸仔细回想着自己幼儿园时任何和12345有关的信息,半响之后,刘啸突然眉头一扬,道:“我可能知道密码是什么了!”
龙出云看着刘啸,“是什么?”
刘啸附耳低语两声,龙出云露出顿悟之色,心里却为邪剑捏了把汗。
邪剑在电脑前摆了十多分钟的冷酷POSE,就在众人都已经快失去了耐心之际,他终于无奈宣布,“猜不出,请张小姐公布答案吧!”
张小花不慌不忙走到会场后面,拉过来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笑眯眯地对着小孩道:“跟姐姐一起唱儿歌好不好,姐姐唱上一句,你唱下一句。”
小孩使劲点了点头。
张小花吸了口气,以众人都非常熟悉的节奏喊道:“一二三四五!”
小孩的稚嫩的童音响起:“上山打老虎!”
全场愕然,统统跌破眼镜。

PS:感谢书友凌月儿~指出上一章中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