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勒索信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 勒索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春生听说做个系统还会动到企业的部门结构,也是惊讶不已,一时都搞不清楚OTE到底是个什么公司了,心想你一个做软件的公司,怎么连别人公司部门结构的主意都要打。
刘啸只好耐心解释,说这是第一是为了提高企业的效率,和系统配套;第二是也是加强管理,更加明确个人职责和权限,OTE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OTE比自己更加专业,考虑得更加全面。
老张似乎还是有些不解,真要按照OTE的来,公司的人事得有大的变动,系统好用不好用还是一说,别到时候自己企业的运转倒是先全瘫痪了,老张比较头疼这方面。
刘啸一看这样讲不见效果,便扯到麦肯锡、波士顿这样的全球性管理咨询公司,现在有很多大的企业都喜欢让这些咨询公司给公司制定章程、划分结构,甚至是参谋投资,但一次咨询下来,价格也是相当不菲。刘啸看准老张铁公鸡的弱点,道:“既然OTE也有这样的专业管理咨询团队,水平又不在麦肯锡、波士顿之下,而且还是免费的,我们不妨先看看他们的建议,如果好,我们就采纳,如果不好,我们再让他们修改。何况,这个结构重组和系统实施并不是同时的,他们给出的建议给我们采纳后,他们才会去设计与之配套的系统,在这期间,我们完全有时间来完成企业的部门重组。”
后面的这点才算是说到了张春生的心里,当下他也不再说什么,道:“那就先看看他们的建议吧!唔,他们的建议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想通之后,张春生反而着急着想看到OTE的建议。
两人正说着,小李秘书走了进来,看见刘啸,道:“我刚才还去你办公室找你,没想到你自己倒跑到这里来了,害我白跑一趟。”
刘啸笑笑,“小李秘书找我有什么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就是出了点事,我想着这事应该归你管!”小李秘书从自己腋下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文件,“这是我昨天晚上收到的一份邮件,我复印了一下,你先看看。”
刘啸起身接过那份文件,坐下来慢慢看着,刚看个开头,就有些火大,一把将文件拍在了桌子上,“岂有此理,欺人太甚!小李秘书,这封邮件你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昨天回家看邮箱,已经有了!”小李秘书答到。
“怎么回事?”张春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问着。
刘啸起身把那文件放到了张春生的办公桌上,“真没想到,现在还有这帮网络强盗,知道我们张氏要搞企业网络建设,就跑过来收保护费,说不交保护费,他们就会来攻击我们的网络,真是太嚣张了!张伯你看看,他们下面还附了一份已经交过保护费的企业,真是恬不知耻。”
张春生步入商场多年,这样的事没少碰到过,早已习惯,看完把文件一放,问道:“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这事我去办。”刘啸转身对小李秘书道:“小李秘书,麻烦你回去给对方回复一声,就说具体的事情要找我谈,我把我的EMAIL地址给你。”刘啸走到小李秘书办公桌上,找了只笔,把自己的EMAIL写了下来,“你就让他们联系我的EMAIL就可以了。”
“刘啸,这事你得好好想想,要办就得办漂亮!”张春生提醒到。
“张伯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办,这次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番,否则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刘啸很生气,邪剑的事到现在他都还憋了一肚子火呢,这帮家伙竟然不知死活地找上门来,这不是逼刘啸发火嘛,刘啸要是再不发威,还真成了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刘啸过去拿起那份文件,“我先回去把这事安排一下!”,说完出门奔自己办公室去了。
晚上刘啸正在电脑上看资料的时候,邮箱提示响了起来,“你有一封新的邮件,请注意查收!”
刘啸打开邮件一看,果然是对方发来的勒索信,内容和小李秘书收到的一模一样,刘啸看了一下落款,对方用的是一个网络昵称,叫做“吴越霸王”。刘啸心中大为鄙视,这样的强盗竟然也敢自称霸王,还真不是一般地自恋啊。
刘啸给对方回了一条消息,“谁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说那些企业已经交了保护费,可有什么证据?”
对方再次发来消息,速度很快,但已经不是刚才的那个EMAIL了,看来对方相当地机警,“你要是不相信我们的实力,我们可以为你证明!你在那些企业中随便挑一家,去看他们的网站,我保证几分钟之后他们的网站立即瘫痪!”
刘啸在那些公司名单中随便挑了一个,是一家还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企业,然后把公司的名称给对方回复了过去。刘啸打开那家公司的网站,不时刷新着,果然,没有几分钟,这家公司的网站打不开了,刘啸不禁有些惊讶,看来这个吴越霸王还真有几分本事,倒不是完全自吹!
对方再次更换了新的EMAIL,发来消息,“怎么样?现在相信我们的能力了吧!”吴越霸王没有给刘啸出示那些企业交过保护费的证据,而是选择了证明自己有收保护费的实力,这其实就是在示威,意思很明显,你不要管别人交没交,只要你不交,我们就收拾你。
刘啸撇了撇嘴,决定和这个家伙好好周旋一下,他一边打开自己的邮件追踪工具,一边回道:“那个公司是已经交过保护费的,你们说攻击就攻击了,这让我很不放心啊,万一你们拿了保护费,又来攻击我们,那我怎么办?”
“只是为了证明一下我们的实力罢了,如果真要攻击那家企业,我们完全没必要去攻击他的网站。入侵他们的企业内网,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易如反掌的。”吴越霸王的口气很大。
“那是不是交了保护费,有人来攻击我们的网络,你们就会出面保护?”刘啸假装有些松动。
“那是自然!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我连你们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相信你们的话,你们完全可以收了钱不办事。真的有人来攻击我们,我都不知道你们身在哪里呢,你们又凭什么说可以保护我们?”
吴越霸王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做这行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你可以到处去打听打听,凡是我们吴越家族保护的企业,什么时候出过事?我不介意跟你说句实话,这个圈子也就那么几家,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凡是被我们吴越家族做了保护标记的企业,其他人就不会来碰。”
刘啸不禁想笑,他从吴越霸王的这些话里倒是听出了一丝别的意思,那就是说,攻击企业的网络和保护企业的网络,其实都是他们干的,他们大言不惭地说是来保护这些企业的网络,但要是没了这些鸟人,又会有谁来攻击企业的网络呢?这帮鸟人自己给自己造了个市场,还真是有才!
或许这帮鸟人还会耍一些其他的手腕,比如他们故意去攻击一家受自己保护的企业,等企业求救时,他们就会说:“好,我们现在就去保护你!”,但其实就是他们自己停止攻击罢了。手腕虽然简单了一些,但这样一来,那些不明真相的企业倒是会真的以为这帮人神通广大,竟然一出手就摆平了攻击者,那以后的保护费自然也就会交得更勤快一些了。
刘啸不屑地嗤了口气,这一套都是以前黄金荣、杜月笙之流玩得剩下的,这帮鸟人现在的这副行径,完全称得上是网络黑社会了。几年前,刘啸办的那个黑客网站被黑,他就已经知道网络中存在着一种叫做“网络打手”的职业,给钱他就敢黑。只是他没想到这才几年的工夫,这些网络打手们就已经跳出了粗放型的散户经营模式,成功地实现了集约型、集团化和规模化,还真是他娘的与时俱进、可持续性发展啊。
吴越霸王见刘啸好长时间没有回音,再次发来消息,“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刘啸回复道:“这事我做不了主,你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还得和老板商量一下。”
吴越霸王大概是以为有戏,心下大悦,道:“好,你好好考虑考虑,但我希望不要超过三天。”
“那我决定了之后如何联系你?”刘啸的意思是对方每次都更换EMAIL有点麻烦。
吴越霸王发来消息,“这些EMAIL,你随便给哪个发邮件都可以,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刘啸不再回复,直接打开自己的邮件追踪器,发现对方不仅是每封邮件都在更换EMAIL,而且每个EMAIL的来源IP地址也都不一样,这样来看的话,对方可能是使用了代理,或者手里掌握着大量的“肉鸡”。
刘啸对这些IP地址发动了一次扫描,发现其中好几个都是没有开放代理服务功能的,看来这些机器都应该是对方的肉鸡。不过这对刘啸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对方既然使用了肉鸡,那肯定就会在肉鸡上留下记录,自己只要攻下这些肉鸡,应该就可以得到对方的真实IP地址。
刘啸二话不说,直接拉出自己的攻击工具,挑了其中一台肉鸡开始进攻。吴越霸王他们在得到这些肉鸡后,似乎并没有好好地去经营,肉鸡的安全性能依旧是那么差,到处都是漏洞,刘啸根本都没有去扫描这些肉鸡的漏洞,只是想当然地认为它们可能存在某漏洞,一试之下,居然就成功了。
打开肉鸡的日志记录,一干二净,看来对方已经擦过脚印了,刘啸极度郁闷,肉鸡上竟然连刚才对方发邮件的记录也没有了。
无奈之下,刘啸只好放弃这只肉鸡,再去试其他几台肉鸡,一连试了几台,都是一个样,看来这个吴越霸王真是超级谨慎,一点痕迹都不给对方留下。
刘啸咬了咬牙,他准备再去联系一下对方,只要对方一回复,他准备在得到对方IP地址的瞬间就去攻击那台机器,如果速度够快,自己应该可以赶在对方还没有删除记录之前得到一份日志。
刘啸仔细检查了一遍的自己的工具,他准备使用一个还没有被公布的漏洞来进行攻击,这样自己入侵的成功率会是100%,设置好代理和跳板,刘啸深吸一口气,给对方的一个EMAIL发了条消息,“我已经想好了!”
吴越霸王的消息在几十秒之后就传过来了,“你是如何决定的?”
刘啸几乎是在邮件提醒声音响起的瞬间打开了邮件追踪器,然后运行工具,向这个刚刚得到的新IP发动了攻击。

PS:名次解释
肉鸡:黑客把那些已经拿下管理权限,受自己控制的机器称为肉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