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小花看刘啸锁着眉头想了十来分钟,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别吵别吵!”刘啸刚琢磨出点思路又被打断了,“我正在想!”
张小花看刘啸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站起来,“我先回去了,等那个吴越霸王上线之后,你一定记得通知我!”
“好好好,我记住了!”刘啸一听此话,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象送瘟神一样把张小花送了出去。
刘啸这么墨迹,倒不是说怕了,如果吴越霸王真的是邪剑,刘啸反而会更高兴,他等了这么久,就是在等一个和邪剑公平较量的机会。虽说邪剑上次窃取刘啸方案然后据为己有的行为是相当地龌龊,刘啸痛恨至极,但却不会和邪剑一样做出同样下作龌龊的报复行为,他始终认为,要战胜对手,就要像踏雪无痕那样,光明正大,真刀真枪地打败对方,就算再不济,也应该象张小花那样光明磊落。
所以,刘啸现在是挖空心思,想弄出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要将那个吴越霸王,也可能是邪剑一把拍死,不能给对方任何反扑的机会。
看看办公室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刘啸索性关上办公室的门,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一看,那木马程序还在锲而不舍地访问那个域名,但链接还没建立,吴越霸王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事,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上线。
刘啸停止木马的运行,然后打开反编译软件,他想看看这个木马的结构和功能。刘啸以前曾研究过各种主流的木马,如果吴越霸王的这个木马不是他自己设计的,而是采用常见的木马修改而成,那刘啸想自己就应该会有办法了。
将木马反编译之后,刘啸打开自己以前研究过的木马资料库,这里有他总结出来的各种木马的特征码,只要在被反编译出来的代码里寻找那些特征码,一旦出现相同的特征码,就可以说明这两个木马是同一个程序,或者说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
刘啸编了个小程序,程序会按照刘啸木马资料库里的特征码逐条进行搜索,发现有相同的就记录下来。
结果很快出来了,相同的特征码只有两条,刘啸查了一下资料库,这两条特征码都来自同一个木马,由此看来,吴越霸王使用的木马,肯定是和这个木马有关系了。
刘啸调出这个木马的相关资料后,有点意外,这不是一个主流的木马,是自己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当时刘啸参加了一个反病毒的论坛,那里都是一些民间的反病毒爱好者,他们最大的兴趣就是搜集各种病毒和木马,然后在一番分析之后,给出解决和清除的方案。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刘啸对这个木马还是有一定的印象,他记得当时论坛上有人放出这个木马程序,说是刚刚捕获到的,但是无法脱掉木马的壳,希望高手来研究一下。刘啸就把木马程序下载了下来,后来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程序的入口,顺利脱壳,后来一番分析,找到了彻底清除木马的方法。
可等刘啸准备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往论坛上发表的时候,却发现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这个木马,刘啸当时也没有什么名气,属于菜鸟级别的,就没好意思再发表。
刘啸看了看那两条特征码,其中的一条转换过来,是字母“wufeifan”,这串字母极有可能就是木马作者的名字了,刘啸当年还特意查证了一番,在他所知道的圈里人物中,并没有人叫这个名字,所以刘啸当年还很纳闷,因为按照wufeifan的给木马加壳的技术来看,此人肯定是一个绝顶高手,绝不会籍籍无名。
另外一条特征码,是木马守护程序中的一段代码,因为很有技术代表性,刘啸就把它也定为这个木马的特征之一。
通过这两条特征码,已经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吴越霸王使用的这个木马,应该就是由wufeifan设计的。刘啸不由一阵叹息,两年前这个wufeifan的技术就已经相当了得了,没想时隔两年,他的技术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点从那段守护程序的代码就可以知道了,他采用的依旧是两年前的守护手段。
“看来一个人一旦钻进了钱眼里,他的心里就不再会有技术了!”
刘啸叹了口气,有点替这个wufeifan惋惜,这个家伙如果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技术上,那他现在肯定丝毫不逊于五大高手了,可惜啊,这个家伙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写木马和收保护费上了。
Wufeifan两年前设计那个木马的时候,曾设置了一个超级后门,这也是一般程序人的通病,总要为自己留一手。如果有人不小心中了木马,只要按下wufeifan设计的一个组合键,就会激活这个后门,然后输入超级密码,木马的控制端和被控制端就会瞬间发生倒置,下马者非但无法控制肉鸡,反而会被肉鸡的主人牢牢监控。
这种留一手的编程习惯可谓是根深蒂固的,刘啸不用猜也能知道,吴越霸王现在使用的这个木马中肯定也存在超级后门。
“那这个吴越霸王可能就不是邪剑了,至少不会是邪剑本人。”刘啸挠挠头,邪剑这样的高手擅长渗透和瞬间攻破,基本是不会使用到木马的,即便是用,那也绝不会用别人设计的木马。
刘啸暂时打住自己的想法,他得赶紧在这些反编译过来的代码中寻找wufeifan设置的超级密码,以及激活后门的方法。好在刘啸这种工作做过很多次,而且对于wufeifan的编写习惯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大概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他就找到了超级密码的位置所在。
把它转换过来,是一段加密过的字符,刘啸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很普通的加密算法,也很常见,刘啸他找到这种加密算法的解码器,输入这段字符,就得到了超级密码,“10000000”。
刘啸不禁一阵狂汗,这个wufeifan真的是疯了,从密码上就能看出他的想法,他要赚一个亿,否则绝不会设定这么一个弱智的密码。
知道吴越霸王不是邪剑,刘啸竟然有些失望,想象中的激烈对决肯定是不会有了,再加上没有了报仇雪恨的动力,刘啸心里的斗志顿时少了一大半。现在的吴越霸王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他这个到处给别人下马的家伙,最后却要注定死在自己的马儿身上。
刘啸将木马放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之中再次运行起来,然后就给吴越霸王的那些EMAIL中发了一条消息,“有空不?我们谈谈。”
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吴越霸王上线了,刘啸看到自己的木马成功和对方建立了链接。
吴越霸王的消息发了过来,“昨天怎么不回消息?你们准备交多久的保护费?”,大概吴越霸王以为刘啸主动来找自己,那肯定就是同意交保护费了。
“保护费的事情先不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们这样肆无忌惮地去收保护费,就没有想到万一失手被人抓住把柄怎么办?”刘啸回复到。
“哈哈哈,把柄?我不妨再给你说一句实话,网络中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数据,看不见摸不着,想要抓个实实在在的把柄比登天还难。就拿现在来说,你明知道我在恐吓你,可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可以随时随地找到你,但你想要找到我,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吴越霸王似乎很得意,“其他的心思你趁早别有,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句话可以算是威胁了,大概吴越霸王也听出了刘啸这个问题有不友好的意思。
“你真打算把这行干到底了?”刘啸继续墨迹着。
“你唐僧不唐僧啊?”吴越霸王终于恼羞成怒,“既然是你把我喊上线的,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答复,错过这次,就算你下次跪地求饶,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你们张氏。”
刘啸叹了口气,不再回复,继而切换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下,激活了木马的后门,只是片刻之间,刘啸就通过木马进入到了对方的机器之中,他先把对方的日志记录,包括木马的使用记录统统拷贝到自己的机器上,然后在对方的机器里寻找着有用的东西。
当看到对方木马控制端的显示时,刘啸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个吴越霸王掌握的肉鸡竟然有好几千台,此时上线的木马也有四百多台。刘啸在对方的电脑上翻了翻,最后找到了一份档案,这是吴越霸王做的一个报表,里面有各个公司交保护费的详细账目,包括交多少,交了几个月,还有汇款的账目帐户,各种银行大大小小的帐户加起来,竟然有100多个。在档案的最后,还附了另外一张表,上面是需要催缴以及还没有交保护费的企业,张氏廖氏都在其上。
“靠!还真他娘的够专业啊!”,刘啸暗骂一句,把对方机器上能搜罗的东西全部拷贝了过来,包括对方机器的用户名,拨号用的账号密码,他统统复制了过来,凭着这些信息,想要知道对方的物理位置,应该不难。
可怜那吴越霸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控制,傻乎乎地等在那里,看刘啸半天没回复,就给刘啸发来最后通牒,“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再不说回复的话,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他的这一行动,刚好被刘啸全程监控下来,这些数据又被刘啸当作证据保存了下来。
刘啸笑笑,回复道:“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了,尽管放马过来吧!”
吴越霸王大怒,“好,你小子等着,以后有你们张氏的好果子吃!”
刘啸懒得理他,该找的资料自己都已经找到,剩下找出并抓住吴越霸王的事,那就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了。刘啸把刚才得到的数据资料全部整理好,又特意往U盘里做了个备份,顺手关掉电脑,坐在椅子里叹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该给的机会我都给你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肯把握,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放小花咬你们了。”
此话一出,刘啸脑门上就冒出一层冷汗,自己竟然把张小花的吩咐给忘了,刘啸急急忙忙翻出手机,通知张小花,“喂,小花,那个吴越霸王上线了!”
“好好好!”张小花大喜,“我马上就到!”
刘啸起身擦擦冷汗,把U盘往兜里一装,再去看自己的胳膊,似乎早上被张小花拧的地方又开始变得青紫起来了,刘啸就感到头皮一阵阵发紧,“乖乖,这下死定了!”

PS:
虚拟系统:
很多人都曾有过安装多个操作系统的经历,但遗憾的是,系统装的再多,启动的时候却只能启动其中的一个。
而虚拟系统技术可以在一台机器上安装多个操作系统,这些操作系统可以同时启动,并可以随意切换,彼此间还可以互相通信,甚至你可以一台机器上将WINDOWS和LINUX系统同时启动。这种技术主要是方便平台切换,并可以防范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