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潜规则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章 潜规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去各大黑客站点的论坛逛了一圈,发现都在议论软盟被黑的事,论坛乱成一锅,不时有人跳出来爆内幕,说的却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有的说是其他安全公司恶意挑衅,不过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反对,这和网站被黑之后挂的那句话明显不符,什么叫做见利忘义,什么叫做口蜜腹剑?这明显就是私人恩怨嘛!有的说是国外黑客攻击,马上就有人说这是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威风。
不过也有一些细心的人根据图片上的那把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邪剑,不过这种声音很微弱,说出去没人相信,圈里人都知道邪剑和龙出云关系不错,两人当年还曾合开一个黑客站点。
至于其他的说法,那就更加荒谬了,什么因情反目成仇,什么合伙人釜底抽薪,反正是乱七八糟,什么说法都有,刘啸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关了论坛,去分析上次踏雪无痕入侵的数据。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刘警官打来电话,三羊市警方对吴越霸王的住所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屋里遗留的电脑上的数据被彻底销毁,警方什么也没有得到。刘警官希望刘啸再来一趟网监大队,商量一下事情的处理办法。
刘啸有些意外,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那吴越霸王明明都已经是瓮中之鳖,竟然给跑了。难道这小子发现自己被监控了?不可能啊,这种通过木马作者预留的后门进行反控制的方法,是最不可能被发现的,所有的数据看上去就跟平时一模一样。难道是自己哪个环节疏漏了,给对方露出了马脚?刘啸仔细回忆了一下和吴越霸王对峙的全过程,似乎也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一时也想不出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刘啸只得起身先赶往警局。
进了网监大队的门,刘警官已经等在了那里,“来,刘啸,先坐!”
刘啸刚一坐下,就开口问道:“刘警官,到底是怎么回事,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会让对方给跑了?”他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主要也怪我们有点大意!”刘警官给刘啸倒了杯水,“昨天接到我们的协助请求后,三羊市的警方并没有对犯罪嫌疑人吴越霸王立刻进行监控,而是在今天直接采取抓捕行动,结果吴越霸王就在这期间逃跑了。至于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惊走犯罪嫌疑人,我们现在也正在调查。”
刘啸无语,这下可好,自己是为了杜绝后患才找了警方,没想到最后还是后患无穷。
“你也仔细回忆一下,吴越霸王的事情,你还对谁提起过?”刘警官询问到。
“也没有谁啊,就张小花,可她是肯定不会泄露的,吴越霸王敲诈的可是她家的企业!”刘啸不认为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
“再想想,再想想,我这也是随便问问,争取把情况弄清楚!”
刘啸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再就没谁了,知道有人敲诈的事,也就我、我们总裁、总裁的秘书、还有张小花,这些人都不可能走漏风声。唔,对了,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人知道。”
“是谁?”刘警官问到。
“是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他也没有嫌疑,因为他只知道有人敲诈张氏,却并不知道是谁在敲诈,而且他的身份是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总监。”刘啸说的就是蓝胜华。
刘警官笑笑,“那也未必,你说说你这朋友的情况吧!”
“绝对没可能,昨天他们公司遭受黑客入侵,自顾不及,哪有功夫管这闲事,何况我也就随口一提,我对他的人品还是敢打包票的!”
“你说的是软盟吧?”刘警官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那你说的这个人就应该是蓝胜华了。”
刘啸不禁对这个漂亮的女警官刮目相看,自己只是稍稍一提,她马上就能推敲出自己说的是谁,至少说明她每天都在关注整个圈子里的事情,而且对圈里的人物是了如指掌。年经轻轻就能坐上网监大队长的位子,看来绝非偶然啊。
刘警官似乎看出了刘啸的惊讶,“昨天软盟被黑的事情闹得挺大,我也只是随口一猜,呵呵。”
“你猜的没错,就是蓝大哥。”刘啸既然说了,也就没必要隐瞒,道:“我是绝对相信蓝大哥的,我认为可能是我们在技术上疏漏了什么,让吴越霸王有所警觉,这才得以逃脱。”
“唔,我们会继续排查的,关键是接下来怎么办?”刘警官看着刘啸。
“这个倒不用担心,我们张氏的网络现在还没搞起来,吴越霸王就是想要报复也没得办法。”刘啸笑了笑,“我倒不担心他会来,而是担心他不来,只要他敢再露面,我就能追踪到他。”
刘警官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很自信嘛!”
“我跟他交过手,所以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嗯,放心吧,我们警方也会做好布置,密切关注,只要吴越霸王露面,我们肯定会抓到他的。”刘警官顿了顿,问道:“对了,我看你技术很不错,自己学的?还是有人教的?”
“自己喜欢,瞎琢磨的!”出了OTE之后,刘啸就不在外人面前提及踏雪无痕的名字了,太神秘了。
“那你很厉害啊,自己琢磨就能达到这么好的水平,又担任了张氏这样大企业的网络负责人。”刘警官笑道:“如果以后有机会,还要请你多多指教。”
“刘警官真会说笑,我哪能指教你。”
“不要老叫我刘警官了,咱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是封明市网监大队的大队长,我叫刘晨。”刘警官学着昨天刘啸自我介绍时的口气,说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伸出了手。
“认识你很高兴!”刘啸握了一下手,又习惯性地说了一句“刘警官!”,随即他意识到不对,看着刘晨,不好意思地笑着。
刘晨看看表,道:“该下班了,走吧,我送你回去,反正也顺路。”
刘啸站了起来,“那多不好意思,这是第二次了!”
“走走走,客气什么!”刘晨推着刘啸就出门网监大队的门。
在车上,刘晨突然问道:“软盟被黑的事情,你分析会是谁干的?”
“这个……”刘啸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反问,“你认为会是谁?”
刘晨笑笑,“看来你是想考考我啊!说实话,其实我很清楚是谁干的,但我不能说,做我们这行的,每说一句话,都要讲究证据。而且软盟事后没有向我们警方提出协助调查的请求,我们就不能插手,就算我知道是谁干的那也没用。”
“看来你对这个圈子里的恩怨很熟啊!”
“那当然!”刘晨一脸得意,“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
刘啸笑笑,他竟然忘记这事了,老大和邪剑之间当年的恩怨,黄星也算是当事人,自然能猜出是邪剑黑了软盟的网站。
“以前我上学的时候,觉得黑客很神秘,很厉害,于是喜欢上了这行。可等我做了网监,我才发现,黑客圈一点都不好玩,就好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网监就是六扇门,我们有我们的原则,他们有他们的规矩,他们轻易不招惹我们,但也不愿意我们插手他们的恩怨。如果我们冒然插手,他们非但不会感激,反而会认为我们是多管闲事,可能反手就找个机会给我们难堪。”刘晨无奈地摇了摇头。
刘啸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比如上次邪剑盗窃自己方案的事,自己完全可以报警的,但自己也没有报警,而是选择了再等机会击败邪剑,与其说自己傻,倒不如说自己骨子里有保存着一丝黑客的底气。你可以打倒我,击败我,但你休想从我嘴里听到一个“服”字,现在大概也只有在黑客圈,才保留着这种古老的江湖规矩,他们认为去找网监帮忙,本身就是一种认怂的行为。
两人说着话,车子很快就到了张氏的楼下,刘晨停稳车子,看着刘啸,很认真地说道:“这次吴越霸王逃跑,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罢休的,你可以去把他揪出来,但有一点,你的所有行为,必须在我们的原则范围之内!否则的话,即便是朋友,我也会不客气的!”
“知道了!”刘啸跳下车,心情很爽,刘晨的话非但没有束缚住刘啸,反而让刘啸知道,在这个圈里规则的允许范围之内,原来自己还能做很多的事情,他推上车门,向刘晨道别:“你放心吧!”
车子开走之后,刘啸就在自己嘴巴上狠狠抽了一下,“靠,我以前真是太妈的良民了!”,刘啸很后悔,自己真不该去报警,刘晨最后这些话的意思很明确:你自己又不是搞不定那些敲诈者,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们呢。在刘晨的眼里,刘啸非但不是个良民,反而是个破坏圈内规矩的分子。
或许刘晨不是这个意思,但刘啸觉得就是,他觉得自己给黑客这块招牌抹黑了,丢脸了,换了是邪剑龙出云,如果有人去收他们的保护费,他们会去报警吗?肯定不会,他们会像张小花那样,搞定对方,然后去收对方的保护费。
刘啸敲敲自己的脑袋,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张小花似乎比自己更有做黑客的天份。而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是一个绵羊化了的黑客,全身上下彻底的学生气。帮张小花去找入侵的黑客,经过授权在张氏实施摆渡攻击,自己可以发挥出所有的能力,无所禁忌,而在邪剑的事情上,自己却缩手缩脚,认为这个不对,那个不好,反而没了个主见。
刘啸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是丢人,所有的事情说到底,不就是个私人恩怨吗?有人迎面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还朝着自己脸上吐口痰,凡是稍微有血性的都开干了,而自己却象个小媳妇似的,只会跑到网监那里哭哭啼啼。
刘啸再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妈的!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