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弄巧成拙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弄巧成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是吧!”刘啸一时都有点反应不及,这事也太巧了吧,巧得都有些匪夷所思了。
几年前,自己从这个论坛上下载到了wufeifan的木马,此后这种木马便一直销声匿迹,从没有出现过,直到吴越霸王出现,这种木马才重现江湖。紧接着,自己便又从论坛上下载到了wufeifan的病毒程序,木马和病毒同时现身,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啊?
刘啸赶紧登上论坛,给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发去消息,询问他是在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个病毒的样本。
那人回来消息,说是自己负责的一个企业的网站被黑了,之后黑客挂上了这种病毒,幸亏自己发现早,及时删除了网页中的恶意代码,并且找到了黑客存放在网站服务器中的病毒样本,但是这病毒是加密过的,自己搞了几天,无法解密,这才请刘啸帮忙。
这和刘啸猜想的基本一致,病毒本身没有设计传播功能,那就只能用这种依靠外界的手段来传播。当年wufeifan的那个木马,刚开始也是无毒无害的,可后来却被用来搞肉鸡,去收企业的保护费,以此来推测,wufeifan现在的这个病毒也应该只是抛到互联网上来检验一下存活能力,检验结束后,他才会设计病毒的本身传播复制功能,以及一些隐藏的功能。
刘啸给那人回了消息,说自己已经解开了病毒的壳,现在立刻着手制作彻底清除病毒的工具,他让那人稍微等候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刘啸把这个病毒的专杀工具上传到了论坛,他给这个病毒起名“wu氏病毒”,按照惯例,他揪出十多条这个病毒的特征码来一起公布,并在帖子里发布了病毒预警,希望大家提高警惕,说不定这种病毒的变种很快就会漫卷而来。
这倒不是刘啸在故意危言耸听,既然那wufeifan要赚一个亿,仅仅靠收企业保护费,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他现在搞了这个病毒,自然就是想在这个病毒的身上做文章,只是刘啸还无法确定wufeifan究竟会搞到哪一步,所以只能是提前给大家打个预防针。混迹这个论坛的人,有很多是专业杀毒软件企业的技术员,刘啸希望自己的帖子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做好病毒库的升级工作。
刘啸发完贴,又专门联系了一下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给他发了一份小工具,是自己设计的用来给wu氏病毒解密脱壳的工具。
做完这些,木马还是没有链接上,刘啸只得跑到张小花的那台电脑跟前,张小花这一走,守着论坛的工作也得刘啸来做了。
刘啸挨个把张小花发的帖子看了一遍,都没有新的回复,刘啸有些失望,这瓮都摆了好几天,可对方就是不来钻,看来这招是不行了。如果木马那边也联系不上的话,那自己就只好来硬的了。
刘啸起身准备关掉网页,连续关掉几个之后,他突然停住,然后又拼命地打开刚才的帖子,刚才似乎自己有看到“吴越”两个字眼。
挨个再找一遍,果然,其中一个论坛冒出了新帖,“求助:企业受到吴越家族敲诈,有人了解这个吴越家族吗?”
刘啸赶紧点开去看,发帖的人说自己的公司刚刚建立了一套网络系统,今天下午便收到了一个自称是吴越家族的人的邮件,让交保护费,否则就对公司的网络系统进行攻击,发帖的人想知道这个吴越家族是不是真的,还有没有其他公司也收到过类似的勒索敲诈。
“奶奶的,还是这老一套啊!”刘啸有点激动,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以为吴越霸王他们躲起来不敢露面了呢,没想到这帮鸟人的勾当一直都在继续。
刘啸用论坛的短消息和那发帖的人联系,“你好,我了解吴越家族,我需要知道你们被敲诈勒索的细节。”
发贴人的论坛ID叫做“破六寒”,他很快发来了消息,“你是谁?你怎么会了解吴越家族?”
“我的公司也被他们勒索过,我和他们交过手!”
“哦,那QQ详谈吧!”破六寒发来一个QQ号码。
刘啸回到自己的机器上,打开QQ,把那个破六寒加了进来,然后发去消息,“你是哪家公司的?”
“华旭电器有限公司!”
刘啸把这个公司名字放进搜索引擎一搜索,发现这公司竟然是三羊市的,刘啸笑笑,心想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个吴越家族竟然连自己窝里的企业都要敲诈,笑完刘啸顺手点开那公司的网站。
刚一打开,刘啸的机器就吱哇乱叫了,华旭公司的网站也不知道被哪个狗日的挂了木马,刘啸做的报警器一阵狂叫,检测出网页中含有恶意代码,正在后台下载木马,木马数量居然有三个。
刘啸切换到虚拟系统下,重新打开华旭的网站,让那些木马都下载了下来,他有收集研究各种木马病毒的习惯。
破六寒见刘啸半天没回音,就问道:“你说你和吴越家族交过手,是怎么回事?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家企业的网络主管,前不久吴越家族也向我们收保护费了。”刘啸答到。
“后来呢?你们交没交?”破六寒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
“没交,吴越家族的人漏了踪迹,被我追踪到了,然后逃逸潜藏了起来,我现在正在寻找他们。”
破六寒半响之后才发来消息,“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能追踪到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了!”
“很好办,你把他们勒索你公司的细节说一下,然后由我来冒充你和他们进行谈判,只要和他们接上了头,我就有办法把他们挖出来。”刘啸说得极度肯定。
“那先谢谢你了!我把资料整理一下,一会给你!”破六寒想也不想,答应了刘啸的请求。
刘啸心情大爽,站起身来连蹦几个高,跑过去沏了杯茶,然后心满意足地贴在椅子里,等着对方把资料给自己发过来。
茶刚嘬了两口,破六寒就请求接收文件,刘啸点了接收。一看对方发来的文件还真不小,刘啸觉得有点奇怪,心想你就整理个邮件,怎么能整出十来M呢。
这是一个压缩文件,没解压就已经这么大了,如果解压出来,还不知道有多大呢,刘啸没敢贸然打开,直接把这个文件拖到了虚拟系统之中去解压。之后他随便运行了一个解压后的文件,虚拟系统当即崩溃,等刘啸再次重启虚拟系统,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启动。
“靠!上了狗日的当!”刘啸当即反应了过来,这个所谓的破六寒,可能根本不是华旭公司的人。既然自己能搬个瓮让人钻,那吴越的人自然也就能搬个瓮让自己钻,这个破六寒绝对是吴越家族的人,他识破了自己的请君入瓮计,这才设局报复自己。
刘啸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赶紧把自己的QQ隐身,果然,一隐身,破六寒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发了过来。
“你小子不是很能吗,不是说能追踪我们吗?有种来呀,把你的本事全拿出来,老子全接着。”
“你以为你那雕虫小技就能瞒得过我们吴越的人吗?老子干这行多少年了,什么风浪没遇过,什么招数没见过,你这招早就被不知道多少人用过了,你小子还好意思再拿出来显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小子不是叫网监的人来抓我们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毛都没摸到一根。我们吴越家族要是怕了区区的网监,早就不用在道上混了。既然你小子跟我们玩阴的,那我们就奉陪到底,从今日起,我们吴越家族和你不死不休,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就等死吧!”
刘啸心中的怒火腾地冒了起来,一拳砸在桌子上,“啪吱”一声,桌上的茶杯竟然都被震翻掉地。刘啸站在电脑前,半响无语,自己真是太低估这帮家伙的能力了,这些人干这行多年,早就修炼成精了,自己的那些手段在自己看来似乎还不错,可在对手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这就是他娘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抓到对手,反被对手戏弄了一番。也怪自己太心急,竟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对方的骗局,就傻乎乎地钻了进去。
“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刘啸反复念着这几个字,之后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好,既然你们想死,我刘啸就成全你们,我要让你们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用冷水冲了把脸,刘啸才稍稍冷静下来,坐在电脑前,他开始恢复着虚拟系统的数据。刘啸把对方给自己发的那个压缩文件首先恢复过来,然后转移到了一个隔离区,一检测,全是病毒,而且各个都是致命的,好在自己有预感,放到了虚拟系统之中运行,那里所有的硬件设备都是虚拟出来的,否则的话,自己现在的电脑都已经报废了。
“妈的!”刘啸骂了一句,这些病毒对自己来说,屁用都没有,自己原本还想看看这些文件中是不是有点线索什么的。
刘啸打开论坛,发现对方的帖子已经删除了,而且连帐号都删除了,自己想从论坛寻找线索的计划也算是没戏了,只有论坛短信箱里还保存着刚才和对方聊天的信息,但这些信息一点价值都没有。
“靠!”刘啸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这厮真是太老道了,所有有可能泄露信息的途径都被他堵死了。
刘啸郁闷地站了起来,在屋子踱着圈,骂归骂,自己终归还是要想出个办法来,这次要是再失手,自己直接撞死在电脑上的算求了。

PS:凌晨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