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白色院子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白色院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牛熊二人显然没听明白,大眼对视一下,然后齐齐望着刘啸。
“我刚才看了一下你机器的恢复记录,一个星期前,有人做了第一个备份,几小时后又做了第二个备份,到现在为止,共有过五次恢复行为,其中有两次是更新并恢复到第二个备份,另外三次是将系统和硬盘数据恢复到第一个备份,这最后一次的恢复时间,便是今天凌晨的四点多。”刘啸看着熊先生,“这个时间,熊先生应该是在睡觉,此时能够将电脑启动并且恢复的人,我想只有你的家人了。”
熊老板大概明白了刘啸的意思,“你是说我家孩子把我的文件删除了?”
“不是删除,是恢复到备份状态了!”刘啸笑了笑,“一个星期前,你的电脑上肯定没有这份文件的,后来才有了。”
熊老板点了点头,“这倒是对。”
“这就象是我们在看书翻页,你明明翻到了下一页,但有人趁你不注意,又给你翻回到上一页。”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熊老板拍着脑门,“原来是这么回事!”
刘啸笑了笑,“如果熊先生丢失的那份文件很重要,我可以为你恢复,只是有点麻烦,我今天也没有带工具,要恢复也得等下次来了。”
“重要倒是不重要!”熊老板似乎还没绕过弯来,“我就是想不明白,我孩子为啥要把我的电脑来回恢复呢。”
“这就不是我能解决的了!”刘啸笑呵呵看着熊老板,“这得熊老板你自己去弄明白了!”拍拍工具包,刘啸道:“如果熊老板再没其他的问题,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牛蓬恩也忙站了起来,“熊哥你放心用,这次绝对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
“不着急走啊!”熊老板客气道:“我给你们沏茶,喝了茶再走!”
“不了不了!”牛蓬恩连连摆手,“谁不知道您熊哥是个大忙人呐,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事您再吩咐。”
出了楼,牛蓬恩有些不放心,盯着刘啸问道,“熊老板的机器真的没问题了?”
刘啸微微点头,“我看没什么问题了!”
“最好别出什么问题!”牛蓬恩嘴里嘀嘀咕咕,“否则咱们全得玩完!”
刘啸有点纳闷,难道熊老板电脑的好坏,还能决定了一个公司的死活不成?何况自己还真没看出来这个熊老板哪里厉害。
牛蓬恩一脸忧烦,回头往熊老板所在的楼层看了看,然后夹着皮包,奔自己老爷车去了。
刚进公司的门,马姐就开始喊了,“刘啸,领出工单!”
刘啸皱眉走了过去,“又是装系统?”
“不然还能是啥?”马姐把单子往刘啸手里一塞,“别磨蹭了,赶紧去,客户还等着呢!”
刘啸往工单上一瞄,心里顿时哇凉,客户的地址距离这里至少十公里,自己蹬自行车过去的话,又得在太阳下暴晒一个小时了。刘啸苦笑,自己本想着来小公司能够轻省一些,谁知道脑子是轻省了,胳膊腿却遭了罪,装系统本身就没啥技术含量,这对刘啸来说,就是个纯粹的体力活。
刘啸背起水壶、工具包,准备出门,路到门口的时候,牛蓬恩开了口,“刘啸……”。
刘啸站住了脚,看着牛蓬恩,他似乎是有话要说,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刘啸刚准备开口,就见牛蓬恩又摆了摆手,“你先去做事吧!”,说完锁着眉头踱进了自己办公室。
熊老板的电脑似乎是好了,至少这几天是没有坏的消息传来,牛蓬恩的眉头这才有点舒展,今日他特地没让马姐上班,让她去找熊老板的太太打麻将去了。刘啸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过去探口风去了,只是刘啸一直都很纳闷,不明白牛蓬恩为什么那么害怕熊老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马姐回来了,远远看出,她的眉心都拧快出了一把麻花。
牛蓬恩顿感不妙,赶紧问道:“怎么样?”
马姐摇了摇头,没说话。
“电脑没修好了?”牛蓬恩急问。
“修……倒是修好了!”马姐坐到椅子上,“可是还不如没修好!”
牛蓬恩脸上的汗就出来了,“你倒是说清楚啊,什么修好没修好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熊老板的电脑是彻底修好了,而且原因也找到了!”马姐叹了口气,“他儿子今年不是读初三吗,熊太太就把孩子的电脑给没收了,不让孩子耍,本是想让儿子好好念书。谁知道这孩子还挺精,半夜等熊老板和他太太都睡了,偷偷地在熊老板的电脑上打游戏,这不,前天晚上被熊老板给抓着了。”
“那怎么就不好了呢?”牛蓬恩有点晕,“上次刘啸去,不就说是他孩子在捣腾电脑嘛,这判断得挺准啊!”
“准是准!可现在熊老板家全乱了套,那孩子正和他们夫妻干架呢!”马姐唉声叹气。
这下牛蓬恩也傻了,修不好吧,是自己无能,熊老板要生气;可这修好了吧,又整出这么个麻烦事,估计熊老板会更生气,这叫个什么事,自己怎么着都讨不到好。牛蓬恩瞪眼看着刘啸,想骂两句吧,却又不知道该骂什么,刘啸又没错。
“狗日的!”牛蓬恩也不知道骂了谁一句,然后拽着马姐进了办公室,估计是想辙去了。
第二天上班,牛蓬恩一脸的疲色,嘴角竟长出个火疖子,进门谁也没看,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大家往牛蓬恩身后看去,往日和牛蓬恩前后脚的马姐竟然也没影,看来马姐今天是不会来了。
刘啸坐在椅子上等了半响,终于接到了一个活,有个客户的电脑出了毛病,需要人去看看,亮哥给刘啸开了工单。刘啸背起水壶工具包,准备出门,一脚刚踏出公司的门,正好有人要进公司的门,两人差点就撞到了一起。
“对不……”刘啸赶紧道歉,抬头去看,就有点惊讶,“熊先生?怎么会是你啊。”
熊老板笑呵呵地看着刘啸,“你这是要出门啊?”
“对!接了个活,要出去!我给你喊老板!”刘啸说完,转身冲里面喊道:“老板,熊先生来了!”
话音刚一落,就听“哐当”一声响,牛蓬恩忙不迭地从办公室里撞了出来,“熊……熊哥,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公司啊。”牛蓬恩说完就冲公司里的人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欢迎熊老板!”
一众人等急忙起身鼓掌。
刘啸看也没什么事了,心想客户那里还等着呢,就要闪人。
“刘啸,你等一等!”熊老板突然开口喊住了刘啸,“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呃?”刘啸有点摸不着头脑,心想你熊老板有事也不可能找我商量吧。
“大牛,你办公室方便不?我想和刘啸单独说两句!”
“方便,方便!”牛蓬恩赶紧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您尽管用,咱们之间还用客气嘛!”
熊老板当即进了办公室,刘啸皱皱眉,看来自己只好去听听熊老板的事了,进办公室之前,他把那出工单塞到了牛蓬恩的手里。
“刘啸!”熊老板看刘啸进来坐下,这才开了口,“我记得你上次说,你能恢复被删的数据?”
刘啸点了点头,“会倒是会,不过这得看具体的情况,有时候可以恢复,有时候不能恢复。怎么?熊先生要恢复那份文件?你的那个没有问题,我可以恢复!”
“这我知道。”熊老板点了点头,“我的那个文件不重要,用不着恢复。”
“那熊先生的意思是?”刘啸有点纳闷了。
“我是想问问,假如这个文件不是被删除了,而是被破坏了,你有没有办法恢复?”熊老板看着刘啸,神情有点严肃。
“这……”刘啸顿了顿,“这个不好说,得看是因为什么被破坏的,只要找到原因,想要恢复数据应该不难。”
“这种事情你以前做过没,有几分把握?”熊先生求证着。
“这个没法给你做保证,不过我之前倒是做过很多的数据研究,恢复数据应该还可以应付吧!”刘啸呵呵笑着。
“哦!”熊先生沉眉思索了一会,“那这样吧,你跟我跑一趟,我朋友那里有份很重要的文件被损坏了,这个事情还得你多多费心。”
“熊先生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们公司的业务范围嘛,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走?”刘啸问到。
“嗯,现在就走!”熊先生说完站了起来,率先出了办公室的门,“大牛,刘啸跟我去办点事。”
“好好好!”牛蓬恩连连点头,还不忘嘱咐刘啸,“熊老板的事情,你一定要办好。”
刘啸跟着熊老板下了楼,就看熊老板的车已经等在了那里,是一辆德国原产的豪华奥迪,司机看见熊老板过来,急忙拉开了车门。刘啸不由有些惊讶,这熊老板倒是有趣,住的房子一般般,车子倒是不错,还专门配个司机。
熊老板上车也没开口,司机便一路开车前行,刘啸对海城并不是很熟,只知道车子七拐八拐,最后拐到了一条林荫大道,这条路似乎有些历史的,两边的树又粗又壮,看来得有七八十年了。
车子停到一个白色院子外面,熊老板招呼刘啸下车,“一会进去,你只管专心研究你的数据,别的事情,不要多打听。”
刘啸“唔”了一下,表示知道,抬头看打量这座白色的小院子,墙是白色的,墙里的房子也是白色,是上世纪初期的那种欧式建筑,看来这房子的历史比它外面的树还要久远一些。刘啸的眼光从墙上瞄过,就不由一惊,在墙头的拐角隐蔽处,他竟然看到了红外报警器,再仔细一看,这院子上的报警器还真不少,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刘啸前一段时间给张氏搞安全设计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后来又从蓝胜华那里看到过不少的监控报警仪器,因此对这个还算是半个内行。

刘啸跟着熊老板的身后进了白色院子,心里狐疑不已,猜测着这院子里到底住的是什么人。进了大厅,就见大厅里几个人围着一台电脑,正争了个面红耳赤。
其中一个带眼镜的人,看起来很斯文,此刻却一蹦三尺高,指着另外一个人大吼,“放屁,你的那方法根本就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