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培养僵尸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培养僵尸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怎么办?”熊老板还算沉得住气,看着刘啸,“既然你能分析出原因,你应该有办法把数据分离出来吧!”
刘啸沉眉,道:“办法倒是有!只是我以前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也没有试过,所以……”
“没事!反正数据已经坏了,大不了它还是个坏,你尽管去试吧。”熊老板表了态,现在国内国外的专家都没办法,反正都是个死,倒不如让刘啸去试一试。
“那好,我尽力试试就是了!”刘啸点点头,回头对着那人,“你刚才是说,被病毒感染的数据库文件没有备份,对吧?”
“对。”那人也是头痛不已,“不然也不会这么被动了!”
“病毒只感染了这个数据库文件吗?”刘啸继续询问。
“不是,服务器上的文件都被感染了!”
刘啸追问:“那其他的文件呢?你们是不是也做了清除病毒的工作?”
“没有,我更换了新的服务器,所以其他的文件都还在!”
“那好!”刘啸总算是喘了口气,“你们立刻去那服务器上取个文件,要被病毒感染的,随便什么文件都可以!”
“好好好!”那人慌忙点头,“我这就去办!”
“别急!”刘啸喊住那人,“还有之前你们剔除病毒的那个专家还在不,我需要知道他是怎么清除病毒的,具体的算法我必须知道。”
“好,我把那专家也一块叫来!”那人说完,看刘啸再无吩咐,赶紧着去安排了。
刘啸回头看着熊老板,“熊老板,还得麻烦你的车再送我跑一趟,我得回趟家,家里的电脑上有比较全面的病毒库,我需要这个病毒库来做个判断。”
“那走吧!”熊老板二话不说,率先开道:“我亲自陪你去!”
刘啸上车说了个地方,司机便发动了车子。
“刘啸,损坏的文件你已经看过了,你估计恢复它的可能有多大?”熊老板开口问到。
“这种受损的文件修复起来比较困难,反正我尽力就是了!”刘啸叹了口气,“就好比是一座大楼,你把它拆了,然后再照原样盖一座,很简单。但如果大楼的龙骨突然被人抽走了,想要维持大楼的原状就很困难,甚至要付出比盖十座这样的大楼还要多的代价。”
“这个我明白!”熊老板忧色更沉,道:“就算是花费一百座大楼的代价,这个文件也必须恢复,你明白吗?这份数据很重要!”
要修复的文件肯定都是有价值的,但刘啸想不出来什么文件能够价值一百座楼,不过他还是说道:“熊先生你也不必太担心,根据我的经验,只要方法得当,要恢复数据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熊老板这才稍稍宽心,闭目躺在靠背上,不再说话。
刘啸到家取了自己的电脑,和熊老板再次返回那白色小院,那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屋子还多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
看见刘啸背着电脑进来,那人忙上前接过电脑,道:“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取来了,这位就是之前负责剔除病毒的专家。”
那三十多岁的人上前一步,微微点头,“卫刚!”
刘啸迟疑了一下,这个名字自己很熟悉。卫刚,反病毒界高手中的高手,人送外号“风清扬”,人人都说卫刚精通反病毒的“独孤九剑”,任何病毒到了他手里,那就算是走到了尽头,他能轻而易举地将病毒连根拔掉。刘啸急忙伸出手,“卫前辈,久仰大名!”
卫刚淡然一笑,“前辈不敢当,我只是比你早入行了几天而已,咱们这行靠得是实力,比得是技术,资历是不能作数的。呵呵,这不,我捅的娄子今天还得你来收拾呢。”
“这是我的荣幸!我会尽力的!”刘啸咬了咬牙,“我把它视为一次挑战。”
卫刚听出了刘啸话里的意思,笑着拍拍刘啸的肩膀,“好!够直接,我喜欢,我接受你的挑战。”他把刘啸拖到电脑前,拿出一个U盘,“这里面是我对这个病毒的研究分析,还有我上次剔除病毒的算法和工具,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尽管问我。”
“谢谢前辈了!”刘啸把U盘接过,转身朝那人要了自己的电脑打开,“你取的被病毒感染的文件呢?”
那人也忙递上另外一个U盘,“在这里。”
刘啸先把被病毒感染的文件复制到自己电脑里,谁知刚一复制过去,自己电脑的报警器就开始响了,提示发现病毒!
“咦?”刘啸有点意外,病毒竟然是自己病毒库中已经存在了的,那这个病毒应该不稀奇才对,为什么卫刚还会大意地剔除失败呢。
卫刚也看见了报警,围上前来,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刘啸点开报警器的报告,扫了一眼,回头看着卫刚,凝眉道:“这种病毒,我以前见过!”
“见过?”卫刚大出意外,“你什么时候见过?真是奇怪,为什么我的病毒库中竟然没有。”卫刚很震惊,要论病毒库的容量,他的绝对是国内最全的,为什么单单就漏过了这个病毒呢。
刘啸点点头,“确实见过,不过……”
“不过什么?”卫刚急忙问到。
“我是说现在的这个病毒和我以前见过的稍微有点不同,应该是个变种!”刘啸的眉头皱在一起,他也有点想不明白,这个病毒明明被自己抛到了廖氏,而且自己还做了防范措施,为什么它能感染到廖氏以外呢?
刘啸赶紧用工具打开这个被病毒感染的文件,他得确认一下,虽然报警器显示这是修改过的wufeifan病毒,而且还有自己修改的痕迹,但他觉得这绝对不会就是自己修改的那个变种。
旁边的卫刚有点着急,“那你上次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病毒?”
“卫前辈听说过终结者论坛吗?”刘啸问到。他说的终结者论坛,便是他经常去的那个民间反病毒爱好者的论坛。
卫刚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已经很久不去了,以前那里的几个高手后来都被各大公司给招安了,现在那里已经没有什么高手了。”
“一个多月前,这个病毒的原始样本就是在终结者论坛公布的,有人公布过清除的方法,还发出预警,说这种病毒的变种很快就会袭击网络。”刘啸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竟是小小得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卫刚一愣,随即叹气,“看来反病毒界是英才辈出,后起之秀还真是不能忽视,如果我能稍微谦虚谨慎一些,也不会栽这个跟头。”说完他看着刘啸,“那你应该知道清除这个病毒的方法吧?”
刘啸点头:“知道是知道,但我还得再分析一下,现在这个是病毒的变种,删除的方法肯定会稍微有点变化。”刘啸说完顿了顿,斜眼瞥着卫刚,“我听说这种病毒的壳很难脱掉,之前有人用了一个多月才成功脱掉了它的壳,卫前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办到,技术高超四个字你是当之无愧的。”
“哪里哪里!”卫刚摆摆手,道:“说起来不怕你笑话,这种病毒的壳我两年前曾经碰到过,那时候是用在一个木马程序上。当时我捕获到木马后,一直脱不掉壳,后来我还到终结者论坛发过求助帖,可惜没了下文,最后我也是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脱掉了这个壳。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木马的作者叫做wufeifan。”
刘啸的眼睛就直了,世界真是太小了,谁能想到卫刚这样的高手还会穿着马甲到论坛上去向人求助,而且求助的对象会是当时还很菜的自己,更让刘啸想不到的是,自己两年后竟然还能见到那马甲的主人。如果卫刚知道这些事,估计他会把眼镜都跌碎了,不过卫刚能把这事坦然说出来,倒让刘啸钦佩不已,这比自己见到过的龙出云、邪剑两人的气魄要大出去好多。刘啸没把这事挑明,问道:“那卫前辈知道这个wufeifan是谁吗?”
卫刚摇摇头,“我也追踪了两年,但关于这个wufeifan的资料我一点都没得到。”
刘啸“哦”了一声,趴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研究起那个文件。
这个病毒的变种确实是刘啸修改的那个,它在局域网中的传播方法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刘啸从踏雪无痕那里改进来的方法。但是这个变种明显还被人修改过,有人给它添加了向廖氏之外传播的方法,让它从廖氏逃逸了出去,病毒的隐蔽性大大加强,最重要的,它添加了新的功能。刘啸把它在虚拟系统之中运行,发现病毒在机器里打开了一个后门,病毒不断地监听这个后门,在等着自己主人的命令到达,一旦命令到达,这个病毒会瞬间将一台好端端的电脑变成肉鸡。
“有人在利用这个病毒培养僵尸网络!”卫刚在一旁提醒。
刘啸点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病毒无限制地感染下去,会有很多台电脑中招,如果病毒不发作,这些电脑表面看起来和正常的电脑一样,可一旦病毒的主人发出了命令,所有中招的电脑瞬间都将被控制利用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僵尸网络”了。
刘啸不关心病毒主人的目的,他关心的是这个变种是谁修改的,按理说只有邪剑才能接触到这个病毒,但邪剑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去培养僵尸网络;而且病毒变种里的作者名字没有被修改,还是wufeifan,如果说这是wufeifan修改的,动机是有了,但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个病毒在廖氏的企业网内爆发了呢?
“难道……”刘啸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邪剑=wufeifan……
“你想到清除病毒的方法了?”卫刚看刘啸站在那里半天没个反应,便出声问到。
“哦?”刘啸回过神来,愣了一下,道:“可以清除掉,我来试试!”刘啸说完,在自己的电脑里翻了翻,找出一个工具,这是他之前为廖氏预备好的病毒清理工具,他原本打算难为邪剑一段,就把这个工具投放到廖氏去,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很快就被张春生赶出了张氏,到了海城,他就把这事给忘了。
当下刘啸运行这个清除工具,把那个被病毒感染的文件中的病毒代码给剔除掉。
“卫前辈你看看!”刘啸指着被修复了的文件,“你检查检查,看是不是剔除干净了?”
卫刚上前只是稍微一瞄,道:“完全修复了!”,不过他心里倒是狐疑不已,这个刘啸刚才还说剔除的方法会有所不同,现在直接拉出工具就把病毒剔除了干净,难道他还能未卜先知,来之前就把工具给预备好了?
刘啸没察觉出自己刚才的疏忽,笑道:“那就好,看来数据恢复大有希望!”
他身后的熊先生一闻此言,顿时轻松了不少,锁着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兴奋地等着刘啸的下一步动作。
刘啸将受损的数据做了一个备份,其中的一份他想复制到自己的机器上,这样比较稳妥点,但一复制就被提示没有权限。
那人走上前来,“不好意思,这些数据都很重要,不能外传,所以……”
刘啸表示理解,当下把备份放好,然后把自己的剔除工具复制了过来,将数据库中的残余病毒代码剔除掉,之后他打开数据库一看,喜道:“成功了!”
说完他直接动手,将数据库中最后一天的记录分离了出来,做成数据库文件,然后对那人道:“好了,你把这个文件拿去,然后和你们之前的数据库备份合并到一起,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人很激动,赶紧复制了,着人拿走去试,回头对刘啸连连道谢。
“我有个疑问!”卫刚打断了众人,冷冷道:“我想知道,我之前的剔除失败的原因在哪里,还请你不吝赐教!”卫刚虽然问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但他想知道的却是刘啸为什么能这么轻而易举就剔除掉了病毒,甚至刘啸看不都不看一眼自己之前的剔除算法。
这不得不让卫刚怀疑,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刘啸会提前准备好清除病毒的专杀工具。

PS:回到老家了,上网不便,还老是停电,尽量争取有电的时候多码一些.大雪封山,一块煤都出不来,发电厂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