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140部队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140部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赶紧摇头,“无可奉告,无可奉告!”,心想别说我真不知道踏雪无痕的来历,就是知道也不能说啊,没有黑客愿意把自己曝光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怎么?”刘晨瞥着刘啸,“不愿意告诉我?”
“这……”刘啸支吾半天,“我是真不知道他的来历,再说了,黑客圈里有自己的规则,我就是知道,也不能告诉你。”
刘晨瞪了刘啸半天,没办法,这话还是当时她说给刘啸的,没想到刘啸现在用这个潜规则来回敬自己,不过她打死也不信刘啸的话,连对方来历都不知道,那对方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泛泛之交就把OTE搬出来?不可能,绝不可能,刘晨不说话,琢磨着要怎么让刘啸说实话。
“你来就是问这事的?”刘啸问着,“呵呵,如果是这事,我可真帮不忙。”
“不,我只是随口问问!”刘晨一脸惋惜,“我觉得你真不值,你为了张氏,把世界上最好的软件设计企业都拉来了,而张氏却把你撵出来了,我有点气不过……”
“是我自己辞职的!”刘啸可不上这当,我就是对张氏再不满,也不会把踏雪无痕给露出来,离间计没用。
“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刘晨叹了口气,耸耸肩:“说正事吧!我来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一,你上次提供资料抓住的那个内鬼,和吴越霸王的潜逃无关,他不知道我们要抓吴越霸王的事。”
刘晨不说,刘啸都差点忘了这事,现在这么一提,刘啸倒觉得奇了,谁都没有泄密,难道这吴越霸王还能未卜先知不成,知道警察要来,撒腿就跑?“还有呢?”刘啸看刘晨说了一半卡那了,就问道:“你怎么不说了?”
“这第二件事,我正琢磨要怎么说呢!”刘晨咬了咬嘴唇,“是这样的,我这次被调到海城来,是因为海城不久要举行一个网络反恐的演习,所以从全国抽调了大量的技术骨干。”
刘啸“哦”了一声,心想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啊,他以为是刘晨抓住了内鬼有功,这才调到了海城来,没成想是这个原因。
“为了提高演习的质量,我们邀请了国内的很多黑客高手参与,我看你技术不错,想让你也参与进来。”
“我?”刘啸笑了起来,“我不行,我看看热闹还行,让我参与,绝对不行。”刘啸赶紧给推辞了。
“你别着急推辞,反正这事目前还在准备当中,我觉得你应该参与,到时候可以和许多高手过招,机会难得!”刘晨笑眯眯看着刘啸,她这话算是切中了要害,直接邀请,刘啸肯定会推辞,但如果说是和高手去过招,刘啸多半会心动。
“我不去了!”刘啸继续推辞,“公司的事多,我预祝你们演习成功就可以了!”
刘晨也不多说,站了起来,“那得,该说的事我都说完了,你考虑考虑,我先走了!”
“我送你!”刘啸赶紧去拉开门,“以后常联系!”
刘晨笑呵呵地说道:“前提是你不换号!”
“不会不会!”刘啸连连表示,将刘晨送出了天晶大厦。
想起熊老板也找自己有事说,刘啸皱皱眉,拿出电话拨了过去,熊老板很客气,只是说要请刘啸到家里吃饭,让刘啸晚上过去一趟,但没说是什么事情,刘啸只好应了下来。
再回到公司,牛蓬恩正戳在门口呢,看见刘啸,赶紧拽住,“来,到我办公室,有事说。”
“啥事?”刘啸被牛老板这神神秘秘的样子给弄糊涂了。
“还是你英明啊!”牛老板把刘啸按到椅子里,“你怎么不提醒提醒我呢!”
“什么啊?”刘啸听得一愣一愣的。
“还跟我揣着呢!”牛蓬恩拍拍刘啸的肩膀,“这几天公司数据恢复的业务这么好,我知道这都是你的功劳,刚开始我对你不收费用还挺有意见,现在我明白了,我们根本就不应该赚这钱。”
“呃?”刘啸看外星人似的看着牛蓬恩,这家伙脑袋不会让牛踢了吧,还是神经短路了。
“我刚刚得到消息,那个卫刚已经找到了彻底清除病毒的方法,他制作了杀毒工具,在网上免费提供下载,还把杀毒的方法低价卖给各大杀毒软件公司使用,可谓是赚足了喝采,也没少捞钱。”牛蓬恩坐到自己的椅子里,感慨道:“不愧是国内的反病毒界的NO•1啊,境界就是高,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来这招呢。你的水平比卫刚要高,如果我们抢先这么一做,那你的招牌就算是竖起来了,你的招牌打出去了,那咱们公司的招牌也就打出去了。”
牛蓬恩坐在椅子上,不住地后悔,“你说我咋就没想到这点呢!好端端一个扩大公司知名度的机会,让我给错过了。”
刘啸有点想笑,牛蓬恩这大财迷,有钱赚的时候,他肯定是不会想到要这么做,现在卫刚的工具一出,公司业务的就没了,他这才想起了不能捞快钱,早都晚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刘啸可没功夫听牛老板念经,“熊老板让我过去吃饭,估计是有事!”
“那赶紧去吧!”牛蓬恩摆手示意刘啸可以走了,刘啸刚一站起,他又急忙问道:“吃饭没说让我也去吧?”
“没!”,刘啸一乐,这牛蓬恩,吃顺口饭他还吃上瘾了。
熊老板的家宴丰盛,但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也就是他太太做的一顿家常便饭。等吃完了饭,熊老板才步入正题,把刘啸叫到书房开始说事。
“在牛蓬恩的公司干得怎么样?”熊老板品了口茶,“大牛就是个财迷,除了钱,他什么都不懂,我看你在那里干有点屈才啊!”
“谈不上屈才不屈才!”刘啸笑了笑,“我也是刚毕业的学生,和公司一样,都是刚起步。”
熊老板拉开抽屉,取出一张卡,放在刘啸面前,“这是你上次恢复数据的酬劳,他们给送到我这里来了,现在转交给你。”
“酬劳不是都付过了吗?”刘啸有点头疼,拿这钱他心里总是不得劲。
“上次那是给公司的,这是给你个人的,收着吧,你不收,我也不能给人退回去了。”
刘啸郁闷,只好收下,他有一种和wufeifan坐地分赃的感觉,最近他也是费尽心思追查wufeifan的踪迹,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无处着手,中午刘晨在的时辰,自己要是问一下就好了,警方说不定有这个人的资料。
熊老板看着刘啸,“另外呢,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熊先生有事吩咐就是了,用不着这么客气!”
“一件公事,一件私事,我……我先说私事吧!”熊老板说到这里,先是皱眉,然后才道:“就上次我电脑那事,我儿子到现在都还和我在闹,倒不是因为他被我们堵着了,而是那小子不服,说什么他设计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绝不会被人发现,说我们夫妻俩是在撒谎,到现在不和我们说话。”
“那你是要我……”刘啸大概地猜出了熊老板的意思。
“你技术好,又是你发现那小子捣鬼的,我想让你去和他谈谈,总这么闹下去不是办法!”熊老板一脸愁色,看来他真拿自己儿子没办法了。
刘啸“呵呵”笑着,“那行,我找他谈谈。”
“那就拜托你费心了。”熊老板舒了口气,“说公事吧,我今天从市府出来,听说海城正准备要搞一个网络反恐的演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与?”
刘啸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消息自己一天之内竟然听到了两回,按说这事目前正在筹备,应该低调才对,怎么闹了个人人皆知呢。
“怎么?你没有兴趣?”熊老板见刘啸没反应,就问到。
“这……”刘啸咳了两声,“我水平不够,就不去丢人献丑了。”
熊老板摆摆手,“不对,我看你的水平就够了。换句话说,就是你水平不够,那才更应该去参与一下,通过参与来提高自己的水平嘛,闭门造车才不会有进步。我看这次机会难得,我认识负责这次演习的人,我去说说,让你也参与进来。”
“不了不了!”刘啸赶紧推辞,熊老板倒真是出自一片好意,是为了刘啸着想,可刘啸真不想掺和这事。
“不急,你想参与的话,随时来找我!”熊老板又拿起了茶杯。
这态度和中午的刘晨一摸一样,刘啸奇怪地看着熊老板,心里揣测不已,难道这两人事先通过气不成?
只要熊老板不提,刘啸是绝不会提起那演习的事,两人谈了一会熊老板儿子的问题,看看时间不早了,刘啸就告辞回家去了。
牛蓬恩是最早一个到公司的,数据恢复业务做不成了,公司的知名度也没打出去,他现在愁得不行,琢磨着是不是要重操旧业,把那个代理的安全产品继续做下去,这事他准备和刘啸商量一下。
“以前代理的那款产品我也看过了,不行,采用的技术都落伍了,而且反应速度慢,筛选规则太粗糙,做那个产品我们迟早得破产了。”刘啸很不支持牛蓬恩的想法。
“那你有什么想法?”牛蓬恩有些丧气,“说说。”
刘啸想了想,“这么着吧,我听说三羊市现在正在举行软件交易会,不行我们去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好的产品或者项目。”
“好,就这么办!”牛蓬恩来了精神,站起来就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反正也不远,我们开车去。”
三羊市的软件会是很有影响力的一个交易展会,已经成功举办了好几届,成交量非常大,近几届,微软、IBM、惠普、因特尔这样的IT巨头都有参展。
牛蓬恩和刘啸走进会展的时候,是刚刚下午的时候,会展已经开了两天,今天是最后一个下午,所以会场的人也没有那么多了,两人在会场里走马观花地看着,碰到有兴趣的,就站下来询问。
“我说,咱们这总得有个目标吧,至少得有个方向。”牛蓬恩气喘吁吁,这一通转,还没转到会展的三分之一,“这么瞎转也不是个办法。”
“我们首选国外产品吧!”刘啸想了想,“国内的软件企业多半都是中小企业,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剩下那几家大企业,产品范围又过于狭窄,不适合咱们。而且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国内的产品容易被破解组织盯上,你能见到的那些东西,基本都有破解,我们代理了也很难卖出去。”
“这倒也是!”牛蓬恩听得有些头疼,“那咱再找找看。”
转到尽头拐角处,处了刘啸二人,就没有别的人了,几个外国企业展棚里的工作人员都昏昏欲睡,看见两人,只当没看见。只有最角落里的那个展棚里,一男一女两个老外端坐在那里,看见刘啸目光扫来,回报了一个微笑。
刘啸往展棚上看了看,好像是一款安全产品,就冲展棚走了过来。
“你好!”两老外站起来,把刘啸二人迎到展棚里,“请问你们要了解一些什么情况?”
牛蓬恩听不懂外语,目光就转到了刘啸身上,刘啸脸带微笑,跟老外聊了起来,“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安全产品的一些基本情况,能给介绍一下吗?”
老外点头,拿起资料,递给刘啸和牛蓬恩一人一份,然后叽哩哇啦开始介绍了起来,牛蓬恩也听不懂,看见刘啸点头,他就点头,看见刘啸皱眉沉思,他也装模作样。
等老外不说话了,牛蓬恩才问着刘啸,“他说什么呢?”
“说了他们产品的一些特点,还说他们产品的销售不错,前段时间有国内的一个大客户从网上一下就订购了他们几百套的产品,所以他们觉得在国内有他们产品的市场,这次过来,是想在国内找一家有技术实力的代理商,建立一个销售、安装和售后服务的点。”
牛蓬恩拧着眉,“你怎么看,他们这产品有前途没?”
“说不来,听介绍是不错的。”刘啸顿了顿,“他们答应提供一个样品给我们,我们回去试一试,如果效果不错,那我们再考虑下面的事情。”
“好,就照你说的办!”牛蓬恩不再说话,趴在桌子上,“一本正经”地看着那些外文资料。
刘啸把牛蓬恩公司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交换了名片,带着对方给的样品离开,继续去会展里面转悠。
“刘啸,刘啸!”正转着呢,刘啸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便四下里寻找着,没等找到人,就被人拍着了肩膀,“刘啸,果然是你啊。我老远就瞅着象你!”
刘啸一回头,有点意外,“蓝大哥,怎么是你?”
蓝胜华激动得拍着刘啸肩膀,“公司在那边有个展位,想把产品弄到国外去。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听说你离开张氏了,老大当时还让我联系你,希望你到公司来,可一直都联系不到你。”
刘啸赶紧掏出名片,“我现在在NLB做,这是我的名片。哦,对了!”刘啸赶紧把牛蓬恩推到前面,“这是我们NLB的牛总裁。”
“幸会幸会!”蓝胜华嘴上客气,脸上却一脸纳闷,真没听说NLB这名号,“鄙人蓝胜华,软盟科技的技术总监。”
牛蓬恩当然听说过软盟科技的名字,听蓝胜华这的意思,软盟似乎是想拉刘啸过去,牛蓬恩这一紧张,自己的名片半天都没从兜里拽出来,他是绝对不会放刘啸走的,公司现在就这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
蓝胜华想问问刘啸为什么会去了NLB,但牛蓬恩在跟前,他也没法开口,和刘啸寒暄了两句,就道:“展位那边还有点事,我先忙去了,回头我再和你联系。”
牛蓬恩“押”着刘啸把展会转完,大包小袋地带着收到的资料,又往海城赶。
由于来得晚了,刘啸在展会上也没有细看,能引起他兴趣的总共才三个产品,他都拿了样品,等测试完性能,他才能告诉牛蓬恩应该和哪家合作。公司里也没有测试的环境,刘啸直接把样品拿回了家。
打开电脑,刘啸发现有踏雪无痕的留言,他对刘啸还挺关心,“好久不见你小子露面,听说你离开张氏了,出什么事了?”
刘啸觉得有点对不住踏雪无痕,自己的事人家那么上心,自己离开张氏都没给人家打个招呼,刘啸叹口气,回复道:“出了点小事,我现在到了海城!”
等了一会,看没有回复,刘啸便把要测试的样品拿了出来,刚拆开包装,踏雪无痕的消息来了,“海城?是不是因为海城要举行网络反恐的事情?你去凑热闹了?”踏雪无痕这一点象吴越霸王,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给他发消息,他都能知道。
刘啸当时就傻了眼,半天回不过神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怎么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情闹得连踏雪无痕都知道了,刘啸回道:“不是这事,我不准备去凑那热闹!”
本书首发www.17k.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哦?那你不跟着OTE好好学,跑海城干什么去了?”踏雪无痕有些搞不懂了,“这次凑热闹的人很多,根据我的消息,不光是国内,国外也有很多人蠢蠢欲动了。”
“不是吧?”刘啸大惊,“怎么这么多人知道这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看这次海城得出大麻烦了!”
“师傅这么说,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刘啸赶紧问到。
“本来搞网络反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海城这次有点托大了,他们调集了全国的技术精英,自认海城的网络已经是铁板一块,毫无破绽,所以决定进行实战演习,届时黑客攻击的目标不是事先预设的,而是真实的海城各种公共、政务系统,这才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刘啸的下巴颏掉到了地上,不是这次的演习策划是谁搞的,脑子被牛蓬恩啃过了吧,这么冒险的事都敢做,也太不把这些黑客高手当回事了,不过这些人还真是厉害,演习还在准备,他们就知道是实战演习,真是神通广大啊,刘啸真有点担心,替刘晨他们捏了把汗。“那师傅知道有谁来凑这个热闹?”刘啸问到。
“说不准,感兴趣的人太多了,说不定140部队都要插手,这么好的实战机会,谁能错过?所以我以为你跑去海城凑这热闹去了呢。”
看到140几个字,刘啸“唰”地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混黑客圈的人,谁能不知道140部队啊。美国花重金组建的信息化攻击部队,成员全是黑客天才中的天才,不光技术高超,他们的最低智商都在140以上,所以人称140部队。如果届时140真要是浑水摸鱼来搞一把,那海城还真是有大麻烦了。

PS:我从老家回来了,即日起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