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审判来临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审判来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熊老板走后,刘啸就拨通了黄星的电话,然后开门见山道:“黄星大哥,我是刘啸,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黄星意外,也有点高兴,道:“你说,只要能帮上的,我绝不会推辞!”



“就是软盟的这场官司,既然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了,那法院肯定会把鉴定入侵原因的工作移交给你们网监去做,我想……”



“你想我们在鉴定的时候对软盟有所偏向?”黄星没等刘啸说完,就急着问到。



“不是,你们只要实事求是地去做好鉴定工作就可以。”刘啸顿了顿,“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能想想办法,让所有的鉴定工作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最长不能超过二十天!”



“你这是什么意思?”黄星有点纳闷,这似乎不算是帮忙啊。



“是我希望能尽快地把这个官司了结了。”刘啸叹了口气,“我了解过了,按照正常的程序走下来,这个案子等宣判至少得三个月的时间,但我们软盟不可能等这么久,现在公司的业务全面停顿了,员工们如果长时间看不到起色,就会丧失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所以,我这边已经请人去法院做工作了,希望能够特事特办,将审理的过程缩短,但这需要你们网监的配合!”



“我明白了!”黄星一沉眉,“我会通知各地的网监部门,优先处理软盟的这起案子,不需二十天,半个月内,我保证把所有鉴定取证的工作做完!”



“那我就谢谢你了!”刘啸道谢,“这事就拜托黄星大哥了!”



“你说这话是在骂我!”黄星很不爽,“是我应该谢你,是为了协助我们网监的工作,才连累了软盟,现在需要我们网监做一点举手之劳的事,那是我们应该的!”



“好,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刘啸笑着,“你下次再来海城,我请你吃大餐!”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通知!”黄星终于等到了可以使点劲的时候,非常高兴,不再和刘啸多废话,直接干正事去了。



挂了电话,刘啸就进了实验室,他现在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策略级产品的设计上,按照刘啸的计划,软盟能不能够翻身,很大程度上也得取决于这个产品能不能提前完成,所以才有了这几天刘啸通宵达旦地工作。现在公司这种状态,刚好给了刘啸很富裕的时间,让他不用再分心去处理公司的事务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事务。



外面的媒体天天都在炒作这起官司,网上也是议论纷纷,软盟的老底全被挖了出来,甚至包括老大他们的事,这本来是件非常隐秘的事,刘啸不得不相信了踏雪无痕常说的那句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软盟除了发表过一份辟谣的声明,便再没有任何举动,也不接受媒体采访,任凭着他们随便炒作。



软盟进入了公司历史上最难熬的时期,虽然各部门的负责人不断地给员工加油打气,但看得出,这没有什么效果,大家对软盟的前途并不看好,只是一时还舍不得离开软盟,所以咬牙坚持着,希望能在短时间内看到好转的希望。但坚持的同时,一些人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前途另做打算了。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法院方面终于放出了消息,因为这起案件特殊,而且证据工作已经做完,所以,这起案件将会提前审理,法院给双方发了出庭通知。



前台MM此时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修理着指甲,好几天都没人来软盟了,找人的都没有。



“小姐,我要见你们刘总!”电梯里出来一位老外,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说着。



“对不起,我们刘总不接受采访!”MM放下了指甲刀,看了老外一眼,心里暗道:妈呀,事情闹得真大,都捅出国界了。



老外急了,直接又是英语了,“对不起,我不是来采访的,我是来和你们刘总商量事情的,这是我的名片!”,老外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MM接过去一看,又打量了一下老外,道:“我想起来了,你两个月前来过!你跟我到会议室稍等片刻,我去通知刘总。”,这个老外,就是iDeface的那个副总裁。



MM来到实验室门口,敲了敲门,“刘总,刘总!”,没反应,MM有点纳闷,早上明天看见刘啸进去就没出来啊,于是又敲了几下,还是没反应,最后一急,直接就推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见刘啸戴着个耳机,在电脑前手舞足蹈,跟耍猴似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刘总~”MM声音拖得老长,过去把刘啸的耳机摘了,“有人找!”



“呃?”刘啸停下自己的举动,“你怎么进来的?谁找我?”



“iDeface的人!”MM往刘啸的电脑上瞥了两眼,发现什么都没有,就很奇怪,“你刚才干啥呢?”MM学着刘啸的样子舞动了几下。



“没事,没事!”刘啸把耳机放回到桌子上,一脸喜悦,“就是高兴!”



MM当时就傻了,不知道喜从何来,她很怀疑,整天闷在试验室里,难道还能憋出什么高兴的事吗?



“走走走,看看去,我正想找iDeface呢,没想到他们就来了!”刘啸把MM推出实验室,转身锁好门,“真是天助我也!”



“你好,Robin先生,好久不见!”刘啸笑呵呵地推开会议室的门,过去和那个副总裁握手。



“你好,刘总!” Robin起身。



“请坐!”刘啸说着,自己也坐了下来,“Robin先生此次亚洲之行,还顺利吧?”



Robin摇了摇头,“很不顺利,象刘总这样的睿智而有远见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刘啸顿了顿,“这事得慢慢来,在没有看到共享漏洞的好处前,就很少有人会选择和iDeface合作!”



“我们的团队都已经回国了,我也准备回去了,这次特意绕道中国,是受总部委托,前来确认一件事情!” Robin看着刘啸,“下周,今年的黑帽子大会就要举行了,我们想知道刘总是否可以到会,有没有准备什么发言,这样我们可以做一些会议日程的安排!”



“我肯定是无法到会了!”刘啸道。



“为什么?”Robin很不解,“你之前不是已经答应过了吗?”



“我们软盟现在遇到了点麻烦,可能你也听说了!”刘啸看着Robin。



Robin 点头,表示自己也听说了。



“法院下周将开庭审理这件案子,作为软盟的负责人,我得出庭。而且,作为重大案件的被诉方,按照法律规定,我这时候估计也无法出境。”刘啸无奈地耸了耸肩,“不过,我们软盟会另外派人参会,而且我还有件事要请Robin先生帮忙!”



“你请说!”



“在这次黑帽子大会上,我们软盟想要一个专题!”刘啸说到。



“什么专题?”Robin问到。



“我记得去年微软曾在黑帽子大会做了一个专题,他们把自己刚刚发布的新一代操作系统放在了大会上,邀请所有有能力的人上台测试系统的安全性!”刘啸顿了顿,“我需要这样的一个专题!”



Robin 面有难色,“这个我无法决定,如果你是想做个发言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软盟有什么产品要测试吗?”



“嗯,确实有个产品要让诸位同行来测试一下!”刘啸笑着,“所以还请Robin先生和你们总部商量一下,如果可以,我们软盟会支付给大会一笔赞助费用!”



“这个……”Robin犹豫了片刻,“好吧,那我现在就和总部联系一下!”,Robin说完,掏出自己的电话。



“好!那就麻烦你了!”刘啸起身出去,留下Robin和他们的总部联系。



过了十来分钟,Robin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喊着刘啸,等刘啸走过来,他就伸出了手,“恭喜你,刘先生,我们总部同意了你的要求!”



“太好了!”刘啸忍不住大声叫好,和Robin紧紧握手,“太感谢你了,Robin先生!”



Robin 笑着摇头,“该感谢的不是我,总部能同意你的要求,是因为这是中国黑客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大会上,有人想要看看中国黑客的实力。所以,你们也不必再支付赞助费用了,有人会为你们买单的!”



“谁?”刘啸当时就愣住了,该不会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邀请软盟参会吧?



Robin 还是摇头,“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想告诉刘总,我们都很期待着中国黑客的表演!”



刘啸只得收回了自己的好奇,道:“我们同样期待其他同行的精彩表演!”



Robin 笑着,“既然这事已经定下来了,那我就尽快赶回去了。大会临近,总部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帮忙呢!”



“那我就不留你了!祝你一路顺风!”刘啸笑着,就把Robin送出了公司的大门,然后站在前台MM那里**,“奇怪!到底是谁想看中国黑客的实力呢!”想了半天也猜不到,刘啸只得作罢,闷闷地朝公司走去,“不管是谁,估计他这次都要失望了!”



四天之后,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本年度的黑帽子大会就要开幕。这个当初只有几十人参加,秘密讨论病毒技术的会议,发展到今天,已经演变成了全球瞩目的安全技术峰会。全球最出名的安全公司、软件公司都曾在黑帽大会上名声扫地;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曾在这里一鸣惊人,荣膺全球X大黑客之一;随便一项安全技术的报告,就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网络安全的格局,这大概就是黑帽子大会的魅力所在,这也是很多人、很多企业即便是在这里栽过跟头,却仍然乐此不疲的原因,这是一群技术疯子一年一度的狂欢会。



以前的黑帽子大会,讨论的纯粹就是攻击,但在组织者的努力下,黑帽子大会的议题越来越多元化,涵盖了当前世界电子领域内的所有安全话题,包括语音服务安全、数字鉴识、硬件、操作系统核心、逆向工程,零时攻击,以及零时防御等,甚至连以往只有白帽子黑客才讨论的话题,比如应用程序安全、应用程序安全测试等也包括在内。



在几年前,那些全球最出名的软件商、安全商,还对黑帽子大会恨之入骨,因为每一次大会结束,他们就得为修补无尽的漏洞而累到吐血。而现在,他们也慢慢参与到了黑帽子大会之中,甚至在这里畅谈他们对未来的发展构想。



大会现场四周的墙壁上,悬挂了许多面投影荧幕,最大的一面,是用来将前台演讲人的放大,这样可以让会场最后一排的人也能看清楚演讲人的一举一动,旁边还有一面辅助的投影幕,演讲人在电脑上的操作会被同步传送到这里。按照大会的安排,大会前几天,是一系列的专题培训,能够这此期间登台演讲的,都是黑客堆里最最拔尖的高手,他们将把自己研究的最新成果、最犀利的攻击手法、以及最强悍的黑客工具在这里共享给与会人员。



至于其他投影幕,也是各有用途,其中一面投影幕上不断刷新着一串串数字和字符,这个叫做“黑墙”,是由几个疯子发起的,他们把那些到会人员的手机和手提电脑黑掉,然后把他们的手机号码和电脑用户名公布在这面墙上。



所有的与会人员都到场了,只等组织者宣布开幕,技术盛会就要开始。



此时,前台旁边的一块区域被推出两台电脑,主投影幕把镜头切换过去,那些推电脑过来人员的一举一动,都被在场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一个工作拿出一张刚刚拆封的微软操作系统安装盘,在一台电脑上开始安装操作系统,大家都看清楚了,所有的安装过程全部都是默认,而安装完成的系统版本显示,这是一款还没有打过补丁的老版本。按照黑客圈里的说法,这样安装的操作系统,至少能用两百种以上的入侵手法攻进去,大家戏称此为“筛子系统”。



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工作人员的用意,难道这会是大会带给大家的一个娱乐小活动吗?



工作人员安装完操作系统,然后又拿出一张光盘,他特意让大家看了一下光盘上那个安装文件的大笑,只有八百多KB,不足1M大,然后开始安装,这个软件的安装可以说是瞬间就完成了。



正在所有人都搞不清楚这个软件是做什么用途的时候,主屏幕切换了回去,与此同时,侧边墙上的一个投影幕亮了起来,上面两行大字,“一个默认安装的筛子系统,一款不足1M大的软件防火墙!”,下面是一行小字,“如果你认为自己行,就请下场一试!”



“哗~”整个会场都沸腾了,原来是要让人去入侵这个筛子系统。一个筛子系统,安装了一个小小的软件防火墙,就敢如此大口气,当时就有人忍不住要下场去挑战,被工作人员给拦住了,因为大会的组织者已经走上了前台。



iDeface的总裁满脸笑意地走上前台,“我很荣幸向大家宣布一个数字,此次黑帽子大会的与会人员超到了八千,这个数字是去年的两倍,这说明,我们的黑帽子大会正在成为世界最一流的顶级安全论坛!”



会场人顿时掌声雷鸣。



“而且,这次的黑帽子大会,是第一届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峰会,以往很多没有参加过大会的国家和地区,他们的高手今天也受邀前来参加,让我们为他们的加入致敬吧!”



会场再次鼓掌。



iDeface的总裁指着前台旁边的那两台电脑,“大家刚才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两台电脑,这是首次参加黑帽子大会的中国同行为我们带来的一件小礼物,从现在开始到本届大会结束,只要你们谁认为自己够强,就可以随时过来一试。只要能攻入这个筛子系统,大会的组织者将为你们送上一份精心的礼物——拉斯维加斯豪华三日游!” iDeface的总裁笑着向大家宣布。



会场里此时已经不能用沸腾来形容来,到处都响起尖锐的口哨,很多人已经跃跃欲试了,在他们眼里,筛子就是筛子,就算孔再细,那也有东西能钻过筛子,而钻过去,就是豪华三日游,可以住进豪华的总统套房,有香槟美女陪伴,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好了,想必诸位手上都已经拿到了此次大会的日常安排表,接下来的几天,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感兴趣的主题演讲!” iDeface总裁环视了一下大会现场,“我宣布,让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技术峰会开始了!”



同一时间,海城,轰动全国的五百对一个的商业索赔案件,也开始了第一次庭审,热闹的场面一点都比黑帽子逊色。



第一次庭审,法院不允许媒体进入,只让几个大媒体派了记者进去旁听,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媒体们的热情,有的媒体甚至是提前好几天就在法院前面占据了有利位置。



参加庭审的史上最强起诉方,一到法院门前,就被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当然,他们不可能全部都来,他们成立了一个临时的联盟,选出了十位代表全权负责这起“史上最牛诉讼案”。



代表们满脸自信,“我们这次邀请了国内最好的经济案方面律师张飞来负责这起诉讼,此前张律师打过的经济案件,全部都是胜诉,所以对于打赢这场官司,我们信心十足!”



而有的代表则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神态,“我们打这起官司,不是为了赔偿。可能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软盟表面上号称是国内最好的安全机构,背地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络黑社会‘,他们一面把自己的东西卖给我们客户,吃着我们客户,而另一面却不断制造网络危机,大肆攫取不义之财。我们这次之所以联合起来起诉软盟,就是要让这样的不讲商业规则、毫无道德的网络黑社会彻底倒闭,让他们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



这应该算是狠话了吧,媒体们好不容易逮住个猛人,赶紧对着这位代表一阵狂拍。

本书首发www.17k.com

此时却传来一个很刺眼的声音,“我提醒这位诉方的朋友,在媒体面前讲话时一定要注意,凡事都要讲证据,凭你刚才的那番话,我完全可以去告你诋毁!”



众人看去,却是软盟的代表也来了,说话的正是软盟的业务部负责人,他的后面跟着律师,以及刘啸。



媒体围上去,纷纷询问着,但都是一个问题,“你认为软盟有多大的机率胜诉?”



“谁胜谁负,庭审结束之后,大家自然就知道了,现在我们软盟不会发表任何看法!”业务部的负责人一个月了,老是用这种强调应付媒体,这次他依旧没变。



媒体们不肯放过,围着软盟这几个人不走,非要他们发表一下意见。



业务部的负责人准备拨开这些媒体人,好让刘啸和律师赶紧进去,却被刘啸给拦住了。刘啸一反常态,笑呵呵地看着诸位媒体,“既然大家非要我们发表点看法,那我就说一句,只一句!”



所有的媒体都把焦点对准了刘啸。



刘啸此时一脸笑意,笑得比起诉方那些代表还要灿烂,“虽然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软盟此次必定胜诉,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我无可奉告!”



“啊~”所有的人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把刘啸这话里的弯弯绕了明白,然后就都傻了,刘啸这意思好像是说此次软盟肯定胜诉,这让所有的人都大感吃惊。话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可怎么都感觉象是没明白一,。因为在大家想来,此时软盟应该是一片愁云惨淡才对,就算不愁,那至少也应该象刚才那位一样,板着脸说一声“恕不发表意见”才对嘛!



就在所有人**的工夫,刘啸几人就进了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