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辞职?”刘啸惊讶得差点把水给灌到手上,“为什么?”



大飞往前两步,把辞职报告放在刘啸的桌子上,“原因我都写在报告上了!”



“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同意你辞职的!”刘啸把水杯往茶几上一放,“软盟现在需要你!”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飞回头看着刘啸,“再说了,软盟少我一个,还是会继续运转下去的!”



刘啸非常地不解,极度郁闷往沙发一坐,“你是不是因为昨天和我吵架的事才辞职?如果是那样,我可以在全体员工面前给你道歉!”



“不是!”大飞看着刘啸,“我大飞还没有那么幼稚,我不会因为和一个人吵架就选择辞职!而且你说得也没有错,现在确实不是追究谁是谁非的时候,毕竟他们攻击的是软盟,是软盟的人此时都应该团结一心来共度难关!”



“那你为什么还要辞职?”刘啸急得都想上去掐大飞的脖子。



“我觉得我能力有限,留在软盟,只会拖累到大家!”大飞道。



“放屁,你要是能力有限,那软盟能留下的就没有几个了!”刘啸站了起来,瞪着大飞,“谁都可以走,我就是不会放你走。拿这么个破理由辞职,你糊弄谁呢!”



“我要是有能力,那软盟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大飞也火了,大眼和刘啸死死对视着,“都他娘的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了,我能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我有个屁能力啊,对手躲在暗地里一刀一刀地向软盟捅,我也就只能干看着,一点忙也帮不上,甚至都不知道力气该往哪里使!”大飞顿了顿,舒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痛快点,直接准了我的辞职,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



刘啸无语,原来大飞真正生气的是在这里,“大飞,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告诉你,只会多一个人被卷进来,我把软盟拖进来已经够后悔了,我不想再多一个人被我拖累。”刘啸神色很无奈,自己只不过多知道了一些秘密,就被人监控了起来,这种滋味自己最清楚,他不想大飞也象自己一样被监控起来,“但我可以给你保证,以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再发生!”



大飞摇头,“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我也不想知道了。”



刘啸咬牙,“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留下来?”



“你怎么做怎么说,我都已经铁定要离开软盟了!”大飞说这话,脸上也是非常得伤感,“你是个有想法有魄力的人,当你接掌软盟的时候,我是真心地高兴,我非常愿意和你一起用心地经营软盟,重振软盟往日的威风。可后来我就发现,其实我们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刘啸诧异,看着大飞,“我们怎么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之前的合作非常默契开心!”



大飞苦笑摇头,叹气不止,“软盟是一块凝结了两代黑客人心血的招牌,如果这块牌子砸在我们的手里,那我们就是中国黑客界的罪人。我和你不一样,我说不出你那样的说,什么‘创造世界安全技术新潮流、铸造黑客精神之灵魂’,这些我统统不关心,我只想把软盟小心翼翼地经营好,不能让这块牌子毁在我们手里。可你不同,你说的做的都太超前了,你更喜欢去冒险,软盟的老业务被你一个接着一个砍掉,然后去推行一些不切实际的空头项目,其实这些我心里是很不赞同的,可为了能让刚遭大劫的软盟能够稳定,我全都按照你的意思去办了。我和你一样,在心里都对软盟有个解不开的情结,即便是在老大他们执掌软盟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软盟,我相信他们这伙人嚣张不了多久的,更不要说软盟现在正处于困难的关口。我很不愿意这个时候离开,但我不得不走,如果软盟这次能渡过难关,那我以后肯定是不会再任由着你去按照自己的意思干,我留在这里,只会阻碍你那些计划的实施。软盟需要一个稳定的发展思路,你就痛快点放我走,虽然我现在走有点不道德,但至少很体面!”



“你有想法为什么不早说?”刘啸此时真的是想去敲爆大飞的脑袋,虽然他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但他也不是刚愎自用的人,如果大飞能早说出来,那刘啸至少会知道大家有不同的意见,他会解释到大家都接受他的发展思路,而不是一直都活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幻境里,“如果你说了,我肯定会听取你的意见,也会给你解释清楚我那么做的原因!”



“不用了。”大飞摇头,“我已经决定离开,这点不会再改变了!”



刘啸气得踱了两圈,“不解释也行,但你不能走。你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会用事实来兑现我当初的承诺!”



“留着我到那时候,来看我的笑话,还是羞辱我?”大飞苦笑。



“那你留下来,如果我那时候没有成功,你来羞辱我,这样就总行了吧?”刘啸大喝。



“何必呢!”大飞笑着,“虽然我们想法不一样,但还没必要闹到翻脸的地步吧,如果我真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留下来,你还会拿我当朋友吗?”



刘啸无语,往沙发上一坐,“反正只要我在,你就别想走!”



“那我就天天和你吵,你往东,我就往西,直到把软盟整散伙了!”大飞瞪着刘啸,“我大飞说到做到!”,大飞说完,也一P股蹲在了沙发里。



两人就那样生着气,谁也没说话。



“砰砰砰!”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业务部的负责人敲门走了进来,看见两人都在,便道:“刘总,我给你汇报一下情况!”



刘啸咳了两声,站起来,“坐下说吧!”。



“不了!”业务部的负责人推辞了一下,“我们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收到客户的故障投诉了,应该是对方的攻击已经停止了!”



“嗯!”刘啸点头,“具体的情况统计出来没有?”



业务部的负责人从文件夹里掏出一份文件拿在手里,“出来了,总共遭到攻击的客户是两千三百多家!我们跟这些客户都已经联系过了,其中有一千四百多家企业称自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但他们要求我们必要要调查清楚被入侵的具体原因;剩下的九百多家企业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我们现在正跟他们协调呢,不过难度较大,一些损失严重的企业态度非常强硬,称没有协调的余地。”



“唔!”刘啸再次点头,接过那份文件看了一下,道:“我的态度不变,派出我们能派出的所有人,去那些愿意协调的企业去调查,弄清楚入侵的原因,然后按照当初的协议,该我们赔偿的我们赔偿,不该我们赔偿的就绝不妥协,如果对方有需求,我们可以提供技术帮他们恢复受损的数据。”



“那那些不愿意和我们协调的客户呢?”业务部的负责人有些疑虑,“难道就让他们去法院起诉我们吗?”



“不要理他们,就让他们去告我们!”刘啸笑着在文件上签字,“他们要是不去告,我们软盟纵然是有一万张嘴,那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清白了!”



“呀!”业务部的负责人这才有点明白了,“刘总,你是要用法院的宣判来……。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业务部负责人乐了,自己瞎琢磨了一天,原来刘啸的真正用意是在这里,自己之前还以为这年轻人是要耍二杆子呢。



“去吧!”刘啸又叮嘱两句,“这事要保密,如果他们不去法院告我们,那我就找你的麻烦!”



“你就放心吧,刘总!”业务部的负责人笑着就要走,“就是他们不想去,我也要撺掇着他们去!”



送走业务部的人,刘啸看着大飞,皱眉问道:“你真的要走?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变!”看得出,大飞是使了不小的劲才把这话说出来的。



刘啸又踱了两圈,叹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铁了心要走,那我也不能强你所难。做不成同事,我希望咱们能做永远的朋友。”



大飞站了起来,“谢谢,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刘啸在大飞的肩膀上狠狠擂了一捶,“记住,如果有一天软盟需要你的帮忙,你绝不能推辞!”



大飞还了一拳,“你也记住,最好不要有那个时候,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哈哈!”两人相视而笑,但笑中都有些苦涩。刘啸进入软盟唯一交到的知心朋友就是大飞,他不愿意让大飞走,他想和大飞一起去努力,改变软盟现在的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而大飞在刘啸接手软盟的时候,估计也没想到两人会这么快就分道扬镳。



大飞的走,让刘啸明白了两件事,第一,真正的朋友,是要共患难的,自己想把所有的事都自己扛,自己觉得自己是为大飞好,却让大飞觉得是自己疏远了他,这是他离开的原因之一;第二,不是别人做了的事,别人就会认为这事是对的,大飞执行了自己的思路,可大飞从一开始就不认同,刘啸以前都是单干,头一次和人共事,便吃了这个亏,看来想要执掌把一个企业,并没有他之前想得那么轻松。



业务部的负责人没有令刘啸失望,但他做得也确实太猛了,在短短两天内,那九百家有损失的客户,就有四百二十多家到法院起诉了软盟,软盟这几天收到最多的,就是法院的传票,以至于到最后,连法院都懒得寄了,他们干脆成立了一个临时协调小组,凡是接到一起起诉软盟的案件,他们就会立刻联系对方,要求对方成立一个共同的起诉方,把多案并入一案审理。要是挨个去审,法院估计都要疯掉了。



海城法治史上,说不定也是国内法治史上最强悍的一起诉讼案就这么诞生了,被诉方只有一家,那就是软盟科技,而起诉方最后竟然达到了五百多家之多,这些企业囊括了国内所有的行业,有一家全国连锁的专业擦皮鞋的公司,本来都和软盟讲好了的,一看别人都起诉,也跟着起诉了。法官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这家公司会因为黑客入侵而遭受到什么样的“严重损失”。



五百多家企业共同起诉一家企业,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一时间,“史上最强诉讼案”、“史上最强大诉讼方”、还有“史上最衰的公司”之类的标题就都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这起诉讼案被炒得人人皆知。在所有人看来,软盟这次是死定了,五百多对一个,根本就没有输官司的可能,到时候只要一宣判,那软盟就得立时破产倒闭了。



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的软盟,此时却显得太过静悄悄了,公司的业务全部终止了,闲着的人都被派出去到客户那里调查协调去了,公司里就剩下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负责统筹协调。虽然冷淡至极,但公司每周的例会,居然还在照常进行。



刘啸和往常一样主持会议,“关于这次危机的事,咱们就讨论到这里了,散会后大家一定告诉我们的员工,公司要恢复到以前的正常状态,会需要一段的时间,让大家一定要有耐心,要有信心,困难只是暂时的!”



业务部的负责人笑着,“刘总你放心吧!这两天我们的人大概调查了超过两百家的客户了,全都不是因为我们产品的原因而造成的入侵,是他们的安全防范措施太过于落后,这场官司看似没有希望,但最后赢的肯定是我们软盟,这点我肯定会给大家解释清楚的!”



其他人也跟着点头,会上大家把现在的形势一分析,就基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的那浓重的惨淡气氛就淡了很多,人事部的负责人还笑着,“到时候咱们赢了,那这些天媒体的爆炒,可算是给咱们做了一个免费的巨无霸广告啊!”



众人大笑,刘啸笑了笑,示意大家安静,“那咱们进行下一个议题。虽然说咱们现在处于一个最困难的阶段,但也不能因此耽误了公司的发展,策略级产品、以及个人反间谍反入侵系统的研发,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策略级产品是由我负责的,这没有任何问题,我最近一直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个人反间谍系统以前一直是由大飞负责的,现在大飞一走,这个项目就被搁置了,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下,找个合适的人出来把这一摊子事撑起来。”



这下众人都给难住了,要说找人,现在软盟里闲着的人是一抓一大把,但要找个合适的人来担纲这个项目,却不容易。大飞的技术,那是有目共睹的,公司里没几个能超过,这个个人反间谍反入侵系统的项目,是软盟将来发展的一个重头戏,大飞走了,那要接手的人也必须是和大飞同一个水平的才行,至少是不能弱于大飞。一伙人把公司技术好的几个核心想了一遍,最后都摇了摇头,这些人的技术偏重方向和项目要求略有不同,不敢冒险啊。



要说绝对合适的人,倒是有一个,那就是刘啸,可这几天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刘啸是没日没夜地呆在实验室里,就是现在开会,都还带着黑眼圈呢。再说了,也不能把所有的事都让刘啸一个人做吧。众人难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来做吧!”坐在角落里,开会到现在,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商越终于开口了。



众人齐刷刷朝商越看去,商越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顿时一下全跑光了,站起来支吾道:“我…我想……想试试!”



“你以前做过这样的项目吗?”人事部的负责人第一个就质疑了,商越到公司以后,一直都是闷在电脑前搞什么报告,大家谁都不清楚她的真正水平。知根知底的人,大家不敢让去冒险,何况商越?



商越低着头,没说话。



刘啸笑着,“你别慌,坐下说,说说你的想法,你为什么想去做这个项目!”



商越抬头看了刘啸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以前做过类似的系统,公司关于那个项目的设计报告,我也看过,我明白那个项目的设计思路和方向,我觉得我可以去试一试!”



“你是怎么理解那个项目的?”刘啸问到。



“简洁、实用、高效,这就是那个系统的核心!”商越答到。



“不错!”刘啸点头,“那你有多大把握?”



“我想……”商越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我想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刘啸沉吟了片刻,道:“好,我相信你,这个项目就由你去负责!”,刘啸知道商越轻易不给人打包票,只要是打包票,自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而不是她说的八成。



刘啸又看了看其他人,“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很不理解,会认为我启动商越这样的新人太过于冒险了。不过呢,我这可不是心血来潮,我是有依据的。”刘啸笑着从文件夹里翻出一份厚厚的报告,“这是商越做的关于组建网情部的报告,不得不承认,这份报告做得非常完美,换了是我,也绝对做不到如此完美细致!”刘啸把报告往众人面前一推,“当然,我的看法并不一定就对,我建议成立一个技术评审组,评审组一评审,就知道商越的水平高低了!这也是咱们今天的第三个议题,如果评审组认为没有问题的话,咱们的网情部就按照这份报告开始组建!”



众人接过去,挨个传阅了一下,也看不出什么,道:“好,回去我们就立刻成立评审组!”



“好,那咱们今天就议到这里吧!”刘啸还特意看了一下商越,“在评审组评审结果下来之前,我看那个项目就暂时先由商越负责,既然商越提出来要试一试,我觉得我们应该给她这个机会,大家说是不是呢?”



众人眼光一对,就有了主意,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就让这个新人去试一试吧,于是就同意了。商越很激动,看着刘啸,眼神就快说出话来了。



众人正要散会,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熊老板走了进来,看见众人各个都是满脸笑意,当下就眉头一沉,“刘啸,我有话跟你说!”



“那就散会吧,你们再合计一下,把具体的细节都落实到人!”刘啸笑着站起来,准备领熊老板进自己的办公室。



“你看你们这里,还有个公司的样子吗?”熊老板对软盟一直都是撒手不管的,而且他脾气不错,难得生气的,今天算是破了例,他指着那空荡荡的办公区,“你看看,一个干活的人都没有,你们居然还有心情笑?”

本书首发www.17k.com

“别发火,别发火!”刘啸把熊老板往自己的办公室推去,“等我给你汇报完,你再发火也不迟!昨天那个没心没肺的张小花,都破天荒地主动打电话来安慰我,我就估摸着你也快坐不住了,果然让我给猜着了!进去说,我正好有事还得请你帮忙!”



熊老板瞪了刘啸一眼,朝刘啸办公室走去,一个运作良好的企业,突然间就陷入了业务全面停顿的状态,而且还惹上了那么大的官司,他就是个圣人,那也坐不住了。看刘啸此时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熊老板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又不得不忍住,也罢,自己倒要听听这小子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半个小时不到,熊老板从刘啸的办公室出来了,进去的时候他还是满脸的冰霜,出来的就已经全面回春了,他拍着刘啸的肩膀,笑道:“好,你赶紧忙去吧!你说的那事就放心吧,我回头给你办妥!”



“我送你下去!”刘啸跟在后面。



“不用不用!”熊老板摆着手,“忙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也不知道刘啸给他吃了什么药,他现在满脸都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