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中策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中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折腾了一天,等刘啸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警察也没难为他,就是批评了几句,要刘啸写一份对于高空抛物危险性的认识,刘啸趴在警局的桌子上迷瞪了一天,也没写出来,警察没办法,自己也得下班呐,就只好把刘啸给放了回去。



看看天色不早,刘啸也懒得去公司了,直接回了家,回家往床上一躺,刘啸又开始迷瞪,昨晚一晚没睡,本来就困,再加上今天这事,对刘啸的打击确实挺大,刘啸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这次要不是踏雪无痕提醒,可能自己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



刘啸突然“蹭”地坐了起来,一想起踏雪无痕,他就想起了自己今天从银行保险柜取出来的那个U盘,刘啸赶紧从兜里摸了出来,起身往电脑那边走去,他想看看上面的资料,走了两步,刘啸才想起,自己今天已经把电脑都给扔了。



“靠!”刘啸一脚踹在那空荡荡的电脑桌上,然后转身出门,这都他娘的什么事啊,有电脑是个祸害,没电脑也不行,“操!”刘啸再次咒骂,关上门下楼了。



出了小区,刘啸顺着街道走出几百米远,寻到一家网吧钻了进去。



办好上机卡,刘啸正在找空闲的机子,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黄星打来的,刘啸皱眉,他很不想接这个电话,没别的事,肯定是软盟遭到报复的事被网监知道了,可知道又怎样呢,除了表情同情外,估计他们也拿不出什么实际的行动来!



电话持续响着,刘啸无奈,只得按下了接听,“我是刘啸!”



“刘啸,我是黄星!你现在在哪?”黄星问到。



“你有事吗?我现在正在忙!”刘啸看到了一台空闲的机器,就走过去坐了下去。



“软盟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确实低估了对方的能力,我很抱歉,我想问一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黄星此时估计也是很不好意思,“如果有,请你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帮忙的!”



“没有!”刘啸顿了顿,“我们自己能搞定!”



黄星滞了半响,“如果我能拦住授牌的事,估计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你有需要就一定要开口,让我为弥补自己的错误尽点力吧,否则我会非常地内疚!”



刘啸无语,黄星其实一直都是个明白人,可他也没办法,毕竟小胳膊抗不过大腿,上面决定了要授牌,不是他说拦就能拦得住的。刘啸思索片刻,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明朗,所以暂时还不用不到你们的资源。不过我估计这事最后还得走正常的法律途径,那时候肯定有需要你们网监帮忙的地方!”



“好,我明白了!”黄星当然明白刘啸的意思,“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那我替软盟谢谢你了!”刘啸道。



“你不要这么说,否则会让我惭愧的!”黄星叹气,“这事我会一直关注的,如果有什么线索和变化,我会及时和你联系。”



“好的,那我就先忙了!”刘啸说完,客气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刘啸打开U盘,上面只有一份文档文件,但打开之后,才发现这个文档很大,看来踏雪无痕弄出这份文件,也是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的。



文件的开头,便是网络间谍的现状与格局分析,刘啸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这个开头看完,他看得非常仔细,看完之后让刘啸大吃一惊,而又大长见识。



原来网络间谍竟然无处不在,但又无人知晓他的存在,刘啸的后背不禁渗出一层冷汗,他甚至都怀疑在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网吧内,或许也有网络间谍的存在。



网络间谍组织大概分为好几种,一种是由各种政府组建的带有明显政治意图、目标明确、正规化的网络间谍组织,他们附属于他们国家的情报和国家安全机构,这种组织基本每个国家都有,但他们的职责大多都是负责各自国家领域内的网络安全,防止境外间谍组织的入侵;第二种,他们不属于任何政府,但却和一些固定的国家的情报部门保有密切联系,他们会为这些国家搜集带有目的性的情报和资料,然后售卖给对方,但只限于私底下的秘密交易,这些组织的数量并不多,他们暴露之后,有时候会获得某些国家的政治庇护;而第三种,是最彻底的网络间谍机构,他们只认钱。谁给钱,他们就给谁办事,这种组织的数量仅次于第一种,各国政府都希望他们能为自己效力,但又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这种组织没有任何保障,消灭他们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客户,所以这种组织层出不穷,但每个都不会存活太久。



唯一例外的,是一个叫做wind的组织,他们号称视世界头号网络间谍机构,接下的单子从未失手,这个组织贩卖过的资料不计其数,上到各国的军事部署,尖端武器的设计图纸、研发记录、测试数据,下到某家公司的商业计划,甚至是某人某天的日程安排,都曾出现在他们的贩卖记录上。



如此一个各国政府的公敌,甚至是全球公敌的组织,竟然一直存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而更为神奇的是,他们的业务居然越做越大,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再接手任何单子了,而是定期会给自己的客户送去一份贩卖资料目录,在这份目录里,你可以找到你所需要的任何资料,当然,价格也贵得离谱。



踏雪无痕的这份报告,让刘啸彻底认识到了这些间谍组织的威力,wind组织就不说了,就是那些不入流的网络间谍机构,他们窃取的一份小小情报,就可能会给某个政权带来严重的政治事件,甚至是招来战争,让数千万人流离失所,也可以让花费了数百亿资金研发的新科技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



而wind就更为传奇了,有某国政府曾经从wind手里购得一份全球油气田资源分布图,买来之后才发现,原来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一个世界级的超大油田等着去开采,而自己养的那些专家曾在这块地域勘测许久,竟愣是没有发现。



刘啸愣了很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些网络间谍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太可怕了,他们出入机密网络如履平地,全球的安全专家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是狗屎。刘啸今天才明白,原来自己从小盯到大的天,不过是井底之蛙看到的那片天,在他之外,还有天外天。



文档的后面,是一份关于DTK组织的详细资料,这个DTK也就是Timothy所效力的组织,也是这次报复软盟的组织。



DTK组织是在欧洲能进得前三的网络间谍机构,他的成员不光是只有负责入侵的黑客高手,他招揽了很多行业的精英,有数据分析大师,负责从千丝万缕的数据里找出联系和结论;有有线、无线、光、电、波各方面的通讯专家,为DTK组织提供上天入地、无所不在的通讯支持和通信协调;他们最很好的程序员,为他们设计最强悍的网络攻击性武器;他们还有安全专家,在他们遇到监控和追踪的时候负责断后;甚至他们还雇有一些国家退伍的特种兵,以及情报机构的特工。



刘啸叹气,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安全机构,都会在这个间谍组织面前黯然失色。



踏雪无痕提供了DTK组织全部成员的详细资料,包括国籍、出生地、住址,从小到大的履历,以及这些人在加入到DTK组织后曾经进行过什么间谍行为,就是这次在海城案里被捕的那些人,他们的资料也出现在这份文档里。刘啸不知道踏雪无痕是怎样得到这些资料的,他连网络间谍组织成员的资料都能知道,那岂不是说,踏雪无痕是个间谍中的间谍?



文档的最后,踏雪无痕提供了解决软盟目前困境的几个方案,当然,他说的困境,仅仅是指怎样让DTK把攻击停止下来。第一,冒充wind机构发出警告,因为这个wind组织的头领有个毛病,他不允许任何网络间谍机构在自己的地盘上搞东搞西,而DTK之前制造的海城交通大混乱已经是触犯了这个忌讳,这是上策;第二,利用掌握的DTK成员资料和对方谈判,对方已经栽进去很多人,但不会希望所有的人都栽进去,这是中策;第三,将DTK完全曝光,彻底消灭这个组织,但如果失败,就会招致更大的反扑报复,也可能会得罪DTK背后的后台,因为DTK在网络间谍组织里,是属于第二种的,这是下下策,用踏雪无痕的话说,不是万不得已,或者是万无一失,绝不采用第三种方法。



刘啸当然不会采取上策了,他现在才知道wind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方国坤以前就一直说自己是wind的人,他派人来监控自己的,估计也是这个理由。自己撇都撇不清呢,如果此时冒充WIND的人发警告威胁DTK,要是被方国坤那些人知道,那岂不是自己把把柄主动送给了对方吗?



“看来只能从中策上想办法了!”刘啸自言自语着,有个软盟在那里给人当靶子,下策肯定也行不通,自己不能拿软盟去冒险。



刘啸想了想,从网上下载了几个工具,先是把踏雪无痕的这份报告加密之后备份到网上,然后把U盘上的文件彻底粉碎,之后在网上搜了搜,看看最先散布“软盟遭受攻击”的网站是哪一个。



最后就找到了中国最大的安全论坛上,消息就是从这里被转载出去的,刘啸认为这个消息绝对是DTK自己散布的。软盟昨天刚刚遭受攻击,就是软盟自己都还无法确定程度到底如何呢,这个消息就已经被转载得到处都是,显然是有人有意为之。



刘啸运行工具,做了一个IP隐藏,在这个论坛上注册了“风神”的ID,然后模仿真正风神那种疯人疯语的口吻,发表了一个帖子。



“我将对攻击软盟并散布谣言的人进行制裁!”,这就是刘啸的标题,这个标题看起来非常可笑,谁知道你风神是哪颗葱啊,竟然跑到这里充大象,一副审判者的口气,张口闭口就是制裁。国内这个安全论坛一直坚持“真理越辩越明”的言论态度,大家在坛子里为技术而辩,从来都不搞文革式的那套封杀啊制裁,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个人物,倒让所有的人觉得有点新鲜。



刘啸的帖子写得云山雾罩,称攻击软盟的人是个邪恶的组织,是一伙别有用心的人,为了维护正义,他要求这伙邪恶的人退回到黑暗之中去,否则就要将他们制裁,帖子的最后,刘啸挑了一个DTK不太重要的成员的基本资料放在了上面。



任谁去看,估计也看不懂这帖子说的是什么,至于后面那人的资料,就更让人迷糊了,这是风神的资料呢,还是他所说的那伙邪恶之人的资料呢?很多人看了这废话似的帖子,就喊着要斑竹把这个帖子删掉。



刘啸知道DTK的人肯定会看见这个帖子,但为求保险,刘啸又给DTK组织的一个EMAIL发去了信件,里面只有这个帖子的链接地址。



做完这些,刘啸把留在网吧机器上的所有文件粉碎,然后起身结账离开了网吧。



方国坤是在半夜被手底下的人吵醒,匆匆赶往基地,他的跟班小吴已经等在了那里。



“什么情况?”方国坤问到。



“重大发现!”小吴赶紧汇报着,“国内的一家安全论坛上,有个ID为‘风神’的人发了个帖子,非常有价值!”



“详细说说!”方国坤打开办公室的门,开了灯。



“风神帖子虽然语言含糊,但帖子中处处暗指攻击软盟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躲在暗处的邪恶组织,特别是在帖子的最后,他附了一个人的基本资料,根据我们的资料显示,这个人应该是DTK组织的一个成员。”小吴顿了顿,“从这两点看,这个风神应该知道DTK组织,而最为可怕的是,他手里很有可能掌握有大量DTK组织成员的真实资料。”



方国坤也是有点惊讶,“这个风神的资料,你们查了没有?”



“查了!”小吴说完又摇头,“一无所获,他设置了IP隐藏,我们无法得知发帖人的位置!我们还查了网上所有叫做‘风神’的ID,从语言行为分析,我们发现有一个人非常符合,这个人两年前曾活跃于各大安全论坛,常发帖,但被人讥讽为精神病,此后便消失于网络。”

本书首发www.17k.com

“能不能得到这个人的资料?”方国坤皱眉,两年了,很难追查的。



小吴摇头,“不能!时间过去太久了!”



方国坤在屋子里踱了两圈,心里也很是不解,这个风神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对DTK的事如此清楚,他发这个帖子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失踪了两年之久,他为什么又要重现网络,仅仅是为了帮助软盟吗?“你觉得这个人有没有可能是刘啸?”



小吴思索一会,“我看不象!如果刘啸真的对DTK了如指掌,那DTK肯定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报复软盟,如果说这个人是那个神秘的‘踏雪无痕’,那还有点可能!”



方国坤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的是,监控刘啸的事被发觉了,已经不可能从刘啸身上再知道踏雪无痕的下落了,“把这个风神添加到我们的监控对象里,密切注意他在网上的任何言论。”



“是!”小吴立正。



看看天已经快亮了,方国坤一点睡意也没有了,对小吴道,“你熬了一夜,赶紧去休息吧!”



“是!”小吴说着就要退出去。刚出了门,就有人走了过来,“吴科长,网监方面的最新报告!”



小吴接过来一看,道:“好,我知道了!”,完了示意那人离开,又赶紧进了方国坤的办公室,“头,新消息!网监报告,那些攻击软盟客户的行为三分钟前突然全部停止了下来,而且,发表在安全论坛的那个帖子已经被发帖人自己删除了!”



“看来,这个风神即便不是刘啸本人,也必定和刘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方国坤一沉眉,“马上派人,去调查一下两年前刘啸的全部资料!”



“是,明白!”小吴立正。



“告诉我们的人,宁可查不到,也不能再被刘啸发现,否则……”方国坤叹气,自己这段时间花在刘啸身上的力气算是白费了。



“我明白!我会嘱咐他们的!”小吴一个敬礼,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啸第二天到公司,就得到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的消息是他发现DTK的攻击已经停止,而且那封帖子已经被删除了,踏雪无痕的方法果然奏效;而坏的消息就是今天基本所有的计算机方面的报纸和杂志都刊登了这件事,软盟因客户受到攻击而遭受的影响被无限放大。



公司的业务全都终止了,就连那些平时排着队等着软盟去给他们设计安全方案的海城企业,也暂时终止了和软盟的合作,虽然这次攻击并没有海城的企业受损,公司里的人一下全都歇了下来,这下估计人事部的负责人再也不会担心人手不够用了。



这些刘啸早就预料到了,这也是没法阻止的事情,他现在倒盼着那些遭受损失的企业赶紧把软盟告上法庭,一旦法庭有了结论,这种对软盟的怀疑和恐慌自然就会结束,但刘啸也知道,这需要一段时间。一座大楼,你要拆掉它只是顷刻之间的事情,而要将它重建,却得花费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将是软盟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现在的软盟,只有暂时放弃过去的所有固有业务,转而全力研发和推行新项目,不能就这么等着结果出来的那天。



刘啸按了一下业务部的电话,“让负责媒体公关的人去联系一下媒体,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事实,并在报纸上发表辟谣公告,把影响尽可能减少。”



挂了电话,刘啸又给海城公安局打了电话,称软盟遭到了有人的恶意攻击,要求警方介入,立案侦察,尽快查清事实,把这伙故意打击和诋毁软盟的人揪出来,恢复软盟的声誉。



刘啸刚挂电话,大飞就敲门走了进来。



刘啸笑着站了起来,“大飞,快坐,我正好要去找你呢。”刘啸过去给大飞倒水,“我想暂时终止软盟以前的固有业务,全力支持你的那个个人反间谍反入侵的项目,你看如何?”



大飞看起来情绪很低沉,并没有坐,而是摇头,“以后你不用再和我商量了,你自己觉得怎样好就怎样做吧!”大飞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了,道:“这是我的辞职报告,请你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