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高空抛物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八章 高空抛物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保险柜的钥匙和磁卡?”MM翻检着那堆东西,奇道:“你还在银行租了个保险柜吗?”



刘啸摇头,道:“我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租那个干什么!”



“送这东西来的人还专门嘱咐我,说一定要亲自交到你的手里,不会弄错的!”MM也是纳闷,“奇怪了,难道现在流行给人送保险柜吗?”MM咬着指甲,想不明白送保险柜有什么含义。



“我到银行去一趟,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刘啸把那堆东西都装进口袋,就起身准备出门,走两步,又嘱咐道:“对了,这事记得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本书首发www.17k.com

“那保险柜里面万一有好东西,记得要分我一半啊!”MM笑着,那就是告诉刘啸,想要保密,就得好处对半分!



“放心,里面要是有炸弹,我绝对分你半个!”刘啸一瞪眼,出去了。



MM气乎乎地朝刘啸背影做鬼脸,“小气鬼!”,然后郁闷地跟在刘啸后面,MM本想趁机看能不能打劫刘啸一点好处,结果连开两个礼品盒,先是摸出块砖头,接着又摸出个保险柜,自己要这破东西干什么。



刘啸走出办公室,刚好就看见大飞走进公司,刘啸紧走两步,“大飞!”



大飞没搭理刘啸,从刘啸身旁侧过去,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刘啸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大飞解释一下,就转身拦住了大飞,“大飞,我要跟你说一下这件事!”



“有什么好说的?”大飞瞥着刘啸,“你想告诉你很无辜?”



刘啸顿时就被噎住了,大飞今天的火气似乎挺大的,“走,去我办公室说吧!”,刘啸想拖着大飞进办公室。



大飞一甩胳膊,挣脱了,“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了,我就想知道,这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到底想把软盟怎么样,是不是非要把软盟的招牌彻底搞臭,你才肯罢手?”



大飞的声音比较大,把公司人的眼光都给招了过来,大家很奇怪,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两人平时的关系很不错,嘻嘻哈哈,就跟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一样,软盟新领导层组建以来,两人也是齐心合力,从来就没见他们吵过啊!



刘啸这下难住了,下不了台了,两人就在那里对视着。



“刘总,刘总!”业务部的人从自己办公室走了出来,看见刘啸和大飞都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出什么事,就急匆匆跑了过来,附在刘啸耳边,“刘总,事情麻烦了,有不少损失严重的客户发来了律师函,说要起诉我们!”



“你大点声,我听不见!”大飞盯着那业务部的负责人,“你让全软盟的人都听听!”



“我……”业务部的负责人傻傻地看着大飞,不知道自己这是哪里惹到他了。



刘啸示意业务部的人先回避,然后看着大飞,“大飞,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了。我只想说一句我很抱歉,是我给软盟惹来了麻烦。我不期望你能原谅我,但我希望,希望你能看在软盟的份上,帮我一把,和我一起帮助软盟渡过这次的难关。现在敌人兵临城下,如果此时我们俩再心存芥蒂,那软盟就真的很难挺过去了!”



“哼!”大飞冷笑一声,斜瞥着刘啸,“之前我早都警告过你,不要管那些个破事,你只要做好软盟的事就可以了,你要是早听我的话,就不会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事。我没有对你心存芥蒂,因为我的心里已经对你很失望了,不是我大飞对不起软盟,而是你刘啸在拿软盟当筹码去赌博,去冒险,你不配做软盟的掌门人!”



大飞的这话,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次他是不会再帮刘啸了。大飞说完,伸手拨开刘啸,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刘啸知道大飞心里很气,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撂挑子,心里真是凉到了极点。看着大飞的背影,刘啸也忍不住怒吼道:“如果我的离开,就能让对方立刻停止对软盟的攻击,能够挽回所有的损失,那我刘啸现在立马就走人!”



大飞站住了脚。



“但是有那个可能吗?”刘啸继续吼道,“没有,绝对没有!损失已经造成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地挽回客户的损失,挽回软盟的声誉,等把这个难关渡过,你要怎么追究我刘啸的责任,我都不会有任何二话!别说我走了那些人不会停止对软盟的攻击,就算是他们肯,那我也不会走,惹上麻烦就撤身走人,那不是我刘啸的做事风格,我从来就不做这等丢人败兴的事!就算所有的人都说我不配做软盟的掌门人,那我也会留在软盟,因我而给软盟带来的损失和伤害,我会一分一毫地找回来,我还要把那些攻击软盟的人挨个揪出来,我要让他们为今天的行为付出残酷的代价。我不但要带软盟渡过这次的难关,将来我还要把软盟做大做强,这是我对所有人的承诺,我刘啸说出去的话,那就是一颗钉子一个坑,我说到做到。我告诉你大飞,没有你我也会把一切搞定,你就坐在那里好好看着,看着我怎样搞定一切!”



公司里的人都把手上的活给放了下来,站起来看着这边,看来公司出了大事!



大飞半天没有动弹,他的面色也极度难看,或许他只是一时在气头上说了气话,刘啸现在的话也让他有些后悔,但说出去的话,就是覆水难收。大飞在那里站了半天,最后一跺脚,进了办公室!



看得出来,刘啸非常失望,盯着大飞办公室好半天,他才回过身来,可等他回过身来,他已经换上了一种非常坚定的目光,对着业务部的负责人说,“你回复那些客户,我们会尽快派人过去调查问题,因为我们产品问题而造成的损失,我们会按照合同给予赔偿,如果不是我们产品的问题,我们也愿意提供技术,帮他们恢复受损数据,挽回损失!如果他们还不满意,那就让他们去法院起诉我们,大家在公堂上做个了断,如果法院判我们软盟败,所有的结果我们都接受!”



“这样不好吧!”业务部的负责人有些担心,“我们的人现在刚派出去,还没有弄清楚问题的原因,如果我们冒然答应赔偿,那……。再说了,这种事情,能私了就私了,一旦到了法院,不管输赢,对我们软盟的声誉都是没有好处的!”



刘啸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解释,现在不是软盟愿意私了就能私了的,那些攻击的人已经在网上散布了大量的谣言,如果不进入法律程序,就没有谁能证明软盟的清白了,只有法院的判决,才是最最有力的辟谣工具,才会让所有的人打消对软盟的怀疑。“你按我说的回复吧,以后你会明白的!”刘啸看着业务部的负责人,“话是要这么说的,但在措词上还是要尽量注意!”



业务部的负责人一叹气,“好,我这就去办!”



“有什么新的消息,就直接打我的手机!”刘啸皱着眉,他还得去一趟银行,他得弄清楚那个保险柜里面到底有什么,是谁送来的这钥匙,如果是Timothy的组织送来的,那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刘啸匆匆赶往金融银行,问了保险柜所在的位置,刷卡进去,就顺利地找到了那个111#保险柜。掏出钥匙打开柜子,刘啸发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U盘,U盘下面压着一张纸。



刘啸把纸拿了出来,只见上面写着,“你家里电脑的通讯数据已经被人监控了,在你还没有能力躲避监控之前,我暂时不会和你再做线上的联系。至于你说的那事,肯定也被监控你的人知道了,我知道你想法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也可以帮你,但以你目前的技术水平来搞这个事,只会给软盟带来无穷的麻烦!U盘里的东西,是一份关于网络间谍现状的报告,我希望你看完之后能仔细地考虑考虑,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搞,如果你坚决要搞,我可以给你提供更为详细的一些资料。”



落款:“踏雪无痕”!



刘啸“啊”了一声,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愤怒,惊讶的是,踏雪无痕线下也能找到自己,在以他的方式在关系着自己,而愤怒的,就是自己的电脑通讯被人监控了,这对一个黑客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就算作为一个普通人,也不愿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在未知人的眼皮底下。



“会是谁在监控自己呢?”刘啸一下就想到了方国坤,或许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黄星不会,虽然他也有能力,但他要想监控自己,早就办了,不会等到现在。想起自己以前身份被莫名其妙地拉黑,无法过机场的安检,而方国坤轻描淡写就能又让自己的身份漂白,刘啸敢百分百确定,这个敢监控自己又有能力监控自己的,肯定就是方国坤无疑了,一股无名之火就从刘啸的心底冒了起来。



刘啸关上保险柜的门,直奔公司而去,他记得方国坤上次给了自己一张名片,被丢在了办公室的抽屉里,刘啸要找方国坤去质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还是自己威胁到谁了,为什么要这么不道德地对待自己。



“刘总!”刘啸一进公司的门,业务部的负责人又跟了上来,“刘总,事情不好,今天上班之后,我们又陆续接到很多客户的事故投诉,现在累积起来,已经有超过一千家的客户遭受到了攻击。这还是幸亏你昨天及时让我通知了所有的客户,否则事情还会更加严重!”



“好!我知道了!”刘啸现在哪有工夫听这些,这已经是他早就预料到了的事情,“你继续做好和客户的沟通,有什么事情就及时通知我!”



业务部的负责人就站在那里,看着刘啸急匆匆冲进办公室,又急匆匆出了公司,他挠了挠头,“奇怪,还有什么更坏的事吗?”



方国坤此时正坐在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头也不抬,听声音他就知道这是外线接进来的,于是顺手拿起来了电话,“哪位?”



“我,刘啸!”刘啸在电话里吼着。



方国坤耳朵一疼,把电话稍微远离了一点耳朵,道:“呵呵,是刘啸啊,你有什么事吗?”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到底我哪里让你们看不顺眼了,你们要这么对我?无耻!卑鄙!”刘啸在电话里骂着。



方国坤一皱眉,不知道刘啸这发的是哪门子火,道:“到底什么事?你不要着急,把事情搞清楚再发火也不迟嘛!”



“你们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清楚吗?还要我给你把话挑明吗?”刘啸怎么能不发火。



方国坤一怔,便猜到是怎么回事,道:“这么说,你已经发现了?”,顿了顿,“这其实是个误会,我想给你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刘啸断然喝道,“你们想要得到什么,直接来找我便是,我刘啸光明磊落,不做亏心事,我不怕你们找,可你们这么做算怎么一回事,谁赋予你们这样的权利!理由呢?你们凭什么监控我的通讯数据?”



“我都说了,这是个误会!”方国坤没想到自己的行动这么快就被刘啸识破了。



“误会!哼……”刘啸冷哼一声,“如果换了是你被监视,你会接受对方一声轻描淡写的‘误会’吗?”



“刘啸,你听我解释,这绝对是个误会!”方国坤有点着急了!



“留着给别人解释吧!”刘啸嗤了口气,“我告诉你,今后永远都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否则我会忍不住把你的门牙打掉!”



“刘……”方国坤还想试着去解释一下,可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声音,刘啸挂掉了电话。



方国坤一皱眉,就赶紧放下手里的电话,转而拿起桌上的另外一部电话,拨了个号码,道:“海城吗?我是方国坤!你们马上派人到乐风小区,2栋911室,楼上楼下都要派人监视,务必保证不发生意外事故!唔,在不会出现威胁到室主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不要暴露!另外,再派一队人去软盟科技,还是一样,确保软盟运营总监刘啸的安全,防止意外发生。”



说完“嗯嗯”一声,又道:“如果监控的对象安静且没有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你们就可以撤了!有什么情况,直接向我汇报!”



挂了电话,方国坤走出去,在楼道里喊道:“小吴!小吴!”



“到!”他的那个跟班就匆匆跑了出来,站在了方国坤的面前。



“监控刘啸通讯数据的事,就此取消!”方国坤下达了命令。



“取消?”小吴很不解,“头,我们都已经监控这么久了,而且那个踏雪无痕如此可疑,只要他还露面,我们迟早能揪出他的,取消就太可惜了!”



“人家都已经发现了,不取消还怎么办?”方国坤苦笑,“再监控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不会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方国坤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留下小吴在那里挠头,“不是吧?被发现了!”,他很吃惊,自己所在部门的监控行动象成千上万次,除了雁留声,还从没失手过,这刘啸就是第二个。



刘啸此时已经回到了家里,他直接打开电脑,把上面所有的数据全部粉碎,然后拽起电脑,就走到窗台前,冲着下面大喊:“我知道你们此刻肯定在看着我,你们不是要想得到什么吗?好,全都拿去吧!靠,老子全给你们”,说完就把手里的电脑扔了下去,然后又把剩下的那台,以及键盘鼠标全都扔了下去。最后发现自己兜里还有方国坤的名片,也一起扔了出去,然后“哐嗤”一下关上了窗户,坐在那里生气。



从天而降的电脑把下面的人都吓了一跳,可谁也不敢靠近,万一再给你扔下个啥东西,砸中了可了不得,那可是九楼啊!



名片晃晃悠悠从上面飘了下来,人群中就有人上前,捡起名片一看,然后顺手塞进兜里,消失在了人群里。



几分钟后,海城的110赶到了楼下,将掉下的这堆电脑零件用警戒线圈了起来,然后就站在那里警界,不让任何人靠近。没过多久,小区又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看样子似乎是法医,但又不是法医,这几人走到警戒线里,把所有的零件全部收集起来,搬上了警车,甚至连掉在地上的一颗螺丝、一片塑料碎片,他们也用镊子夹起来塞进物证袋带走了。



小区里的人都傻了,电脑又没砸到人,这些警察盐吃多了吗,物证搜集得这么仔细,你再仔细也证明不了什么啊!小区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纷纷议论着这些警察的白痴举动。



警察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算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车,此时便有一个警察走了过来,道:“高空抛物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随时可能会威胁到无辜群众的生命安全,而且很没有道德,我希望我们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吸取教训,一旦高空抛物砸中人,出了事故,那就是严重的刑事案件,不光有无辜的人会受害,抛物人本身也会面临法律的制裁。好,大家都散了吧,请大家放心,这件事情我们警方一定会严肃处理,对于高空抛物的人,我们也会带回警署进行批评教育,治安拘留。”



众人这才散去,闹了半天,原来还是个高空抛物的性质,众人只道没趣。不过警察今天这阵势,倒是把平时一些喜欢从楼上扔小东西以及吐痰的人吓了一跳,心想以后自己可得收敛一下了,否则不知啥时候就把警察给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