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拿什么承诺?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七章 拿什么承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公司,公司里的人已经走得没几个了,剩下这几个人看刘啸走了又杀回来,而且神色匆匆,都有点纳闷,不知道刘啸这又唱的是哪出。



刘啸走到业务部的门口,隔着门,能听见里面的十来部电话叫得此起彼伏,想开门却没有钥匙,只得恨恨地在门上捶了一拳,“这电话响了有多久?”



“二十来分钟吧!”有人道,“业务部的人刚走光,电话就响了,还响个不停!”



刘啸有些着急,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客户受到了攻击,攻击的程度如何,希望不要造成什么大的损失!



等了有几分钟,业务部的负责人满头是汗地跑了上来,手机拿着的手机都还在响,他已经顾不上接了,几步跑到刘啸跟前,“刘总,大事不好,这绝对是有人故意在整我们软盟,我的电话这会工夫就没歇过,电都快耗光了!”



“先开门!”刘啸道。



“好!”业务部的负责人迅速掏出钥匙,把业务部的门打开,电话的声音顿时大了很多,公司里剩下的这几个人这才听清楚,是所有的电话都在响,于是都停下了手里的活,朝这边看了过来。

本书首发www.17k.com

“你们几个,先把手上的活放一放,过来帮忙!”刘啸朝那几个人一吩咐,然后进了业务部。



业务部在软盟有个独立的办公区,因为售后的技术支持也并入业务部,他们的电话经常响个不停。



“先确定有多少客户遭到了攻击,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什么损失,还有,确定入侵的原因!”刘啸说到。业务部提供售后技术支持这块,有好多的途径,除了电话联系外,还有短信平台、EMAIL投诉、QQ留言平台等等,前段时间遭到Timothy的攻击后,刘啸还专门把公司售后服务平台再次拓宽,以加强客户和软盟联系的方便程度,所以要确定有多少客户遭到攻击,还是比较方便的。



业务部的负责人迅速打开电脑,运行了售后平台,道:“截止目前,我们共受到客户电话一百七十六个,全部未接;EMAIL投诉三百二十多件;QQ留言一百多条;在这些客户里面,去掉重复投诉的,我们实际接到客户投诉的数量是三百八十多例,全部都是在半个小时内投诉的,这些客户的资料售后平台已经调出来了!”业务部的负责人打开几封EMAIL看了看,又道:“他们全都是投诉自己的网络遭到了入侵!”



“联系!赶紧联系!”刘啸走过去,“随机挑几个客户的号码,我们打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啸看着进来的那几个人,“你们过来帮忙,去询问一下客户,看他们是什么时候遭到的攻击,什么样的攻击,有什么损失!”



业务部的负责人赶紧挑出几个号码,在场的人一人分到一个,便开始忙了起来。



刘啸也分到一个号码,是一家贸易公司,刘啸拨了过去,“你好,我是软盟的技术支持,请问……”



“你们赶紧来人!”那边没等刘啸说完,就开始发飙了,“我们公司的服务器被入侵了,有几份非常重要的客户资料丢了,问题就出在你们的产品上,我告诉你们,我们老总现在非常生气,你们软盟要赔偿我们的全部损失!”



刘啸的耳朵被炸得嗡嗡直响,等对方说完,他才道:“我打电话过来,就是要弄清楚问题!”



“还弄什么弄,问题不明摆着的吗!”那人很倔,“攻击者在我们的机器上留了言,说‘软盟的产品好垃圾’,这不明摆着的吗,那些攻击者就是从你们的产品进来的!”



刘啸看也说不清楚,只好道:“那请问你们还有什么别的损失吗?”



“我们的客户资料丢了,非常重要的资料丢了!”对方依旧在喊着,“你们要赔偿我们饿全部损失,否则就等着吃官司吧!”



刘啸无奈,“请你们启用备用的网络预案,保护好服务器的日志,我们的人会尽快过来,确定事故原因和责任!”



挂了电话,其他几个人的电话也基本打完了,有的好点,客户只是说服务器被入侵,但没有什么损失,有的就和刘啸打的这家一样,保存在机器上的资料被入侵者恶意删除了,损失比较大!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入侵者都在服务器上留下了“软盟的产品真垃圾”这句话,这让所有的客户都把矛头指向了软盟。



“刘总!”业务部的负责人急了,“这绝对是栽赃啊!咱们卖出去的产品,百分之九十都是防火墙,其中还有八成是用来给服务器防范洪水攻击、ARP攻击这样的恶意攻击,如果说象上次那样,攻击者利用我们的防火墙给客户制造网络通信瘫痪,那是咱们的责任。可这次是入侵,咱们的产品没有入侵方面的安全漏洞,责任并不在咱们身上,对方故意留下这样的入侵留言,摆明了就是要整咱们软盟!”



刘啸当然也知道这点,他皱眉想了一会,道:“你现在通知人事部,让他赶来公司,明天一早,就把我们的技术员派出去,去客户的公司实地调查一下事故原因!”



“好,我这就联系!”业务部的负责人说完就给人事部的负责人打电话。



刘啸站在一边看那个售后平台,发现投诉的数目还在增加,就有些皱眉,看来对方的报复还没有停止,他等业务部的人打完电话,便道:“以前购买咱们产品,以及咱们做过安全设计的客户共有多少?”



“这个太多了,产品卖出去有**万件,国企、私企、政府、事业单位都有!由咱们亲自负责安全方案的公司和单位,大概有两百家左右!”



“利用的咱们的售后平台,进行消息群发,通知这些客户做好防范,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务必要让他们在今天晚上能看到咱们的消息,不能让这个事情再恶化下去了!”刘啸说到。



“没这个必要吧?”业务部的负责人有点反对,“对方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咱们的所有客户都攻击了,他们现在攻击了咱们几百个用户,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他们的效果都已经达到了。我认为咱们当然要做的是安抚好这些客户,不要让影响扩大。如果我们这样冒冒失失去通知那些没有遭到攻击的客户,反而会让这个影响扩大,就算他们没遭到攻击,他们也会因此怀疑咱们的产品是不是存在什么问题,等所有的客户都闹起来,那咱们就真的很被动了!”



刘啸咬牙想了想,“安抚要做,但通知的事也要做,对方要整的对象虽然是咱们软盟,但最先受损的却是那些客户,咱们得对自己的客户负责!而且对方选择了在下班的时间进行攻击,这必然会让一些的客户无法及时发现自己的网络被入侵了,所以事情可能会比咱们现在掌握得还要严重一些,如果我们不主动一些,等到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事情可能就会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们不能冒险,也不能拿客户的安全冒险!”



业务部的负责人一咬牙,“好,我这就进行消息群发!”



“主意措词,一定要让客户马上重视起来,也不能制造恐慌!”刘啸嘱咐了一句。



业务部负责人点头应着,就开始起草这份群发消息。



商越看着刘啸,问道:“咱们软盟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整咱们?”



刘啸叹了一口气,“这事现在还不好说!”



商越咬着嘴唇想了半响,道:“对方能这么准确地知道咱们的客户,是不是咱们的资料被窃取了?”



刘啸皱眉,如果今天这事真是Timothy所在的网络间谍组织干的,就算从资料上入手去查,也很难有所突破,那些人连网监的动向都能清楚掌握,他们想要知道软盟的客户资料,并不一定非要从软盟身上下手。



“你们都先忙去吧!”刘啸看看时间,“早点回去休息!”



公司那几个留下加班的人看刘啸都这么说,也就站起来,“刘总,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走吧,以后加班也不要熬太晚了!”刘啸努力挤出个笑容,把那些人都打发走了。只有商越出门之后,想了半天没走,又回到自己办公桌前去了。



“刘总,消息都发出去了!”业务部负责人站了起来,“我用好几种方式都通知了客户,希望他们能及时防范!”



刘啸坐在椅子里,心里很是伤感,昨天信息产业部来授牌的时候,自己就预料到对方可能会找软盟的麻烦,自己最怕什么,什么就偏偏发生。事情是自己做下的,可却要软盟来承受报复,刘啸非常地内疚,大飞说的没错,再这样下去,自己非但不能振兴软盟,软盟的这块招牌还得毁在自己手里!



“刘总,刘总!”业务部的负责人见刘啸半天没说话,就出声喊了几下,“咱们现在还要做什么?”



刘啸想了想,就摇了摇头,“没事,你回去吧,我再等一下人事部的人,完了安排一下明天去客户那里调查的事!”



“哦!”业务部的负责人应着,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对了!”刘啸突然想起,“给所有投诉过的客户回复一下!”



“我已经回复过了!”业务部的负责人说到,“该致歉的也致歉了,现在就等着咱们的去过去把问题调查清楚,我已经把投诉的信息直接转到了人事部,一会人事部来人,就可以收到!”



“好,你先回去休息吧!”刘啸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刘总你也别着急,上次咱也不是安全渡过了吗,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业务部的人宽慰了两句,收拾东西出了办公室。



刘啸走出业务部,关上门,在外面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去,沉着头伤感,他很后悔,自己昨天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应该阻止信息产业部把那块牌子挂在软盟的门口,直接让他们给自己个人颁块牌子,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刘总,喝口水吧!”商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水。



“谢谢!”刘啸接过水,把水杯放在了一旁,“你怎么还不回去?吃饭没?”



“吃过了!”商越点着头,“我吃过了饭又回来的!”



刘啸叹了口气,“工作可以放在上班的时候做,下班就赶快回家休息!”



“我知道,只是我的报告马上就做好了,我想尽快赶出来!”商越看刘啸的状态还不算是太坏,他比一般人显得要镇定和坚强一些,便有些放心,道:“那我继续去赶报告了,你也不要太着急!”



“好,你去吧!”刘啸说完一缩身,闭目靠在椅子里,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半个小时后,人事部的负责人赶了回来,刘啸跟着他进了人事部,打开电脑,所有的投诉信息已经被及时反馈了过来,人事部的负责人一看就傻了,“怎么这么多啊,咱们哪里有没有这么多人往外派!”



这刘啸也知道,道:“先看咱们能挤出多少人,能空出来的人全部都空出来,然后根据人手分配,哪个客户近,就先派到哪里,争取最快时间搞清楚事情的原因!”



“好!”人事部的打开员工作业系统,开始查询哪些人是空闲的,然后又挨个看了看,觉得可以先缓一缓的,他都给调了出来,然后分别给这些空出来的分配了要去的客户,那边出工单就自动打印了出来,明天这些员工一上班,就可以收到出工单。“刘总,我把能空的都空出来,只能调出三十多个人,再多真的调不出来了!”,人事部的人说着又把作业表翻了一遍。



“能空出多少是多少吧!”刘啸叹气,现在就是把软盟的人全部派出去,那也不够用!



“刘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月咱们已经是第二次遭遇这种大规模事故了,咱们是不是惹上什么人了?”人事部的看着那几百个投诉很是头疼,就是这三十个人连轴转,要把这些处理完也不是容易的事。



刘啸苦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自己惹上了事,而不是软盟,“现在有多少客户投诉了?”



“五百多一点!”人事部的人很头疼,“以前咱们一年也没有这么多严重级别的投诉!”



刘啸还想问问增加的速度有没有变缓,此时电话就响了起来,刘啸拿起来一看,是大飞打过来的。



“大飞啊!”刘啸此时觉得最难面对的就是大飞。



“刘啸,出大事了!”大飞似乎还不知道刘啸已经在公司了,“我刚才在网上看到消息,说是软盟的产品出了问题,导致客户大面积受到攻击,损失严重,现在所有的安全论坛都在转载这条消息。”



“嗯,我知道了!”刘啸不知道说啥,就应了一声。



大飞很着急,“我觉得咱们应该马上启动媒体公关预案,不能让任由这样的谣言散播下去了,否则软盟的招牌就砸了!”



“说咱们软盟产品有问题,可能是谣言!”刘啸不愿意隐瞒,反正大飞明天来上班也会知道这事,“但咱们的客户受到攻击,却是事实!我现在就在公司,我已经在处理了!”



“什么?”大飞电话那边估计已经蹦了起来,“咱们的客户又遭到攻击了?什么时候的事?有多少客户?”



“现在收到的投诉有五百多家,具体的数目得到明天才能统计出来!”刘啸说到。



“五百多家!”大飞已经爆了,“软盟自创办以来收到的所有事故投诉加起来,也没有这个月多!刘啸,你到底在搞什么?”



“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不过不是现在!”刘啸叹气,“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再埋怨也没有用了!”



“你就是给我解释,我也无法接受!”大飞那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你当时接掌软盟的时候说得多好,说要重振软盟雄风,你就是这么重振软盟的吗?老大他们虽然无耻,但他们也没有把软盟祸害到这种地步吧!你说说,现在的软盟成什么样子了,任人羞辱的靶子吗?这样下去,你还拿什么重振软盟?”



刘啸没有还口,深吸了一口气,“我非常抱歉,是我给软盟带来了这一系列的麻烦,但我说过的承诺,我会兑现的!”



“你拿什么兑现?你兑现个大头鬼!只要你他娘的不给软盟惹麻烦,我大飞就谢天谢地,我给你跪下磕响头!”



电话里“嘎吱”一响,然后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刘啸默默收起电话,那边大飞估计把电话都给摔了!



这一夜,刘啸就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在想着自己继续留在软盟是不是个错误,是不是自己离开软盟,就能对方的报复的停止,刘啸自己不怕,但他不敢拿软盟冒险。



天慢慢亮了起来,刘啸听见办公室的外面,已经慢慢有人来上班了。



“砰砰砰!”有人敲门。



刘啸搓了搓发困的脸,稍微提起点精神,“请进!”



进来的还是前台的MM,她手里又捧着一个精致包装的盒子,只是比昨天的小了很多,MM也是一脸的不解,进来道:“咦,你什么进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又有人送来一个盒子,惦着很轻,不象是砖头!”



刘啸一看见那盒子就很生气,对方这是在戏耍自己,都已经把软盟折腾成这样,他们还想怎么样,难道还想要自己去跳楼吗,刘啸大怒,道:“把那盒子扔了,以后谁要是再匿名给我送盒子,统统给我扔掉!”



MM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以为刘啸是在和昨天的那块砖头制气,于是笑道:“你不要我就收了啊,说不定这次里面是好东西呢!”



MM看刘啸不反对,就笑嘻嘻往沙发上一坐,把盒子放在茶几上开始拆,拆开了就愣了,“咦?怎么是把钥匙,还有一张磁卡,呀,还有一张纸条呢!”



刘啸很意外,“拿来我看!”



MM递了过去,刘啸一看,纸条上没有落款,只写着“金融银行111#”,再看那磁卡和钥匙,刘啸突然反应了过来,“这是在银行的私人保险柜的钥匙和磁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