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病态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五章 病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是不是也认为我这样做有点可笑?”刘啸看着还坐在那里的商越。



“我…我……”商越咬着嘴唇,想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出来。



“好了,你去工作吧!”刘啸示意商越可以走了,“我要一个人好好地反省一下!”,说完,刘啸闭眼,靠在椅背里,仔细想着大飞刚才的话。



商越站起来看着刘啸,又咬了半天的嘴唇,才鼓足了勇气:“其实…,其实你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冒险者,你这么做,是想对更多的人负责,你没有私心,也没有想着要去耍英雄,甚至都没想到去要回报,我知道……”,商越说完,也走了出去。



刘啸深深地叹气,或许大飞说的是对的,人应该各司其职才行,做企业就去做好自己的企业,何必把网监的职责往自己身上揽呢。只是刘啸有点不甘心,网络间谍如此肆无忌惮地在网络里发动着各式袭击,时时威胁着一切的安全,作为一个安全人,难道自己就这么不闻不顾吗?难道就因为怕惹上麻烦、怕没有盈利,就可以对这群网络暴徒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吗?



刘啸咬了咬牙,自己不会的,吴非凡的事情就是个明证,如果自己当时因为怕麻烦而退缩,因为没有利益而放弃,也许到现在网监也无法把这帮人揪出来,吴非凡他们可能还会继续强取豪夺,大肆圈钱,网监毕竟是在明处,想要挖出这些躲在黑暗里的蚂蝗,总有力所不逮的地方。



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就像和平年代的兵,十**岁进了军营,他们把一生最好的青春奉献了进去,没有多少津贴,没有晋升的机会,也没有人拿着枪去逼他们,可他们却死活不愿意离开军营,他们舍弃了和亲朋好友欢聚的时光,却宁愿每天忍受非人的训练,把自己从一个毛头小子锻炼成合格的士兵,兵中的强者,乃至于兵王,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名?为利?还是为了心中的英雄梦?或许都不是,在现在这个年代里,想要证明自己是英雄的机会有很多,他们没有必要去选择最荆棘最难熬的一条。他们坚守着,是因为他们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人去做,是因为他们是军人,一旦有敌犯境,总得有人挡在第一线,总得有人射出第一颗飞向敌人的子弹,他们的坚守,就是为了等待这样一个悲壮的机会!



刘啸只是个安全人,昨天Timothy他们的袭击告诉刘啸,虽然网络是个你用耳朵听不到,眼睛看不到,身体接触不到的东西,甚至你的思想也无法延伸到网络里,但网络却可以用它的方式对每个人的身体和思想造成杀伤性的打击。网络安全人面对的那些敌人,他们不只拥有病毒木马类的“常规武器”,他们同样拥有“网络核武器”。



刘啸也只是希望,在网络袭击来临的时候,不是所有的安全人都忙着明哲保身,至少也得有几个人跳出来和敌人去拼。疆土有国界,但互联网没有国界,互联网建立的最初宗旨就是“自由共享,”,作为安全人,你不能只期望着和互联网同富贵,却不愿意和她共患难!在刘啸看来,每个从互联网得到了好处的人,都应该为她的安全和持续生存负责,象软盟这样的安全机构,完全依附于互联网生存,所有的利益都来自网络,如果连他都不肯为互联网付出,那还能指望谁呢?



刘啸拉开办公室的抽屉,里面是自己昨天下午写的那份文件,本来是想今天和大飞讨论的,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不是每个人都和自己想得一样。



大飞没有错,自己也没有错,每个人考虑问题站的立场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就不一样,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多元化的社会。是自己把问题考虑得简单了,自己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没有理由强拉着其他人也这么做。



“唉……”刘啸叹气,把那报告又扔回到抽屉里,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眺望着外面,眺望着这个熙熙攘攘、繁花似锦的城市,大街上的交通已经恢复了正常,通行有序。此时有人大概会开始庆幸了,庆幸海城又一次大难不死,可刘啸却在担心,担心如此滞后的安全状态,到底能应付几次网络袭击。



许久之后,刘啸又坐回到办公桌前,再次从抽屉里拿出那份文件放在桌上,他决定了,不管别人是什么态度,既然自己认为做这件事有必要,那自己就应该把它做下去,软盟不做,那就自己去做好了。除了安全机构的风险预警外,还有许多的民间预警发布平台,就象当时自己在终结者论坛发布病毒预警一样,效果虽说是小了点,但只要有一个人受益,那预警就算是起了作用。



刘啸郑重其事地在那份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苦笑着把它收了起来,这一次,自己又得一个人去战斗了,或许这是最好的方式了,不会威胁到任何人的利益,也不会给软盟带来麻烦。



刘啸甚至都想到了将来,如果自己真的把这个监控系统做成了,那自己就不能用“留校察看”这个ID去发布监控到的信息了,现在谁都知道留校察看就是自己。



刘啸突然想到了上次电信发布会时自己听来的那个“风神”,事后刘啸还专门搜索过关于这个风神的一切信息,除了那个关于流程序的言论外,那个风神还有其他几个疯狂的构想。他设想要把全世界所有的电脑联系在一起,构成一个史上最大的计算序列,将人类的计算能力无限提高,攻克现有的科学计算难题,将人类进步的速度加快;他认为微型计算机的发展方向会导致互联网走进死胡同,未来的计算机应该朝着巨型计算机发展,巨型到一台计算机就可以满足全世界人的所有计算需求;他设想未来会出现智能计算机,但智能计算机的核心不是电子元件,也不是生物芯片,而是各式各样的具有专业用途的“人造人脑”,届时计算机会和正常人一样,有感情有思想会呼吸,可以对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做出辨别和判断。



风神的这些“专业论文”,写得就和幻想小说一样,刘啸也认为风神的言论太过于荒诞无稽,他甚至认为现实中的风神根本就是个不懂电脑的电脑白痴,或者是一个患有极度幻想症的精神病人,但刘啸挺佩服风神那种“世人皆醉我独醒”、“放眼全球,唯吾独尊”、“我就是真理”的病态心理。



刘啸苦笑,其实自己现在做的事,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一种病态行为,一种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行为,就象那只可笑的螳螂,伸出自己的手臂,就以为可以阻止车轮的运转。



“那我就叫风神吧!”刘啸坐在椅子里笑,就算别人都把自己当疯子看,自己也会把自己认为对的事坚持下去,自己以前曾经放弃过很多东西,但从接手软盟的那刻起,刘啸就把放弃这个词永远地从自己的词典里删除了。



海城市府稍后终于发布了政府公告,这次海城交通大瘫痪,是因为交通指挥控制中心的一台计算机出现程序故障导致的,政府已经处理了相关责任人,更换了新的计算机和程序,海城市府会对这次事故中的伤亡人员做出赔偿以及一些善后事宜。



接下来的几天,刘啸每天都是白天在公司的实验室里搞策略研究,晚上回家就琢磨监控系统的架构,至于要在软盟网情部添加监控网络间谍行为分析的事情,他再也没有在公司提过。这让大飞很高兴,他认为刘啸终于想明白了。



Timothy事件发生后两个星期,软盟迎来了一件大好事。国家信息产业部居然破天荒地要主动给软盟颁发一块牌匾,叫做“最值得信赖的安全合作伙伴”,这种行为,在信息产业部是首次,而这块牌匾,也是独一无二的,国内没有第二家安全机构有此荣誉。



软盟上下都觉得受宠若惊,认为挂牌仪式应该搞得隆重一些,只有刘啸表示反对,他根本就不愿意让这块牌子挂到软盟的门口。但反对无效,公司的例会上,所有部门的负责人以绝大多数压倒极少数的优势,通过了挂牌仪式的程序。



挂牌的当天,软盟一直把红地毯从公司所在的楼层铺到了大楼外一百米,写满了贺词的彩球条幅挂得满眼都是,还专门从辰瀚集团邀请了熊老板出席。当然,信息产业部也派出了一位副部长前来授牌,陪同前来的还有黄星,以及海城市的一些领导人,可谓是给足了软盟面子。



熊老板按照时间安排,准时赶到了软盟,可下车之后,环顾四周,竟然没有发现刘啸,就有点奇怪,“刘啸呢?”



大飞皱眉,“他今天不会出现了!”



“为什么?”熊老板很诧异。



“他反对这块牌匾,所以拒绝参加挂牌仪式!”大飞显得很无奈。



“胡闹!”熊老板就怒了,“他是软盟的掌门,如此重要的仪式,他怎么可以不出现,你马上把他给我找我!”



“来不及了!”大飞看着广场那头,授牌的车队已经来了。



车队眨眼就停在了红地毯的那头,熊老板有天大的火气也得压着了,只好赶紧过去迎接授牌的一众官员。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方国坤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文件,传来了敲门声,“报告!”



“进来吧!”方国坤放下自己手里的文件。



进来的是一直都跟在他左右的那个跟班,进来后就是一个敬礼。



“有什么事?”方国坤问到。



“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完全破解了刘啸电脑过去一段时间内发出去的数据!”



“有什么发现没有?”方国坤来了兴趣。



“根据数据显示,关于Timothy的那些消息,刘啸应该是从一个QQ昵称为‘踏雪无痕’的人那里得到的!”跟班答到。



“我要确切的消息,而不要应该!”方国坤皱眉。



“抱歉!我们只监测到了刘啸发出去的信息,而对方发过来的消息我们根本没有监测到!”跟班顿了顿,“我们去查了那个QQ号码,发现那个号码根本不对!”



“详细说说!”方国坤有些奇怪。



“对方的QQ号码是虚拟出来的,是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号码,我们无法进行追踪,QQ公司的服务器上也没有任何关于踏雪无痕的记录!”跟班的叹气,“除非是对方想让你跟他联系,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联系上他!”



“踏雪无痕,踏雪无痕……”方国坤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我们的监控对象里,有没有这个人?”



跟班摇了摇头,“没有!”



“奇怪!”方国坤一脸惊讶,“这会是什么人呢?”



“对方技术这么高明,消息又如此灵通,您看他会不会是WIND的人啊?”跟班问到。



方国坤皱眉站起来,踱了几圈,“现在还不好确定,你们继续加强对刘啸的监控,想尽一切办法,务必要追踪到这个叫做‘踏雪无痕’的人!”



“是!”跟班一个立正。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别的发现?”方国坤问到。



“海城十分钟事件,是刘啸制造的!”跟班道。



“什么?”方国坤就瞪大了眼睛,这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是刘啸在发送给踏雪无痕的消息中,主动承认的!”跟班看着方国坤,继续说道:“根据分析,这应该是刘啸为了提醒海城市府,才制造了事端,事后他有些后悔,在Timothy事件后,刘啸准备建立自己的监控系统,防范网络袭击事情的发生,他想请踏雪无痕给于一些帮助,对方似乎拒绝了!”



“那他的这个监控系统到底实行了没有?”方国坤对这个比较在意。



跟班摇头,“根据情报,他的这个计划在软盟一经提出,便被腰斩了!”



“真是有点可惜啊!”方国坤又踱了两圈,“你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我需要看到全部的材料,你一会给我送过来!”



“是!”跟班立正,就准备出去拿资料。



“等等!”方国坤出声喊到,“在最后的报告中,我不希望看到刘啸制造了海城十分钟事件的部分!”



跟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我会处理好的!还有别的事情吗?”



方国坤摆了摆手,“没有了,你去忙吧!”



跟班顿了顿,道:“今天信息产业部的人要去给软盟授牌,你看这事……”



“由他们去吧!”方国坤有点生气,一P股坐在椅子里,“黄星已经给我汇报过这事了,他的那些上司全是一帮蠢材,想起哪出是哪出,一点脑子都没有!”方国坤皱着眉,“只是这事我们不方便直接出面干预,你吩咐下去,让我们的人密切监控DTK组织的动向!”



“是!”跟班敬礼,然后出去了。



屋子里剩下方国坤,他也不看文件了,就坐在那里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