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翻版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一章 翻版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软盟每周的例会上,大飞提交了一份报告,是关于软盟所有遗留项目去留归属问题的报告。



“按照你的要求,我组织人力对所有遗留项目的隐患以及运营成绩进行了全盘考核!”大飞轻轻敲了敲桌子,“按照最保守的标准裁定,都有将近四分之一的项目要被砍掉,另外还有四分之一的项目需要改进升级,消除隐患。这里是详细的名单,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我就按照这个名单执行了!”



刘啸接过去,瞄了一眼,他对软盟以前的这些项目也不熟悉,不过他也懒得弄清楚,该砍还是得砍,不然以后又是祸害,于是道:“我没问题,就按这个名单上的执行吧!”



“好!”大飞点了点头,“那咱们进行下一个议题!砍掉这么多项目,咱们就会多出很多闲置的员工,这些人怎么安排?”



“咦?人事部的人呢?”刘啸这才发现人事部的负责人没有到会。



“我让他停职反省去了!”大飞恨恨地说到,“这家伙根本就没有领会到咱软盟的用人宗旨!”



刘啸大汗,“批评批评就得了,何必停人家的职呢。有了这次的教训,想必他已经清楚认识到了咱软盟的用人态度和宗旨,以后肯定能把好关的!”



“回头看这家伙认识错误的态度再考虑是不是让他继续干下去!”大飞还是有些气不顺。



刘啸直摇头,真是拿大飞没办法,只好道:“我看这样吧,咱们空出来的这部分员工,就先安排他们去做好交接问题!同时砍这么多项目,我们肯定要对以前那些客户做出个交代,就让他们去和各自项目的客户去协商,解决好善后问题,进行交接的同时,再根据其他项目组的情况,慢慢将这部分员工分散吸收。”



“好,我同意!”大飞点了点头,其他人也点头同意。



“这分散吸收的工作,就由人事部来负责,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另外,咱们上次商议招人的事,就暂时终止吧!”刘啸看着大飞,“人事部那边尽快恢复工作,不要影响了公司的运转!”



“我知道,误不了事!”大飞一咬牙,把文件夹一合,“今天的议题就这些了,大家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众人都摇头,没有别的事了!



刘啸一看,“好,那就散会吧,回去抓紧把今天的这些决议都落实了!”,刘啸说完,就站起来准备走人。



“等等,等等!”大飞赶紧出生拦住刘啸。



“怎么,还有事?”刘啸回头疑惑地看着大飞。



大飞拍着脑袋,“咱们自己空出来的人手是解决了,可还有招进来的人呢!”



刘啸一皱眉,“招进来多少人啊?”



“就一个!”大飞笑着,“就那天你定的那个!其他那几个来应聘的,我都看了,眼高手低,都是耍嘴皮子的,不适合在咱们软盟干,我全都给辞了。剩下这个是你定的,我可不敢辞,不过她来公司都两天了,就搁那坐着,这也不是事啊。”



刘啸瞪了一眼,“谁让你小子让人事部给歇业了!”



“得,我的错!”大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这个怎么安置?”



“算了,既然是我招的,那我自己来解决吧!”刘啸一摆手,“也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散会吧!”



出了会议室,刘啸在公司里四下里踅摸,才找到那女孩的位置,此时她正安静地坐在另外一位员工的背后,看着那员工在做东西。



刘啸走到那女孩背后,轻轻一拍她肩膀,低声道:“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女孩回头看见是刘啸,就慌忙站了起来,“我……”,她脸上神情非常紧张,就象是上课出小差被老师抓到了一样。



“到那边说吧!”刘啸笑着,转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女孩只好跟在后面。



“坐!”刘啸把自己的文件夹往办公桌上一放,回头招呼那女孩,“坐吧,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呢!”,刘啸说着,就过去接了一杯水,放在了女孩前面的茶几上,“坐吧!”



“我叫商越!”女孩报了自己的名字,这才忐忑地坐了下去。



“我记得上次你说自己最擅长的是网络安全!”刘啸坐到了商越的对面,“谈一谈吧,你对网络安全有什么看法?”



商越捏着手指,似乎是没想好,没有吭声。



“放松点!”刘啸呵呵地笑着,“你不要那么紧张,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今年毕业的学生,而且还都学的是电子商务专业呢!”



商越似乎有点不相信,怀疑地看着刘啸。



刘啸起身走到自己办公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简历,然后递到商越跟前,“这是我进软盟时做的简历,看看!”,说完放在了茶几上。



商越拿起来一看,然后就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刘啸。



“怎么样?我没有说谎吧!”刘啸笑着,“说说你对网络安全的看法吧,放心,这里没人能笑话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那……那我就说…说。”商越吸着气,鼓足了勇气,道:“很…很久以前,有个人在集市上卖东西,他一手拿着一张盾,说这是天下最坚固的盾,再利的矛也戳不穿,另一手却拿着一支矛,说这是天底下最锋利的矛,什么盾都能戳穿。其实…其实,在我看来,网络安全就和这矛盾一样,我们都知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安全,黑客攻击的手段每天都在增加和翻新,而另一方面,我们却宁愿相信自己能控制现有的局面,能够克制目前所有黑客的攻击手段。”



“很好,很好!”刘啸笑着点头,“继续说下去!”



商越得到鼓励,终于不再忐忑,继续道:“如果不亲自去试一下,就永远不会知道是矛尖还是盾厚。可惜,网络安全领域的矛和盾都是会升级的,就算试上千万次,也分不出个高下来,永远不会出现东风完全压倒西风的状况!”



“这岂不是说,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战胜对手吗?”刘啸笑着,“那我们这些做安全的人,岂不是很失败?”



商越又有些紧张了,“也…也不是那么回事。当大家的技术都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成败往往就取决于细节,谁考虑得更全面,谁的BUG更少,就能在对抗中占到上风。”



“如果靠谨小慎微来打败对手,那赢了也不痛快!”刘啸笑着站了起来,“这不是我刘啸的风格,也不是软盟的风格,谨小慎微是安全人做事必须具有的素质,但绝不是战胜对手的手段!”



商越奇怪地看着刘啸,“那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你说的矛与盾的状态确实存在,东风压不倒西风,西风也占不到任何便宜,安全界目前就是这么一种状况!如果说得再详细一点呢,那就是安全滞后于攻击,但安全最后必定能压制住攻击,一个胜在先声夺人,一个胜在后发制人。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把双方的位置颠倒一下呢?”刘啸看着商越,“如果安全人先声夺人呢?”



“呃…”商越一愣,“没有绝对的安全,谁先出手,就是把自己的底露给了对方,对方迟早能找到你存在的漏洞。”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说的先声夺人,是一种料敌先机的压制!”刘啸笑着,“就拿你的矛和盾来说吧,想要试出谁更胜一筹,有很多种方法,你认为只有傻乎乎地去硬碰硬才能得出结果吗?”



刘啸看商越还有点不明白,就继续说道:“矛是天下第一的矛,盾也是天下第一的盾,这都是事实,但分出它们高下的,不是它们自己,而是使用它们的人。一个天下第一的侠客,他就是用盾,也能轻松打败那个用矛的人,取胜的不是手里的兵器,而是招式。事先预知对方的招式而给予打击,就可以让对手毫无招架之力。”



“技术、标准、知识,这些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是一模一样的,是因为人的不同,才会产生矛与盾的对抗,我们用新技术来创造更完美的程序,而对手却用新技术来制造更厉害的病毒。”刘啸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结论,“安全滞后于攻击,不是因为我们在技术上落后他们一步,而是我们对对手的行为缺乏判断,如果我们能够对攻击者的下一步行为了如指掌,如果我们熟悉每一项新技术可能出现的非法用途,那我们就能先声夺人,让攻击者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我有点明白了!”商越点了点头。



“好,明白就好!”刘啸笑着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里,“你明白了,那我就给你分配一下你在软盟的具体工作吧!”刘啸从自己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咱们软盟准备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叫做网情部,主要的任务,就是分析网络中可能存在的一切潜在的安全隐患,为公司提供决策依据,让咱们走在对手的前面!这是我的一些思路,你拿去看看,然后再搞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看咱们这个网情部的业务该如何开展!”



“这……”商越有点迟疑,“我以前没做过,怕做不好!”



“你认为我现在做软盟的这个总监,做得如何?”刘啸问到。



“很好!”商越答到。



“可我以前也没做过总监,就是在学校,我连个小组长都没当过!”刘啸笑呵呵把文件往前一推,“对自己有信心,然后竭尽全力,你就能做好!”



“那……”商越咬咬嘴唇,“那我试试吧!”,说着上前接过了那份文件。



等商越出去,刘啸就坐在椅子里笑,他觉得商越现在的状态,有点象自己刚到张氏的那会,在知道自己的对手是邪剑的时候,自己甚至被压力压得腿软倒地,好在自己是挺过来了,没被吓死。



刘啸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实验室继续搞自己的产品,刚站起来,就听见有人敲门,于是重新坐了回去,“请进!”



门一开,就见黄星走了进去,然后“哐”一声瘫坐在沙发里,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疲惫,一点精神也没有,坐在那里也没说话,双眼盯着天花板,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刘啸被黄星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倒了一杯水,“黄星大哥,你气色不对啊,是不是病了?”



“唉……”黄星重重地叹了口气,才把目光收回来,满脸的落寂,“这回我完了!”



“怎么回事啊?”刘啸一脸关切,赶紧询问着:“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Timothy跑了!”黄星说这话的时候,双收一紧,刘啸都听到了嘎吱吱两声。



“跑了?”刘啸有点意外,不过看黄星这样子,也没敢多问,只是安慰着,“跑就跑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咱再抓就是了!”



“要是仅仅是跑了那倒好了!”黄星又是一声叹气,说不出话来。



“呃……”刘啸这下倒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难道Timothy逃跑之余,还给了黄星什么打击不成,不然他不会消沉成这个样子啊,“黄星大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唉……,两小时前,Timothy突然出现在我们监控的小区内,我们的侦察员真真切切看到了他的面目,Timothy回到那个帐号所在的房间内,呆了两分钟就出来了,然后驱车离开小区。我们的侦察员随后进入那个房间,发现房间内的电脑开着,上面所有的数据都被清除干净,桌上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们别在外面守了,我不会再回来了!’”黄星在大腿上狠狠一捶,“当时Timothy并没有离开多长时间,而且还有我们的侦察员在尾随着,我意识到布控失败后,一边通报上级,一边就下令追捕Timothy。”



“负责尾随的侦察员接到命令,刚准备动手,就在路口突遭红灯,和侧面来的一辆车撞在了一起。海城交通指挥台半分钟后监测到了Timothy那辆车的行踪,然后派出大量的警力从多个方向进行合围拦截,谁知道我们派出去的车,全被堵在了路上,他们前方的路口四面绿灯,所有的车都挤在了一起。”



“交通系统被控制了?”刘啸当即反应了过来。



“是!我当时也是这么判断的,交通指挥台随即也将交通灯的自动操作方式释放,改为手动操作!”



“那后来呢?”刘啸急忙问到,这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情节啊!



“交通指挥台将交通灯改为手动操作的瞬间,指挥系统就瘫痪了,下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交通灯已经改为手动,任由红灯一直红,绿灯一直绿。缺少了交通指挥台的协调,我们也失去了Timothy的方位,让他给跑了!”黄星往沙发里一躺,苦笑道:“为了抓捕一个Timothy,整个海城被搞得鸡飞狗跳,交通彻底瘫痪,更发生了多起交通事故,数十人伤亡,现在上面已经派人过去全面调查此事了,我被停职了!”



“海城十分钟!”刘啸的脑子突然就冒出了这个词,这完全就是海城十分钟事件的翻版,刘啸快步走到窗户前,往外一看,果然,大楼下面的路口,东西方向畅行无阻,而南北方向排起来的车龙,根本就看不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