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不能碰的死规矩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章 不能碰的死规矩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拉开门,就见黄星气冲冲地站在外面,他一瞅见刘啸便劈头盖脸过来了:“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你小子到底想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是我们把你卖给了Timothy啊?”



刘啸大汗,“我没不接啊!我出去没带手机,谁知道你一会工夫就给我打了十多个电话,等我回拨过去,你又关机了!”



“那你为什么不带手机?”



“呃……”刘啸一愣,随机道:“我忘了啊!”



黄星一瘪,刚才估计他也是气急了,才会问出那样蠢的问题,黄星瞪了刘啸一眼,“我懒得跟你纠缠,我问你,你为什么能肯定软盟受攻击是Timothy干的,而且是因为你泄露他的行踪?”



刘啸一皱眉,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去我办公室,我慢慢跟你说!”,刘啸说完,转身回去把那张纸装好,然后关了实验室的门,带着黄星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喝水!”刘啸给黄星倒了杯水,笑呵呵地递了过去。



“哪有工夫喝水啊!”黄星接过去,又顺手放在了一旁,“你赶紧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记得我早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并不相信Timothy会知晓你们的行动啊?”刘啸说完顺势坐到了黄星的对面。



黄星一拍沙发,“早上刚接完你的电话,我的上司就来了电话,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个……”



“姓方的那个?”刘啸问到,他对姓方的印象深刻,自己上次机场安检口被扣住了的时候,还被姓方的训了一顿。



“嗯,就是他!”黄星点了点头,“上面打电话过来,说我们在封明的布控已经失败,要我们重新寻找新的线索!”



“这样啊!”刘啸点了点头,不过心里挺纳闷,这网监的上司真是挺奇怪,既然已经知道布控失败了,那就是说网监的上层对Timothy的行踪有所掌握才对,这样直接安排下属重新布控就是了,为什么又要黄星他们重新寻找新的线索呢。



黄星似乎看出了刘啸的怀疑,道:“上面这么说,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可能这个消息是我们的内线传回来的!”



刘啸“哦”了一声,笑道:“你们上司可真够厉害的,居然能把内线派到黑客身边!”,反正刘啸打死也不信,这又不是演缉毒电视剧,每个毒枭身边都得有个卧底!



黄星咳了两声,“说吧,你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



刘啸摇摇头,“我不能告诉你,反正消息绝对可靠,你的那个上司的命令刚好证明了这一点!”



“你小子怎么这样?”黄星腾地站了起来,“Timothy非法入境,一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目的很可能危害到国家的安全,难道你不是中国人?你这样固执下去,很有可能对国家对人民造成极大的损害!”



“你不要着急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我可承受不起!”刘啸笑呵呵地站起来,把黄星按回到沙发里,“我问你,你到底是要追查我的消息来源呢?还是要追查Timothy的下落?”



黄星一怔,随即回过味来,笑道:“这么说,你消息有Timothy的新线索了?”



刘啸笑着从兜里掏出那张纸,递了过去,“这是我追踪到的一个电信上网帐号,Timothy对软盟服务器发起攻击之前,曾用这个帐号惊醒过多次刺探扫描。这个帐号本身也有很多蹊跷的地方,我本来是想继续追查下去的,现在你来了,我就把他交给你!”



黄星接过来,展开仔细看了看,问道:“资料上的东西都真实吗?”



“我还没来得及核实,这只是我从电信调出来的注册资料!”刘啸答到。



黄星看着刘啸,“你对这个线索有多大把握?”



“我不能给你做任何保证!不过这是我追查到的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我想就算这个帐号和Timothy没有任何关系,但从这个帐号追查下去,肯定也能找出和Timothy有关的线索!”刘啸笑着,“如果你不放心,那就由我去追查好了,到时候找出Timothy,你们再行动!”



黄星大汗,网监还不至于那么差劲吧,让别人追查,网监最后坐享其成,这成何体统!黄星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道:“我是黄星,帮我查一个身份证号码。”说着,黄星就按照那张纸上的号码念了一遍,然后道:“马上查,我现在就等消息!”



黄星没有挂电话,稍微等了半分钟,电话那边似乎有消息,就听黄星“嗯”“嗯”几声,“我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对刘啸道:“查过了,看来这个帐号确实有问题,注册用的身份证号码是伪造的!”



说着黄星就站了起来,“事不宜迟,我现在就组织力量调查一下这个帐号!告辞了!”



“慢着!”刘啸也急忙站了起来,“这次可要小心,要是再走漏了消息,线索就完全断了!”



“我知道!”黄星恨恨地咬着牙,“我不会一个坑里栽两回!”



“有消息通知我一声!”刘啸笑着。



“好!”黄星把手机和那张纸装好,转身就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停住,转身看着刘啸。



“还有事?”刘啸奇怪地看着黄星。



黄星的脸上连续变了好几个表情,欲说还休,最后道:“谢谢你的线索,不过,以后最好是通过我们从电信调这些资料!”



刘啸笑着冲黄星摆了摆手,摇着头便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里,那表情就象是听了一个笑话。黄星早知道刘啸会是这个反应,正了正形容,拉开门走了出去。



黄星走后,刘啸稍微休息了一会,便又进了实验室,搜寻Timothy的事有黄星去做,那自己还是把这个策略级产品的事抓紧。刘啸现在有了内外兼顾的思路后,策略立马变得灵活了很多,实现起来的方法也比较多,只是规则不好制定,而且如何根据对方的进攻方式来变化相应的策略,也是个大问题,刘啸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至于那个在线追踪的系统,刘啸现在一点思路都没有,总觉得脑子里有个想法,但始终抓不住。



一直忙到很晚,刘啸才出了公司,回到家里。



打开电脑,刘啸第一件事就是把QQ挂上,他可不想再错过什么消息,要是自己能早点得到踏雪无痕的消息,提前做好防备,说不定这个时候早就把Timothy给揪住了。看着踏雪无痕黑黑的头像,刘啸突然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仔细想了半天,又把之前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刘啸才明白过来,昨天踏雪无痕居然破天荒没有入侵自己的电脑,桌面上没有那面军旗。



“唉……”刘啸叹了口气,为什么踏雪无痕进入自己的电脑总是那样的轻松惬意呢,自己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踏雪无痕那种水平。



正想着呢,电话响起,刘啸拿起一看,是黄星打来的,“黄星大哥,什么事?”



黄星的语气很兴奋,“好消息,我们今天查清楚了那个帐号的信息,也找到了那个帐号所在的准确位置!”



“怎么样?”刘啸赶紧问到。



“帐号是从海城三环边的一个居民小区上网的,我们已经确定了他的准确位置,目前正在监控中,还没有什么动静。不过刚接到小区居民的反映,说帐号所在的那户,近段时间有不少陌生人出入,有好几个老外,其中一个人的描述,跟Timothy非常相似。我准备向上级申请了行动计划,只要Timothy一露面,我们就立刻动手!”



“这么急?”刘啸很意外,“你最好还是观察一段时间,我想Timothy不会那么大意,一般没有黑客会使用自己的真实IP对要攻击的对象进行扫描试探的。再说了,Timothy潜入国内的目的不准备搞清楚吗?”



“不用搞清楚,非法入境本身就是个罪名,一旦抓住他,我们会将他驱逐出境的。这家伙在国内就是个不安全因素,而且他潜入进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们不能再冒险了!”



“Timothy很有可能还有同伙,你这么着急下手,很有可能打草惊蛇,小区居民的反映不是已经证实了这点吗?”刘啸反问。



黄星这下从兴奋中冷静了下来,“你说得有道理,我这一高兴就昏头,好,有消息我再通知你,我先挂了,把监控的事情重新布署一下!”



刘啸笑着摇头,然后收起了电话,坐在电脑前想着黄星说的这些事,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关于Timothy的线索,确实有点想不通,就是个菜鸟,也不会使用自己的真实IP去扫描要攻击的对象,何况是Timothy这种高手?如果Timothy真的这么做了,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觉得没人可以追踪到自己,或者说是没人可以抓住他!



刘啸的电脑屏幕上此时刚好显示着踏雪无痕上次的聊天记录,“不要太冒失,就算你能揪出他,你也不可能抓到他,这个家伙并不是一个人!”,踏雪无痕这句话刚好是个证明,刘啸挠了挠头,真是奇怪,想不通啊,Timothy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和他的那些同伙到底要做什么呢?



想到最后,想得刘啸直头疼,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刘啸爬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上班的点,“靠!”刘啸敲着自己的脑袋,“事不关己,自己瞎操什么心,琢磨来琢磨去倒把自己的正事给耽误了!”



匆匆洗漱完,刘啸就奔公司去了,一上楼,门口的前台MM看着刘啸笑。



刘啸又仔细把自己的着装检查了一遍,没有穿错穿反的地方啊,于是就问道:“笑什么?没见过迟到的啊!”



MM笑着接过刘啸的卡,帮他打了卡,道:“迟到就迟到了,你慌什么!以前老大蓝副总也迟到,不过可没你这么慌,你看你,鞋子没擦,领带也没系!”



“我这不是头一回迟到嘛,没经验,下次就知道了!”刘啸嘴上虽笑嘻嘻的,心里却道,靠,以后坚决不穿皮鞋了,这没擦皮鞋也成把柄了,估计这前台MM每天没事就琢磨这事了!



进了公司,路过人事部的时候,门开着,刘啸就往里瞥了一眼,只看见一个背影!刘啸当时就站住了,这是多么柔弱的一个背影啊,以前上学的时候,刘啸经常和大魏他们坐在学校的路边,看来来往往的美女,最常做的游戏,就是根据背影来猜对方是不是“背影杀手”,猜错了的人是要请吃饭的,而错得最多的就是刘啸,以至后来大魏那帮人哪天嘴馋了,就拖着刘啸去路口看背影。



刘啸站在那里,凭着以往血淋淋的经验,他敢肯定,这个背影的主人,肯定是个美女,而且是个大美女,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人忍不住要去怜惜她!



“靠!想这干嘛呢!”刘啸回过神来,就笑了笑,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被一个背影给勾住了呢。他摇着头,就准备去自己的办公室。



“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绝对可以胜任的!我保证!”房间里,那个背影主人的声音此时飘了出来,“我真的很想得到这份工作!”,声音显得非常无助,又充满期盼。



“对不起,这份工作确实不太适合你!”人事部的负责人摇着头。



那个背影显得非常失望,似乎要放弃了,刘啸站在外面,都能感受到背影散发出来的绝望。



“怎么回事?”刘啸终于吭了声,走了进去!



“刘总!”人事部的负责人站了起来,“早上来了十多个应聘的,就剩这一个了,不太合适,我已经给她解释好多遍了,她还是不肯走!”



那个背影也站了起来,朝刘啸看过来,刘啸瞅见她的那一刻,第一反应就是,老子终于翻身了,这次不用请吃饭了,然后才是欣赏对方的容貌。那女孩的人就和她的背影一样,让你只要看一眼,就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你准备应聘什么?”刘啸问到。



“项目开发设计!”人事部的负责人抢先回答了,“这是个很枯燥的活,不适合女性,咱们以前也从没招过女的,再说了,她的专业也不对口!”



“别的职位我也可以做!”那女孩急忙说到。



刘啸往女孩的简历瞥了一眼,专业一栏,填着“电子商务”四个字,竟然和刘啸是一个专业。



人事部的负责人笑了起来,“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公司只有财务部和业务部招女员工,这两个部门现在都不缺人。即便是要招人,你专业不对口,我们也不能用你,你还是到别的公司试试吧!”



“我的专业也不对口,是不是我也不能进软盟了?”刘啸看着人事部的负责人,他被这家伙一连两个“专业不对口”给刺激到了。



人事部的负责人便怔住了,“这……”



“你翻开咱们软盟创业时那些元老的简历,看看有几个是专业对口的?”刘啸再次反问,怒道:“咱们软盟在用人上从来都没有设过专业必须对口的限制,一直坚持“开放开明”的态度,这一点,就是老大蓝副总他们执掌的软盟时候,也都不敢有丝毫改变。怎么,到了你这里,你认为规矩要改一改了吗?”



人事部负责人这下傻了,半天没话说。



“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刘啸问着那女孩。



“网络安全!只要和网络安全相关的,我都能胜任!”女孩的答案,和刘啸当时在银丰面试时的回答一模一样。



“那你就应聘安全职位!为什么要应聘项目开发?”刘啸的脾气被人事部的人挑拨上来了,女孩这么一答,他又火了,想起了当时在银丰的遭遇,说话就有点冲,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女孩似乎被吓住了,好半天才道:“我需要一份工作,你们这次安全职位不招人!”



“喜欢网络安全吗?”刘啸问到。



“这是我的兴趣!”女孩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你被录用了!”刘啸直接在那女孩的简历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明天你来上班!”



女孩被刘啸的举动给弄懵了,直愣愣看了刘啸半响,才回过神来,“谢谢的信任!我会努力的!”,说完,朝刘啸浅浅一鞠躬,朝门外走去。



女孩这才一走动,刘啸才发现,女孩走起来一高一低,似乎有腿疾,虽然她已经极力在掩饰了,但刘啸还是看了出来。刘啸这才明白女孩那句“我需要一份工作”是什么意思,很少有企业会录用有腿疾的员工,女孩之前肯定是碰了不少壁。



等女孩走出去,刘啸就狠狠瞪了人事部负责人一眼。



那人很委屈,“你也看出来了吧!”,或许,这才是他拒绝那女孩的真实理由吧!



大飞突然跑了进来,“出什么事了吗?”,他已经听到了刘啸刚才的怒吼。



“问他吧!”刘啸气呼呼地走了。



人事部负责人委屈得要死,好不容易逮住个可以诉苦的,当下一五一十对大飞说了一遍。



谁知大飞听完,眉毛一竖,声音吼得比刘啸还要高,“妈的,老子高中毕业,还没专业呢,怎么,老子是不是该去大街上擦皮鞋啊。”随后还觉得不解气,道:“你给老子好好地反省反省!我告诉你,软盟象我这样没专业的还有很多,你下次再整这样的事,老子就让人生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