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叫板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叫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早就给你说过好多遍,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任何秘密都可能被人知道!”



刘啸现在绝对相信踏雪无痕能量无限,他能请得动OTE,又能对所有的事未卜先知,这点刘啸服,可刘啸怎么能相信如此空泛的一句话呢,“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并不是一切的疑问的解答,刘啸要知道的是明明白白的答案!为什么如此机密的事,现在竟然是个人都能知道。



踏雪无痕看刘啸半天没说话,大概是猜出了刘啸心里的想法,又发来消息,“有些事情你没必要非要弄个明白,明白了反而是一种负担,你只要知道我没有恶意就行。”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恶意,但我想揪出Timothy,既然他找到了我,我不能无动于衷!”刘啸答到,踏雪无痕要是有恶意,当时在自己最痛苦最无奈的时候,他也就不会介绍OTE过来了,这份情谊,刘啸这辈子都很难还清。



“随便你,不过我不会告诉你Timothy的藏身之地!另外,我想给你提个醒,不要太冒失,就算你能揪出他,你也不可能抓到他,这个家伙并不是一个人!”



刘啸明白踏雪无痕的意思,今年软盟遭到如此密集的攻击,这绝不是一个人干的,“我自己能抓到他,我会小心的!”



“那就好!”踏雪无痕又发来一个笑脸,“对了,你的那个策略级安全产品的想法很好,我很看好,加油吧,期待你早日把它实现,不要因为一些不属于你该管的事,把自己的正事给耽搁了!”



刘啸无奈地摇摇头,这踏雪无痕绝对是圈子里的人,可他究竟是谁呢,就自己所了解,国内黑客圈安全界都没有如此厉害的一位人物啊,刘啸虽然心里好奇了很久,可一直都忍着没问,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知道的,“师傅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好了,我还有事要忙,你有事留言给我即可!闪了……”消息刚过来,踏雪无痕的头像就暗了下去。



刘啸也懒得再回复了,他知道踏雪无痕一向是说闪就闪的,从认识他到现在,只有一次例外,那就是上次。



躺到床上,刘啸开始琢磨要从什么地方入手,找出Timothy的踪迹,自己没有黄星手里的国家资源,只能靠自己的技术去找线索,但既然踏雪无痕能找出Timothy的藏身之所,那自己也应该可以。这世上没有天衣无缝这回事,就算他Timothy再谨慎,也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第二天来到软盟,刚进办公室,业务部的负责人就敲门进来了,“刘总!”



“怎么样?那些客户都联系了吗?”刘啸问到。



“我正要给你汇报呢!”业务部的负责人说着就把一份文件放到了刘啸桌上,“那些中毒的企业我们都联系过了,他们绝大多数都同意更换新的产品,但有二十多家企业不同意。我们经过努力协商,最终他们同意我们按照当时的报价进行赔偿!这是文件,请你签个字!”



“好!”刘啸说着,就抽出笔,准备签字。



业务部负责人不忍,道:“刘总,要不我们再努力努力,毕竟这中毒,也跟他们平时防范意识不够有关,这板子不能全让咱们挨吧!”



“不用!”刘啸哗哗几笔签好字,把文件有递还回去,“你告诉财务部,这笔钱尽快赔给客户!还有,我昨天已经通知技术部了,剩下那几千台防火墙,我们也要给客户免费更换最好的产品,你回去后多多配合,做好协调动作!”



业务部的负责人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刘啸态度坚决,也只好作罢, “好,我知道了!”,说完转身就走,叹息不已,当时每一笔业务软盟都费了不少劲,拿得确实不轻松,利润稀薄得很,可现在事故一出,软盟就得负全部责任你,他心里有点想不通,这一下,软盟不知道要亏多少呢!



业务部的人刚走,大飞就走了进来,“刘啸,所有的遗留项目我都审查完了!”



“怎么样?”刘啸问到。



大飞气乎乎往椅子里一坐,“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昨天我让所有项目组的人都把自己手头的项目都重新审查了一遍,结果发现,有一半的项目都存在问题。要说这老大真是够坏的,都他娘的进去了,还给咱们出难题,咱们可真不该接这个烂摊子!”



刘啸笑着,“发牢骚有用吗?”



“那你说咋办吧?”大飞捏着额头,“我手都怵了!”



“根据问题的大小,能够纠正的,就赶紧纠正,无法纠正的项目就砍掉,已经实现商业运营的项目,要做好和客户的沟通,协商出解决的方案!”刘啸顿了顿,“另外,那些利润微薄,和我们今后发展方向无关的小项目,都可以考虑砍掉!”



“早知道咱们昨天就不用考虑再招人了,把这些项目一砍,咱们就能腾出不少人来!”大飞叹气着站了起来,“得,我现在就去安排!”



“等等!”刘啸拦住,“一会召开全体分公司会议,让他们也开始自查,要重新宣布一下公司的项目审核程序,以后所有的项目都必须完全按照章程来做,不能再出这样的事了,会议就由你来主持!”



“知道了!”大飞转身朝外走去,一边继续发着牢骚,“跟着你干,我可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净给人擦P股了!”



大飞一走,刘啸就掏出电话,给黄星打了过去。黄星似乎还在生刘啸的气,好半天后才接起电话,“喂,刘啸啊,有事吗?”



“嗯,有事!”刘啸顿了顿,“你们找到Timothy没有?”



黄星很好奇,“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想告诉你,Timothy找到我头上了,他昨天攻击了软盟的网站,还释放了一种专门感染软盟防火墙的病毒,软盟损失惨重!”刘啸叹了口气,“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找我吗?”



“什么时候的事?”黄星很意外,“你怎么不告诉我?”



刘啸没有理会黄星的问题,继续说道:“Timothy知道是我向你们透露了他现身封明的事,所以才对软盟下黑手!”



“不可能!”黄星那边估计都跳了起来,“监控Timothy的事,我们一直是秘密在做,只有总部和我们几个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至于你给我们透露消息的事,知道的人就更少!”



“我和你说这些,不是说要追究谁的责任!”刘啸皱眉,“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提醒你,既然Timothy能知道是我向你们透露消息,那他自然就知道你们在监控他的事,如果你们是想利用廖成凯把Timothy勾出来,基本是不可能了,他不会上当的!”



刘啸这话一下说到了黄星心里,网监确实从廖成凯那里得到了不少信息,也围绕廖成凯做了许多布置,可以这么说,只要Timothy按照廖成凯提供的方式上线,网监就会第一时间监测到,然后迅速启动追踪程序!而刘啸现在这个消息,无异是打碎了网监现在的全盘布署。



“你敢确定攻击软盟的就是Timothy?”黄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怎么会知道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朝软盟下手?”



“我们都以为这是个秘密,可这事早都人人皆知了,唉……”刘啸叹了口气,“我拿不出证据,但我知道这肯定是Timothy干的!”



黄星松了口气,道:“你不要想当然,你得相信我们网监部门。黑客攻击的事,每天都会发生,这很正常,你不要乱想!”,黄星认为刘啸这是在乱做连线题。



刘啸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Timothy我是一定要抓住的,反正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至于信不信,那我就管不了了。我有事要做,就先挂了啊!”



“你小子就会瞎想,好,就这吧!”黄星笑着。



挂了电话,刘啸出了办公室,这次他没有去实验室,而是直奔公司的网站维护室。网站现在还关闭着呢,里面几个人正在分析着网站服务器上的日志记录。



“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刘啸问到。



那几个人都摇了摇头,“攻击源来自全球各地,我们查了查,都是一些非固定IP,凭我们手里的资源,只能确定出IP的大概范围,但不能知道是谁发动的攻击!”



刘啸点了点头,“你们忙别的去吧,这事我来解决!”



那几个人奇怪地看了刘啸几眼,便都站了起来,一脸纳闷地走出网站维护室,心想这刘总不会是要自己一个人去分析昨天的数据吧,那得分析到什么时候啊,再说了,对方昨天并没有攻入服务器,就是分析到极点,结论还是一样,无法知道攻击者的身份!



不过这几人小瞧了刘啸的数据分析能力,刘啸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就是十个人同时做,也未必有刘啸一人做得好。刘啸坐在电脑前,没着急去做什么,而是在想着刚才那几个人的分析结论。



攻击源分布在全球各地,可Timothy却身在国内,就算自己从这些攻击者的IP追查下去,最后也不一定能揪出Timothy来,刘啸皱眉,自己要怎样才能找到关于Timothy的线索呢。



刘啸看了一下那几个人做了一半的分析报告,发现昨天的攻击虽然密集,但却没有同时发动的,也就是说,对方的是一波接着一波,而且每次攻击之间间隔的时间很短,攻击的对象,都是软盟网站服务器上的弱点。



这和刘啸之前的估计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他一直认为对方很有可能是多人同时发动攻击呢,现在看来,操纵这些攻击的应该是一个人才对,一旦攻击无效,对方马上就切换一个新IP再来。



刘啸此时突然想到,对方两次攻击之间的间隔时间如此短,这说明对方切换IP之后就直接发动了攻击,并没有再去扫描嗅探。既然没有多次扫描嗅探,对方为什么每次攻击都能直击软盟服务器的弱点呢?



“妈的!”刘啸恨恨地咬了咬牙,看来对方事先早都踩好了点,把服务器的状况摸得一清二楚了,这才会有条不紊地发动这么密集的攻击。转念一想,刘啸不禁眉头一扬,道:“我靠,老子就不相信你事先踩点也能一分钟换一次IP!”



刘啸终于有了思路,被攻击后,很多人都会选择分析对方攻击所产生的数据包,而忘了攻击必须有个前奏,那就是踩点,只有踩好点才能发动有效的攻击。他Timothy可以在攻击的时候,每更换一次攻击方式就切换一台新IP,但不可能事先踩点的时候也来来回回换IP吧?



想到这里,刘啸赶紧行动了起来,他要从服务器被攻击前的数据记录里找到Timothy留下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