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势均力敌的对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势均力敌的对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现在追究这产品是谁做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刘啸收起自己的胡思乱想,“没有预留备用方案,并不是说就没有解决方案了,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三人坐在那里,各自皱眉沉思,过了好久,刘啸才突然想起,急忙问道:“你说那芯片的加密读写方式是老大设计的?”



那人点点头,“是啊,蓝副总当时是这么说的!”



刘啸当下一喜,那吴非凡的加密方式千年不变,自己是再熟悉不过了,“老大的加密读写方式,我曾经研究过,如果芯片的保护真是老大设计的,那我就有办法了!”



“你研究过?”大飞一愣。



“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来不及了!”刘啸笑道,“如果老大在这款产品上采用的加密保护,和我所了解的那种加密方式是一样的,那我就可以突破加密保护,把自己的东西写进芯片!”



大飞一瞪眼,看着自己旁边那人,“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准备啊!”



那人回过神,慌忙站起来,“我去把相关的设备都弄好,咱们试一下!”,说完就跑出去了。



大飞看着刘啸,“你对老大的那个加密方式有多大把握?”



“试试吧!”刘啸耸肩,“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如果真是我所熟悉的那种加密方式,那咱们就可以往芯片里重新写入程序,包括写入备用解决方案。最不济,咱们写不进去,也不能让那些攻击者把病毒写进去!”刘啸说完站了起来,“我去找几个工具,一会咱们就在这产品的项目组会和!”



十来分钟后,刘啸用U盘拷了自己的工具,来到项目组,这工具是他根据吴非凡的加密方法仿制的。大飞早已等在了这里,看见刘啸进来,便道:“所有的设备都调试好了,现在就可以开始!”



“好!”刘啸点点头,坐到电脑前,运行工具之后,他先试着往芯片上写了一个文件,系统很快提示写入成功。为求保险,刘啸再链接到那防火墙去验证了一下,果然看到了自己新添加的这个文件,看来吴非凡真的是太逊了,从出道到进局子,他的加密算法都没有突破过。



项目组的那人很兴奋,道:“太好了,太好了,看来就是这个加密方法了!”



大飞此时真不知道说什么了,瞪着项目组那人,“我说你们平时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个项目组都保留了一年多了,你们连加密方法都不知道,那你们平时的维护升级都做些什么!”



“当时老大没交出加密算法,我们的维护升级,就是利用老大做的一个管理工具,来对防火墙规则进行一些后续的优化!”那人也是非常不好意思,心里觉得有点冤,以前老大是公司的一把手,他要是不给,自己还能过去强要不成嘛!



“算了,现在计较这些还有什么用!”刘啸打断了大飞的质问,看着项目组那人,“你把当时的设计文件拿出来,咱们赶紧弄出几个备用方案,对剩下的产品进行升级,防止病毒继续扩散!”



那人把设计文件拿出来,哗哗一阵翻,找到了固件升级那块,一看,却傻在了那里。



“怎么了?”刘啸看那人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劲。



那人把设计文件往刘啸面前一递,很沮丧:“当时非但没有预留备用的解决方案,也没有预留程序升级的接口!”



“我靠!”大飞是再也忍不住了,爆跳如雷,“这么大的问题,你到现在才发现,你信不信我……”



刘啸站起来,按住大飞,“你想怎么样啊?这问题是出在老大那会的,你要发火,去局子里找他去!”



大飞一甩手,推开刘啸,气冲冲就往门外走去。



“你干啥去?”刘啸喝道,心想这小子不会真得要去班房找老大理论去吧。



“我要去召集公司所有的项目组负责人开会,以前遗留的项目,全部重新审查!妈的,公司的制度都是摆设吗?”大飞一瞪眼,走了,不一会就听见他在公司里大呼小叫。



刘啸摇摇头,坐下来开始想办法!



项目组那人看着刘啸,“刘总,这事都怪我,我……”



“算了!”刘啸一摆手,“以前老大他们的心思并不在软盟的经营上,公司管理混乱,出现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不过,以后绝不能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咱们是做程序的,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职业!”



“我知道了!”那人连连点头,“我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能往芯片里写东西,但无法对原有程序进行升级和扩充,刘啸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别的办法,最后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用最笨的法子了,我们往芯片里再写个程序,让这个程序随防火墙启动而启动,然后禁止一切可以写入防火墙芯片的操作!”



“这样一来,那不是我们以后也不能对防火墙进行升级了?”那人很惊讶,“还有,防火墙的日志也没办法生成了!”



“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刘啸皱着眉,“这个产品基本可以断定是个失败品,在没有查清楚攻击者的身份之前,我们暂时先这么办,等找到攻击者后,这个产品立刻作废!”



“作废?”那人急了,“作废了,那我们的这些客户怎么办啊?还有,这个产品的研发当时可花了不少钱,作废了就太可惜了!”



“不作废,难道还等着别人再攻击一次吗?”刘啸心里也是极度地郁闷和窝火,“至于那些客户,公司会派人过去和他们协调,免费给他们更换其他款的产品!”说完刘啸就直接开干,要是再说下去,估计自己也要忍不住发火了。



程序并不难写,半个小时候刘啸就写好了,拿手头的这台试了一下,效果不错,程序运行之后,什么东西都写不进防火墙的芯片了。



刘啸站起来,对那人道:“你现在通知客户进行防火墙升级,升级之后只需重启一下防火墙,这个程序就会运行!”



“好,我这就去办!”那人说完就开始忙活了。



刘啸再次回到会议室,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便走到病毒分析室,发现中毒的防火墙已经被抱回来了,一帮人正在试着提取病毒样本。



“怎么样?”刘啸问到。



“样本还没提出来,不过根据防火墙目前的运行状态,我们大概分析出了一些病毒的特征。”负责的人说到,“病毒写入芯片后,应该是修改了我们的防护墙过滤规则,然后导致网络瘫痪,另外,病毒还修改了防火墙的帐号和用户名,使得我们的客户无法对防火墙规则进行恢复,也不能恢复默认!”



正说着呢,旁边又有一人补充道:“我们试了一下,中毒之后,防火墙的在线更新功能失效,防火墙的芯片写不进任何数据!”



刘啸“啊”了一声,非常惊讶,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来这一招,他们先是破坏了防火墙规则,然后又堵死了所有可能远程恢复的渠道,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软盟亲自去把自己的这些产品都抱回来。刘啸一皱眉,“我们一共有多少台产品感染了病毒?”



“两百多台!”



“让业务部去和这些客户联系,如果客户同意,我们就给他们免费调换更好的产品,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就让他们替我们把这堆废品给砸了!”刘啸一咬牙,“该赔偿多少,咱们认了!”



“那咱们的损失是不是有点太大了?”那人站着没动。



“等抓到那个造病毒的人,我会让他把咱们的损失全部弥补回来,一个子都不能少!”刘啸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对方的病毒明显是要将软盟赶尽杀绝,那自己就不能抱什么幻想了。



病毒样本很快被提取了出来,刘啸对病毒进行了反复的分析,但并没有从病毒本身发现任何线索,防火墙的日志也被病毒给清除了,根本不可能知道是谁造了这些病毒,病毒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感染了软盟的防火墙。



这让刘啸很郁闷,回到办公室后,他什么也没干,就坐在那里想,想会是谁再对软盟下这个黑手,有很多人都有可能,但都无法确定,想得刘啸脑袋直疼。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非常晚了,刘啸往电脑前一坐,便瘫在椅子里,这些日子来,他头一次觉得累,而且是非常累,这种力不从心的累,比实实在在干上一天活还要累。



看着电脑慢慢启动,进入到了桌面,刘啸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平时他回来,都是研究OTE的代码,一直研究到睡觉合眼,可今天他心里有事,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想起自己好几天都没有登陆过QQ了,刘啸叹了口气,便打开了QQ。



登陆上去,就看见一个头像闪来闪去,刘啸“蹭”一下就坐起来,是踏雪无痕的头像,他可很少主动联系自己啊!



刘啸赶紧点开消息,只见上面写道:“小子,你被人盯上了,最近小心点,他们可能要对你下手!”



再点,还有一条,“你小子怎么回事,看到消息后就吭一声!”



刘啸看了看消息的时间,第一条留言是两天前留下的,而第二条是昨天发来的,刘啸瞬时被冻在了电脑跟前,踏雪无痕这消息是什么意思,他指的会不会就是今天软盟遭受攻击的事呢?如果是这事的话,那踏雪无痕也太离谱了吧,事情还没发生,他就已经知道有人要对自己下手了,而自己这个当事人直到事情发生,都还一无所知。



刘啸好半天才缓苏过来,赶紧给踏雪无痕回复道:“师傅你这话指的是什么?我被谁盯住了?师傅你把话说清楚,他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等了两分钟,踏雪无痕没回复过来消息,刘啸等不及,又发了一条消息,“师傅你在不在,在的话就回个消息!”



这条消息刚发出去,踏雪无痕的头像就亮了起来,“来了,来了!你小子怎么现在才上线啊,晚了,对方今天已经下手了!”



刘啸就觉得脑袋被“咣当”砸了一下,看来踏雪无痕消息里所指的,八成就是今天的事了,不过刘啸还是求证道:“师傅你是说今天软盟遭到攻击的事?”



“除了这事,还有别的事吗?”踏雪无痕反问。



刘啸心里惊讶直至,但此时也顾不得问踏雪无痕是怎么会事先知道这事的,他直接问道:“那师傅肯定知道是谁干的了?”



“废话,我要是不知道谁干的,那还和你说个屁啊!”



“是谁?”刘啸又问到,“他为什么要对软盟下黑手?”



“他下黑手的对象是你,不是软盟!”踏雪无痕知道刘啸此时很着急,也就不卖关子了,“实话告诉你,今天下黑手的人,就是你之前一直在寻找的Timothy!”



“Timothy?”刘啸今天把所有和自己不对付的人都想了一遍,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Timothy,不至于啊,Timothy为什么要对自己下黑手呢?



“你小子把Timothy的行踪露给了网监,现在网监正全力死追Timothy呢,Timothy能不对你恨之入骨?”踏雪无痕发过来一个笑脸,“要不是那小子现在还不敢太暴露,估计现在软盟早都被蹂躏得不成样子了!”



“靠!”刘啸不禁咒骂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Timothy的报复心简直比吴非凡还要厉害一些,自己只不过和他匆匆一瞥,他就记住了自己。这真他娘的是报应不爽,自己当时诬陷Timothy攻击了海城市府的网络, Timothy现在反手就给自己一下,更凑巧的是,大家竟然还都选择了攻击防火墙!



不过细一想,刘啸又觉得不对,自己是认识Timothy,但Timothy并不认识自己啊,Timothy在海城碰见的人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他怎么会准确地知道是自己向网监露了他的行踪呢!



“你小子也不必太担心,Timothy现在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对软盟做什么,再说了,他也蹦达不了几天了!”踏雪无痕又发来了消息。



“师傅这么说,肯定是知道Timothy现在在哪里了?”刘啸问到。



“怎么?你准备和他干一把?”踏雪无痕又发来那习惯性的笑脸,“算了,也不差这几天!”



“不行,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他不可能知道是我向网监露了他的行踪!”刘啸发完这条消息,突然觉得不对,赶紧再发一条,“还有,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