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围攻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围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葛云生三天后给刘啸回了消息,电信和网监商议过了,觉得刘啸的办法可行,发动地下组织的事,将有电信暗中操作。



刘啸想从软盟里抽出一部分人来协助电信,毕竟打击这些有心人,也是软盟的义务。公司例会的时候,刘啸就把这个想法提了出来,可人事部的负责人把全公司的档案翻了好几遍,最后一个人也没抽出来。



“刘总,公司现在的业务实在是太忙了,别说现在抽不出人手,就是未来半年内,也未必能抽出人手来,除了手头上的业务,海城还有三十多家企业事业单位已经和我们签了协议。”人事部的负责人很无奈,“依我看,招人是势在必行了!”



大飞拍了拍桌子,“以前愁业务,现在业务多了,也他娘的愁人!”



其他人都笑了,大飞说话总是这么糙,不过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企业同一时间来找软盟,排队都排到半年后了,就这样,还有不少人上赶着往这队伍里挤呢。相反,华维在海城的业务是全线受挫,据说华维已经开始考虑退出海城的企业级市场。



“刘总,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招人,那这次打击僵尸网络的事,我看咱们软盟就不要掺和了!”有人给刘啸建议着,“其实咱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业务,客户的网络安全了,被感染僵尸程序的电脑就会少很多,那就是为打击僵尸电脑做出了贡献,而且是实实在在的贡献!”



大飞呲着嘴,“我看也行,反正国内的安全机构不止咱一家,有咱们不多,没咱们也不少。昨天晚上我跟圈里的人闲扯,好像不少的黑客组织都准备要打击僵尸网络了,这事有点邪门,我看没弄清楚之前,咱们还是不要莽动!”



刘啸苦笑,这次打击的对象虽然也是僵尸网络,但却完全不同以往,只是刘啸现在不能对公司里的其他人挑明,否则走漏了风声,电信的暗中操作就会失败,到时候非但不能消灭那些潜伏的僵尸网络,弄不好连电信自己都得搭里头去。



公司里的人听大飞这么一说,也是非常诧异,“黑客组织都掺和进来,这事必定有所蹊跷,咱们还是看看再说吧!”



刘啸摆了摆手,“话不能这么说,打击僵尸网络,维护互联网安全,是每一个安全机构的责任,既然咱们干的就是这一行,那这事咱们就不能推脱,就算别人不干,咱们也得干!”



“可咱们实在腾不出人手啊!”人事部负责人皱着眉。



“那就招人!”刘啸叹了口气,“之前我不愿意招人,是稳定军心,怕咱们的老员工有什么想法。现在看来,不招人是不行了。”



人事部的负责人笑了起来,“放心吧,我会给大家解释清楚的。”



大飞一摆手,“解释个屁,公司里的人这些天个个累得跟狗似的,都巴不得赶紧招人呢,这就是大家的想法!”



刘啸笑了笑,“我再补充一下,咱们这次招人,不光是技术要过硬,还必须有头脑,会分析,我准备成立一个网情部!”



“网情部?”大飞看着刘啸,“干啥的?网络爱情部?”



“你小子就不能想点正经的?”刘啸真是拿大飞没办法,这小子干活方面是没得说,可其他方面就一点正形都没有,“网情部,是专门负责情报收集和分析的,为公司的业务和技术走向提供第一手的资料。”



其他人就都看着刘啸,不知道这网情部到底有啥作用。



“打个比方,就拿大飞刚才说的事来说吧,黑客组织突然象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齐齐要去打击僵尸网络,这是为什么,其中有什么蹊跷?”刘啸笑着环视了一下众人,“咱们的网情部呢,就专门负责这方面的情报,不光是要盯紧这些明面上的东西,还要去主动地发现和找出网络中潜在的安全隐患,让咱们的产品走在市场的前面!”



“有道理,有道理!”大飞点着头,“是该有这么一个部门,咱不能老那么被动,遇到什么事解决什么事,咱们得主动出击!”



“好,大家表决一下,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咱们的这个网情部就算成立了!”刘啸率先举手。



其他人稍微一思考,也觉得这事是好事,反正都是要招人,索性一齐招来得了,于是都举了手。



“通过,那网情部暂时先由人事部来管,等人招来后,咱们再选出具体的负责人!”刘啸笑着站了起来,“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咱就散会吧!”



众人正准备走呢,刘啸又回过头来,对人事部的负责人笑着:“你再想想办法,今天务必给调几个人出来,负责打击僵尸网络的事,争取今明两天拿出个方案!”



“刘总,你就放过我吧!”人事部的负责人直作揖,“真抽不出人来,半个也抽不出来,排得满满的!”说着他就把自己的文件夹递到刘啸跟前,“你看,确实没人!”



刘啸没接,看样子是真抽不出人了,遂皱着眉一摆手,:“算了,那你把招人的事抓紧!还有,你找人把咱们的网站更新一下,连黑客组织都要打击僵尸网络了,咱们作为安全机构要是不表个态,还不被人笑死!”



“对对对,咱们得吭一声!”大飞笑着,“这事我去办,保证是慷慨激昂,义正言辞,和僵尸网络誓不两立!”



“大飞你等一下!”刘啸赶紧拦住,“你去发公告,只说僵尸电脑泛滥,严重威胁到了网络安全,其余的话一律不准说!”



“呃?”大飞看着刘啸,自己竟然会错了意。



“打击僵尸网络,是需要咱们实打实去做的,而不是沽名钓誉的一纸空文,明白吗?”刘啸看着大飞,“誓不两立的话,等咱们抽出人来,实实在在做了,再去说!”



大飞咬了咬牙,“明白了!我这就去弄!”



散会后,刘啸就去了实验室继续鼓捣自己的策略去了,两个小时后,大飞敲开了实验室的门,“事情有点不对啊!”



“什么不对?”刘啸放下手里的活,奇怪地看着大飞。



“你让我发的那公告,我发了!”大飞皱着眉,“可我发出去之后,咱们的网站就开始遭到陆陆续续的攻击,截止到现在,咱们的服务器共受到十四次攻击,攻击源非常分散,而且攻击手段也都不相同!”



“你是不是没按照我的要求发公告啊!”刘啸站了起来。



“不可能啊!”大飞把一张纸递到刘啸手里,“我是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做的,这是公告原文的打印件,你看一下!”



刘啸接过来一看,大飞的公告还真简洁,“据软盟数据中心监测,近期僵尸病毒肆虐,感染大批网络用户,给互联网安全和个人信息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软盟提醒网络用户及时升级病毒库,做好杀毒防毒工作!”



“软盟的网站服务器以前从没遭到过如此密集的攻击,咱们这两天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大飞看着刘啸,“我看这不像是那些僵尸操纵者干的,咱们还没和他们誓不两立呢!”



“别慌,让我想想!”刘啸捏着下巴踱了两圈,“要说得罪,咱们最近就是和华维干了两回!”



“你是说,这是华维干的?”大飞问着。



“现在还很难说!”刘啸抬头看着大飞,“对了,网站服务器现在怎么样?对方的攻击日志还在吧?”



“服务器现在关了,攻击日志我们的人正在分析!”大飞摇着头,“对方的攻击手段很厉害,要说咱们的服务器安全性,那绝对是一流的,可竟然被对方好几次差点得手,对手绝对不简单!”



“谁干的呢?为什么呢?”刘啸心里就冒出两个问号来,按说华维堂堂一个国际性大企业,就算业务受挫,还不至于干出这等下作的事;要说是僵尸操纵者,似乎也说不通,软盟都还没对僵尸电脑动手呢!



“刘总,刘总!”软盟的业务部负责人慌里慌张推开了实验室的门,“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刘啸直皱眉,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咱们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刚才一连十多个电话,全是说咱们的产品被攻击了!”业务部的负责人定了定神,道:“出问题的是咱们之前出的一款防火墙,今天似乎是突然遭到了病毒袭击,导致防火墙规则混乱,很多采用这款产品的企业,网络时断时续,业务已经陷于了半瘫痪状态!”



“靠!”刘啸忍不住骂了一声,然后对大飞道:“大飞,你去把这款产品的详细资料找到,还有那些参与过这款产品设计的主要负责人,你一起找来,一会在会议室集合,大家集体商议一下,看问题是出在哪里!”



“好,我这就去!”大飞应了一声,快步出了实验室。



刘啸又对那业务部的负责人说道:“你去稳住那些客户,让他们先采用各自企业网的备用通信方案,暂时不要使用咱们的防火墙,告诉他们,我们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提供技术支援!”



业务部的负责人也不敢耽搁,按照刘啸说的赶紧忙去了!



就是个傻子,刘啸也知道今天的这两件事绝对有关联,可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在朝软盟下手,又是为什么要朝软盟下手。



来到会议室,大飞已经在和那帮技术员开始商量了。刘啸看了看众人,“怎么样?找到咱们设计上的漏洞没有?”



“哪有那么快啊,从设计资料上找漏洞,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要发现早就发现了!”大飞牙根咬得吱吱响,“我已经派人去最近的企业取那些出了问题的产品,我们需要提取出病毒样本,才能分析出漏洞所在!”



刘啸到桌上拿起那款产品的资料,这是软盟一年多前出的一款企业级硬件防火墙,大概销出去三千多份的样子,公司里一直保留有这个产品的项目组,负责对产品进行后续的开发和升级。刘啸翻了翻后面的那些技术参数,从表面上看,一点问题都看不出来!



“这绝对是冲咱们来的!”大飞还是一副暴怒的样子,“病毒见多了,可这种专门对付防火墙的病毒还很少出现!狗日的,要是让我找到那个对咱们下黑手的家伙,我绝饶不了他!”



“我看这样吧!”刘啸想了想,道:“咱们分为两组,一组从病毒入手,找到产品的漏洞,提出加固方案;另外一组试着抛开产品本身的漏洞,从其他方面先搞出一个方案,防止病毒感染更多的产品!”光生气也不是办法,问题既然出了,就得解决问题,



众人纷纷点头,当下就由刘啸和大飞,配合当时设计这款产品的一个骨干,三人负责从其他方面先搞出解决方案,其余的人就都等着中毒的产品送来。



刘啸不放心,又给卫刚打了个电话,请他帮自己留意一下这方面的病毒,只要捕获到病毒样本,一切就好办了!



“刘总,咱们防火墙的程序都是做到芯片里的,而且还采用独特的加密读写方式进行保护,只有我们自己的管理程序才能进行防火墙规则的读取和修改,一般的病毒根本不可能进入芯片。”那个设计防火墙设计的技术员分析道,“现在既然是防火墙规则混乱,那很有可能是我们的读写方式被人破解了,这样病毒才会进入芯片,破坏防火墙规则。”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们更换新的读写方式,就可以防止病毒感染芯片?”刘啸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那人摇了摇头,“我们所有的防火墙产品,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被病毒感染的可能,都会预留两种以上的解决方案,可唯独现在中毒的这款产品,当时却没有预留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它不支持读写方式的更改!”



“靠!”大飞当时就爆了,“妈的,是哪个王八蛋负责这个产品的,当时怎么会通过公司的审核?”



那人尴尬地咳了两声,“这个产品是由蓝副总负责的,他当时说这加密读写方式是老大亲自设计的,不可能被人能破解,所以就没有预留解决方案!”



“妈的!”大飞一拳砸在桌子上,很无奈啊,那帮人现在都进局子了,这上哪找他们去,有气也撒不出啊。



所有的产品都没出问题,只有这款产品没有预留备用方案,就出了事,刘啸在这一刹那,甚至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要么是老大越狱了,要么就是老大还有同伙,隐藏得非常深,上次没有被挖出来,现在来替老大报仇来了。









PS:防震啊防震,谣言四起,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