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民战争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民战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当天就和卫刚谈妥了,软盟每年支付给卫刚三百万,然后卫刚必须第一时间向软盟提供各种新病毒木马的资料。至此,由刘啸筹划的三个项目全部开工上马,策略级安全产品和在线反入侵追踪系统都是由刘啸来负责,大飞负责个人反间谍反入侵软件的开发。在这三个项目上,软盟制定了极为严格的核心技术保密措施,防止核心技术外流,毕竟,软盟今后能做出多大的成就,很大程度得看这三个项目的成败。



刘啸这几天一边加紧对OTE程序的研究,一边已经开始试着去设置一些简单的规则组合,然后反复测试,反复总结,最后又推倒重来。



这一天,刘啸正在公司的实验室里试验自己的规则组合,公司的前台MM过来敲门,“刘总,有人找你!”



“什么人?”刘啸抬起头笑了笑,继续在电脑上操作着。



“没说,只说找你有重要的事商量,我安排他们在会议室里等了!”MM答到。



“好,我这就过去!”刘啸站起来,暂停了自己的试验,带上实验室的门,然后和MM一起过去了。



推开会议室的门,只见里面坐了五个人,刘啸看了一下,自己都不认识,不过还是笑呵呵地走了过去,“你们好,我就是软盟的运营总监,刘啸!”



几个人站起来和刘啸握手打招呼,为首的一人这才自我介绍道:“刘总你好,我们是电信的,我是专门负责网络环境安全的,我叫葛云生!”



“你们好!都请坐吧,坐下说!”刘啸招呼几人都入座,心里却很纳闷,电信的人找自己干什么,难不成是自己上次搞坏了他们的研讨会,跑过来找自己麻烦来了,“葛先生,你们这次来,是……”



“我们是有事特地来向刘总请教的!”葛云生笑着。



刘啸赶紧摆手,笑道:“请教可谈不上。你们有事就说,能帮上忙的,咱们软盟肯定尽力!”



“前几天我们曾在海城举行过一次研讨会,我们的人回来后对刘总的发言赞不绝口,我本人也非常钦佩。我这次来,就是想就网络僵尸的问题,专门请教一下刘总!”葛云生看着刘啸,“还请刘总不吝赐教!”



“客气了,客气了!”刘啸摇头,“上次我那纯属胡说八道,最后还把好端端的研讨会给搞砸了,这几天我想了想,心里很后悔,想着给你们道个歉,可惜一直没能抽出空来,没想到你们反倒亲自登门,真是让我惭愧不已。你放心,我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呵呵,咱们都是搞技术,这些客气话我看就免了吧!说正事,说正事!”葛云生笑呵呵地打开自己面前的一个文件,瞥了一眼,然后掏出笔,道:“上次研讨会上,刘总曾提出,要解决网络僵尸问题,应该是严厉地打击那些僵尸操纵者,刘总能不能说得详细一些,就说说这个具体的操作流程吧!”



刘啸笑了笑,看着葛云生,道:“以电信的实力,要打击那些僵尸操纵者,绝不是什么难事,我不信这也需要咨询我!”



葛云生一怔,道:“刘总这是什么意思?”



“得,咱们都是搞技术的,就直接开门见山吧!”刘啸笑着摇了摇头,“我看你们今天来,不是要问我怎么打击那些僵尸操纵者,至少不是打击那些经常活动的僵尸操纵者者。”



刘啸此话一出,电信的五个人就齐齐看了过来,一脸的惊讶。葛云生咳了两声,道:“看来刘总已经知道我们今天的来意了,呵呵,那我也就没必要再这么费劲地抛砖引玉了。刘总,实话说吧,咱们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刘啸正了正色,皱眉道:“其实我也是那天研讨会之后,才知道这事的,否则我也不会说自己后悔了。但实事求是地讲,华维的方案从表面上看,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有些技术环节确实很难实现,再者,对于潜伏的僵尸木马,目前还没有很好的判断方法,它不被激活的时候,很难从通讯数据中发现异常。我们耗费打量财力打造这么一个围剿僵尸电脑的铁桶阵,到最后很有可能会成为摆设。即便你现在要问我的意见,我还是不建议你们采用华维的方案。”



葛云生笑着,“我们也是听了刘总那天的发言,才觉得华维的方案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刘啸点了点头,“维护网络安全,我们都有这个责任,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不瞒你讲,想得我脑袋都疼了,我甚至都觉得那天有位专家提到的那个风神的法子可行,如果真能把程序转化为流动的数据,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们只需让这程序在网络里随意流动,就可以把所有潜伏的僵尸电脑全部清除掉了。”



葛云生大笑,“刘总真是有趣,也难得你时时刻刻挂念着网络安全。不过呢,咱还是回到现实中来,想点可行的办法。”



刘啸笑着,“我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不过倒是有一个笨法子。”



“刘总请说!”葛云生赶紧拿起自己的笔,准备记录一下。



“不用记录,可能我说出来后,你们还会觉得可笑呢!”刘啸抿了抿嘴唇,道:“那天我和卫刚大哥吃饭,他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说‘咱们这些做安全的,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在自己地盘上养了这么多僵尸,想想都觉得窝囊!’。”



葛云生收起笔,抬头看着刘啸,“这确实是让人很恼火!”



刘啸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双管齐下,一方面,运营商配合所有安全机构去主动打击那些可以被检测出来的僵尸操纵者,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发动其他的人去消灭这些被有心人控制的僵尸电脑。”



葛云生有些迷糊,“刘总详细说一下,你这其他人指的是什么人?”



“所有国内的黑客组织、黑客团体、甚至是地下黑客组织,乃至那些僵尸操纵者,这都是我们可以发动的对象!”刘啸说到。



电信的人就都笑了起来,葛云生直摇头,“刘总真会说笑,正规的黑客组织和黑客团体或许还能听我们的,但那些地下黑客组织怎么会听我们的!”



“未必!”刘啸摆手,道:“我接触过很多的地下黑客组织,他们都有很强的疆域观念,自己的地盘,那绝容不得别人插手,甚至是探都不能探,他们中有很多组织最后被曝光,不是死在了我们安全人的手里,而是死在了他们同行的手里,就是因为他们犯了这个忌讳!卫刚大哥说得没错,被人在我们的地盘培养了那么多的僵尸电脑,这是我们安全人的耻辱,也是国内黑客界的耻辱,但这同样也犯了那些地下黑客组织的忌讳,只要我们操作得当,完全可以把这些人都利用起来。”



葛云生点了点头,“刘总请继续说!”



“国内的互联网,其实就是我们的地盘,别人要伸手进来,只要是个国人,肯定都不能答应,如果从这点出发,我们都是盟友,这事就有操作的可能。再者,最清楚僵尸种植操纵技术的,就是那些僵尸操纵者,我们安全人呕心沥血,也不能把僵尸电脑消灭干净,这一方面说明黑客技术永无止境,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僵尸操作者手里有我们还没有掌握的技术!”



“他们熟悉我们的封杀技术,而我们却不了解他们的技术,这就使得我们在明,他们在暗,由我们去消灭僵尸电脑,只能消灭掉那些明面上的僵尸电脑,背地里的僵尸电脑却依旧潜伏着。而这次我们要消灭的对象,却是那些非明面的僵尸电脑,如果仅凭我们自己去努力,很可能就是捕风捉影,到最后什么也找不着。”刘啸摇着头,看着葛云生。



葛云生皱眉沉思,刘啸说的倒是非常有道理,但这事不好操作,利用国内的地下黑客组织来对抗境外势力的入侵,弄好了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把那些背地里的僵尸电脑给剔除掉,但弄不好的话,就会给国内互联网安全带来一场大灾难。葛云生作为运营商方面的人,不得不仔细权衡一下这其中的利弊,这事他真拿不了主意。



过了片响,葛云生才道:“谢谢刘总,你的这个想法确实非常有新意,不过我们得好好考虑考虑!”



“我也就那么随便一说!”刘啸笑着,“一家之言,说得不对之处,你们还得多多指点!”



“刘总过于自谦了,说句实话,我对刘总是非常地钦佩。”葛云生看着刘啸,“最近圈内很多人都在谈论你的那个‘策略’与‘规则’的阐释,我刚听闻这个阐释时,也是眼前一亮,后来在心里细细一琢磨,觉得你说得很对,我们的技术一直无法比肩世界领先水平,确实是因为我们是在模仿正宗,仿的就是仿的,绝不会成为正宗品牌!”



“一时狂言罢了!”刘啸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连连摆手。



“其实这次来软盟之前,我心里还有很多的怀疑,我觉得之前你很有可能是为了争夺大家的视线,才会说出那样的狂言,这些年,我见过很多年少轻狂的人。可现在听完你在对付僵尸网络上的办法,我是真心服了,刘总是个非常有想法有水平的人,敢于打破常规,行事不拘一格,这样的理论,这样的方法,除了刘总,国内再也不会有第二个想得出来。”



看表情就知道葛云生不是在说谎,他是真心佩服刘啸,因为刘啸的方法虽然操作起来有难度,但并不是说不可操作。如果操作得当的话,甚至电信只需稍稍放出点风声,就能让那些平时危害国内网络安全的地下黑客组织,瞬间转变为铁血卫国的安全先锋,甚至是中流砥柱。这样的想法,葛云生扪心自问,自己是想也不敢想的,这样的魄力,估计也只是刘啸才有。



“呵呵!我这人可不经夸,一夸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刘啸笑着,“不管怎么说,维护国内互联网的安全,那也是软盟的责任,不管电信最后确定了什么样的方案,只要有什么需要我们软盟做的地方,尽管吩咐一声就行,咱们肯定会竭尽全力!”



“一定会的!”葛云生站起来伸手,“日后麻烦刘总的地方肯定很多,我这里先代表电信谢谢你!”



“客气了,客气了!”刘啸也赶紧伸手,“也没帮上什么忙!”



“刘总事务繁忙,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回去后我会把刘总的方案反应上去,召开专门会议研讨一下!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刘总!”葛云生笑着收拾起自己的文件夹,“告辞了!”



看着电信的人慢慢走远,刘啸就皱着眉,自言自语道:“希望自己的这个主意不是馊主意!唉,要是自己的策略级产品能搞出来,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刘啸就快步朝楼上走去,自己的这个产品一定要尽快搞出来,到时候别说是僵尸程序,就是僵尸奶奶来了,也照样把它阉了咸菜。



而且,刘啸对于这个策略级的安全产品,在想法上又有了新的完善,OTE给张氏做的那套系统,安全程序主要是负责防止外部的攻击和入侵,在内部,因为OTE划分了很严格的权限分级,再加上身份验证系统,基本可以保证信息不被外泄。



但软盟现在要做的一个通用的安全产品,不可能所有的用户都会为它再专门添加一套身份验证设备,所以不管是运行在个人电脑上,还是运行在服务器,甚至是运行企业网内,它都必须自成一套系统,要做到内外兼备。



“就算是机器被黑客攻破,那也要让黑客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刘啸现在的想法,除了防止外部的攻击和入侵,他还要让自己的策略级产品具有内部防护功能,负责侦别电脑内部的一切操作行为。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刘啸才真正觉得自己的策略级产品并不是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只有内外兼备,才算是真正的策略级,比如说“请君入瓮”,在无法识别外来的链接请求是否违法时,外部的防护策略可以故意放对方进来,此时内部防护策略启动,负责对电脑数据进行严格干预,一旦对方进行了可疑的操作,就可断定对方是恶意的入侵,随即切断链接。



“切断链接?”刘啸咬了咬嘴唇,还是不够完美啊,放进来后再断开链接,确实是有点多此一举了,还不如就不让他进来呢,唉,如果自己能有OTE的在线追踪系统,那这个请君入瓮之计,才算是功德圆满呐!



刘啸叹了口气,奔实验室去了,看来那个在线追踪系统也得上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