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非正宗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章 非正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刘啸又接到熊老板的通知,说是张氏和辰瀚合资组建封明高科集团的消息,目前还不宜对外公布,因此此次发布会,对外只称是辰瀚收购了软盟。另外,新闻发布会就交给辰瀚来承办,刘啸只需准备好自己的发言就行了。



新闻发布会当天,软盟集体休假半天,凡是有空的都去了辰瀚,辰瀚集团特意准备了一个联谊会,熊老板要亲自给软盟的员工加油鼓劲,以定军心。



刘啸步入辰瀚集团的时候,吓了一跳,没想到熊老板把阵势整这么大,记者们密密麻麻的“大炮筒”相机,多得可以组建成一个炮兵阵地,再加上请来的海城企业界代表,辰瀚那可以容纳近千人的发布会场,此刻竟显得不够用,这也足见熊老板在海城的影响力。



“刘总,刘总!”



刘啸顺着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是前两天证券公司的杨总和朱总,两人身后还跟着五六个人,看衣着打扮,都应该是今天请来的嘉宾。



“杨总好,朱总好!”刘啸笑着,“两位能够赏光,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了!”



“刘总客气,这都是应该的,就算熊老板不通知,那我们也要来捧场的!”杨总说着。



他旁边的朱总急了,“你们就不要来这么虚头巴脑的东西了,来,我给刘总介绍一下,这位是丰华物流的孙总,这位是鼎盛科贸的胡总,还有这位,厚德集团的王董事长……”朱总一口气,把身后的几个人都给刘啸介绍了一遍,然后道:“这几位都是我们的老朋友了,他们听说了软盟的安全做得好,都很有兴趣。”



刘啸赶紧和众人一一握手,分发了名片,“多谢各位老总对于我们软盟的信任和支持!”



几个老总笑着,“以后我们几家公司的网络安全,还得刘总多多费心,回头我们就让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和软盟联系,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和杨总朱总他们一个待遇就行了嘛,哈哈!”



刘啸再次感谢,这几单生意看来是没跑了,看前面熊老板已经出来了,刘啸便笑着告辞:“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我那边要忙了,对不住了,我先失陪一会!”



“去吧去吧!”杨总挥手示意刘啸赶紧走,转身对那几位老总道:“咱们也赶紧入座吧,要开始了!”



刘啸走上前,和熊老板一碰头。



“都准备好了吧?”熊老板问到。



“好了!”刘啸道。



熊老板便示意一旁的司仪可以开始了,司仪当即宣布发布会开始,第一项,就是由熊老板致辞。



熊老板咳了两声,“在座的朋友们都知道,我们海城市不久前,才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海城十分钟事件,偌大的一座城市,在网络危机面前,竟会如此地脆弱和不堪一击,完全陷入了无序状态。虽然那只是政府的一次演习,但黑客入侵的威力和危害,以及网络安全的重要性,想必我们每个人都亲身体验到了。大的不说,就说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企业公司的老总们,很多人也曾遭遇过和网络安全有关的事情,诸如‘病毒风波’、‘黑客窃密’、‘网站被黑’、‘办公系统瘫痪’、‘网络敲诈’之类,相信各位对此也是痛心疾首、恨之入骨。”



“我们不能等受过伤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痛,网络安全,重在防范,黑客袭击的对象,往往就是那些毫无准备的人。软盟科技是国内一家比较权威的专业安全机构,从事网络安全已经多年,有着雄厚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并一直为普及安全知识、提高安全意识、培养安全人才、创新安全技术做着不懈的努力。此次辰瀚集团收购软盟,就是要加大在网络安全领域的投资,全力支持软盟科技的安全事业,努力把软盟打造成国内先进、世界一流的安全品牌,为网络安全的发展做出一份自己的贡献!”



熊老板不亏是久历商海,说话艺术十分高明,一上来就先从海城十分钟事件入手,这一下就勾起了所有人的共鸣。



熊老板站起身来,道:“现在,我正式宣布,软盟科技正式并入辰瀚集团,成为辰瀚投资集团控股的第十六家独立运营的子公司。”



媒体此时便嘁哩喀喳按动快门,拍下了这一重要时刻,与会嘉宾也纷纷鼓掌致意。



熊老板欠身答谢,然后指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刘啸,“现在,我要为大家介绍一下软盟科技的新一任运营总监,刘啸!”



媒体又把镜头对准刘啸一阵狂拍,刘啸弯身致意。



“刘啸是一位技术非常高明的安全人才,有着非常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在应对网络威胁方面,更是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我本人对他非常钦佩,我相信软盟科技在他的运作之下,必定会越来越强大。”熊老板说完,礼仪就送来一份大红皮子的聘书,“现在,我代表辰瀚集团董事局,正式向刘啸先生颁发聘书!”



嘉宾们再次鼓掌表示祝贺。



司仪此时道:“现在,由软盟科技的运营总监刘啸先生致辞,他将为各位介绍软盟科技的发展前景以及规划!”



刘啸起身,“再次感谢诸位媒体以及嘉宾的到场。关于网络安全方面,熊董事长刚才已经说了很多,我就不再多说,我主要为大家介绍一下软盟科技的业务范围,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软盟科技创办至今,已经有将近五年,凭着自身的努力,已经成为国内安全领域的权威机构,业务涉及了网络安全领域的所有方面,包括技术手段的研究、安全产品的开发、安全培训、安全方案的提供、渗透检测、数据安全与恢复、病毒预防等等十数个业务。”



“此次辰瀚的巨资注入,使得软盟终于具备了和国际一流安全机构一较高下的实力,新的软盟,将积极参与到国际安全技术的研究和安全标准的制定之中,提升中国对于世界安全的影响力。为了给客户提供更专业的安全服务,软盟结合自身优势,对现有的业务进行重新整合优化,整合后的软盟将更加专注于企业级网络市场的开发,终止一些其他层次的安全业务。”



刘啸这话,无异于是向华维正式宣战,华维之前刚刚宣布进军企业级网络市场,而刘啸此时便将软盟遍地开花的业务集中收缩到企业级网络市场,摆明了就是要和华维对着干了。



司仪此时笑着面对媒体,“现在各位可以自由提问!”



台下早有记者按耐不住,向着熊老板发问,“据我所知,辰瀚此次为软盟聘请的总监是辰瀚集团旗下所有企业中最年轻的一位,辰瀚这么做,是否有些冒险呢!”



熊老板笑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相信刘啸。”



于是有记者立刻反问,“请问您信任他的理由是什么?”



话音一落,后面嘉宾席上突然有声音传来,“我来替辰瀚回答这个问题吧!”



众人看过来,只见前排正站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别的嘉宾都穿着正装,而此人却一身休闲,上身那件花花绿绿的T恤衫更是扎眼得很,此时他正笑呵呵地摘掉墨镜,道:“在网络安全领域,年龄并不代表什么,搞安全关键还是要看实力。大家眼前的这位刘啸先生,完全有资格来担任软盟的总监!”



熊老板有些诧异,嘉宾都是他请的,可自己竟然不认识这人,因此就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刘啸。



刘啸压低了声音,“声音有点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华维的安全技术总监,景程!”



那人把墨镜往领口一挂,依旧笑呵呵地道:“对不起,忘了做个自我介绍了,鄙人景程,华维的安全技术总监!”



媒体顿时哗然,这可是个爆炸性的新闻啊,便都涌了过来,砸场子的好戏,谁不愿意看啊!



谁知景程继续说道:“我还是来继续回答刚才那位记者的问题吧!刘啸先生虽然年轻,但他的技术却是一流的,如果你们平时稍微关注网络安全的话,你们就一定听说过一个叫做‘留校察看’的人,他仅仅是在论坛里发了一个帖子,便叫国内那些横行一时的网络敲诈集团纷纷自行解散、销声匿迹;之后国内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病毒危机,各个杀毒软件商均束手无策,关键时刻,留校察看力挽狂澜,不仅消灭了病毒,更将幕后的病毒制造集团一举粉碎。这位‘留校察看’,便是诸位今天所看到的刘啸先生。”



“哗……”发布会现场议论大起,众人中还是有人听说过这些事情的,只是没有想到网络上呼风唤雨的神秘高手,竟会是眼前的这位年轻人。



景程叹了口气,“虽然华维是软盟的竞争对手,但我本人对于刘啸先生的实力却是佩服直至,有这么一位对手,我很荣幸!”



毕竟听说过‘留校察看’的只是少数,大多数的媒体则很失望,因为他们没有看到预料中的砸场子事件。



让景程这么一闹,媒体们事先准备好的问题都用不上了,一时有些冷场。此时景程突然迈步上前,看着台上的刘啸,“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刘啸笑着伸手,“请问!”



“大家都是做技术的,我不喜欢听那么应付场面的客套话!”景程笑呵呵地看着刘啸,“刚才你说软盟要积极参与国际安全技术的研究和安全标准的制定,其实这种话谁都会说,无非就是个噱头,我想知道,软盟这次是喊喊口号呢,还是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刘啸笑着站了起来,看着景程,“本来这是软盟的内部机密,我完全可以不告诉你,但既然景程先生问起了,那我就多说两句吧。正如你所说,做技术的人不说虚话,而软盟是个做技术的企业,所以软盟同样不会来虚的,除了业务上的整合优化,软盟刚刚启动一项新的研发计划,软盟将会推出世界上首款真正的策略级安全产品!”



“策略级的?”景程有些意外,笑道:“这好像并不新鲜吧?据我所知,现在的安全产品,绝大多数都是策略级的!”



发布会现场的嘉宾们都疯了,这哪里是什么新闻发布会啊,这似乎成了两个安全高手之间的技术研讨会了!



刘啸坚定地看着景程,“你没听错,是策略级,但你没有听完全,我说的是‘真正的策略级安全产品’!”



“呵呵,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景程耸了耸肩,他觉得刘啸这是在咬字眼!



媒体虽然也不懂这些专业名词,但却抑制不住兴奋了起来,传说中的掐架终于出现了!



“那我就简单地说一说吧,众所周知,计算机、网络都是从国外传进来的,我们所使用的资料、技术、标准,也都是从国外传进来的。”刘啸扫了一下台下所有的人,“东西方的文化背景存在很大差异,语言系统上更是完全不同,正因为如此,这些东西在传进来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了一些偏差和误区。我们平时下馆子吃饭,会经常听人这么说道:‘这家饭馆的味不正,不是正宗的北京烤鸭!’,一样的道理,在计算机和网络方面,我们是不正宗的!味不正,就算你再怎么模仿,也做不出正宗的北京烤鸭!”



媒体的记者就急了,这好像不是问题的答案吧,有点跑题的意思,七嘴八舌地纠正着,这好不容易有点意思了,怎么都不能让刘啸敷衍过去。



“不要急,我还没有说完!”刘啸示意媒体都安静,然后继续说道:“在安全领域,我们经常会说到策略这个词,这是从西方的资料中翻译过来的,但我觉得这个词不准确,至少目前是不准确的,它应该叫做规则才对。规则是死的,告诉你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而策略是活的,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目前所有的安全产品,顶多是做到了一些死规则的组合,但还远远达不到策略的级别。”



“那什么才是策略呢?”有记者直接就问了,大概是出于职业习惯!



“黑客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在攻击入侵的时候,会根据对象和形势的不同以制定不同的攻击计划,因势而变,这就是策略!”刘啸顿了顿,“如果安全产品也是策略级的,那它就应该会针对不同的黑客行为做出不同的应对措施!黑客可以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声东击西,规则级安全产品只会选择拒绝或者不拒绝,而策略级的安全产品则会围魏救赵、十面埋伏、甚至会空城计!”



“噢……”媒体齐齐出声,刘啸简简单单几句话,把策略和规则的区别解释得非常透彻。



刘啸继续说道:“黑客手段不断丰富多样化,我们以一成不变的规则来应对千变万化的策略,这就是安全永远跟不上黑客脚步的原因。在软盟看来,灵活多变、因势而异的策略级安全产品,才是未来安全产品的发展趋势!换句话说,别人在做正宗的规则,而我们却在做非正宗的策略,这个错误已经持续了很久,导致我们的安全技术领域一直无法引领世界潮流。而软盟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软盟要做的,不是正宗的北京烤鸭,而是正宗的海城烤鸭!”



“哗!!!”媒体们集体鼓掌,虽然他们不懂技术,但刘啸的这个比喻也让他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软盟做的,不是模仿,不是邯郸学步,而是创新!



“精彩!精彩!”景程也不得不对刘啸的话刮目相看,原来自己做了十多年的安全,竟在刚一开始接触时,就走入了误区。策略、规则,虽然只是一词之差,意思却谬之千里,那个最早翻译这一词的人,应该去下地狱,他的这一错误,不知道禁锢了多少人的思想!



众人安静下来,景程看着刘啸,“非常感谢你的这段话,虽然只是个宏论,也令我受益匪浅!这应该算得上是软盟的商业机密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自由、开放、共享、平等’是软盟的一贯!”刘啸笑着,“我说过了,软盟今后的主要责任,就是参与新技术和新规则的研究,而提供新技术的方向与思路,也是其中之一。今后软盟会定期举行峰会,向国内的安全机构通报这些新技术。”刘啸笑着景程,“如果华维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和我们联系!”



景程变了变色,他感觉到了刘啸那种咄咄逼人的无形锋芒,这些话无异于是告诉所有人,软盟今后要做的,是国内安全技术的引领者,而这些也正是华维要做的,看来今后两家是无可避免得要碰在一块上。



景程笑了笑,道:“多谢,不过华维目前还不需要!”,说完,他插上墨镜,转身离开了发布会现场,有眼镜遮着,大家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