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做自己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做自己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辰瀚投资集团和熊老板见面,不过他此刻完全没有心情来欣赏辰瀚金碧辉煌的大厦,进来就直接奔熊老板的总裁办公室去了。



“坐!”熊老板看刘啸进来,就离开了自己的办公桌。



刘啸自己跑过去接了杯水,一饮而尽,“张春生目前是个什么意思?”



“他还没做决定呢!”熊老板示意刘啸先坐下,“不过我们合资收购软盟,才花了两个亿,而华维现在直接就拿四个亿要从张春生手里收购那七成的股份。一个星期的时间就白赚两个亿,我看老张是有点心动了!”



刘啸皱眉,自己当时千算万算,就漏算了这一点,张春生毕竟是个商人,无利不起早,自己当时就该和他约定,不得将软盟再出售给同性质的企业,想到这里,刘啸哪里坐得住,在屋子里来回打了几个转,道:“我当时怎么会昏了头,想到去找他!”



“你先别着急!”熊老板起身按住刘啸,“他不是还没做决定的嘛,你先给我说说华维的事,他们不是做通信设备的吗,怎么会想起要收购软盟?”



刘啸呼了口气,坐了下去,道:“华维进军安全领域,也是最近的事情,今天早上,我们还刚和他们碰了一次,海城移动公司的项目,华维的方案输给了我们。我没想到他们的反应会如此迅速,这才几个小时,华维便做出了这么大的收购决定。”



“是这么回事啊!”熊老板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拒绝了华维的收购意向,那华维今后将会是软盟的竞争对手?”



“没错!”刘啸点了点头,“我现在也正在研究对策,看看要怎么应付华维的竞争压力,他们以前虽然是做通信设备的,但根据我今天的观察,他们在安全领域,也同样有着非常不错的技术储备,他会成为软盟在国内市场上的最大竞争对手!”



“那你的意思呢?”熊老板看着刘啸,“你有什么打算?”



“我当然不能让软盟被华维吞并!”刘啸拳头都捏到了一起,“当时龙出云把收购软盟的事交给我去做,就是希望能保住软盟的这点气血,现在才几天的工夫,我要是把软盟给弄丢了,那我还有什么脸去面对他!”



“商场上合并纵横的事司空见惯,这很正常,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熊老板有些不解,“何况华维财力雄厚,驰名海内外,如果软盟和他合并,那也算是强强联合,为什么……”



“理是这个理,但事情却往往没有那么简单!”刘啸很郁闷,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解释!



“不着急,慢慢说!”熊老板笑着,“其实我也很奇怪,你小子以前松松散散的,这次没人催你,你倒霸着软盟的总监位置不放,一点推辞的意思都没有。”



刘啸摇了摇头,“这事咋说呢,熊哥你肯定记得我之前被人栽赃的事吧!”



熊老板点头,有点诧异,“还和这事有关系吗?”



“其实栽赃我的人,就是软盟的上一任运营总监,我当初进入软盟,纯粹就是为了揪出这个人!”



熊老板倒是很意外,“你接着说。”



“后来的事,你肯定也稍有耳闻,这帮人给我下圈套,结果被我识破,最后被一网打尽,软盟董事长龙出云非常伤心,这才做出了出售软盟的决定。”



熊老板继续点头,“那你这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啊。”



刘啸叹了口气,“我原本是打算揪出那个栽赃我的人后便抽身而退的,但我没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整个软盟的高层都被牵扯了进去,软盟的运作一时就陷入了瘫痪之中。”



熊老板不解,纳闷地看着刘啸,这也不是你留下来支撑软盟运作的原因啊,你应该恨软盟才对嘛。



“如果熊哥有印象的话,一定还记得上次我在天文馆让你们看的那颗小行星吧!”刘啸顿了顿,“一个伟大黑客的精神魅力,可以影响很多人,可以让很多人都去追随着他的脚步前进,小熊就是一个例子!而我同样也有这样一个前进的坐标,这个坐标就是软盟!”



“啊!”熊老板惊讶地叫了起来。



刘啸苦笑,“软盟这次栽进去的黑客,其实有很多都曾是我的偶像,在离开学校之前,我一直视软盟为自己的精神殿堂,她是中国黑客精神的标志,我一直都朝着这个坐标努力。可等我接近了自己的目标之后,才发现她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心里的精神信仰突然之间崩塌,我不知道熊哥你能不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



熊老板点了点头,他也曾年轻过,也曾追逐过自己的偶像,作为过来人,熊老板深有感触,其实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不是在做自己,而是在走别人的路,只有等他们接近偶像或者是偶像梦破灭之后,才是真正地做自己。



“中国有很多象我一样的人,他们崇拜软盟,以软盟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他们信仰软盟‘开放、自由、共享、平等’的中国黑客精神,我之所以没有离开软盟,就是还不想放弃自己的精神信仰,我也不想让那些相信软盟的人失望!”刘啸咬紧了牙,“所以,我答应了龙出云的请求,接掌软盟,重建中国黑客的精神。这些日子来,我积极运作软盟的收购计划,我想尽一切办法,把一盘散沙一样的软盟重新捏合在了一块,虽然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困境,但我从来都没想到过放弃。这二十多年来,我头一次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专注和执着地去做一件事。我想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所有人,中国黑客的身上还有另外一种精神,他们从哪里跌倒,就会从哪里爬起来,信仰可以倒地,但中国黑客的脊梁绝不会崩塌!”



熊老板长长地呼了口气,刘啸的这段话竟让他有一丝感动,怪不得刘啸最近变了很多,他这也算是在偶像梦破灭之后,开始找回了自己,熊老板唏嘘片刻,“我想我明白你的想法了!”



刘啸往椅背上一趟,有些落寂,道:“可惜我自己财力有限,心比天高,却也得处处受制于人了!”



熊老板拍了拍刘啸的肩膀,“年轻人中能象你这样有坚定想法的,确实不多,放心吧,我会支持你的!”熊老板顿了顿,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问题,“不过我还是很纳闷,你为什么那么反对和华维的合并,我和老张在安全领域都没有什么基础,如果把软盟放在华维的平台上,不是会更有利于她的发展吗?”



“不一样!”刘啸摇头,“因为华维的品牌里,没有中国黑客的精神!”,刘啸说完,便把当初龙出云是因何创办软盟,软盟又是如何发展壮大的事简单说了说,末了道:“单就软盟这种开放的用人态度,华维就不可能做到!再说了,华维收购软盟,并不是为了软盟这块品牌,而是要统一市场,他们已经习惯了凌驾于市场之上。”



看熊老板有点不明白,刘啸便把早上海城移动陈总的那些无奈说了一遍。



“原来华维要的是这个!”熊老板站了起来,沉吟着踱了两圈,道:“你放心吧,虽说我辰瀚集团比不上华维那么财大势大,但也至于惧他,如果华维是出于要垄断市场而去收购软盟,那我辰瀚就第一个不答应!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干,老张那边,我会处理好的!”熊老板使劲捏着刘啸的肩,“以前我还对你有些误会,我认为你之所以牵线让张氏去收购软盟,是为了拍你老丈人的马屁,而积极打理软盟,是为了在他面前争取一些印象分,看来是我小看了你呀。为了弥补我的这个错误,我给你做个保证,从此刻起,软盟就是你的,只要你不点头,任何人都别想打他的主意!”



刘啸站了起来,看着熊老板,一字一句道:“就算你们出于商业上的考虑,做出了其它选择,我也不会怨恨你们。但如果你们肯放心把软盟交给我,我就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别这么严肃嘛!”熊老板笑呵呵地拍了拍刘啸的肩膀,“放松点,坐!你小子认真起来,倒真是有点让人害怕!”



刘啸没坐,而是道:“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坐下说,坐下说!”熊老板把刘啸按了下去。



“既然迟早要和华维碰上,倒不如我们主动些,我希望三天后集团能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来正式宣布收购软盟以及注入大量资金的事,以稳定军心,二来我要公布软盟今后的发展方向,软盟现在需要一个明确的发展思路。”刘啸顿了顿,“这个发展方向将关乎软盟今后能不能战胜华维的竞争!”



熊老板只是沉思片刻,便道:“既然软盟由你做主,你决定了,我们配合便是!我现在就去联系老张,你回去准备发布会的事就可以了!”熊老板倒也真放心,问都不问刘啸那发展方向到底是什么。



出了辰瀚,刘啸心情大好,满腔的雄心壮志,抑制不住地仰天长啸,把所有人视线都吸引了过来,刘啸在广场上捏着拳头,很兴奋,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YES!等着吧,我会把软盟打造成世界第一的黑客品牌!”



几个小时后,刘啸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你好,请问哪位?”



“请问是软盟的刘啸先生吧?”那人笑了笑,“刘先生你好,我是景程!”



刘啸当即把自己认识的人想了一遍,没有叫景程的,心里就想着这个人是谁啊,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而那人紧接着的下一句介绍,就让刘啸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我是华维的安全技术总监!非常冒昧地给你打这个电话,还请海涵!”那人电话里笑着。



“你是北丐独孤寒?”刘啸当即反应了过来。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我的这个外号!”景程笑着。



“北丐前辈的大名,圈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仰慕很久了!”刘啸顿了顿,“不知道北丐前辈这次有什么指教?”



“没有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安全领域靠得是真本事,而不是什么虚名。”景程呵呵了半天,道:“我今天才从软盟以前的几个老员工口中得知了你的事情,你能够独力扳倒那么大一个地下黑客集团,又在软盟危难之际,挑起了这副担子,让我心里非常佩服,我想和你聊一聊!”



刘啸笑着,“那我就叫你景总监吧,景总监想聊些什么呢?”



“我想和你聊一聊你的前途!”景程笑着。



“我的前途?”刘啸稍微一愣神,便反应了过来,肯定是华维收购软盟失败,便退而求其次,想策反自己,让自己跳槽到华维去,这也是一个釜底抽薪的计策,软盟刚刚有点恢复元气,他再次让你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同样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刘啸笑了笑,“如果你是想说服我跳槽,那咱们就没有什么可聊的了!”刘啸直接把对方的话给堵死了。



“刘总监还真是厉害,一猜就中,只是我很不理解,你这样的人才,就应该到一个更适合你的平台里去,而华维就可以为你提供这么一个平台,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肯过来,你的年薪只在我一人之下!”景程似乎是不死心。



刘啸打断了他的话,“我谢谢景总监的好意,只是我这个人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刘啸一顿,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我这里正好有件事想要告知景总监,三天后,我们软盟要举行一个新闻会,是关于软盟今后发展方向的,我想你会感兴趣的,希望景总监能够赏光亲临。”



景程叹了口气,“唉,看来我是无法说服你了!好吧,我一定亲自到场!”



“我代表软盟谢谢你的支持!”刘啸言不由衷。



“我很遗憾,我能感觉出来,刘总监是个非常有抱负的人,可惜的是,我们不能成为合作的伙伴!”景程突然笑了起来,“也罢,一路上有个人和自己赛跑,倒也不是那么寂寞,我非常高兴能有你这么一位对手!”



刘啸笑着,“我也非常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