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世事难料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世事难料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的几项制度通过并执行后,公司总算暂时安稳了下来,一些原本还打算要辞职的人都想再观察几天,看看软盟有没有什么新的转机,很多人都踊跃地参与到了软盟新的运作制度、人事制度的制定当中,来自于软盟内部的忧患总算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但刘啸知道,如果短时间内软盟做不出成绩来,这些人还是要走的。



在黄星的安排下,刘啸终于在案子被移交法院的前夕见到了老大,再晚两天,老大他们就不知道要被分到哪里的监狱去了。



老大还是一如往昔地冷峻,只是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胡子很久没刮,显得非常沧桑,看见刘啸,他只是瞥了一眼,便把视线移到天花板上,冷哼了两声。



刘啸咳了两声,“真没想到,和我数度交手的wufeifan竟然是你,咫尺天涯啊!”



“你此刻一定很得意吧!”老大冷哼着。



“我为什么要得意?”刘啸摇了摇头,“我只在打败比自己技术高明的人后才会得意,你的技术虽然也很高明,但打败你,我非但得意不出来,还非常地伤感!”



“伤感?”老大嗤了一口气,这话鬼都不信。



“一直以来,软盟就是我奋斗的目标,是我仰望的高点!”刘啸叹了口气,“我毕业之后,第一选择就是软盟,我对软盟充满了崇敬,可我没想到,现实中的软盟会是如此一副景象。换了是你,你一直在追求某件事物,可当你追到时,才发现它根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甚至是更差,你会不会伤感失落?”



老大没说话,良久之后才道:“你来就是说这事?”



刘啸摇了摇头,“我来是想问你,你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其实你很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你要一边拉拢我进入软盟,一边又对我不断下死手?”



“其实自你第一次出现在软盟,在面试里露了那么一手,我就注意到你了,你技术不错,我很欣赏你这样有天赋的人,所以我想让你到软盟来。”老大叹了口气,“可惜啊,阴差阳错,我手下的一次失误,却让你我成了敌人。”



“呃……,什么失误?”刘啸有点不解。



“这些日子,我仔细把我们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了一遍,我终于是明白了。”老大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夸张。



刘啸更加纳闷了,这老大是怎么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那失误是什么还没解释清楚呢,就又来了个明白,他到底明白了什么啊?



“你知道我明白了什么吗?”老大终于收住了笑,看着刘啸,“你我是前世的仇家,这辈子注定是个你死我活的结局!”



刘啸大汗,这老大肯定是被关久了,脑子短路了,连这种不着边际、荒诞离奇的话都说了出来。



“三年前,我阴谋算计了邪剑,三年后,我却因为邪剑的报复和你成了敌人,最后栽在了当年陷害邪剑的手段上,这一切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老大的话越来越离谱了。



刘啸都怀疑自己今天不该来,老大绝对是神志不清了。



“我知道你小子现在肯定认为我有点不正常了!”老大顿了顿,道:“没事,等我说完,或许你就不这么认为了,我从我们之间的第一个梁子说起!”



老大沉寂了片刻,似乎是在整理思路,然后道:“就说张氏的那个项目吧,其实软盟完全没必要掺和这样的项目,但当时我鬼迷心窍,想让老蓝趁着做项目的空把你拉回到软盟来,就答应了此事,结果项目没成,还把邪剑给招来了。邪剑报复软盟,黑了我们的网站服务器,我非常生气,但不方便自己出手,于是我派了吴越家族,让他们到廖氏去捣乱,想让邪剑后院起火。谁知这帮蠢材,到封明一打听,得知是张氏要搞企业网络,就以为是我们说错了目标,自作主张,把勒索信投给了张氏。”



“啊!”刘啸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他没想到自己和wufeifan的恩怨竟然会是这么开始的,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吴越家族是wufeifan的一部分,甚至对wufeifan也没什么印象,如果吴越家族真把勒索信投给了廖氏,说不定自己当时还会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同盟呢。世事果然难以预料!



“后来的事请就简单多了,虽然我损失了一个吴越家族,但我可以再组建一个,不过一个有天赋的高手却很难遇到,所以我原谅了你,即便是后来你又灭了我的病毒集团,我还是原谅了你!我喜欢和高手挑战,挑战所有的高手,然后不惜一切打败他们!”老大叹了口气,“可事不过三,你接着又灭了我的QQ盗号集团,老蓝回来告诉我,说那个和你在一起的女网监,已经怀疑到了他,所以我才不得不对你下手。你再有才华,如果威胁到了我,我也绝不能放过你,因为我的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兄弟,他们都是被我拖下水的,我要为他们负责!”



“你负得了责吗!”刘啸看着老大,“蓝大哥,店小三,他们在圈内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就是随便从软盟的小办公区拉一个人出来,那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可现在呢,他们都变成了阶下囚,你让软盟的技术核心损失殆尽,你让中国黑客的精神彻底沦丧,这就是你的负的责吗?”



“他们是被你害的!”老大怒视着刘啸,“冤有头,债有主,害你的是我吴非凡,你冲我来便是,为什么要拉上他们?”



“你这是狡辩!”刘啸也怒视着老大,“那软盟呢?当年南帝将你从地下黑客里拉出来,他放心地把软盟交到了你的手里,可你为软盟做了些什么,你把软盟变成了一个名利场、变成了一个腐化基地。你敢站在龙出云的面前,拍着胸脯说自己负责了吗?”刘啸大吼着。



老大半天没说话,双手捏紧,脸色极其痛苦,最后才低低地问道:“龙哥他现在在哪,人还好吗?”



“他很不好,很伤心,他已经决定要将软盟出售!”刘啸冷哼了一声,“他已经彻底寒心了,这就是你对他知遇之恩的报答!”



老大突然抽了自己几个嘴巴,把刘啸吓了一跳,想伸手拦他,老大却道:“如果你再见到他,请转告他……,说……说我对不住他,我辜负他!”



“你现在说这话还有一丝一毫的意义吗?”刘啸真是恨不得再抽老大一个嘴巴,“如果你当时有一丝的良心,就不会再次走上老路了!”



老大闷了半响,道:“从前有一个人,他习惯用自己的右脚走路,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换了左脚走路,却发现轻快了很多,于是,当他再换回迟钝的右脚时,便怎么也走不痛快,心里总是惦记着左脚走路的快感!”老大叹了口气,“我什么都明白,但我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心里每日都在承受着煎熬。”



刘啸嗤了口气,他对老大这种逻辑很不爽,当你把手伸进别人的口袋时,你觉得很刺激,很爽,你在犹豫要不要把对方的钱掏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呢?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遇见了你!”老大重新抬头看着天花板。



“即便你没遇到你,你此刻也会是阶下囚的下场!”刘啸吸了口气,“如果不把你这样的人铲除,那天底下所有程序人、所有安全人的正当利益有谁来保障,他们的公平又有谁来维护,他们还有什么希望和前途?你破坏了所有人的秩序,你就必须要受到惩罚,这不会因为我的出不出现而改变!”



“成者王侯败者寇,现在你赢了,当然你怎么说都行!”老大对着天花板嗤了口气,“我累了,如果没别的事,就恕不奉陪了!”



刘啸站了起来,失望地笑了几声,“本来我来,是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说清楚,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只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刘啸顿了顿,道:“软盟现在由我接手,我会把她做得非常好,让你把这牢房坐得心服口服!”



刘啸说完便离开了,别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可他没想到,老大居然会是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主,中国黑客的数十位精英被他害进了班房,软盟也因此元气大伤,可老大除了觉得对不起龙出云外,竟然没有丝毫的悔恨之心,还把一切的过错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



出了拘留所,黄星就等在门口,看刘啸气冲冲出来,就赶紧问道:“怎么了这是?”



刘啸咬着牙,“象吴非凡这种人,就应该让他在班房里好好地忏悔!”



黄星拍了拍刘啸的肩膀,“呵呵,放心吧,他今后有的是忏悔的时间!”完了又道:“对了,软盟那边的事怎么样了,这可是中国黑客的一块招牌,我们这边对她今后的发展也非常关心。”



“不太好,元气大伤,人心不稳,这几天已经走了好几个了!”刘啸皱着眉,“龙出云已经无心管理软盟了,我现在就想着赶紧把收购软盟这事促成,这样至少可以稳定一下军心,再这么拖下去,不消别人动手,软盟自己就垮了!”



“唉……”黄星也是叹了口气,“谁也想不到软盟会遇上这事!”



“本来收购方这两天就应该派人过来商谈的,现在出了一个岔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人!”刘啸捏了捏拳,这熊老板跑去封明和张春生商谈,这都三四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也别着急!”黄星安慰着,“软盟这烂摊子交给你处理,也真够难为你的!”



刘啸叹了口气,“走一步算一步吧!”,刚说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刘啸很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刘啸赶紧接起电话,“熊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边熊老板笑着,“我从封明回来了,事情很顺利。我现在人就在软盟呢,你跑哪里去了,赶紧回来,我把事情给你说一说!”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待会见!”刘啸笑着挂了电话,对黄星道:“黄大哥,今天这事谢谢你了,那边收购方有消息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谢什么!”黄星笑着,“行了,赶紧忙去吧,你要谢我,就把中国黑客的这块招牌重新给我竖起来!”



刘啸笑了笑,没说话,挥了挥手,转身奔软盟就回去了。



“熊哥,谈得什么结果啊!”刘啸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到。



熊老板正坐在刘啸的办公室喝茶呢,看刘啸这么急,便放下茶杯,“来,先坐,我慢慢跟你说!”



“你还是快点说吧!”刘啸坐了下去,“你这好几天没消息,我都快急死了!”



“呵呵,是这样的,老张已经答应和我共同出资收购软盟了,他七我三,合同我都带来了,现在就可以签,钱也准备好了,成不成,就看你们软盟董事长的一句话了!”熊老板笑呵呵地掏出合同,“这下你小子满意了吧!”



刘啸把那合同接过来一翻,基本就是上次自己在封明时,张氏拟出的那份合同,当下刘啸笑了笑,“满意,满意,那我这就通知一下龙董事长!”



“别急,别急!”熊老板按住了刘啸,“我还有一件事没说呢!”



“什么事?”刘啸看着熊老板,这不是都好了么,怎么还会有事?



“就是你小子跟我说的那事啊!”熊老板瞪着刘啸,看刘啸一脸纳闷的样子,就道:“就封明高新技术产业区的事!”



“哦,这事啊!”刘啸反应了过来,“这事怎么了?”



“成了!”熊老板爽朗地笑了起来,“哎呀,我平时算是没对你白好,你小子这次给我介绍这买卖可真是了不得,大,太大了!现在知道消息的,就我和老张,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可就没我什么事了!”



“成了?”刘啸看着熊老板,“封明高新技术产业区的事成了?”



“成了!”熊老板确定地点了点头,“要不是为了等这事的确切消息,我早就回来了!”



“不能吧!”刘啸有些怀疑,“这么大的事,从立项到审批,没个一年半载根本拿不下来,怎么可能三五天的时间就定了下来呢。”刘啸是坚决不相信!



“这事还有假?”熊老板大眼瞪着刘啸,“千真万确!有中央和省里的批文,据说是特事特办,可见封明这个高新产业区必定是大有前景。我和老张共同出资,组建了一个封明高科建设投资集团,已经跟封明市市政府签订了联合开发这个高新产业区的协议,以后高新区的所有项目,会优先考虑我们,而且用地税收之类的会给我们最大限度的优惠!不过,这事目前还在筹备阶段,所以暂时外界不会有任何消息!”熊老板拍着大腿,“值,真值,老张那一千万花得是真值啊,没有他那一千万,封明市府怎么会给我们如此大的优惠呢!”



刘啸傻了,信是信了,可他却很纳闷,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这么大的项目,中央和省里竟然不加审核评估就直接特事特办,到底是什么促使的呢?刘啸琢磨了片刻,觉得没有别的解释,要么就是OTE的那份策划实在是太厉害,要么就是因为OTE要来封明落户投资。OTE本身并不怎么出名,关键是OTE身上的影响力,他的客户除了张氏外,其他无一例外都是全球性的大机构,一旦OTE落户封明,那封明市必将举世皆知。



可负责审批的人又怎么会知道OTE的来历呢,刘啸就想起了那天刘晨的奇怪举动,她一听说OTE要来封明投资,便不等饭局开始就匆匆离去,难道是刘晨从中使力了?那这刘晨也未免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手眼通天,直达天听啊!



“别愣了,说吧!”熊老板拍了拍刘啸,“想让我怎么谢你!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老熊都绝不皱一下眉头!”



刘啸大汗,“我给你说这事,又不是图你的谢!你这不是骂我吗?”



“兄弟归兄弟,可我要是不谢你,我这憋得难受啊!”熊老板一脸着急。



“那就请我吃饭吧,去海城最好的饭店!”刘啸笑着,他也懒得和熊老板墨迹了。



“就这要求?”熊老板大失所望,“也罢,先欠着!”说着就拉刘啸起来,“走!咱现在就走,去海城最好的饭店,点最贵的!哈哈!”



“别急啊!”刘啸赶紧拖住他,手里举着那合同,“咱还是先把这个事摆平了再吃吧!”



“这又不耽误!”熊老板摆了摆手,“你现在就打电话通知软盟的董事长,一会咱们边吃边谈,直接饭桌上就把合同签了!哦,对了,我差点给忘了,昨天中移动海城分公司的老总还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的网络得检查检查,让我给他找人,你有空的话,就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