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挖墙脚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章 挖墙脚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说完,又想起一事,道:“对了,张氏好像要在封明搞一个大动作,熊哥可能会感兴趣!”



“说说看,什么项目?”熊老板问到。



“张氏正在说服封明市的市长,要在封明建一个高新科技产业区,此事一旦成行,肯定是前景无限!”



熊老板有点诧异,“老张的胃口倒是不小,这么大的项目他也敢运作啊!”,随即熊老板皱了皱眉,“不过这些所谓的高新产业区,现在稍微发达点的城市都有,就算封明建了,也没有什么优势啊,我看老张这次有点冒失了,日后这个项目要是搞砸了,怕是他在封明都没有立足之地了!”



刘啸笑着摇头,“这个项目肯定不是张春生运作的,我了解他,他为人谨慎,从来不冒险,我看这个项目多半是OTE在运作!”刘啸觉得这种可能最大,因为策划书是OTE提供的。



“OTE?”熊老板没听过这个名字,“这是什么公司?”



“OTE这个要怎么说呢……”刘啸沉吟片响,“拿软盟做个对比吧,熊哥既然对收购软盟有兴趣,那你认为软盟大概值什么价?”



熊老板奇怪地看着刘啸,不知道OTE和软盟有什么可比性,不过还是道:“两到五个亿,软盟还是值这个价的。”



刘啸笑了笑,“那OTE的价钱,就是软盟的一万倍!”



熊老板笑着摆手,“你小子,忽悠张春生还行,忽悠我就差了点,如果OTE真的值那么多钱,岂不是比微软还值钱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根本就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世界上只有没听过的事,却没有不存在的事!”刘啸耸耸肩,道:“OTE的招牌肯定是不值这个钱的,但OTE的技术、人才、团队,以及他的影响力,甚至大大超过了这个价钱!我敢给你保证,如果OTE肯到封明落户投资,不需几年,封明将会成为国内北方区最有价值的城市!”



熊老板这下倒有些重视起来了,刘啸很少会给人做出保证的,他现在说得这么肯定,那就不会是信口胡说,熊老板试探性地问道:“OTE真有这么厉害?”



刘啸笑着,“看看张春生就知道啊!这么大的项目,别说是一个张氏,就是十个,也都不可能吃下,张春生那么保守谨慎的人,突然之间敢做如此大的赌博,我想除了OTE给他足够的信心外,没有别的原因!”刘啸也是从封明琢磨到海城,才算是想明白了这事。



熊老板便沉思了起来,似乎在考虑什么,刘啸的茶快喝完了,他才道:“这么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封明了,如果此事可行,实在是个巨大的机会。现在的封明不过是个三线城市,一旦他变身为一线城市,这其中的增值是非常可怕的,谁先下手,就相当于是占住了一座金山呐!”



熊老板想了一会,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起身去一趟封明!”,说完,他就打电话让人订票。



“那明天的事……?”刘啸哭笑不得,商人果然是无利不起早啊!



熊老板一拍脑袋,“对对对,差点把这事忘了,我现在就给那两家证券公司打电话,明天让他们来接你就是了。”



“那好吧!”刘啸点头,看熊老板已经无心喝茶,他便趁机告辞,“那熊哥你忙,我就先走一步了,正好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一会我就不送你了,等你从封明回来,我去接你!”



“你有事便去忙,这么客气干什么!”熊老板笑着摆手,把刘啸打发走了。



刘啸出门给黄星打了电话,黄星还在海城市公安局,刘啸便奔那里去了。



“来问案子的进展来了吧?”黄星不用猜,都知道刘啸的来意。



刘啸点了点头,笑道:“是啊,事情发生很久了,一直没有定论,公司里人心惶惶,再这么下去,软盟就撑不住了,迟早得散伙!”



“案子结论已经出来了,他们也都认罪,只是我们还没想好要不要将案情公布!”黄星顿了顿,“一旦公布出去,对软盟的打击会更大,对国内安全界的打击也是不小。”



刘啸皱眉,这点他也早都预料到了,“到底什么结论?”



“蓝胜华等人,以网络安全工程师的身份为掩护,暗地里培养地下网络犯罪集团,从事诈骗、盗号、非法修改虚拟数据、散播病毒木马、出售客户安全漏洞、利用僵尸网络进行恶意攻击等等犯罪行为,不到两年的时间,攫取钱财高达十数亿。”黄星摇了摇头,“这些他们全部都认下了,不过对于入侵军方通信服务器的行为,他们不承认。”



刘啸撇了撇嘴,两个罪名孰重孰轻,那些人当然都明白,前面那些罪行,本来就是他们做下的,现在栽了进去,认也就认了,可入侵军方服务器,是他们反中了刘啸的圈套,当然不会为刘啸去背这个黑锅。



“军警当时冲进软盟的时候,店小三还呆在攻击军方服务器的机器跟前,你知道他用的是谁的机器吗?”黄星笑了笑,“是你的机器!这帮人真是狡猾,他们本来是想栽赃你的,如果不是你事先通知了我,军方的人赃并获又让店小三无可狡辩,怕是你现在也被军方的人给控制了!”



刘啸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原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呢,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个故事,看来自己当时通知黄星真是走对了,要不是这样,就会变成自己中了自己的圈套,真是好险啊,“那wufeifan查清楚了没?到底谁是wufeifan?”



“wufeifan就是那个老大!”黄星道。



虽然这也在刘啸的意料之中,但刘啸还是不解,“奇怪,我查了啊,老大的姓名是杨叶,这完全不沾边啊!”



“杨叶的父母很早离婚了,过错方是他的父亲,所以杨叶恨自己的父亲,于是他给自己改姓吴,这是他母亲的姓氏,加上他一直自命不凡,所以就给自己起了吴非凡这个网名。”黄星苦笑,“如果不是他自己交代,我们打死也猜不到。”



“原来是这样!”刘啸也觉得好笑,自己只是感觉wufeifan象是个人名,竟然傻乎乎去查软盟的花名册,“那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还在拘留所羁押着,等过两天案子移交到法院,宣判之后,他们就得到各自应该呆着的地方去了!”黄星叹了口气,“真是可惜啊,这些人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国内叫得上名号的高手,没想到全部栽到这里去了。影响实在太坏,所以我们不知道该不该对外公布这件事情,而且他们还培养了很多下线和分支机构,我们目前正在进行查缴和处理之中,清缴完成之前,也不能透露风声!”黄星也是头疼不已,这事要是让媒体一曝光,中国安全界就毁了。



“我能不能去看一看他们?”刘啸问到。



“怎么?有问题要问他们啊?”黄星问到。



“问问他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刘啸笑了笑,“我想他们也一定想问我同样的问题!”



黄鑫沉吟了一会,“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样吧,我先帮你联系一下,事情定下来后,我再通知你!”



“好!”刘啸点头,“那我就先告辞了,软盟现在乱成一锅粥,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处理!”



“行,你忙去吧!”黄星笑着。



刘啸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还有一件事,上次你的那个上司,就是姓方的那位,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一直揪着我不方,非要说我是雁留声的人!”



“他又找你了?”黄星也是非常意外,顿时沉吟了起来,“奇怪!雁留声,雁留声……”,黄星再次在脑海里仔细地翻想着,他也纳闷,这个雁留声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自己的上司会如此重视。



“算了!”刘啸皱了皱眉,“看来你也不清楚这事,我还是自己去查吧!我先走了啊!”,说完不等黄星应声,他就出了门。



回到软盟已经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的下班时间了,刘啸一进门,便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你们有事吗?”刘啸很奇怪地问到。



“刘总,我们要辞职,可大飞说必须要把辞呈递到你手里才行!”几个人发着牢骚,“我们都等你一天了!”



刘啸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软盟员工的工资本来就很高,现在又给翻了一倍,为什么这些人还是要坚持辞职呢,刘啸很费解,道:“好,到我办公室来,慢慢谈!”



一推门进去,大飞就在里面,看见刘啸就道:“你那招不行,还是有人要辞职!我都快……”,说到这里,他已经看见跟在刘啸身后的那几个要辞职的人,当下就闭了嘴。



刘啸把那几个人的辞呈都收了,但没有去看,只是笑着问道:“诸位呆在软盟的时间都要比我刘啸久,对软盟的情况也应该比我要更了解,你们现在提出辞职,我并不敢阻拦,只是我很费解,难道你们都不看好软盟的前景?”



几个人有点尴尬,没有说话。



刘啸继续问道:“你们这么着急辞职,想必是已经有了下家接着,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没有说话。



“如果你们没有辞职的话,这或许还是个秘密,但现在你们都要辞职了,去哪里很快就会被人知道,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吧!”刘啸笑着看着那几个人,“你们要走,我不敢阻拦,但还是要挽留的,你们是软盟的根基,你们为软盟的崛起付出了很多东西,我想你们也一定对软盟有着很深的感情,虽然说软盟目前是陷于了一个困境,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前景。换句话说,就算是你们跳槽到了国内任何一家安全机构,他们在三两年的时间内也绝不可能撼动软盟的地位。”刘啸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实在是想不通,能够让你们这些软盟的元老抛下对软盟的感情,而选择离开,那对方必定是要开出非常优厚的条件,而且对方的实力和背景都要远远强过软盟。可是我想不出,因为在国内市场上,还没有任何一家安全机构敢和软盟叫板!如果你们只是因为软盟眼下的这点困境,而跳槽到那些还不如软盟的企业里,我为你们惋惜,我希望你们留下!”



那几个人终于开了腔,“刘总你就别说了,我们辞职的事,你只要同意就行了。是我们对不起软盟,不该在这个时候抛弃软盟,该付多少违约金,我们照付就是了!”



刘啸皱眉,看来这几个人是铁了心要走了,刘啸很费解,到底是谁在挖软盟的墙脚,刘啸实在想不出国内会有谁会是软盟的对手。刘啸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们去意已决,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你们的辞呈,我全准了!”



那几人顿时一脸欣喜,连声道谢。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刘啸看着那几人,“软盟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了,我不想你们的辞职对软盟产生任何的影响,该怎么去做,你们应该知道!”



“知道知道!”几人连连点头,“你放心,我们会想好说辞的,保证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好!”刘啸点头,在那几份辞呈都签了字,“你们可以走了!”



等那几人一走,大飞就蹦了,一把拽起刘啸,“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现在软盟正是用人之际,你怎么能说放就放呢,你这样会毁了软盟的!”



“强扭的瓜不甜!”刘啸耸了耸肩,“天要下雨娘要嫁,随他们去吧!他们迟早会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的!”



大飞松开刘啸,依然是气呼呼的,“再这样下去,老子也得辞职了!”



“就算你要辞职,你也得先给我弄清楚,到底是谁在挖软盟的墙脚!”刘啸瞪着大飞吼道!



“靠!”大飞踹了一脚桌子,“妈的,老子现在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