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不可能!!!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不可能!!!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回到春生大酒店,张春生已经等在了那里。



“张叔,不是说今天安装系统吗,你怎么又来公司了?”刘啸走过去问到。



“你刚才去廖氏了?”张春生问着,脸色有点不好看。



“是,有点事要去办!”刘啸笑着,“我就怕你知道后会有想法,所以没敢对你明说。”



“想法?”张春生哼了一声,“你要是早说自己是去廖氏办事,那我也就不派车给你了,现在可倒好,我一下午接到十来个电话,都是来问我是不是和廖正生和好了,还问是不是两家要联合搞什么大项目了。”



“那些人见风就是雨,张叔你又何必生气呢!”刘啸就坐在了张春生的旁边,给他倒了杯茶,“不过这也好,没准外人一看,还觉得是咱们张氏不计前嫌风格高呢。”



“我怎么就看不出哪里风格高了?”张春生瞪了一眼刘啸,又道:“我问你,你去廖氏,是不是跟他们去谈软盟的事情了?”



“这怎么可能,我就是受人所托,去向邪剑转达一句话,话转到后我就回来了!”刘啸连连摇头否认,“我中午已经说过了,就是廖氏她想收购软盟,那也别想走我这条路线。”



张春生狐疑地看着刘啸,他觉得刘啸这话不可信,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地劝自己再考虑考虑,最好不要冒险收购软盟,这说刚一说完,他便转身去了廖氏,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张春生一时也摸不准刘啸的意思,是这小子觉得张氏收购软盟希望不大,还是对张氏信心不足,怕自己半路反悔呢?



不过张春生还是道:“那就好,那就好!”



“张叔你这大老远跑来公司,不会就是为这事吧?”刘啸笑着,其实他早就掐准了,只要张春生知道自己去了廖氏,那他肯定就会追来的。



张春生哪能承认,连连否认,“不是不是,我来公司吧,是想再和你商量商量,看看怎么才能增加咱们收购软盟的胜算。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收购软盟对于张氏来说,绝对是件大好事,应该去搏一搏。”



“张叔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吧!”刘啸一副沉吟之色,“这次对软盟志在必得的人太多,如果张氏想拿下软盟,就必须开出比别人更优厚的条件,价格方面倒是其次,关键是龙出云的那些顾虑,如果全部答应下来,这对张氏不公平,而且也不太现实,到时候你很难对公司里面的人交代。”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考虑的,你就给我说说怎么能促成这事就行了!”张春生一咬牙,“越是有人和我争,就越说明软盟有价值,这笔买卖我老张肯定是做定了,下多大的本我都认为值。”



刘啸看着张春生,他知道张春生此时才算是下定了收购软盟的决心,当下他也不再来虚的,把张氏收购软盟的优势和劣势又仔细分析了一遍,完了针对每一条,他都提出相应的意见,至于最后要怎么做,那就不是刘啸能管的了,张春生久历商海,他比刘啸更知道该怎么办。



张春生这次听得很仔细,也很上心,把刘啸说的那几个要点还着重记了下来,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他便让酒店给刘啸准备饭菜,自己则上楼去了,看来他有点着急,估计是要连夜召集自己的智囊来制定收购计划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啸起来拉开窗帘,就见张氏的楼下很热闹,黑压压围了很多人。刘啸有些好奇,匆匆洗了把脸,就到楼下去了。



酒店前的广场上彩旗飘扬,中间弄了个简单的主席台,上面铺着红地毯,背后的彩墙上贴着几个大字,“张氏企业决策系统启动仪式”,广场上飘着十来个大气球,气球下面悬挂着方方面面发来的贺词,过来过往的人都能看见。



刘啸就乐了,没想到张春生还专门为这个决策系统准备了个启动仪式,口风可真够严的,昨天竟然没有向自己透露一丝消息。



“刘啸!”背后有人拍了刘啸的肩膀。



刘啸回头去看,却是刘晨,刘啸便笑了起来,“是你呀,真巧!”



“没想到你小子也会跑来,真是有点意外!”刘晨挺了挺胸,一副故作严肃的样子,“我是专门来参观张氏的这个新系统的,OTE的作品,我可得见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刘啸笑着,“你要来参观,随时都可以,就是想参观一百次,张氏也都不敢拦着,何必挑今天来凑热闹呢,人这么多,估计也只能走马观花地看个热闹了。”



刘晨狠狠地剜了刘啸一眼,“我愿意,你管得着嘛!”



刘啸无奈地摇头,“你是封明的老大,你说了算,谁敢管啊!”



“废话少说!”刘晨得意地看着刘啸,“一会OTE的负责人来了,你帮我引见一下!”



“看是谁来,我只认识他们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其他人我也不认识!”刘啸耸肩。



“走,先进去吧!”刘晨推了推刘啸,“我听说是十二点准时启动那个新系统,还有一段时间呢,我们到里面去等。”



两人走进酒店大厅,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去,刘晨向刘啸打听着她离开海城之后,刘啸被诬陷那事的后续细节,还有这次软盟的“网络间谍”事件,这些黄星只是跟刘晨简单地提了一下,具体的细节并没有说,所以刘晨很好奇。



刘啸便把警方如何确认Timothy就是海城十分钟事件的元凶,自己又是如何追踪到软盟,最后揪出wufeifan的事简单说了说。说完这些,刘啸便很自然地想起了昨天自己在廖氏看见Timothy的事情,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也告诉刘晨,正在犹豫呢,门口呼啦啦进来一群人,张春生也在其中。



“老张的面子不小嘛,一个小小的启动仪式,竟然也折腾了这么多人!”刘晨怕刘啸不认识,便介绍道:“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市长,市长后面是市里工商联的负责人,剩下那些,都是省内企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刘啸诧异地看了刘晨一眼,没想到刘晨除了对黑客圈了如指掌外,对政界商界的人物也是如数家珍。刘啸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惊讶,就见跟在那群人身后,又进来几个人,为首的那人刘啸认识,他便拍了拍刘晨,“你要见的人来了!”,说完便站起来迎了过去。



“你好,文先生!”刘啸拦住了那几个人。



文清此时也看认出了刘啸,便伸出手笑道:“是你啊,刘啸,好久不见!怎么,你这是来验收我的工作来了吧!”



“哪里哪里!”刘啸赶紧客气着,“我来封明办点事,刚好碰上了,就多呆了一两天。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刘啸一指旁边的刘晨,“这位是封明市网监大队的负责人,刘晨。刘晨,这位是OTE的文清先生,他是这次张氏项目的负责人。”



“文先生你好,久仰OTE大名!”刘晨伸出手。



文清笑着,“刘警官过奖了!”



“文先生,张氏的这个系统什么时候可以启动?”刘啸问到。



文清笑了笑,指着自己背后的那几个人,“这几位都是我们的检测人员,他们今天赶过来就是要对安装完成的系统做一次检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张氏就可以使用这套系统了。”



“如果出现问题呢?”刘晨笑着,“你也看到了,张氏可是连市长都请来了,就等着新系统启动呢!”



“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也有能力立刻解决掉!”文清有些不悦,“我们OTE的技术非常成熟,程序编写人员在编写过程中就已经做了反复测试,所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还有,今天只是对系统做一次功能性检测,未来的一个月内,我们会继续对系统进行加固,增强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期间只要发现任何问题,我们都会立刻解决掉。”



刘啸赶紧转移话题,对文清说道:“文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件事想和你单谈一谈!”



文清转身对身后那几个人道:“你们先上去吧,尽快搞定!”,完了就跟着刘啸走到了一旁的僻静地方,“什么事?”



“昨天我去了一趟廖氏,除了邪剑,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国际知名的黑客,我探了探口风,似乎他们有要针对张氏新系统不利的举动。你也知道,在我负责张氏新系统设计期间,便遭过廖氏的暗算,我是想给你提个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张氏新系统试运行期间,安全工作一定要做好,一旦出了问题,对张氏和OTE都不好!”



文清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你就放心吧,虽说这个系统是企业级的,但安全方面,我们是按照国家级的标准来设计的,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攻破的。”



刘啸这才放了心,笑道:“看来是我有点多虑了!”



“你也是好心,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上去了!”文清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邀请道:“你有空的话,不妨跟我一起上去,我可以给你详细介绍一下这套系统的特点!”



“求之不得!”刘啸赶紧应了下来。



一旁的刘晨也准备跟在刘啸P股后面混上去,谁知文清在电梯门口一伸手,拦住了她,“对不起,刘警官,如果你想参观这套系统,可以等系统正式运行之后再来。”



“为什么?”刘晨看着文清,没有退步的意思。



“没有原因!”文清似乎很反感和警方的人说话,“请你配合,谢谢!”



这下刘啸也难住了,自己不能把刘晨撇下,然后一个人上去吧,何况刘晨今天还专门提前给自己打了招呼的,她对OTE的系统非常感兴趣,刘啸就想为她说两句话,“文先生,这……”



谁知刘晨此时却退后两步,“也好,我尊重你们OTE的规矩!”



刘啸让刘晨这来回反复的态度搞懵了,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开口呢,文清就已经关上了电梯的门。



电梯里只有文清和刘啸两人,文清看着刘啸,“你刚才说在廖氏看见了一个国际知名黑客,你说的是Timothy吧?”



刘啸大愕,不知道文清怎么也会知道Timothy,“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其实所有不利于我们OTE项目的人和事,我们都在一直关注。”文清笑了笑,“你放心吧,如果廖氏请的是Timothy,那他们就更不可能来攻击张氏的新系统了,就算廖氏要干,Timothy也会拦着他们的。”



“为什么?”刘啸不知道文清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Timothy知道自己不是OTE的对手,他不会傻到去拿鸡蛋碰石头的!”文清说完,又皱了皱眉,“对了,你和刚才那女警官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她就是想弄清楚你们肯接下张氏项目的原因。我对于OTE的这些了解,也是从她那里听来的,她非常推崇你们!”



“她都说什么了?”文清很好奇。



“她说OTE只接全球性的大项目和星球以外的项目。”刘啸笑着,“当然,前提就是外星人能把项目书递到OTE手里。”



文清笑了起来,“她说话倒是很有趣!”,说完,电梯就停了下来,到达了张氏办公的楼层。



此时在廖氏,邪剑和Timothy各自守着一台电脑,而廖成凯就站在他们身后踱来踱去。



“好了,他们的系统开始运行了!”邪剑面前的电脑有了反应,闪出一屏幕的字符,他紧接着有敲入几个命令,字符不断刷新,“一切正常,能够返回他们服务器的信息。”



廖成凯看了看自己的金表,“张氏的启动仪式会在十二点整结束,完后带嘉宾参观体验自己的新系统,从楼下的广场到楼上办公区,大概是需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他们的系统在十二点零五分瘫痪。”



邪剑也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还早,我估计他们是在做正式运行前的最后检测,此时他们机器的数据交互一定非常频繁,我们刚好趁这工夫,把自己的扫描数据混入其间,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他们的漏洞,然后就可以准时发动攻击,让他们出丑。”



那边Timothy点了点,竖了大拇指,表示明白,说完就朝邪剑事先给定的IP发出了探测信息,很快,对方的系统返回了信息,Timothy有些意外,连连摇头,“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防护,就像是什么防护也没有一样。”



那边邪剑已经抄起自己的扫描工具开始探测张氏服务器上的漏洞,他得出的结论也是很奇怪,竟然探测出几百个漏洞,邪剑就傻了眼,“不会吧,怎么会什么漏洞都存在呢!”,邪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就是个不懂任何计算机知识的电脑小白,他按照系统的默认设置安装,那也不能做出这种全是漏洞的安全防护吧。邪剑一时拿不定主意了,回头看着廖成凯,“这会不会是张氏的圈套啊?昨天刘啸那小子也警告我别打张氏新系统的主意,怕是他们早有了防范!”



廖成凯咬了咬牙,“想想办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张春生那老王八蛋得意了!”



Timothy此时说道,“我有主意,不管它有什么漏洞,只管挑一个漏洞攻过去,便什么都清楚了!”



廖成凯笑了起来,“好主意,好主意!”



Timothy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跳板和工具,然后道:“我来吧,我已经做好多级跳板,也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招!”,Timothy随便挑了一个漏洞,调出攻击程序,就攻了过去,几秒钟后,返回的信息显示攻击成功,屏幕随即又停滞了十来秒,然后Timothy便进入了张氏的服务器!



但奇怪的是,这服务器的界面和所有的系统界面都不同,它只有一个很奇怪的标志,但没有任何可以进行操作的地方。



Timothy一看到这个标志,便大叫了起来,“不好!”,说完便速度退了出来,然后飞快地切断那些作为跳板的电脑和自己的联系,到了最后两台,他干脆直接就破坏了这两台机器的系统。



“出了什么事?”邪剑和廖成凯都对Timothy这个举动感到莫名其妙。



Timothy关掉电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对不起,廖先生,你这生意我做不了,我得走了。我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再也不要打张氏企业系统的主意了,想都不要想,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Timothy很麻利地把自己的笔记本装进了背包,然后往背上一背,“告辞了!”



廖成凯一把拽住Timothy,“Timothy,你我是多年的朋友了,就算你不肯帮忙,你至少也得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吧。”



Timothy皱了皱眉,道:“张氏的系统,是OTE设计的,我刚才进去看到的那个标志,就是OTE的标志。OTE设计的系统,根本不可能有漏洞,那些漏洞明显就是陷阱,说不定这些陷阱就是为我们准备的,OTE的入侵追踪系统出神入化,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绕过多层跳板,追踪到攻击源头,如果不是我果断,估计现在就被他们咬住了!”



“OTE?”廖成凯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不过他又道:“既然你知道OTE,想必你也有办法对付他们吧?”



Timothy摇了摇头,“我对付不了,就算我能对付得了OTE,那我也不会去惹他们的,因为OTE的背后还有人,他们才是最厉害的人,别说是惹,我躲都躲不及呢!我这次来中国,是有正事要办的,我这些日子小心潜伏,生怕被OTE他们背后的人给发现了,谁知道到封明这种小地方给你帮个忙,还差点就栽了进去!”



一旁的邪剑有点纳闷,这廖成凯请来的老外不会是个大忽悠吧,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软件公司的标志就能把他吓成这样,真不知道他还能干成什么事,简直就是个废物嘛!



廖成凯被Timothy这话给说懵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Timothy,你不会是吓唬我的吧!”



Timothy不耐地摆了摆手,道:“我这么给你说吧,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跨国企业,还有八成以上诸如奥委会、国际足联、WTO此类的全球性组织机构,他们的全球系统,都是OTE设计的。还有那些软件帝国,微软、AC,他们近两年六成以上的核心技术,是从OTE购买的,甚至微软要推出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核心代码也是从OTE手里购买的。美国宇航局的系统,包括航天飞机和外太空探测飞船,所有的操作系统都是OTE设计的。还有那……” Timothy突然住嘴,也懒得再说什么了,道:“反正我该说的也说了,你要是不信,尽管去试!”



说完,Timothy便匆匆离去,似乎在廖氏多呆一秒钟,也会给自己惹上麻烦。屋子里便剩下了邪剑和廖成凯,两人傻傻愣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心里都冒出一个问题,这Timothy会不会是疯了,说的全是疯话吧,这怎么可能!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