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警告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警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饭桌上,刘啸就趁机说道:“张叔,其实来封明之前,就这次的软盟收购问题,我还专门去咨询了一下龙出云。从他的话里,我能听出他的一些原则和底限,如果你真的对收购软盟有兴趣,我倒是有几点意见,或许能帮上你的忙。”



张春生一边让韩妈给刘啸倒酒,一边笑道:“我当然是有兴趣的,而且是志在必得,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那我就说了!”刘啸顿了顿,“到目前为止,对软盟有收购意向的大概有十来家,志在必得也有**家,但龙出云都不是很满意,究其原因,无非是三点:一,软盟是国内安全领域的老大,其他安全公司实力都不如软盟,所以这些企业龙出云不会考虑;二,国外的安全机构有实力,但出售软盟,就相当于将国内安全市场拱手相送,龙出云不愿意;三,非安全领域的大财团,龙出云又怕他们不懂技术,收购之后让自己的人乱搞,葬送了软盟的固有优势。”



“这个龙出云倒是有点思想,那你的意思是?”张春生看着刘啸。



“张氏从没涉及过安全领域,所以就不存在前两点的顾虑,张氏要收购软盟,就得在这第三点上多做文章。”刘啸举着例子,“比如说,让龙出云相信张氏做好了进军网络安全领域的准备,而且对经营安全领域有着极大的兴趣和决心,还有,必须打消龙出云对于‘外行指挥内行’的顾虑。”



“哦,这我能做到,张氏有实力,而且肯定也有决心,一旦收购软盟,我们张氏会把软盟作为集团的一线公司来运作,资金投入上绝不会有半点含糊。”张春生说到。



谁知刘啸却摇了摇头,“你说的这是张氏计划和打算,但我说的是,你必须让龙出云觉得你说的这些都是可以信赖的。”



张春生觉得刘啸这话有点绕,便道:“那你说该怎么办,我照办就是了!”



刘啸咬咬牙,“那我就说了,如果有什么说得不对,你不要生气。”



“说吧,就事论事而已,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张春生显得很大度。



“我觉得你应该把你说的这些都写进收购合同,而且对于自己的承诺,全部设立约束性的条款,龙出云不怕你违约,自然也就放心了!”刘啸顿了顿,“还有,你可以承诺收购后的软盟仍然独立运营,有权聘任自己信得过的运营官,这点也写进收购合同,这样龙出云最后的顾虑也就打消了,张氏收购软盟的希望就很大了!”



“这个……”张春生沉吟了起来,刘啸说的这些,倒是可以打消龙出云的顾虑,但对张氏却是个大大的牵制,一旦把承诺写进合同,就由不得自己反悔了,张春生可不愿把话一下说死,那到时候自己将非常被动。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对张叔你说清楚!”刘啸也看出了张春生的犹豫,便笑道:“龙出云之所以要出售软盟,也是有原因的,他这些年一直旅居国外,结果他聘的那个运营总监,伙同公司的一些技术人员,干起了网络非法敛财的勾当。哦,对了,我们张氏上次不是收到一封勒索信吗,那就是他们干的,现在这些人已经警方控制起来了,但这事对龙出云的打击很大,所以他才会将软盟出售。”



“还有这事?”张春生很是意外,“那就是说,现在软盟自身出了极大的问题?”



“问题呢,就是这个问题!既然张叔对收购软盟有兴趣,那我就不能隐瞒问题。至于还要不要收购软盟,就看张叔怎么考虑了,有的人喜欢看前景,有的人喜欢看问题。”刘啸笑着,“我之所以突然改变主意,不打算告诉你软盟要出售的事,也是怕你有这方面的顾虑,”刘啸反倒劝张春生不要收购软盟了,“再说了,为了打消龙出云的顾虑,张氏就必须做出一些非常为难的让步。我看实在不行就算了吧,其实张氏现在这样经营也挺好的,虽说保守了点,但也稳打稳扎嘛!软盟这个摊子,就让别人去冒险吧,反正要接手的人很多,就算条件再苛刻,也肯定会有人愿意做出让步的。”



张春生心里的算盘又开始扒拉了,他不明白刘啸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鼓励自己收购软盟呢,还是劝自己放弃软盟,生意人就是谨慎,他必须盘算一下才行,便举起酒杯,笑道:“来,先吃饭,这些事不急,可以慢慢谈。”



刘啸笑着举起杯子,他早摸透了张春生的脉,你要是只说收购软盟的好处,他可能会一时激动,头脑发昏便答应了你,可等冷静下来,他便会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反而会心存戒心,犹犹豫豫地做不了决定。可你把把好处和问题都一说,甚至是故意夸大一下问题,他会觉得事情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然后他会盘算收购软盟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刘啸相信,张春生一定会很快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



就算张春生做不了决定,刘啸也会逼他做出决定的,因为刘啸还有一步棋子没有走。



饭一吃完,刘啸便提出要走,“张叔,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收购软盟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我会考虑的!”张春生笑着,“你要去办什么事?要不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打个车,很方便的。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刘啸客气着。



“就这么办吧,我现在就让司机过来!”张春生转身吩咐韩妈叫司机开车过来,然后道:“反正公司今天在安装新系统,我也闲在家里,用不到车,今天下午司机就由你支配了,这样办事也方便。”



“真不用了!”刘啸还是客气着。



旁边的张小花就怒了,“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让你用你就用呗,别人想用,我老爸还不让他用呢。”



张春生笑着点头,没说话,他原本和刘啸是很合得来的,只是后来觉得刘啸对自己女儿有意思,这才对刘啸厌恶了起来,经过张小花离家出走之事,他也看开了一些。现在看刘啸有了好事,居然不计前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还不远千里地亲自跑了过来,他对刘啸的那点厌恶也就变得很淡了。



没过多久,车就来了,刘啸便告辞办事去了。



出了名仕花园,司机就问道:“刘经理,咱去哪?”,那司机以前和刘啸常来常往的,自然是熟识。



刘啸笑道:“叫我小刘吧,我早就不是什么经理了!呵呵,你送我去正生大酒店!”



“正……正生大酒店……”司机一激动,差点连方向盘也把不稳,“你不会弄错了吧,咱们张氏是春生大酒店!”



“没弄错,就是廖氏的正生大酒店!”刘啸笑道。



司机半天回不过神来,“这……不好吧。总裁和廖氏一直就不对付,我平时开车,他千叮咛万嘱咐,说就是宁肯绕一百里的远路,也绝不从廖氏门前过。”



刘啸大汗,没想到张廖两家还真是打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怪不得以前那两个老家伙见面,都得挑个第三方的中立场所。刘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要是怕总裁说你,那就靠边一停,我打个车过去吧!”



“得,我还是送你过去吧。”司机也是笑着摇头,“就是总裁知道了,他也不能说我什么,是他自己说让我今天下午听你的。”



张春生的车子和车牌号,在封明是妇孺皆知,车子开到正生大酒店门前,那酒店门口的保安就傻了,在哪里看见这车,他都觉得不稀奇,可在这里看到,他认为肯定是自己幻视了,这怎么可能呢,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车子就大摇大摆开了过去,停在了酒店门口。



酒店门的服务生也没反应过来,甚至忘了过去拉车门,以及喊那句,“您好,欢迎您来到正生大酒店!”



刘啸推门下车,对那司机说道:“你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我办完事自己能回去!”



“你去办事吧,我自己知道咋办!”看来那司机是不准备走了,刘啸一闭车门,他便驱车往停车场去了。



刘啸正正形容,走了进去,此时那服务生才回过神来,赶紧从后追上刘啸,“您好,欢迎您来到正生大酒店,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哦,我不住宿,我找你们廖氏的网络事业部经理张仕海先生!”刘啸住脚微笑。



“您好,三号电梯,十八层,这边请!”服务生赶紧前头带路。



“谢谢!”刘啸随后跟上。看见刘啸进了电梯,那服务生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定了定心神,一边揣测着刘啸的身份和来历,一边跑到前面宣传去了,张氏总裁座驾亲自送人过来,这肯定是爆炸性的新闻,说出去谁敢信啊。



刘啸到了廖氏门口,前台接待便微微欠身,“先生你好!”



“我想见你们的网络事业部经理!”刘啸说着,把自己的名片掏了出来,“这是我的名片,我没有预约,麻烦通告一下!”



“好,你稍等!”接待便拨了张仕海办公室的电话,只提了一下刘啸的名字,便听电话里张仕海说道:“让他进来吧!”



“进门直走,尽头左转第二间办公室!”接待挂了电话后指引道。



“谢谢!”刘啸按照指引,来到了张仕海办公室的门口。



邪剑此时已经拉开办公室的门,站在那里,看见刘啸,他还是那副冰冷的面容,“稀客稀客,没想到我们还会在这里见面。”



刘啸站住,也是冷冷地看着邪剑,“我不喜欢和你见面,只不过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罢了!”



邪剑有点意外,“请进!”,说完一伸手,自己就率先进了办公室!等刘啸进来坐好,他便问道:“不知道刘经理是受谁所托?”



“纠正一下,我不是刘经理!”刘啸也懒得给自己仇人递名片,“我现在是软盟科技的代理运营总监,我受软盟董事长龙出云先生所托,来转告你一句话!”



“哦?”邪剑对于刘啸跑到软盟倒是有些意外,更不知道龙出云有什么话非要刘啸来转达,“请说,刘总监!”



“龙董事长说,当年之事,你是对的,是他看走了眼,他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亲自过来向你道歉!”刘啸把龙出云的话转达了一遍,这是来封明之前,他去找龙出云请示自己拟好的协议条款时,龙出云拜托他的事,否则,刘啸也肯定是打死也不会来廖氏的。



邪剑听得稀里糊涂,皱眉思索片刻,道:“能不能请你给我解释一下呢,这话我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当年有人挑战东邪、南帝、中神通三人,南帝中神通先后败在那人手下,最后一局,邪剑对阵那人,胜负未分,邪剑便潜逃出国。我说的,就是这事!”刘啸看着邪剑,“事后你说自己是中了那人的圈套,还说那人心术不正,但龙董事长并没有太把你的话放在心上,而是非常看重和怜惜那人的才华,将他招揽至软盟麾下,你曾预言龙出云会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



“是有这么回事!”邪剑点了点头,但还是不太明白!



“现在你可以得意了,你的预言变成了现实,那人在担任软盟运营总监期间,拉拢和伙同公司的技术人员,大肆非法敛财,现在已经被警方一举查获。软盟的技术核心,几乎全部丧失。”刘啸倒也不避讳这些。



邪剑听完,愣了半响,才叹息道:“龙大哥这个人太心善了,喜欢结交朋友,但又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他要是早听我的话,软盟也不至于会有今天这么大的损失。我也听说了他要出售软盟的事,只是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事!”邪剑连连叹气,道:“那他现在人怎么样?”



“不管愿不愿意,事情都出了,现在他已经能接受了!”刘啸站了起来,“话已经转达到了,这就告辞了!”



“等一等!”邪剑站了起来,道:“听说张氏这两天正在安装新的企业决策系统?”



“我现在已经不是张氏的人了,这事我不清楚,如果你感兴趣,可以亲自去张氏求证!”刘啸说完,“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把张氏的项目移交给哪个公司做了,我想知道谁可以在短的时间内做完这么大的系统!”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刘啸笑着,嗤了口气,又道:“让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要告诉你。”



“说!”邪剑这次连“请”字都省了。



“软盟之前的那个运营总监,也就是那个给你设圈套的人,他给我设下圈套,诱我攻击一台机密服务器,想让我变成第二个邪剑,结果就是他反中了我的圈套,把自己折了进去。我想告诉你,我刘啸已经不是当日的那个刘啸了,如果我认为有人对我不利,我会将他置于死地的。”刘啸顿了顿,“张廖两家在企业决策系统上的比试,廖氏败局已定,我奉劝你不要再打张氏新系统的主意了,这是他们两家之间的私人恩怨,你可不要把自己也折了进去。”



刘啸之所以说这话,是邪剑的话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那廖正生肯定不愿意看到张氏早于自己完成企业的决策系统,所以他肯定还会撺掇邪剑针对张氏的新系统做出一些不利的动作。刘啸这么说,是警告,也是劝告,一旦邪剑对张氏新系统下手,别说自己不会袖手旁观,就是OTE,也绝不能放过攻击自己系统的人。刘晨对OTE的介绍,刘啸至今记得每字每句,这不是邪剑能惹得起的对手。虽说刘啸和邪剑有仇,但他确实不愿意再看到天才黑客只能在铁窗里渡过余生的结果。



可惜邪剑不领这个情,他认为刘啸的话极大地蔑视了自己的尊严,当下毫不客气,“我还有要事在身,恕不远送!”这就下达了逐客令。



刘啸摇摇头,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手正要拉门,谁知那门却被推人推开了,外面站着一人,还没看见办公室里的情形,便道:“张,我给你介绍我的一位好朋友,也是一位黑客高手……”



那人说到这里,已经看到了刘啸,便打住了自己的话头,把刘啸打量了几遍,“这……这不是张氏的那个谁吗?”外面站着的这人,正是廖氏的少掌门廖成凯。



刘啸点了点头,却朝廖成凯身旁看去,那里站在一个老外,大概就是廖成凯所说的黑客高手了吧,刘啸不由多看了两眼,他很好奇,不知道这是哪路的高手。



廖成凯狐疑地看了刘啸几眼,不知道刘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有事吗?”



“没事!”刘啸应了一声,“几句话,已经说完了。廖少总,告辞!”



廖成凯胡乱点了点头,便招呼那老外进了邪剑的办公室的门。



就在那门合上的瞬间,刘啸突然神色一变,他想了起来,刚才进去的那个老外自己见过,他就是自己守候已久的Timothy。Miller给自己提供的那些资料,里面就有此人的照片,虽然老外此时的造型和照片大有不同,但刘啸敢确定,自己绝没有认错。



“Timothy怎么会和廖成凯混在一起呢?”刘啸站在那里直皱眉,这确实令人费解。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