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诈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诈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花钱?”张小花有点纳闷,“花什么钱?”



刘啸笑了笑,“算了,还是等你老爹回来,我亲自跟他说吧!”



张小花狐疑地打量了刘啸半天,“你不会是又要忽悠我老爸吧!”



“我这次绝对是要送一个天大的便宜给他,就看他要不要了,有好多人抢着要,我没同意!”刘啸耸了耸肩,随即道;“你就放心吧!”



小武表弟此时走了过来,“刘哥,小花姐,那……那我就走一步了!”



刘啸点着头,道:“你小子听我的,回头再加把劲,主动约约她,肯定能成的!”



“约谁?”张小花此时才看见小武表弟,道:“这不是小武的表弟吗?你怎么也在这里!”



小武表弟挠着头,没说话。刘啸开了口,笑道:“他和我一样,也是给人送花来了!”



“是谁是谁?”张小花顿时来了兴趣,“她也住这栋楼吗,哪个宿舍的?你的花呢?要不要我帮你叫她出来?”



刘啸大汗,道:“花已经送出去了,但这小子刚才忘了表白了!”



“你小子真废啊!”张小花戏谑式地看着小武表弟,“她哪个宿舍的,叫什么?回头我去看看,帮你搞定!”



小武表弟一听,就兴奋了起来,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道:“就这栋楼,421室,陶佳。小花姐,你一定要帮我说说话,我……我请你吃饭!”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张小花当即就给小武表弟做了主!



刘啸有点崩溃,瞪了张小花一眼,道:“你啥时候改行干起了这保媒拉纤的活?再说了,这事有包办的吗?你别回头再给人家帮了倒忙!”



张小花还了刘啸一个白眼,“本小姐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就拿你当初来说,你躲寝室不出来,最后还不是被我弄到我老爸那里去了吗?”张小花得意地看着刘啸。



“这是一回事吗?”刘啸反问。



可小武表弟不这么认为呐,他已经被张小花那信誓旦旦的样子给迷惑住了,心里的希望是蹭蹭地往上冒,当下就拍了胸脯,“小花姐,我现在就请你吃饭,晚饭我请了!”说完这话,那小子又有点不好意思,道:“不过,我请不起什么好的,食堂行不行?”



“行行行!”张小花连连点头,“现在就走,你把那叫陶佳的资料再给我详细说说!”,说完,张小花就迫不及待地推着小武表弟朝食堂走去,看来她对这保媒拉纤的活还真地来了兴趣。



“你……,你等等我呀!”刘啸狂汗,赶紧随后跟上。这张小花的性子,天生喜欢凑热闹,而且你不能和她对着干,你说她不行的事,她便非要给你整成不可,刘啸这次算是领教了。



毕业之后,刘啸便再也没有吃过学校的食堂了,尤其是自己母校食堂的饭,也多亏了小武表弟这顿饭,又给了刘啸一个回味的机会。那两人饭桌上谈论的全是关于那个叫做陶佳的事,刘啸一句话也插不上,只好埋头扒饭,虽然饭菜很简单,但刘啸的胃再次尝到这早已习惯了的味道后,竟是胃口大开。



刘啸都吃完了,那两人依旧讨论得很兴奋,刘啸不住头疼,他哪有闲心听别人追女孩子的事,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搞定呢。刘啸摆出一副认真在听的样子,脑子里却又开始琢磨今天海城机场发生的事,他必须弄清楚姓方的那人的身份,以及他今天说那话的动机,不然自己以后就没有太平日子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姓方的就会给自己再来一次下马威。



也不知道那两人讨论了多久,最后是张小花的电话响了,她才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话头,拿出手机一看,就推了推刘啸,“我老爸的!”,说完接了起来,连着几个“嗯”、“好”,“知道了”后,便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刘啸问到。



“我老爸说他今天赶不回来了,还说给我捎了点东西,让我明天回家一趟!”张小花看着刘啸,“看来你今天是见不到他了!”



刘啸看了看时间,道:“没事!今天也晚了,就算他赶得回来,估计也累了,哪有精神听我说事!”



刘啸这么一说,张小花才想了起来,道:“你今天从海城飞过来,也一定累了吧?”说完她看着小武表弟,“那咱们就散了吧,你那事就包在我身上,我回头就去给你办!”



三人就此散伙,刘啸临走不忘嘱咐小武表弟一句,“你小子也别忘了正事,好好加油干!”,他可不愿意小武表弟刚有点好转,又因为这事拐回老路去。



“你这是去哪啊!”刘啸看张小花的车子跑得有点不对路。



“当然是回家啊!”张小花嘿嘿笑着,“你不是说你很后悔吗?今天我老爸可不在家,这可是你挽救后悔的好机会呐……”



“不会吧?”刘啸被张小花的话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道:“你丫头不会是又想让我睡地板吧?”



“难道地板上还长了手,抓着你不让你起身?”张小花反问。



这简直就是**裸的“暗示”嘛,刘啸要是再不明白啥意思,那就是个傻子,他顿时兴奋了起来,连连搓着手,脑子里浮想联翩,这前辈子他所接触到的与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有关画面就全跳了出来,脸上也不由自主地冒起了红光。



谁知前面一个路口,张小花突然一个左拐弯,**了一条小路。



刘啸当时就叫了起来,“错了错了,跑错了!”



“没错啊!”张小花戏谑地耸耸肩,“不好意思呀,我刚才忘了把话说完。我是说:今天是你挽救后悔的好机会,但本小姐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哈哈哈……,你就后悔去吧!”张小花得意地笑了起来。



刘啸就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当时就瘪了,其实他也就是想想罢了,如果张小花真的把他带回了家,估计他又会像海城那样,一副不解风情柳下惠的样子。刘啸郁闷地坐在那里,让张小花这么一撩逗,他倒有点羡慕熊老板了,心里直叹气:“要是张小花也象熊老板老婆那样就好了。”只要能被她搞定,就算日后受她奚落,自己也认了!



可惜张小花把刘啸安排到酒店后,就驱车返了回去,看着张小花的车子没了影,刘啸这才死了心,看来自己是没熊老板那待遇了。



第二天中午,刘啸接到张小花的电话,说是张春生回来了,就在家里,让他赶紧过来,刘啸想了片刻,到商场买了些礼品,便赶了过去。



是张小花开的门,开门后她把刘啸打量了几遍,嘿嘿笑着:“气色不错嘛,昨晚一定睡得很好吧!”



刘啸大汗,这丫头是明知故问,便没好气地道:“好不好,看看气色就知道了!”,刘啸把张小花的话又丢了回去。



张小花朝他做了个鬼脸,便转身进去了,“赶紧进来吧,我老爸还等着呢!”



进了客厅,就见张春生正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一个大花瓶皱眉,花瓶被摆着客厅中间的桌子上,里面插的便是刘啸昨天送张小花的玫瑰。



“来了啊!”张春生听到刘啸的声音,便打了个招呼,只是眼睛还是盯着那束花,“坐吧!”,不知道是他不喜欢这花,还是他不喜欢送花这种调调,反正皱着眉,有点不高兴的意思。



“张叔,你最近身体还好吧!”刘啸坐了下去,客气着。



张春生点了点头,此时才正眼看着刘啸,“还行!你什么时候到的海城,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事情有点急,就没顾得上!”刘啸笑着。



“急着过来帮我花钱?”张春生便反问了一句。



刘啸一听这话,便回身瞪了张小花一眼,张小花则耸了耸肩,表示这事和自己无关,自己只是把原话转达了一下而已。



刘啸真是哭笑不得,很无奈,自己昨天不过是和张小花开个玩笑,谁知张小花竟然把这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给张春生了,怪不得自己觉得张春生今天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打个比方,你这好不容易给自己兜里攒了个一百块钱,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却被别人抠出去花掉了,给谁谁也不能乐意啊。



现在事情有点麻烦了,刘啸准备好的那套说词用不上了,张春生一定对自己有了想法,自己和张小花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张口闭口要花张氏的钱,那张春生哪能高兴。



稍微一琢磨,刘啸便有了主意,笑着摇头,道:“张叔你多心了,我今天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看望你的。一会我还得赶回海城去,机票都已经订好了!”刘啸说着,就把自己买的那些礼物给放到了张春生面前。



“这么快就要回去?”张小花有点意外,“你昨天不是说有事的吗,还说要参观OTE给我们张氏设计的新系统。”



“本来是有事的,可是昨天晚上又我想了想,觉得这事张叔不能答应,再说,已经有好多人表示要掏钱了,我想就算了吧,海城那边还等我回音呢!”刘啸皱了皱眉,“至于那新系统,等安装好了,随时都可以看,下次我有空再过来看吧!”



张小花不干了,“你这不是耍我吗,我可都在我老爸跟前给你说了一大堆的好话!不行,你必须说,你说都不说,怎么知道我老爸不答应!”,她这话听起来象是责怪刘啸,其实是明显在帮刘啸。



果然,张春生咳了两声,道:“嗯,刘啸你有事就说,如果是好事,那我也会酌情考虑的。”,他不得不顾虑到张小花。



刘啸还是摇头,“真的不用了,海城那边确实是有很多人抢着要掏钱呢,。就刚才我过来的路上,那廖氏也不知道从哪得知我人在封明,联系到我,说要和我谈一谈。”



“廖氏也准备掺和?”张春生有点意外,不过,这倒勾起了他的兴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这……”刘啸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也罢,我就说说吧。是这样的,张叔你一定还记得软盟吧,他们的董事长你也认识,就是那个龙出云,上次你也见过的!”



张小花使劲点着头,“知道,知道,我还去过软盟!”



张春生点了点头,一提龙出云,他就想了起来,是那个安全公司,刘啸的第一个方案就是和软盟合作的,后来让邪剑给阴了,才换了OTE。



“龙出云现在决定要把软盟出售了,我想着张叔你一定会感兴趣,就过来给你说一声!”刘啸笑着。



“软盟?”张春生一听是安全公司,兴趣顿时就小了很多。



刘啸早料到会是这样,道:“本来我是这么考虑的,第一,这软盟虽说规模没有张氏大,但软盟是世界知名的安全机构,如果单论在全球的知名度,张氏就大大不如软盟了,软盟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和分公司,使用软盟产品的企业和个人,遍及五大洲八十多个国家,软盟每年承接的国外项目至少有五宗,这些张氏都比不上。我知道张叔一直都想把张氏打造成国际型的企业,收购软盟,就是个好机会,有了软盟的那些海外网络和关系,张氏要走出去,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你再说说!”刘啸此话正中张春生的心坎,他的兴趣又被勾了起来。



“第二,软盟占有国内八成以上的安全市场,国内现在的安全市场正处于一个爆发期,前景无限。我打个比方来说吧,就说张叔你自己,以前你怎么看待网络办公和网络安全,而现在,你又是怎么认为的?OTE给张氏设计系统你肯定也接触过了,其中的好处,我想就不用我来说了吧。所以,收购软盟绝对不会赔本,只要守住软盟现有的市场,那以后也是坐着数钱的买卖,全国还有很多象张氏一样的企业,他们同样需要一个安全的网络办公环境。”刘啸看着张春生。



张春生在心里把算盘一扒拉,还真是这样,就是自己这么保守的人,都愿意花大价钱给企业搞一套决策系统,这市场要是完全爆发了,那肯定是前景无限。



刘啸看张春生有点动心了,接着道:“第三呢,廖氏半年前就开始搞那个安全人才的计划了,准备进军网络安全领域,我想张叔肯定也不愿意落在廖氏的后面。廖氏那计划虽说不错,但就算认真经营三五年,也不一定能形成气候,而软盟就不一样了,他有人、有技术、有市场、有知名度,一旦张氏收购了软盟,那就不是追不追廖氏的事了,而是一举将廖氏甩在了后面。最重要的一点,软盟是外资企业,如果张氏能够收购她,就算是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



刘啸那廖氏说事,张春生哪里还抗得住,这简直就是天下掉下来的没事,只等自己去拣,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一事,急忙问道:“你刚才说廖氏也找你谈收购软盟的事?”



“这么好的事,廖氏能不上赶着嘛!”刘啸道。



“那你同意了没?”张春生很紧张,他最关心的就是这点了,这好事可不能被廖氏抢了去,他心里又把廖正生咒骂了好几遍,这老狐狸,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啊。



“那我肯定不能同意!”刘啸笑着,“别说现在有好多人都抢着要收购软盟,就是没人,那我也不会同意和廖氏谈!”



“好,做得好!”张春生大声笑了起来,“做得太好了,我估计这会廖正生那老王八正郁闷着呢。”张春生笑完,看着刘啸,打着哈哈,“那……”



谁知刘啸却摇了摇头,叹气道:“可惜可惜,张叔你从来都不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想起了这点,看来这事只能便宜别人了!”



张春生一听就急了,“谁说我不涉足不熟悉的领域?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我现在就决定了,这钱我花!”



刘啸看张春生上当,心里乐得不行,不过还是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张叔,你千万不要因为是我找你,就让自己为难!我知道你之所以说这话,是在和廖氏斗气,你是想气气廖正生那个老王八蛋。这收购可不是件小事,需要的资金也不是小数目,你得好好想一想,不着急做决定。而且,龙出云是信任我,才会把这事交给我去办,我可不能到最后把人家给闪了!”



“那不能!”张春生拍了胸脯,“我说要买,那肯定就会买,绝不会半路反悔。”



“这……”刘啸咬咬牙,“你再让我考虑考虑吧!”



“还考虑什么啊,你来封明不就为这事吗,花吧,我愿意让你花张氏的钱还不行吗?”张春生这是真急了,朝一旁的张小花使了使眼色,让她也帮自己说几句。



张小花当即会意,推了推刘啸,“你怎么这么墨迹啊,想急死我老爸啊!”



刘啸皱着眉,“其实,这事虽说龙出云是交给了我办,但最后还得他来拍板。如果廖氏不掺合的话,我还有把握,但现在廖氏一掺合,我怕到时候事情没办成,张叔再怪罪我。那邪剑可是和龙出云是挚交,怕是他开了口,我的话就不好使了。”



“不会,绝对不会!”张春生做着保证。



刘啸一咬牙,“既然张叔兴趣这么大,那我豁出去也要帮张叔把这事促成。”



“好好好!”张春生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朝里面喊道,“韩妈,中午准备一桌好菜,我要和刘啸好好几杯!”



“不用了,不用了!”刘啸急忙推辞,“我都订了回海城的机票。”



“那就退掉!”张春生大手一挥,“一定要在封明多呆几天,明天OTE他们的系统就能装完,我亲自带你到公司看看,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那……好吧!”刘啸“勉勉强强”算是答应了下来,他根本就没打算走,OTE的系统他是打定主意要见识一下的。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