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三章 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带着一肚子的问号,被安检警察直接送上了飞机,路上他想了一路,也没弄明白姓方的那人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和什么雁留声、wind往一块扯,他似乎巴不得自己就是雁留声的人,但又对雁留声有所忌惮,这点让刘啸很费解。



当飞机缓缓降落在封明的地面,刘啸才把自己的思绪收了回来。每次回来封明,他的感觉都不一样。上次回来时他就很别扭,明明是因为张小花才回来的,却不得不打着给刘晨办事的幌子,这次比上次稍好一点,至少不用找借口。



出了机场,刘啸打车直奔春生大酒店而去,他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今天能解决,就不会拖到明天去。



车子停到春生大酒店,刘啸才发现酒店门口竖着个牌子,“内部装修,暂停营业两天!”刘啸有点纳闷,这才装修了不到一年,怎么又装修,张春生真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一得空闲就去贴酒店的墙壁和天花板,好歹你也来点别的追求啊!



刘啸摇摇头,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酒店前台的服务员站在那里,看见刘啸进来,还冲刘啸来了一个微笑,“先生,你好!”看来她并不认识刘啸。



刘啸走过去,“不是暂停营业吗?”



“是的,我们酒店正在更换新的酒店管理系统,所以暂不接受新的入住。”那服务员笑着,“如果您要住店,那我们非常抱歉;如果您要找人,请告诉我您要找的客人姓名!”



“哦,是这样啊!”刘啸点了点头,“那楼上的张氏企业今天应该照常办公吧?”



“对不起,张氏企业也在更换新的企业管理系统,除了财务和后勤的人值班外,其他员工都去参加新系统的培训了。”服务员还是笑,“如果您是要去张氏企业办事的话,估计得改天了!”



“好,谢谢你!”刘啸站在柜台前皱了皱眉,这应该是OTE的系统安装到张氏总部了,刘啸突然非常想看看OTE的系统是什么样子,看旁边的电梯开着,他便走了进去。



到了张氏办公所在楼层,打开电梯,到处都是技术人员在施工,安装各种系统的辅助设备,还有就是布线。刘啸往里走了两步,便有保安走上前来,“对不起,先生,施工重地,严禁入内!”



说完,那保安突然觉得面前的人很熟悉,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是刘经理吧?”



刘啸笑着,“难得你还记得我!这是不是OTE来安装新的企业系统了?”



保安点了点头,笑道:“是啊,今天是第一天,大概两天就能装完!听分公司的人说,这系统硬是了得,咱们现在可都盼着总部的系统赶紧装好呢!”



刘啸往里看了看,虽然有几个负责指导施工的,但却不是以前OTE的那几个人,看来他们的分工很明确,设计和施工是分开的。刘啸本是想看看OTE的新系统,可现在正在安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刘啸就准备撤了,临走问道:“张总裁今天没来吧?”



“没来!”保安摇头,“听司机说,总裁今天带着小李秘书去凤城分公司办事去了,能不能回来,也很难说!”



“好,谢谢你了!”刘啸道了谢,最后扫了一眼施工现场,便转身回到电梯,离开了张氏。



出了酒店,刘啸暗道自己出门之前应该联系一下张春生,也不至于白跑一趟,现在只能等张春生回来了,凤城距离封明有将近三百公里,一来回得五六个小时,就算张春生办事顺利,一天能不能打个来回,也很难说。



刘啸站在那里琢磨了半天,便决定回一趟封明大学,等不到张春生,先去看看张小花也不错,掏出电话,刘啸准备给张小花电话,最后又放弃了,还是给那丫头一个意外惊喜,她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来封明看她。



说走就走,刘啸打车直奔封明大学,在学校门口的鲜花店买了一大束花,然后走进了校园。以前刘啸看别人送花,总觉得太俗,很没创意,现在轮到他自己了,他以前的那些好创意,因为一直没有用武之地,竟然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只好“入乡随俗”了。



来到张小花的宿舍楼前,看看时间还有一会,刘啸便在楼前的花廊里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左右一看,刘啸发现花廊里已经坐了好几位“战友”,各自捧了一大束花。



“哈……”刘啸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再看坐在最远处的那位仁兄,此刻正正襟危坐,双手合十,不知道在演练什么台词呢,刘啸觉得这人侧影有点熟悉,便往前探了探身子,不由笑了出来,这不是小武表弟吗?真是缘份啊,回来两次都能碰到他!



刘啸拿起花,蹑手蹑脚地凑了过去,只见小武表弟一脸虔诚,嘴里念叨道:“佛祖保佑,上帝保佑,真主保佑,玉皇大帝保佑,观音娘娘保佑……”



“小伙子,要不要送子观音也保佑你呀?”刘啸突然开了口。



小武表弟吓了一跳,从长椅上蹦了起来,等看见是刘啸,先是一脸地意外,然后就换了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把花往身后藏了藏,“刘哥,怎么是你啊!”



“别藏了!我都看见了!”刘啸说着把自己的花故意亮了亮,“呶,我跟你一样!”



小武表弟挠了挠头,“你这是给张小花的吧?”



“不是她还是谁?”刘啸瞥了小武表弟一眼,“你呢,看中哪个姑娘了?”



小武表弟挠得越厉害了,“是……,是以前游戏里认识的!”



“你小子还真是干什么都离不开游戏,找工作找游戏公司,这找女朋友也找游戏里的,真是服了你!”刘啸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事,“对了,上次你应聘游戏公司的事怎么样了?”



小武表弟摇了摇头,“本来都谈妥了,结果我那假证被查了出来,事情就黄了!”



刘啸叹了口气,自己上次抓住了小尾巴蓝和黑鹰,可是却把小武表弟给坑了,不过这事也得怨小武表弟自己,他要找工作,直接去联系便是了,何必多此一举弄那一个假证呢,“那你没有再努力努力?”



小武表弟一扬头,“别忘了,锲而不舍可是咱的特长,事后我专门找他们公司解释了一下,虽然工作的事没成,但那公司的老总看我还比较诚实,敢作敢当,又觉得我在游戏方面确实很有想法,就特批我去他们公司做实习生。周一到周五我在学校上课,周六周日去他们公司学习游戏的制作方法和流程,那老总说了,等我毕业了,就去他们公司工作。”



“靠,不错嘛!”刘啸在小武表弟肩膀上狠狠一拍,“以前你小子整天就知道打游戏,也没个正形,把我们都给愁坏了,真不知道你以后的前途在哪里。没想到你小心这稍微上点心,居然还挺厉害的!好样的!好样的!呵呵!”刘啸是真没想到啊,小武表弟这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



“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小武表弟又开始挠头了,“那时候太迷茫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啥,也不知道以后自己要干点啥,但自己又非常想干出点事来,最后就钻到游戏里拔不出来了。其实我现在倒是挺感激那个卖假证的,虽然那钱是打了水漂,但有了那个假证给我壮胆,我竟然做了很多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经过这些事,我也想明白了,自己以前太浮躁了,总想着要做成这事做成那事,却不知道要想做成事,其实也需要一个沉淀和积累的过程。”



刘啸笑着拍了拍小武的肩膀,他很欣慰,小武表弟终于是成熟了,就象自己当年关闭黑客网站一样。年轻的时候,谁都会有这个浮躁和焦虑的时期,如果不经历一些事,可能永远也无法沉淀下来,但一旦沉淀下来,将来你的升华和爆发,就会比别人更猛烈一些。如此看来,小武表弟当时买那个假证,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有失必有得,相对于金钱上的一点小失,小武表弟的这个“得”就太划算了。



“好好干吧!你能行的!”刘啸此刻很激动,甚至都想立刻给小武打个电话,把他表弟的这个转变汇报一下。



小武表弟又是一扬头,“那是!别的不行,弄游戏,我太在行了!”



刘啸哈哈笑着,“你小子可也别太得意了!”,刘啸这话刚说完,便见小武表弟神色一正,站了起来,拽了拽衣服,捧花的手也紧了紧,眼睛看着远处。



顺着小武表弟的目光看过去,刘啸就见那边走来一个女孩,距离太远,看不清楚眉目,但能看到那女孩皮肤很白,配着一头波浪式的卷发,就象一个瓷娃娃一样,刘啸捏了捏小武的肩,“别紧张,你小子放松点,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上,佛祖也不会不保佑你的!”



小武表弟深吸一口气,“刘哥,那我先走一步,如果成了,我请你吃饭!”



刘啸摇摇头,“别,还是换点别的吧,上次你就说应聘成功后请我吃饭,结果黄了!”



“对对对!”小武表弟点头,然后咬了咬牙,道:“如果成了,刘哥你今后就是我的佛祖!”



刘啸大愕,随即踢了小武表弟一脚,笑道:“滚吧,我会保佑你的!”



小武表弟捧着那束花,象捧着自己孩子似的,揣着满腹的希望和不安,朝女孩那边迎了过去。那女孩此时也看见了小武表弟,就在那里站住了脚,等小武表弟把花捧到她面前,她似乎是没想到这花会是送给自己的,狐疑地看了半天,又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接还是不接。



刘啸这边看得有点着急,便吹了个很响的流氓哨,那僵在原地的两人才回过神来,看到周围有好多人都在看自己,那女孩脸顿时一红,也不敢和小武表弟纠缠了,接过那束花,逃也似的进了宿舍楼。



小武表弟像个跑了气的皮球,瘪瘪地回到刘啸跟前。



“咋样?你表白了没?”刘啸问到。



小武表弟摇摇头,“太紧张,忘了说!”



刘啸大汗,随即安慰道:“没事没事,既然她收了你的花,就表示不反感你,你小子再加把劲,主动约一约人家,估计就成了!”



小武表弟叹了口气,坐在刘啸身旁,“实习第一个月的工资,就买了这束花,结果还忘了表白,我真废!”



刘啸哈哈笑着,“这也需要个沉淀和积累的过程,况且,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小子眼光不错,我看那女孩挺好的,抓紧点!”



小武表弟看着刘啸,“对了,刘哥,你当时是怎么追上张氏的千金大小姐?说说,我也长点经验!”



这下轮到刘啸挠头了,似乎自己根本就没追过张小花吧,自己唯一的一次表白,就是在离开封明的火车站站台上,至于张小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似乎她也没明确表示过。刘啸这么一想,身上就渗出了一层冷汗,自己和张小花的感情其实一直都是模模糊糊,若即若离的,有点太朦胧了,谁也没挑明!刘啸倒是觉得自己和张小花是被张春生给逼到了一起的,虽然张春生的本意是想拆散的,但他造成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和张小花都以为对方喜欢着自己。



小武表弟看刘啸坐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不禁有些纳闷,道:“刘哥,你想啥呢?”



“没……没什么!”刘啸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自己刚才还在给小武表弟做指导,其实自己最应该指导一下自己才对,刘啸吸了一口气,道:“我突然想起,我也忘了向她正式表白了!”



“呃……”小武表弟这下傻了,没琢磨过来这话的意思。



刘啸此时却站了起来,看着手上的花,使劲捶着自己的脑袋,“我买这花有什么用,我应该再买点别的才对!”说完,刘啸把花往小武表弟手里一塞,“你帮我拿着,我去去就来!”



谁知小武表弟直摇头,“来不及了!你看!”



刘啸回头去看,只见张小花正走了过来,她耳朵里塞着个耳机,走路也不看道,摇头晃脑地走着,似乎心情不错!刘啸又一把拽过花来,咬咬牙,“先凑合着吧!”



“佛祖会保佑你的!”这下轮到小武表弟取消刘啸了。



刘啸白了他一眼,朝张小花那边走了过去!



张小花那正哼得高兴呢,突然一庞然大物就闯进了她的视线,她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没看路,撞到了前面的人呢,一个刹车,抬头去看,却是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捧花的人脑袋藏在花后面,看不见!



张小花估计是这阵势见多了,当下撇了撇嘴,也懒得看花后面是谁了,插上耳机,侧身就晃了过去。



刘啸就那么傻着眼,看张小花从自己身旁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你……,这……”,刘啸回过神来,紧走两步,伸手在张小花的脑袋上敲了爆栗,吼道:“死丫头!竟然敢装作看不见我!”



声音刚落,那边小武表弟的流氓哨就响了起来。



“找死啊!”张小花突遭袭击,一下就爆了,耳机一摘,回身就准备发飙,谁知一回身,却看见的是刘啸,“呃”一下眼睛便瞪大了,然后就乐得蹦了起来,冲刘啸的胸脯就是一记粉拳,“死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吓我一跳!”说完她就看到了刘啸手里的花,神情一喜,也不等刘啸发话,自己直接伸手就拽了过来,“这是给我的?”,说完喜滋滋地闻了闻,又数了数,然后皱着眉嘟囔道:“怎么才这么几束?”



刘啸大汗,刚才憋足了情绪准备正式向张小花表白的,现在被张小花这么一搞,气氛便有点不严肃了,刘啸再使劲了酝酿了几下情绪,却怎么也酝酿不出来,只好作罢,恨恨地瞪着张小花:“我是想送你一车皮的,怕你搬不动,就挑了几束,代表一下!”



“切~”张小花白了一眼,然后反复把玩着那些花,此时正好旁边也有个男的给女的送花,张小花一看,再回头看看自己的花,便摇着头,“送花真俗,亏你也好意思拿出手!”



刘啸大汗,呼呼喘气,说不出话来。



“也罢,看在你千里送花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下吧!”张小花说完,一把拽过刘啸,“你什么时候到封明的,怎么也不事先给我打个招呼?”



刘啸想起上次海城的事,便开着玩笑,“自从你回了封明之后,我就非常地后悔,为了不给你后悔的机会,我就直接杀了过来,嘿嘿!”



“我呸!”张小花当然知道刘啸后悔的是什么,当即脸一红,拿起花就准备往刘啸身上砸。



“得,姑奶奶,你就饶了这些花吧!”刘啸赶紧抓住她的手,顿了顿,道:“我这次来封明,主要是来看你,想给你个意外惊喜,就没事先给你打招呼。另外,我还要顺带办点事!”



“这还差不多!”张小花收起了花,“办什么事?”



“唔,帮张氏花一笔钱,再顺便看看OTE给张氏设计的新系统!”刘啸笑着,“可惜来得不巧,你老爸去凤城了!”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