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机场惊魂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机场惊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飞出差回来,一进软盟的大门,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回头再看外面站着的确实是自己平常所见的MM,这才一脸纳闷地走了进去,四处来回打量着。那个小办公区竟然凭空消失了,墙被全部放倒砸通,和外面的大办公区连成一体,以前里面摆放的那些电脑也统统不见了,替而代之的是两张台球桌,靠墙围了一圈沙发椅,角落里还摆着几个放满了各式饮料的柜子,墙上贴着个标识牌:“员工娱乐区”!



“娱乐区?”大飞就乐了,这得是公司的高层要与民同乐啊,连自己办公的地方都贡献了出来。



大飞大摇大摆往里走了几步,便有些懵了,拍了拍旁边一个正在写程序的人肩膀,“咱公司的头头们都搬哪去了?”



那人抬头,没明白大飞的意思。



“我就出趟差,回来公司就变样了,我这出差的单子都不知道交到哪里了。”大飞问着。



那人这才明白过来,赶紧往大飞背后一指,“呶,那不是吗,门口有牌子!”



大飞回头去看,发现以前会议室旁边的那几间作为仓库和备用会议室使用的房子,外面挂的牌子全部换了,改为“运营总监室”、“财务总监室”、“人事暨技术保障部”、等等。大飞已经习惯了往公司深处的小办公区看,以至于刚才竟没有看到这个变化。



“谢了!”大飞再拍拍那人的肩膀,直起身来,往自己的位子上看了看,和走之前一样,只是旁边刘啸的办公桌带着电脑都消失了,大飞十分惊讶,又问道:“我说,刘啸哪去了?怎么桌子都撤了,才干这么几天那小子就跑了啊!”



谁知那人又往背后指了指,“在里面呢!”



大飞完全懵了,自己是出去不到一个星期吧,可怎么自己感觉象是出去了三十年似的,出去的时候,黄河还在河西流淌着呢,等回来,黄河蹿河东奔腾去了。大飞揣着满肚子的疑惑,敲开人事部的门,发现里面坐着的竟是平时给自己派工单的那人。



“这……”大飞又退两步,看了看门上的牌子,没错啊!



那人此时却站了起来,“大飞,你可回来了,来来来,先坐!”



“蓝总监呢?”大飞问到,“平时项目分配的活不是都他负责的吗?”



“别提了!”那人叹着气,给大飞倒了杯水,“就你出差这几天,咱们公司出了大事,老大他们都被抓了,连军警都出动了,那阵势,可把我吓得不轻!你运气好,没遭罪!” 那人说到这里一拍脑门,“哎呀,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完了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是公安局吗?我是软盟的,我们公司出差的员工的又回来了一位!”,之后便听一顿点头称是,“好,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那人道:“看来是没事了,万幸,万幸,这事总算是过去了!你运气是真不错,在你前面出差回来的,还被警察叫去问询呢,现在到你了,警察说结案了!”



大飞根本就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跟我说清楚!”



“是这么回事!就……”那人开口准备说呢,却传来了敲门声,“进来!”



进来的却是刘啸,那人赶紧站起来,“刘总监,你有事?”



刘啸却看见了大飞,不待回答那人的问题,直接过去一拍大飞,“你可算是回来了,就等你了,来,跟我来,咱们那边说!”



“刘总,……”那人又问着。



“哦,没事了,没事了。你忙你的!”刘啸笑着说了两句,就把大飞拖了出去,转身进了旁边的那间办公室,大飞清清楚楚地看见门上的牌子,“运营总监”,以前这可是老大的职位啊!



“刘啸,公司到底出啥事了,怎么一切全变样了呢?”大飞一进来,就迫不及待地问到,要是再弄不清楚,估计他都要急疯了。



“先着急啊,坐下说!”刘啸笑呵呵地把大飞按了下去,“你以前不也说公司的包间不正常吗?现在好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几天前,老大他们入侵军方的一台通信服务器,被军方追踪到了,包间里的人全部都有嫌疑,被军方统统带走调查。现在这案子由中神通黄星复杂调查!”



“呃……”大飞先是意外,随后纳闷,“老大他们贪财我是知道的,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



“事情正在调查,很快就有定论了!”刘啸笑着。



“不是,刚才在那边,公安局的人说已经结案了呢!”大飞急忙说到。



刘啸也是很意外,怎么结案了,黄星怎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呢,只好道:“警方现在还没有向公司通报案情,估计是还不到公布的时候吧!”



大飞点了点头,“那你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坐了老大以前的位子?”大飞笑着,“公司里老人多的是,就算要重新指定个总监,也轮不到你这个刚进软盟没几天的人吧!”



刘啸摇摇头,“别提了,出了这事,董事长不就从国外回来了吗,我以前跟他有一面之交,他在公司又只认识我一个,就抓我来暂时负责这一摊子事。现在好了,你回来了,我也可以下岗了!”



大飞防贼似的看着刘啸,“你要干什么?”



刘啸嘿嘿笑着,“公司的技术总监还一直空着呢,总得有人干吧,我看就是你吧!”



“别找我!”大飞一听就蹦了起来,“我还是当我的小卒子算了,自由,也不操心。当个破总监,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我给逮进去呢。”大飞连连摇头。



“暂时的,暂时的!”刘啸把他又按了下去,“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龙董事长准备把软盟出售,我劝了好几次,没用,看来他是铁了心!”



“出售!”大飞的眼睛立刻变成了灯泡,这消息比老大他们还要震撼,自己早看出那包间的不正常,出事是早早晚晚的事,但软盟的日常经营并没有问题,龙出云没有理由要出售啊,软盟可是中国黑客的一块招牌,要是出售了,那她的命运可就很难预料了。



刘啸点点头,“他把选买家的事交给我了,这几天有好几家过来谈,但我都不满意,直接给拒绝了!”



“如果这事真的没商量,那就一定要为软盟找个可靠的买家。”大飞皱了皱眉,这事有点头疼啊,“圈里的这些安全机构,我觉得都不能考虑,国内的实力都不如软盟,他们要么是穷尽自己全部的能力,勉强收购软盟,这样必定导致将来的经营出现困难;要么就是资金雄厚,但他们收购软盟后,却不一定会以软盟为主来发展。而国外的那些安全机构,就不能考虑了,他们对国内的市场觊觎已久,一旦收购软盟,就相当于是将国内的市场拱手让给对方。软盟成立之初,国内市场基本是一空二白的。这些年,在开拓市场、宣传和提高国内商家的安全意识方面,软盟可是花了不少真金白银的,好不容易现在市场有了起色,咱们绝不能让老外捡了这个便宜。”



刘啸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大飞又捏了捏额头,“要是让圈外的财团收购软盟,他们都是外行,根本不懂技术,现在的世道是,谁出钱,谁就是大爷,到时候那帮大爷要是来个不懂装懂,外行指挥内行,软盟估计也完了,辛辛苦苦积攒的这点家当都得败光了!”



刘啸又是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靠!”大飞蹦了起来,“你小子不要老说这句话行不行!现在该怎么办,你到底有没有个主意啊!”



“有啊!”刘啸笑着,“我想还是让圈外的财团来收购软盟,但必须在收购合同中明确一条,财团不能参与软盟今后的经营。”



“切!”大飞竖了个中指,“换了是你,你掏钱买来一件东西,东西到手之后,你却发现不知道这东西要怎么用,你会怎么办?你是反复玩弄,直到弄清楚这东西怎么用,还是会把它当作一件摆设供起来?大哥,这世界上最可怕而又最厉害的,就是外行的好奇心!”



刘啸依旧笑着,“我已经有了两个候选的买家,他们都是大财主,而且是外行,但跟我关系还不错,我准备利用这点交情去说服他们,让他们收购软盟,而又不干涉软盟今后的运作。”



“不要太乐观!”大飞不太相信,“大财主都有大智慧,奸得跟鬼似的,就算跟你关系不错,买台电脑的话,或许能听你的,但现在收购的可是软盟!”



“管他呢,试一试吧,只要把这些东西写进协议,一旦他们签了字,也由不得他们后悔了!”刘啸笑着,“公司现在刚刚恢复点元气,我就等着你回来后,你来撑起这个摊子,然后我出去一趟,把软盟收购的事搞定!”



大飞此时也没了办法,只好皱眉点着头,“好,我就委屈几天吧。不过,你小子要是把这事弄不好,日后软盟出了问题,小心我扒你的皮!”



刘啸也不说话,转身就去自己桌上收拾起一份文件夹,“好,现在开始,这里就交给你了!”



大飞惊愕不已,“你……你不会是现在就走吧?”



“我去找董事长,把这份协议给他看一下,如果他没有异议,也不打算改变主意的话,我就去把收购的事搞定。总拖着也不是一回事,早死早超生吧!”刘啸摇摇头,就把出门去了。



两个小时候后,刘啸就出现在海城的机场,龙出云看过协议,没有异议,而且是铁了心要出售软盟,说是为了软盟好。刘啸无奈,只得去一趟封明,他准备去游说张春生这个土财主。其实刘啸的第一选择是熊老板,他跟熊老板说了一下,但熊老板似乎对于安全领域没有什么兴趣,只说了自己会考虑,并没有下决定。



买了机票,换成登机牌,刘啸就朝安检口走了过去啊,递上身份证,然后刘啸就站在安检台上,准备接受安检员的检测。



安检员拿着探测仪,在刘啸身上上下扫了几次,“好,过吧!”



刘啸走下安检台,准备去拿自己的身份证,谁知检查身份证的安检员朝刘啸仔细看了几眼,就站了起来,“对不起,你这身份证有点问题!”



“不可能啊,我上个月还飞封明来着!”刘啸有些意外。



那安检员也不跟刘啸多做解释,直接朝那边一招手,一个安检警察就走了过来,安检员跟那警察低声嘀咕几句,警察便接过了刘啸的身份证和登机牌,然后走到刘啸身边,“对不起,刘啸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接受安全检查。”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这身份证没有任何问题!”刘啸有些生气。



“请你配合,你放心,我们会给你一个解释的!”警察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警棍上,嘴上客气,可这架势也很明显,只要你不配合,就对你不客气。



刘啸无奈,强忍着怒气,跟那警察走进安检口旁边的一间办公室!



警察把刘啸的身份证和登机牌往桌上一放,“请你在这里稍等片刻!”说完,警察走出办公室的门,将门反锁,然后就站在门口巡视。



刘啸气得在屋子踱了几圈,只好往那椅子里一倒,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倒要看看他们一会要给自己一个什么解释,好端端的身份证是如何出了问题的。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随着咯噔一声响,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刘啸抬头一看,有些意外,竟然是那天自己软盟见到的那个姓方的人,他的背后,还是跟着那个年轻人。



“是你!”刘啸奇怪地看着那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姓方的人笑了笑,“你好,刘啸,我们又见面了!”说完,他脱下自己的帽子,坐在了刘啸的对面,笑呵呵地看着刘啸。



刘啸也不打算说废话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如何手眼通天,我问你,我的身份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你的身份证没有任何问题!”姓方的那人还是在笑,“是你自己有些问题,所以我们暂时限制了你的出入。”



“我有什么问题?”刘啸反问,“我早都说过了,我从来都不认识什么雁留声和wind!”



“不是这个问题!”姓方的人摇了摇头,“是关于那台机密通信服务器!”



刘啸心中一凛,难道这帮人在那服务器上发现了自己的入侵痕迹,“我不明白!”



“我们的人事后对那机密服务器做了详细的安全检测,结果发现了一件非常震惊的事情。”姓方的人看着刘啸,“竟然有人可以在安全等级如此之高的军方机密通信服务器里进出自如,他不但入侵了我们的服务器,还在我们的服务器上开了个口子,故意放后面的人进来。而这一切,我们的技术员竟然毫无察觉,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进来的,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你说,这可不可怕!”



“你怀疑是我做的?”刘啸反问。



“你我都不是傻子!”姓方的人摊了摊手,“所以没有必要继续掩饰下去!给黄星报警的是你,而软盟他们原本要陷害的也是你,除了你设下圈套故意报复软盟外,我们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做。”



刘啸咬了咬牙,道:“没错,那事是我做的!”,刘啸也不准备再解释了,对方既然是黄星的上司,技术也必定了得,自己和他抵赖,没有任何的意义,反正自己当时决定用这招对付wufeifan时,早已想到会有这个结果,刘啸看着那人,“你们想怎么样,明说吧!”



“本来我们是要追究你的责任的,可念在你这样做是出于被动,而结果又是让国内互联网从此少了一大祸害,最重要的是,已经有人替你抗下了这事,所以我们也就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姓方的看着刘啸,“我来这里见你,就是要告诉你,你没事了,你的身份证也没事了!”



“呃……”刘啸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有人替我抗了下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我已经说了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你就不要再掩饰下去了!”



“我从来就不会说什么暗话,是我做的,我自然会承认,不是我做的,你们也休想往我身上扯!”刘啸道,他现在是一脑子的问号。



姓方的盯着刘啸的眼睛看了半天,丝毫看不出刘啸有说谎的成分,便奇道:“这倒是奇了怪,既然你说自己不认识雁留声,也不是wind的人,可为什么wind会放出话来,说这事他们来负责呢?”



刘啸睁大眼睛看着对方,惊讶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和雁留声、和WIND都是素昧平生,毫无瓜葛,为什么他们要替自己来抗这个事呢?还有,为什么他们这么一说,姓方的便不再追究自己入侵军方服务器的责任了呢?这雁留声和wind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让黄星的上司也不得不对他们的话忌惮三分。



“另外,我还有句话要敬告于你,这句话也请你转告给雁留声!”姓方的抓起自己的帽子,站了起来,“现在是个讲究规则的社会,你们凭借自己的技术凌驾于一切规则之上,虽然你们认为自己是在行侠仗义,但站在规则的对立面,必定要受到规则的惩罚!你们好自为之吧!”



姓方的带好自己的帽子,正了正形容,“对了,你的航班现在已经停止登机了,我们的人会带你直接上飞机。咱们就后会有期了,再见!”,说完,姓方的转身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刘啸此时却还痴痴傻傻地坐在那里,脑子依旧全是问号!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