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自取其辱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自取其辱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有了龙出云的话,刘啸也就走马上任了,他对公司还算比较熟悉,便暂时指定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看看也指望不到什么交接了,几个人对着公司遗留的那一大堆文件和档案,进行了一上午的研究和揣测后,软盟的正常业务总算是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至于龙出云要卖出的软盟的决定,刘啸劝龙出云先不着急做最后的决定,等警方对事情有了最后的定论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可龙出云似乎是铁了心,刘啸没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他便通过自己的渠道,把自己要出售软盟的意思透了出去。



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第一个有购买意愿的买主就直接跑上门来了,而且还是刘啸的老熟人,RE&KING组织的老外Miller。



Miller看到软盟的负责人就是刘啸时,先是意外,随后惊喜,原本他还觉得谈判可能有点难度,但现在一看,应该是大有希望,组织派自己来谈这事,真是太英明了,他高兴地朝刘啸伸出手,“你好你好,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软盟科技的运营总监竟会是你!”



刘啸笑道,“Miller先生,让你见笑了,我哪里是什么运营总监,我只是暂时负责软盟这摊子事罢了!”



Miller一听,奇道:“暂时?那谈判收购的事,你做不了主?”,看来是有点高兴得太早了。



“先做先坐,这事有点复杂,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刘啸顿了顿,“对了,你刚才说的谈判收购,是怎么回事?”



Miller 一脸惊讶,“当然是收购软盟的事情啊!我们公司一得到消息,便派在中国公干的我前来洽谈此事,怎么你这软盟的运营总监好像并不知道此事?”



刘啸一听,便知道是龙出云自己把消息已经放了出去,他皱了皱眉,“确实是有这事!怎么,你们RE&KING有兴趣?”



“那是自然!” Miller连连点头,“我们公司非常有兴趣!”,随后可能意识到自己这样有些太积极了,便故意收敛了一下情绪,“当然,这也只是我们的一个单方面的意愿,至于能不能成,还得看具体的谈判,以及收购价格!”



刘啸斜看着Miller,“你们RE&KING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呐。既然你我是熟人,算是老朋友了,那你能不能给我交个底,这次你们公司赋予了你多大的权限,你们收购软盟的上限是多少?”



“这……”老外顿了顿,随后狡诈地笑了笑,“那你会不会也把你们的底限告诉我呢?”



“那是自然!”刘啸点了点头,“这里没有外人,你有什么话,不妨都说出来!”



老外伸出一只手,晃了晃那五根手指,试探性地问道:“这个数,怎么样?”



刘啸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笑着摇头。



“我们总部就赋予了我这么大的权限,再多我也做不了主!” Miller看刘啸摇头,便有些紧张,“不过,我相信,就是别的公司来谈,估计也超不过这个价。众所周知,中国的的市场非常地不好做,盗版和破解是个最大的问题,而且中国也不属于互联网主流国家,人们的安全意识不高,购买安全产品的意愿不强烈,没有人会轻易来这里冒险的!”



“不对吧!”刘啸看着Miller,这话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于是口气就有点不客气了:“你们好像是不请自来的吧?”



Miller便有些尴尬,再次露出了那狡诈的笑容,“这是两码事,两码事!业务上的扩展,和来中国投资市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看在老熟人的份上,我给你交个底吧!”刘啸笑呵呵地看着Miller,“你们没戏,你还是回去吧!”。虽说出售软盟是龙出云的事,但RE&KING的这点价钱,在刘啸这里就过不了关。再说了,软盟虽然是龙出云在国外注册的,但软盟一直打的都是中国黑客的牌子,在全球的安全界里,软盟也算排得上号的,只要提起软盟,所有人都会想到“中国黑客”四个字,软盟就是中国黑客的标志和代表。如果软盟被国外的另一个黑客组织收购,那算怎么一回事,是妥协还是投降?难道中国的黑客都死绝了吗,还是中国黑客已经穷到了要到老外这里讨食吃?



“没戏?”Miller看刘啸那一脸笑脸,本以为是有希望,谁知却是这个结果,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愣了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往刘啸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们中国人的办事习惯,你放心,只要你能促成此事,我们会给你这个数!” Miller伸出两根手指。



刘啸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到Miller 心里都发了毛,他这才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看来Miller挺能适应中国的生活啊,这么快就成了中国通!”



Miller没听出刘啸这是个反话,继续笑道:“还有,收购之后,我可以向总部建议,让你在即将成立RE&KING中国分公司担任技术总监,薪水是现在的一倍!”



“可惜,可惜,你找错了对象,这些对我没用!”刘啸站了起来,“Miller先生,我已经说过了,你们没戏,请回吧!”刘啸已经做出了送客的架势!



Miller 此时做出了最大的一个错误判断,他以为刘啸是对自己说的价钱不满意,于是赶紧补充道:“如果你不满意,我们可以给你这个数!” Miller又伸出三根手指!



刘啸此时突然勃然大怒,“我让你走,是看在咱们往日的交情上,给你留点面子,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而不是让你继续用这种话来侮辱我的人格!”



Miller吓了一跳,不知道刘啸为什么会突然发火:“这……”



“我刘啸还不至于那么没出息,区区几个钱还砸不倒我的!我告诉你,我刘啸永远都不会做出那种出卖别人的事情,更不要说是出卖自己的朋友,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卖主求荣,甚至是出卖自己同胞利益的人!”刘啸狠狠地看着Miller,“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拿我当什么?你我情谊今日到此为止,下次再说这样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刘啸说完又坐了下去,靠在椅背上翘起个二郎腿,看起来还是非常地生气,“你不是要谈判吗?那好,咱们现在就公事公办!我会让你走得心服口服的!”



Miller站在那里,一时摸不准刘啸这是什么意思,刚才自己连说好话,他却要赶自己走,现在自己把他惹恼了,怎么反而却要谈呢。Miller愣了半响,这才慢慢地坐了下去,道:“如果你……如果你对我们提出的价格有什么异议的话,我们可以再谈,但我希望你可以理智一些,收购合并,是资本市场里常有的事。而且我想,如果不是你们软盟出了什么问题,怕也不会想着要出售吧!”



刘啸冷哼了一声,“我们有没有问题,你们可以尽管去调查,倒是我对你们RE&KING的实力非常怀疑,怕是你们还没有收购软盟的资格吧!”



“我们RE&KING有着一流的技术团队,而且我们……” Miller着急解释着。



刘啸却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那我问你,在全球安全机构的排名中,你们RE&KING排名多少?”



Miller尴尬地咳了两声,没说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RE&KING似乎还没有排到150名之内吧,而软盟却排在第32位。”刘啸斜瞥了老外一眼,“换了是你们RE&KING要出售,或许买主还要再掂量掂量,而软盟是全球知名的安全机构,他要出售,待遇不会连你们RE&KING都不如吧?”



“这……”Miller被刘啸这话被问住了,“排名并不能代表什么,这个主要还是得看实力!”



“实力?”刘啸冷笑一声,“那我问你,你们RE&KING现在每年的赢利是多少,你们拥有多少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你们能接多大的安全项目?跟我谈实力,笑话!”刘啸嗤了口气,“你知道软盟每年的赢利是多少吗,知道软盟有多少核心技术,知道软盟达到了什么级别的安全作业资质吗?我想随便拿出一项,软盟都是你们RE&KING的好几倍,甚至是十几倍吧!”



Miller这下没话说了,RE&KING成立得晚,要是比这些数字,那自然不是软盟的对手。



“软盟每年的赢利至少有1.5个亿,而且还在不断地增长之中,更不要提他在中国范围内的市场占有率,以及品牌效应,而你们却想拿区区五千万就把软盟收购了,这如意算盘未免也打得太精了吧!”刘啸拂袖站了起来,“你以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我没有这个意思,价钱……价钱可以再谈!” Miller也急忙跟着站了起来。



“没有这个必要,我说过了,你们没戏!”刘啸看着Miller,“想你们一个小小的RE&KING,论资历,论实力,论市场占有率,你们连给软盟提鞋都不配,居然也敢站到这里,大言不惭地说要收购软盟,还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我告诉你,软盟还没有卑贱到这种地步!我再告诉你一句,就算有收购,那也只有我们软盟收购你们的份,明白了没有?”刘啸再次冷哼两声,“回去掂量出自己的份量再来跟我谈,别以为你们RE&KING做出了个像样点的防火墙就可以翻了天,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只要我刘啸还在软盟主事,不出半年,我保证你们的防火墙一份都卖不出去!”



“我……”Miller这下是真傻了,这刘啸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还把话说到了如此难听的地步,早知这样,自己刚才不如早早地闪人,也不用受这侮辱。Miller倒是想反驳几句,可说啥呀,再说下去,怕是刘啸的话就越难听了。Miller不打算触这个霉头,拿起自己的东西,“我还是希望你能理智一些,如果你想通了,随时来找我。” Miller掏出张名片,想往刘啸桌子上放。



谁知刘啸断然拒绝,“还是死了这个念头吧,回去好好做你们的防火墙去!”说完一伸手,“请!不送!”



Miller犹豫了半天,最后又把名片装了起来,然后出门离开。



Miller一走,刘啸就一脚踹在沙发上,真他娘的给脸不要脸,非要自己发火才肯收场,本想念着旧情给你留个面子,大家日后也好再见面,谁知你个洋毛子,竟敢如此来侮辱我刘啸,我刘啸就算是饿死街头,也干不出那种丢人败兴的事,我刘啸什么都缺,但骨气还不缺!这种人,不交也罢!



刘啸气乎乎地坐在办公室,好半天这气才消了,不过回头就想起一事,龙出云是要卖掉软盟的,自己就这么把人家的买主给骂飞了,自己是痛快了,可龙出云那里要怎么交代呢。刘啸皱了皱眉,起身出了办公室,他得去找龙出云好好谈谈,就算是要把软盟出售,那也总得有个底限吧!



刘啸赶到龙出云所在的酒店,敲门进去,发现龙出云正在跟人打电话,刘啸便去洗手间回避了一下,听龙出云挂了电话,他才拉门走了出来。



“刘啸,你找我有事?”龙出云叹了口气,指着一旁的椅子,“坐下说吧!”



刘啸看龙出云脸色有些不对,“又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刘啸猜测着。



龙出云点了点头,“已经基本有了定论,黄星的人在老大他们这些人公司和家里的电脑中找到了大量的线索。还有,警察还冻结了这些人的帐户,据说个个里面都有巨额的存款。”



刘啸“哦”了一声,问道:“真是他们贩卖情报所得?”



龙出云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没说,但这些钱肯定不是正常途径所得了。唉……,他们在我眼皮底下这么多年,我竟然没看出他们竟会是这样的人,我真是后悔啊!”龙出云坐在那里不住地长吁短叹。



刘啸听这意思,似乎是黄星还没有把案情的具体事宜交代给龙出云,不过倒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帮人肯定是难逃制裁了,看来得抽个时间往黄星那里跑一趟,探听一下案子的具体进展。刘啸想完,有记起自己来这里的正事,道:“你也别太难过了!对了,刚才RE&KING的人来过了,他们想收购软盟,被我骂跑了!”



龙出云先是一愣,随后一摆手,“算了,骂跑就骂跑了吧,他们只是个小公司,并没有收购软盟的实力!”



“我能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出售软盟吗?”刘啸叹了口气,“软盟能有今日的局面,确实挺不容易的!”



“唉……”龙出云除了说话,便是叹气,“软盟是我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我当时成立软盟的初衷,一是看出安全是大势所趋,二是希望能给国内的这些优秀黑客们谋个出路。当时国内的黑客圈虽然很混乱,但却不象今天这样浮躁,很多人崇拜黑客,学习黑客,但却不知道黑客的出路在哪里。我见过有很多天才的黑客,他们的技术足可以在网络里呼风唤雨,但事实上,这些人现实中却是经常混迹于网吧,或者是整日里抱着一台老旧的电脑,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做着黑客技术的研究。”



“我当时经济条件还可以,于是注册了软盟,把这些人都召集到一块,大家就这么开始了创业。国内市场不行,我们就先转战国外市场,没有名气,大家就集合所有之力,潜心研究系统上的漏洞,最后逼得微软一个月内发布26个安全补丁,软盟就此一举成名!这些事,我到现在仍记忆犹新!”龙出云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不过也是苦笑,“你再看看现在,软盟已不是当年的软盟,人也不是当年的人了,他们拿着软盟赋予他们的光鲜身份当作挡箭牌,暗地里却干着不知道多肮脏的勾当。我真是后悔,当年我遇到老大的时候,他就是个地下黑客,玩一些木马病毒的勾当,我以为他不过是因生活所迫才沦落至此。”



“我对他的技术非常佩服,败在他的手下我也是心服口服,是我把他招到了软盟,我把当作最知心的朋友,我把软盟交给他,他答应我会把软盟做大做强,可现在…”龙出云恨恨地砸了一下桌子,“我的心已经死了,软盟也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现在的黑客,已经不再只有软盟一个出路,他们也不需要软盟了!”



刘啸听完,唏嘘不已,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想了想,道:“其实你想错了,软盟完成了旧的使命,便也是新使命的开始。我毕业的时候,第一选择便是进入软盟,因为这里是黑客的圣殿,这里聚集了全国半数以上的最优秀黑客,他是软盟,也是中国黑客的骄傲,更是中国黑客之精神所在。我今天之所以要骂跑RE&KING,就是因为这个,我不容许中国黑客的精神被贩卖!”



龙出云听了刘啸这番话,不由有些激动,连道几声“好”,“看来我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这么说,你不准备出售软盟了?”刘啸有些喜悦。



“不!”龙出云笑着摇头,“软盟的旧使命完成了,也就是我的使命完成了,我现在常年游学海外,精力不能全部放在软盟上,才会出了这次的事情,而且我对黑客圈也已经渐渐有些陌生,所认识所交往的,都是一些老人,所以,我需要为软盟的新使命找一个新的接班者。”



龙出云顿了顿,看着刘啸,“刘啸,我就把这事交给你去办,希望你为中国黑客的精神找到一根强健稳固的支柱!”



“呃……”刘啸大汗,自己算是白说了,这劝来劝去的,又绕回原点了。





PS:昨天晚上17服务器不能登陆,不好意思!



PS:祝我的编辑,可爱善良的西瓜生日快乐,今年十八,明年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