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如果一个城市被绑架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如果一个城市被绑架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是想去找那个王工,可等他赶到今天施工的那个部门,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闭。刘啸在门上敲了敲,没人开门,倒把负责守卫工作的内卫给招来了。



看来王工他们确实已经离开了,刘啸有点郁闷,现在该怎么办呢,自己也不知道那王工的联系方式啊。想了想,刘啸觉得只能去找刘晨或者熊老板了,他们一个参与演习,一个认识演习的负责人,应该可以把自己的意思传达上去。



刘啸最后还是决定去找熊老板,他不想去找刘晨,一是觉得刘晨管不了这摊子事,二是不想和网监的人走得太近。打定主意后,刘啸就直奔熊老板的家去了。



“刘啸,是你啊!”熊老板开门看见刘啸,很高兴,朝刘啸眨眨眼,低声道:“我孩子刚好在家,你帮我劝劝!”敢情他以为刘啸是来帮他教育孩子来了。



刘啸有点尴尬,“熊先生,这事先缓缓,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熊老板有点意外,神情一滞,随即道:“那行,到我书房细说!”



“这么晚来找我,肯定是有急事吧?”熊老板顺手给刘啸倒了杯水。



“是关于这次海城的网络演习。”刘啸喘了口气,“这几天我一直在给各部门安装设备,然后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去找谁说,就来找你了。”



熊老板“哦”了一声,“你说!”



刘啸清了清嗓子,“那我挑最重要的说吧,海城这次改造的网络,在应急响应机制上存在缺陷,如果这个缺陷被黑客掌握,黑客会借机制造出一系列虚假的突发事件,到时候海城就会陷入一片混乱的状态。”



“这……”熊老板确实不懂黑客,“你给我说这些,我也听不懂。这样吧,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说的这些个事情都确实不?”



“确实!”刘啸点了点头,“我敢保证,问题确实存在,而且我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熊老板沉吟了片响,道:“既然你这么说,也找到了我这里,那我自然要管。这样吧,明天你跟我去一趟市府,我带你去见见这次项目的负责人,你把这个问题反映反映。”



“好!”刘啸应下了,“这么晚了,那我就不多打扰了,明天早上我在市府门口等你。”



“不急,不急!”熊老板拦住刘啸,“你的事说了,我的事还没说呢,呵呵,我家那小子……”



“哦……”刘啸知道了熊老板的意思,在熊老板的心里,自己孩子事肯定是要比海城演习的事情要重要一些了。想了一会,刘啸道:“这样吧,等周日孩子休息的时候,你带他去市天文馆,我在那里和他谈。”



“天文馆?”熊老板有点不明白刘啸的意思。



“没错,就是天文馆,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刘啸也不多做解释,当下就和熊老板作别。



第二天,刘啸早早地等在了市府门口,熊老板比他稍微晚到了十来分钟。



熊老板下车,“刘啸,等急了吧,走,跟我进去。”,市府的门卫认识熊老板,不加阻拦就让两人进去了。



两人来到市府大楼十二层,就看见有个办公室门口挂着牌子,“海城网络改造项目领导小组”。熊老板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里面有几个人,各自坐在自己办公室前。最里面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已经秃了一大半,剩下零星几根,软塌塌地覆盖在脑袋顶上。



“老涂,一大早忙啥呢?”熊老板开口问着,奔最里面走去。



秃头中年人抬起来,一脸惊喜,“熊老板,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快坐。”



“不坐了!”熊老板摆摆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啸,电脑天才,他找你有事说。”



“呵呵!”老涂笑着,道:“都坐,都坐,坐下再说。”



刘啸看办公室里人来人往,闹哄哄的,便道:“这里有安静点的地方吗?好说话!”



老涂也没说啥,站起来,“走,隔壁会议室没人,我们那边谈。”说完笑呵呵地在前面领路。



“说吧,找我什么事?”老涂看两人都坐好了,这才问到。



“是这样的!”刘啸整理了下思路,“这次海城的网络改造方案存在缺陷,容易被黑客利用。”



“缺陷?”老涂的眼睛就瞪大了,“什么缺陷?你怎么知道有缺陷。”



“市府所有部门的网络之上,有个决策响应中心,这个中心的处理系统有个紧急响应机制,当发现重大紧急事件时,这个响应机制便会自动启动。”刘啸看着老涂,“对不对?”



老涂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你接着说。”



“这个响应机制本身的设定就有毛病,如果黑客随便攻陷市府的一个部门,借此欺骗响应中心,让响应中心以为发生了重大紧急时间,如果响应中心无人看守,或者十秒钟内没有作出反应,紧急响应机制随即启动,系统会根据黑客伪造的事件作出各种决策来保证城市不受此事件的影响。”刘啸顿了顿,“你想想,这个事件本来就不存在,如果响应系统发出决策,那时城市不就陷入了自我混乱状态了吗?”



老涂面色不改,坐得笔直,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只是咳了两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重新修改紧急响应机制的方案!”刘啸答到。



“重新修改?”老涂有点皱眉,“修改这个需要多少时间?”



“不确定!如果顺利的话,半个月可以修改测试完成!”刘啸大概估计了一下时间,在网络结构不变的前提下,只修改响应机制,从修改到测试,大概就得这么长时间吧。



“半个月!”老涂蹦了起来,“那不行,绝对不行!”



熊老板赶紧问道:“怎么了,老涂?”



“市里给我下的任务,后天上午10点,全市各部门的网络和响应中心进行联网测试,一个星期之内,所有没完成网络改造的部门要全部竣工。”老涂挠了挠没剩几根头发的脑袋,“半个月之后,测试完成,市里届时还会有新的大动作要进行。这是任务,老熊你明白不?必须按时完成!”



“如果系统真的存在缺陷,就算你能按时完成任务,将来出了毛病还是要返工的,那时不是更麻烦嘛!”熊老板把老涂按到椅子里,“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想什么想!”老涂推开熊老板,瞪眼看着刘啸,“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系统有缺陷的?是你自己的猜测,还是百分百确定的?”



“这……”刘啸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事情,自己的这个结论是根据王工的那份安全方案推测出来,但自己并没有接触到那个所谓的响应中心,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推测。刘啸想了想,道:“这些是我在施工中根据实际情况发现的,是我的推测,但我有把握,就算不能百分百地确定,那也有八成的可能性。”



“施工?什么施工?”老涂转头看着熊老板,“熊老板,这不会就是你介绍的那个什么什么公司的吧?”



熊老板点头,“正是!”



“乱弹琴!”老涂拍着桌子跳了起来,“一个做线布线装系统的,竟然敢大言不惭地跟我说市府的系统有毛病,我看你是人有毛病才对,竟然要我为了你的一个毫无根据的推测就把项目延期,真是可笑!你以为你是谁啊!”老涂说完,直接拍P股走人,临了给刘啸扔下一句话,“你,该干啥干啥去,这次我看在熊老板的面子上,就不跟你计较了,有空去医院检查检查,妈的,神经病!”



刘啸差点没气昏,蹦起来就要追出去,他还从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自己这也是好心好意,如果海城在演习中被其他国家的黑客组织给戏弄了,那丢人的不是我刘啸自己,而是海城,也是整个国家的网络安全界的耻辱,跟我刘啸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我这上赶着跑来,又巴巴地讲了半天,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你们提个醒,没想到却受了你们一肚子的鸟气。刘啸极度不爽,他一定要追出去和那个秃头理论理论。



熊老板赶紧拽住刘啸,“刘啸,你给我站住!”



“我站不住!”刘啸火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我一定要让他给我个解释!”



“我知道你是好心!”熊老板挡在刘啸身前,“老涂不听就算了,我再去帮你找其他人,管事的人多了,我就不信所有人都这么糊涂!”



“不用了!”刘啸推开熊老板,“我现在改主意了,就算他们求我,我也不想说了。”



“你冷静点行不行?”熊老板追在刘啸身后。



刘啸出门,走到秃头的办公室门口,就站在门口,“咣咣”地砸了两下门,等所有的人看过来,他才指着那秃头,一字一句地道:“你等着,你会后悔的!”,说完扬长而去。



只是苦了熊老板,那秃头发飙了,追出来要找刘啸的麻烦,被熊老板死死按在了门口。



接下来的两天,刘啸请了假,没去上班,每天都躲在家里头,牛蓬恩怕是刘啸要跳槽,不时打电话过去关心,刘啸都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在睡觉。



* * * * *



海城市网络指挥监控中心兼紧急响应中心。



市里的几位主要领导都到了,市长、还有那个姓涂的秃头都在,大家集体坐在一个大会议室里,会议室上的墙上有面巨大的液晶屏幕。



王工此时走了进来,走到市长跟前,道:“赵市长,一切都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赵市长微微颔首,下达了指令。



“好!”王工点头,“那我去那边指挥!”



王工一出门,墙壁上的那液晶屏幕便亮了起来,屏幕上就几个亮点,旁边小字显示这几个亮点就是响应中心的网络,目前工作正常。



没过一分钟的时间,屏幕上的亮点开始增多,旁边的提示让大家知道这是各个部门的网络,凡是和响应中心建立了连接的部门,就会在屏幕上显示出一个亮点。



等亮点不再增加了,那王工又走了进来,满面生风,喜道:“报告市长,已经完成网络改造的部门现在都已经成功地和响应中心建立了连接,而且全部工作正常。下一阶段,我们将会进行实际性的功能性测试。”



“好!太好了!辛苦你们了,祝贺你们呐!”赵市长站起来,率先鼓掌祝贺,其余人也跟着站起来鼓掌。



“赵市长,你给大家讲两句吧!”站在赵市长背后涂秃头赶紧趁兴提议到。



赵市长颔首,“好,那我就随便说两句!”赵市长往前面的液晶屏幕下一站,道:“首先,我要代表海城市府,感谢那些在这次网络改造中为之付出了汗水和心血的人!”众人又是一阵鼓掌。



“在座的诸位都应该可以切身地体验到,如今的互联网已经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往小了说,我们的生活、通信、娱乐等等,都离不开互联网;往大了说,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我们的经济、秩序都要依靠互联网来支持和推动。所以,我们海城的这次网络改造是很有意义的,是符合时代要求的,是符合海城需要的,是……”赵市长的一溜排比句还没说完,就听会议室的喇叭刺耳地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赵市长皱着眉,很不爽地问着。



王工抬头往屏幕上一看,发现有一个部门的网络标识变成了红色,在不挺地闪烁,王工皱了皱眉,道:“公交部门的网络出现了点故障,我想应该是我们的网络刚刚连通,响应中心在信息的甄别出现了错误,问题不严重,磨合一段时间就好了。”



赵市长“哦”了一声,把心放回了肚子,转过身也朝头上的屏幕看去。



他这一看可了不得了,屏幕上闪烁的红点顿时增多,瞬间变成了十多个。那王工的脸色就变了变,道:“我去那边看看。”,说完直奔门口而去。



就在王工出门的这会功夫,红点继续增多,几乎是翻倍式地增长,此时放眼望去,屏幕上已经看不到几个正常的亮点了。就是个傻子,他也应该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头了,赵市长的脸色很难看,朝门口走去,他要去指挥室,亲自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旁边的房间,便是响应中心的指挥室,房间的墙壁上挂满了大大小小上百个屏幕,每个屏幕上显示的就是一个部门的网络运行状况,此时几乎是所有的屏幕都在闪来闪去。



“什么情况?”王工急急问到。



“王工,各部门的网络都被黑客攻陷,而且还有继续蔓延的趋势,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利用什么手段攻陷我们的网络。”有人立刻回答了王工的问题。



王工的头上开始出汗了,不过他还算冷静,道:“大家不要慌,这可能是我们的系统自己出了错误,就算是真被黑客入侵了,黑客也拿不到权限。”王工想了想,“现在启动紧急通信方案,和各个部门的通信服务器联系,确认他们是否遭到了黑客攻击!”



“试了!”那人有些丧气,“能联系上,但没有消息返回。”



王工心头便冒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真是被黑客入侵了,这黑客未免也太厉害了,我们这边的网络刚刚连通,他那边就掐着点过来了,他想干什么呢?



“不对,不对!”王工连连摇头,“如果想入侵,那这黑客早就入侵了,为什么非要等到各部门的网络和响应中心连通之后呢,难道说他的目标是响应中心?”



想到这里,王工不禁心中一凛,出了一身的冷汗,大叫一声,“赶紧切断和各部门网络的连接!”说完王工直奔指挥台,手刚碰到键盘,就见指挥台的电脑屏幕一黑,上面弹出一行字,“进入紧急响应状态,十分钟后,可凭权限密码恢复正常状态!”



“咣!”王工一拳砸碎了键盘上,对手的攻击目标果然是响应中心,现在响应中心的系统也认为自己有危险,随即进入了紧急状态,现在别说是黑客,就连自己,也无法对系统的运行做出丝毫改变。最要命的是,系统现在肯定以为所有的部门都遭受到了黑客攻击,为了保证城市秩序不出现紊乱,系统可能会发出一系列的应变措施,天知道它会发出什么命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市长怒气冲冲走了进来。



王工看着屏幕,无话可说,这个自己亲手设计的响应机制,本来是为了防止黑客的攻击,现在却把整个城市绑架了,他要怎么对市长解释呢。



刘啸此时就站在自己的家里,从窗户往外望去,他看见所有路口的交通指示灯都变成了红色,所有的车子都趴在路上,焦急地等着灯子变绿,谁不知道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警笛大作,海城所有的警察都出动了,走上街头来维持秩序,防止骚乱。



刘啸叹了口气,即便目光被远处的高楼阻挡,他也能知道,在那些高楼的远处,所有的化工厂、电厂已经闭炉停产;所有的银行暂停交易;地面之下,地铁停运;城市之外,飞机场的航空塔也停止了运转,所有飞机将不能升空。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所谓的紧急预警机制,为了防止黑客对这些目标进行恶意破坏而做出的预防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