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叫不醒,就打醒你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二章 叫不醒,就打醒你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上架了,精彩后续不容错过,大家支持!

***********************************************



从发动攻击的那刻起,刘啸就知道自己已没有回头路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或许真正的黑客路就是这样。从凯文·米特尼克到国内的五大高手,他们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话语权,他们都是靠着一个个的传奇故事让世人为之瞩目。







刘啸又叹了口气,自己和五大高手不同,自己攻击的目标是海城市府,怕是自己以后也要和凯文·米特尼克一样,走上千里逃亡之路了。







看看路口的交通指示灯已经恢复了正常,刘啸知道响应中心的自动干预机制已经到期,现在他们应该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制造的,估计已经切断了响应中心和各部门的联系,去修改响应机制的规则了。刘啸咬了咬牙,“妈的!早做准备吧!”,起身回到电脑前,将自己电脑上所有的东西都转移到网上,然后清空了所有的记录。







第二天就是周日,刘啸起来就去了市天文馆,这是他和熊老板约好的,就算刘啸知道自己此时可能被追查了,但答应了别人的事,他就不会反悔。







意外的是,熊老板这次却早早地到了,站在车子旁,夹着一根烟,不停地踱来踱去,脚底下踩了七八根长长的烟头,都是没吸几口的。







“熊先生,早!”刘啸远远地打着招呼。







熊老板扔掉手里的烟头,直奔过来,“你怎么还敢出现啊?”







刘啸笑道:“熊先生你这话是怎么讲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出现?咱们不是说好的今天这里见面嘛!”







熊老板将刘啸拽到一旁,压低了声音,“你给我说实话,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刘啸脸上的表情比熊老板还要惊讶,“昨天什么事情?呵呵,熊老板你今天怎么说话老是莫名其妙的。”,刘啸当然是打死也不会主动承认这事的,这又不是个敢作敢当的事,如果真能敢作敢当,那当年邪剑也不会跑国外躲那么多年了。







熊老板在刘啸的脸上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刘啸真不是在故意伪装,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事真不是你干的,不过事还真让你说着了,昨天市府的网络被黑客攻击了,那个什么紧急响应机制果然是出了大问题,瞎指挥,市里都乱成一锅粥了,万幸的是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刘啸一脸平静,“这事我早就说了,迟早的事罢了。”







熊老板叹气,“这事也怪我,我没有想到事情真会有这么严重。早知如此,我那天就不应该带你去见那个老秃子,我直接带你去见市长。”







“这事就别提了!”刘啸皱眉,“一提我就窝火!”







“好好,不提就不提!”熊老板再次压低声音,“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那事你再没有跟别人提起吧?”







“没有,就跟你和那秃头说过。”







“那就好,那就好!”熊老板连连点头,“我估计那老秃子是不敢把这事说出去的,万一上面真追究起来,老秃子也得担个渎职的责任,只要你没对别人说起过,我就放心了。唉,你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有时候咱们不得不防,咱们是问心无愧,但防不住有人存心栽赃。”







“我知道,没事!”刘啸笑笑,“孩子来了没?”







“来了,车里呢!”熊老板回头看着自己的车,“来的时候我心里还直打鼓,盼你来,又怕你来,现在我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那我们就进去吧!”刘啸率先朝车子走了过去,其实他心里很感激熊先生,自己和他交情并不深,萍水相逢,人家能这么为自己操心,这份情义,确实难得。这样有情有义之人,走到哪里都是个人物,也难怪熊先生的事业能搞那么大。







熊先生敲了敲车子,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一脸的不乐意。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叫人啊!”熊老板指着刘啸,“这是你刘叔叔,你不是不服嘛,我告诉你,你刘叔叔的技术比你厉害多了,你的那点小把戏,你刘叔叔当时只随便一瞥,就发现了。”







小孩哼了一声,不理不睬。







“这孩子……”熊先生有点急了。







刘啸拦住熊先生,笑道:“没事,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刘啸早在这里预定好了一个观望台,进门之后,他问清楚观望台位置所在,就领着熊氏父子走了过去。







小孩或许以前没见过那么大号的天文望远镜,有些好奇,想上去摸摸,但一想刘啸可是要来给自己上眼药的,就端住了架子,戳在那里,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







刘啸也不理他,趴在望远镜上一阵调试,好半天功夫,才把眼睛从望远镜上收回,拍拍手,道:“好了,来,你来看看。”







小孩没动,熊先生就推了一把,“你刘叔叔让你看,你就看,没听见啊!”







小孩这才“极不情愿”地挪了过去,眼睛往上一搭,嘴里嘟囔道:“有什么呀,不就是星星嘛!”嘴上这么说,手却想调望远镜的方向,想看看其他位置有什么。







“别动,别动,呵呵!”刘啸一把按住了,道:“你说说看,你看到了什么,最中间,被我锁定了的那个。”







小孩又看了一会,“没什么,不就一颗星星嘛,也就比平时看到的大一号。”







“看清楚了?”刘啸问到。







“看清楚了!”小孩回答。







“那得!”刘啸松开了手,“知道这颗星星叫什么名字吗?”







小孩把眼睛收回来,“我管它叫什么名字!”







“这颗星星的名字叫做Torvalds!”刘啸看着小孩,笑呵呵地问道:“Torvalds是个人名,或许你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创造的东西你一定知道,这个人创造了Linux操作系统。”







“呀!”小孩惊叫一声,然后又趴在望远镜上看了起来,“你没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刘啸笑呵呵地说着,“Torvalds是我的偶像,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黑客之一。上学的时候,我也曾梦想,希望有一天,地球之外的某个星球会以我的名字来命名。”刘啸摇头叹息,“可惜,Torvalds做到了,我却做不到。”







小孩把目光收回,似乎是受了感染,他满脸兴奋,他以前还不知道黑客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大得可以飞出地球之外。







刘啸看着那孩子,他能理解这孩子此时的心情,自己也是从那个盲目崇拜的年龄走过来的,记得自己第一次知道Torvalds的传奇时,自己也是激动得睡不着觉,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自己对黑客起了兴趣。“我听说你也喜欢黑客?”刘啸问到。







刘啸这一问,小孩回过神来了,又一脸的不在乎,“是呀,可我不喜欢Torvalds。”







“你喜欢凯文·米特尼克,对吧?”刘啸笑呵呵地看着那孩子。







孩子狐疑地看着刘啸,“你怎么知道?”







“凯文当年成功入侵美国北美防务指挥中心的时候,也就你这么大,你能不崇拜吗?”刘啸笑着,“你心里或许还在想,要是自己也能办到那该多好啊!”







小孩不屑地把头扭到了一边,大概是心里的心事被猜中,有些不好意思。







“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你的技术好?还是凯文的技术好?”刘啸又问。







“废话!”小孩哧了口气,“凯文是世界头号黑客,如果我的技术比他好,那我此刻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那你此刻应该站在哪里?”刘啸笑吟吟地看着那孩子,良久,才慢吞吞道:“我想你此刻大概会呆在大牢里吧!”







此话一出,熊老板都变了变脸色。







那孩子估计也是没想到刘啸会这么说,傻愣愣看着刘啸,“你……”







“凯文那样厉害的人,尚且要被美国的安全专家追得流亡各地,虽然潜伏多年,但最终还是被人逮到,老老实实地做了几年的牢。”刘啸看那孩子,“你认为你能比凯文强么?”







孩子不吭声。







“呵呵,凯文这样的天才也曾百密一疏,让美国的安全专家捕捉到了他的行踪,你竟然敢说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刘啸奇怪地看孩子,哈哈笑着,“我是在想不出,在一台小小的家用电脑上,你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样。”







小孩彻底哑了,他是真辩不过刘啸。







“好了!别戳着了!”刘啸过去拍拍那孩子的肩膀,笑道:“我说这些不是想打击你,而是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什么事情永远不会被发现。而黑客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让自己的行为无限度地接近完美。我很佩服你的自信,如果你真的喜欢黑客,那就去努力吧,你比那时的凯文还要年轻,潜力无限。”







那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刘啸从头至尾,都没有指出他在那台机子上的失误之处,但已经让他服气了,偶像凯文都会出错,何况自己呢。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在这里给你说这番话吗?”刘啸拍拍那架望远镜,“我是想告诉你,同样是两个绝世的天才黑客,Torvalds将被人们永远铭记,人们用一颗行星来表明他对人类的贡献,我们,甚至是我们的后人今后还会继续使用着Torvalds设计的操作系统;而凯文最后得到了什么?他风光一时,出尽风头,但十年的铁窗生涯也彻底断送了他在黑客上的天赋。你还小,我不想你从一开始就走上一条浮躁的黑客路。”







“我懂了!”那孩子点了点头。







孩子的工作做通了,但刘啸却更加伤感,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打算自己将来也要做Torvalds那样的黑客,可没想到阴差阳错,自己今天却走上了凯文的老路。刘啸抬头仰望苍穹,唏嘘不已,嘴里低声喃喃道:“如果有一个人睡着了,你死活都叫不醒他,最后也只能去打醒他了。唉,无奈啊……”







“呃?”孩子有些不解,“这话也是对我说吗?”







熊老板听到这话,身形为之一颤,刘啸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啸摇头,“好了,我们回去吧。”说完他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回去好好想想,看自己上次到底疏忽在了哪里,如果实在想不出,那你再来找我。”







“刘啸,谢谢你了!”出了天文馆的大门,熊老板向刘啸道谢。







“熊先生这么客气干什么,这事也是因为我才惹出的,自然要由我来解决才对。”刘啸笑着。







“你不要老是这么客气,以后就叫我熊大哥、熊哥,都可以!”熊先生看司机把车开了过来,“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去办!”刘啸推辞了,“你们回吧。”







熊老板不放心地看了刘啸两眼,刘啸刚才的那句话,让他觉得刘啸没跟自己说实话,但他又不能逼刘啸说实话,思索片刻,沉眉道:“那行,你先去忙吧。还有,如果有什么事解决不了,一定记得通知我。”熊老板着重叮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