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以病毒之道,还制病毒之身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 以病毒之道,还制病毒之身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正郁闷着呢,手机又开始叫了,刘啸起身去拿了电话,是卫刚打来的。



“卫前辈,有什么事吗?”刘啸此时有些意兴阑珊,忙了一天,又被那些人一搞,确实有些累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卫刚顿了顿,“唔,我就是想说,那个PPPLAY的事你不要太在意了,那些人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电话里轻笑几声之后,卫刚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你真不简单,不光是在反病毒方面厉害,你还能在那么的短时间内就做出了漏洞的第三方补丁,确实是让我佩服不已。”



刘啸客气着,“卫前辈能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做出专杀工具,更是让我我心服口服。”



卫刚笑道:“那是我的饭碗,我就是靠这个行当吃饭的,能不快么。”



“我能问个问题吗?”刘啸顿了顿,问道:“今天你为什么要到终结者论坛去公布这个专杀工具!”



“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卫刚没有回答刘啸的问题,“你怎么看这次我们两人和wufeijian之间的比试?”



刘啸愣了片刻,不知道卫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卫刚继续说道:“我认为这不过就是我们两人和wufeifan之间的一次私人较量罢了,不是吗?”



刘啸还是没能明白卫刚的意思。



“如果我只是在一个民间的反病毒平台去公布这个专杀工具,那它就是一次私人较量,否则,我只要在自己的专有平台一发布,那性质就变了,我大公无私地向一个新病毒开炮,其他杀毒厂商会随后跟上,随之演变成一场正义对邪恶的围剿。”卫刚叹了口气,“病毒和反病毒的比试,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不想刺激那个wufeifan,一旦他发了狠,觉得我们是仗着人多来对付他,那他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做出来,闹不好就是一次病毒危机。”



“是这样啊!”刘啸终于明白了卫刚的心思,看来卫刚反病毒多年,一定是没少碰到过此类事件,因此思考事情要远比刘啸全面周密。



卫刚叹了口气,“可惜啊,我这么做本来是不想让那些杀毒软件厂商掺合进来,结果他们还是硬搅了进来,现在事情有点麻烦了。”



“卫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啸又有些不懂了。



“wufeifan放出来试探的病毒,还没发作就已经被各大软件厂商联合起来给扼杀了,换了是你,你能舒服吗?”卫刚反问,随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wufeifan的第二个病毒很快就会放出来,而且他这次的攻击目标应该是那些杀毒软件。”



刘啸大感意外,不过细细一想,或许卫刚的猜测没准就是对的,换了是自己,自己也会嫌那些杀毒软件碍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见招拆招呗,比试才刚刚开始!”卫刚的口气很轻松,不过也嘱咐道:“只是我们下次的反应速度必须要更快一些,否则wufeifan的病毒一旦发作起来,就不好收拾了。”



“好,我知道了!”刘啸应着,“我就按照卫前辈的猜测先做着准备。”



卫刚“呵呵”笑着,“对了,我看见你发帖子的时候,竟然还带有一个工作室的广告,怎么回事?”



“我离开NLB了,现在自己注册了一个工作室!”刘啸笑着,自我解嘲:“刚好趁着这机会宣传宣传,拽着龙尾巴好升天嘛。”



“说笑了,说笑了!”卫刚笑笑,道:“其实自己单干也不错,能增加不少的历练,好好干吧。唔,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我就先挂了,我还得去通知那些杀毒软件商,给他们提个醒,免得到时候被wufeifan杀个措手不及。”



“好,挂吧!”刘啸让卫刚挂了电话后,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之前的郁闷之气也舒缓了很多,卫刚是他现实里接触过的高手中,唯一一个没有架子的人,而且睿智英明,也不会象蓝胜华那样,总是劝说自己去做这个做那个的,这让刘啸觉得卫刚和他的那个外号很相配,大侠风清扬。



伸了个懒腰,刘啸突然感觉肚子有点饿,心里不禁又把wufeifan咒骂了一番,自己这一天的时间,都让他的那个废柴病毒给折腾光了,连口饭都没吃上,还生了一肚子的气。刘啸匆匆洗了把脸,揣上手机出门觅食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啸就要出门,有了昨天的病毒惊魂事件,刘啸还是觉得自己再买一台电脑备用比较好,万一wufeifan手里还有什么新的漏洞,到时候自己的真实系统和虚拟系统统统被感染,那自己就很被动了。



刘啸揣上了上次熊老板给的卡,这卡拿回来很多天了,他也没用过,出门找了台ATM的柜台机查询了一下余额,刘啸当时傻掉,赶紧四处看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看到,刘啸才松了口气。这卡上竟然有整整一百万,这是刘啸这辈子见过的最大一笔钱了,他还真怕旁边有人抢了自己的卡。



收好卡,刘啸赶紧给熊老板打了个电话,“熊先生,你上次给我的卡里有多少钱?”



“什么熊先生,你叫我熊哥就可以了!”熊老板很不满刘啸的叫法,又叮嘱了一遍,然后才道:“怎么,那卡有问题了?”



“卡倒是没问题,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卡里有多少钱。”



“那我也没看过啊!”熊老板沉吟了一会,道:“不过以他们的一贯作风,还有从上次你给他们杀掉的那病毒的严重程度来看,应该会有个七八十万吧,要是少于这数,我估计他们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卡里有一百万!”刘啸答到。



“哦,这还差不多!”熊老板对这个数字比较满意,“怎么,你觉得少了?”



“不是少了,是多了!”刘啸心道我上次给张小花揪出个邪剑来,张小花给了一万,自己当时就觉得那钱真是天上掉下来的,没想到这还有更猛的呢,一砸就是一百万,杀毒真能赚这么多少钱?刘啸不禁有些疑问。



“真是的,给你你就拿着呗,我还没见过你这种人,竟然嫌钱多,哈哈!”熊老板笑了起来。



刘啸无语,此时他就听熊老板那头的声音有些乱,似乎是熊老板和什么人在说着什么,看来他比较忙啊,刘啸就想挂了电话。



刚要开口,熊老板却说话了,“刘啸你等等,我家那熊孩子要跟你说两句,好像是有什么事。”熊老板在电脑那边笑呵呵地招呼自己的孩子,“快点,你刘啸叔叔等着呢。”



不一会,电话里传来熊孩子的声音,“刘……刘叔叔,我有件事……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刘啸还没开口呢,就听那边熊老板又开始训上了,“你刘啸叔叔又不是外人,有事说就行了,吞吞吐吐干啥!”



刘啸急忙道:“嗯,有事说就行了,不用这么客气。”



熊孩子又支吾了半天,然后以非常快的速度说道:“我们学校的服务器让我给弄坏了!”,声音还很低,刘啸差点就没听清楚。



那边熊老板倒是听清楚了,道:“你呀,整天就知道给我惹事,坏了就对我说呗,怎么还非要跟你刘啸叔叔说呢。”



那熊孩子急了,“不是那种坏,要是你能弄好,我不早就跟你说了,你不知道情况就少说两句!”



刘啸这边赶紧地道:“别急别急,你先说说看,那电脑是怎么坏的!”



“电脑中病毒了,老死机,我是我们学校计算机兴趣小组的组长,就……就那个跑过去修,结果就给……”熊孩子又开始吞吞吐吐了



“哈,你是不是把瘸子给治成残废了?”刘啸笑着,估计是这孩子自告奋勇去杀毒,结果把越杀越严重了。



“是……”熊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过去帮我看看吧,我是组长,要是连这都弄不好,传出去会被同学笑话的,很没面子。”



“行!”刘啸笑着,“那一会在哪见?还是直接去你们学校?”



熊老板抢过电话,“刘啸,你现在哪呢,我让司机过去接你。真是不好意思,孩子的事又得麻烦你了。”



“这么客气干什么,这事他不找我还能找谁啊!”刘啸顿了顿,“我现在正要去电子城呢,准备买台新电脑,要不我们一会在电子城汇合吧?”



“不用了,你就说你在哪就可以,我过去接你,电脑我随后让人给你送到家里!”熊老板懒得那么麻烦了。



刘啸无奈,道:“那我就在我家楼下等你们,司机上次来过的,应该能找到!”



“好,那我们这就过去找你!” 熊老板说完挂了电话,他最上心的就是他孩子的事,始终坚持把儿子放在第一位。



不到半小时,刘啸就看见熊老板的那辆车很拉风地开了过来,车子停稳,熊老板探出头,“刘啸,上车!”



一行人调转车头,直奔熊孩子的学校,刘啸本以为熊老板这么重视儿子的学业,一定会把他儿子放到什么贵族学校,或者是国际学校去读书,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只是海城市第六中学而已。不过,这第六中学也算是海城的重点中学。



熊孩子在前面带路,没去教学楼,拐到了一旁的科技楼,进门直奔顶层,然后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众人进来,熊孩子已经把屋里的一台电脑打开了。



“就是这台电脑了!”熊孩子指着电脑,“这是我们学校自己网站的服务器,一直是由学校的电脑兴趣小组负责维护和更新。前天它中了病毒,我杀来杀去杀不掉,后来干脆重新做了系统,结果病毒还在,现在开机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而且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死机,重要的驱动程序都没法装。”



“行,先让它开机我看看!”刘啸看着电脑正在启动,“你再说说,你当时是怎么杀毒的!”



熊孩子又不好意思了,“其实……其实也没怎么杀。”



“嗯?”刘啸有些纳闷,没怎么杀是怎么杀的啊。



“中毒之后,服务器上的杀毒软件就无法启动了,是我自己带着U盘过来的。U盘上有很多我自己常备的杀毒软件,结果不管是在U盘上直接运行,还是把程序复制到电脑上再运行,系统统统提示‘找不到文件’!”熊孩子有些郁闷,“可那杀毒文件明明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怎么运行,它都说‘找不到文件’。”



“你U盘呢?带了没有?”刘啸问到。



熊孩子兜里一翻,就把U盘掏了出来,递给刘啸,“真是太诡异了,我以前从没碰到过这么诡异的病毒,心急之下,我就把系统给重做了,可没想……”



刘啸笑了笑,“好了,别自责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在的病毒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刘啸说完,把U盘插到了电脑上,此时他看见病毒正在不断地弹出一个对话窗口,这就是死机的原因了,这么无限制的弹下去,系统的资源迟早会被吃光,而且弹得很快,手动关闭肯定是来不及的。



刘啸暂时撇开那些弹出的窗口不管,直接打开U盘,扫了一眼,道:“你这工具倒是挺全啊,什么都有。”



熊孩子笑了笑,没说话。



刘啸挑中了一款体积很小的工具,这款工具虽小,但功能却很强大,在网上非常流行,基本上一般的小菜鸟黑客都备有一份。刘啸双击运行,果然,系统弹出了一个窗口,“你所运行的文件找不到!”



“就是这个样子!”熊孩子走上前来,“你看,文件明明就在这里放着,可是不管怎么运行,都提示找不到。”



刘啸笑了笑,道:“知道要怎么让这工具运行吗?”



熊孩子摇头。



刘啸给那款工具改了一个名字,名字很奇怪,毫无规则,就像是随意敲上去的几个随机字母,但刘啸再双击,奇迹就发生了,那款工具竟然成功地运行了起来。



看着熟悉的界面,熊孩子有些激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这病毒利用的其实是一种视窗系统自有的技术,叫做映象劫持技术。照这个情况看,我估计它是把所有的杀毒软件、防火墙,还有网上比较常见的那些安全小工具全都给劫持了,普通情况下,被劫持了程序就无法运行了,要是再进一步,病毒还会把这些被劫持程序的位置指向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地方,那你运行程序之后,自然就会提示程序无法找到了。”刘啸笑了笑,“只要把这些小工具的名字修改一下,病毒的劫持名单上没有,那自然就可以运行了!”



熊孩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进了绑架名单啊,被绑架了的程序,就没有自由运行的权利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刘啸笑了笑,“现在知道怎么办了?”



熊孩子学乖了,“刘叔叔你做,我看着。”



“好!”刘啸点头,回到刚才运行的那款小工具上,这是一个进程管理工具,刘啸很快找到了那个不断弹出窗口的进程,然后将这个进程暂停运行,现在,那些弹出窗口不再增加了。



刘啸把已经弹出来的那些窗口统统关掉,然后又在进程里找了找,随后锁定几个程序,估计这就是病毒的主程序了,刘啸切换到病毒所在文件夹下,将病毒程序强制删除掉。



现在系统的注册表也可以打开了,刘啸打开注册表,找到映象劫持的目录下,他怕熊孩子看不懂,还专门提醒了一下,“这里就是病毒的绑架名单了,所有被病毒劫持的程序的名字,都在这里。”刘啸挨个找下去,将病毒修改的注册表名目一一删除。



几分钟后,刘啸离开电脑,拍了拍手,“上去看看吧,看效果如何?”



熊孩子趴在电脑前检查了半天,没发现问题,他不放心,又运行了自己U盘上一款杀毒软件,也没有提示发现病毒。“刘叔叔你真是太厉害了,就这么几下子便把那病毒给彻底搞定了,我服了!”熊孩子朝刘啸竖着大拇指。



“你赶紧把该装的程序都装上吧,杀毒软件选一款好的,以后要经常更新病毒库!”刘啸嘱咐到。



“没用!”熊孩子一边装程序一边嘟囔,“杀毒软件设置的病毒是自动更新的,不也中毒了吗。关键是得有你那样好的技术,这样就什么病毒都不怕了。”



熊孩子的话倒是提醒了刘啸,新病毒的出现,永远都要比杀毒软件的病毒库更新要快一些,如果杀毒软件的病毒库不更新,难道电脑用户就只能等着被病毒感染了吗?



刘啸想了想,道:“想不想再学一招?”



熊孩子赶紧点头,“想想想!”



刘啸回到电脑前,劈哩啪啦地敲了起来,嘴上说道:“慕容复知道吧?他有个绝技,叫做‘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既然病毒可以利用映象劫持技术来绑架我们的程序,那我们同样也可以去绑架病毒!”



刘啸站起身,指着自己写好的那个注册表批处理文件,对熊孩子说道:“看懂了吗?”



熊孩子兴奋不已,“看懂了,以毒攻毒嘛,现在换病毒无法运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