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如果蚂蝗也会社会工程学
章节列表
第五十九章 如果蚂蝗也会社会工程学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虽然卫刚早已提醒过那些杀毒软件的厂商,但wufeifan这次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杀毒软件吃点苦头,好让他们不要插手自己和卫刚之间的比试,所以病毒还是在一些地区小规模地爆发了。



一天之内接到众多用户的投诉和求助,这让几大杀毒软件商有些恼火,一个不知名的小病毒设计者,居然也敢同时向国内的几大反病毒龙头企业发出挑衅和威胁,这次要不把他给治残了,以后是个人都敢这么做,自己这反病毒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卫刚的提醒被他们当作了耳旁风,几大杀毒软件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各自推出了病毒的专杀工具,完成病毒库的升级,并且发布病毒专题预警,要极力打击这个并不太泛滥的小病毒,还要以技术手段来追查病毒的源头,这也算是他们对wufeifan挑衅行为做出的回应。



至此,wufeifan的第二个病毒也在围剿中销声匿迹了。



一连好几天,wufeifan的新病毒都没有再放出来,刘啸有点坐不住了,自己还指望着靠这次的病毒比试建立点知名度呢,现在几大杀毒软件高调对付wufeifan,事情炒得火热,这正是自己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刘啸可不想wufeifan这么快就打退堂鼓。



再说了,wufeifan的这两个病毒简直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刘啸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这两个病毒,这让他感觉很不过瘾,难道wufeifan就只是这两下子水平了吗?



“靠!不会是真的黔驴技穷了吧?”刘啸决定给卫刚打个电话问一下,自己不能整天守在电脑前侯着这个事吧,要是wufeifan真的不再露面了,那自己就得想别的招来扩大工作室的名气。



刘啸匆匆翻出手机,拨了过去。



“刘啸,有事吗?”卫刚有点意外,这是刘啸第一次主动打电话过来。



“卫前辈,这几天wufeifan一直都没动静,是不是主动认输了啊?”刘啸问到。



“你这么看?”卫刚笑着反问。



“我也是把不准,所以过来请教一下你。”



卫刚沉吟了一下,“我倒觉得wufeifan这是在积蓄力量,他放出的这两个病毒,技术含量甚至都还比不上之前的那个拼凑式病毒,我看他没有使出全力,第一次是探我们的反应能力,第二次是在警告杀毒软件,我看这第三次,他是要拿出真实水平了。”



“我刚开始也这么认为的,但这家伙一连好几天不出手,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刘啸顿了顿,“按照这家伙以前的风格,吃了亏之后,他肯定会立刻反扑,绝对不会隐忍这么久的。”



“我担心的正是这点!”卫刚电话里叹了口气,“能让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忍上这么几天,那就说明他对自己的下次出手有十足的把握,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安排筹划下次的出手,我这边现在已经安排人手二十四小时值班。”卫刚顿了顿,“我很担心呐,一旦我们到时候无法迅速控制住wufeifan的病毒,那我们之间的比试就会变成一场巨大的病毒风暴,真正受到损失的还是那些互联网用户。”



刘啸也是皱了皱眉,不过他倒不认为自己到时候会控制不住wufeifan的病毒,说到底,病毒也就是那么几个特性而已,难道wufeifan还能把病毒玩出花来不成,“那卫前辈估计wufeifan这次病毒攻击的目标会是什么?”



“这次不好说了!”卫刚没敢乱说。



“会不会还是那些杀毒软件呢?”刘啸问着,继而分析道:“按照wufeifan的性格,他能够提前给那些杀毒软件打招呼已经实属难得,而这些杀毒软件现在却在高调炒作此事,我看……”



“你说的也有道理!”卫刚叹气,“我已经劝过那些杀毒软件商了,说这只是一次私人切磋,不要让他们掺合,可他们就是太冲动了!”



“我看卫前辈也不用太担心了。”刘啸笑了起来,“现在这些厂商造出这么的声势,说不定还真把wufeifan给吓住了,不敢露面了呢!”



卫刚也笑了起来,刘啸的这个说法还真有可能,“但愿是这样吧!”



看来从卫刚这里也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消息,刘啸就挂了电话,wufeifan不露面,自己也不能逼着他露面,看来这事暂时就只能这样了。



抽过身来,刘啸就准备去继续追踪那个盗QQ的家伙,这几天他一直没闲着,通过那个IP地址,刘啸已经追踪到了一家网站跟前,这是个专门贩卖QQ靓号的网站,上面挂了不下一千个号码,明码标价出售。



网站不止这一个业务,还帮人破解QQ密码,根据密码的难易程度来收费;还有一个定制QQ号码的服务,你随便说一个自己想要的号码,网站就可以帮你去张罗,成功之后,一手交钱,一手交号。说白了,就是帮你去盗号,但是刘啸看了看交易记录,发现还真有很多人来买号码,大多都是那些生日、手机、固定电话号码相近的号码。



刘啸把这个网站仔细研究了一遍,寻找着每一个可以下手的机会,现在他必须要弄清楚对方的人在哪里,有几个人,否则这么毫无目的地继续追下去,何时才算是个头呢。



目光再次扫过网页,刘啸突然看到了一个东西,是QQ的一个网页链接功能,能显示出一个号码的在线状态,点击之后,就可以和这个号码建立一个临时会话,这个功能被很多网站用来做在线咨询、在线联系。



这个网站上面也挂了三个用来联系的号码,一个是站长的,一个是副站长的,还有一个是客服。三个号码之中,此时只有那个副站长的号码在线。



刘啸看了一会,突然阴阴地笑了起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成功的话,对方的信息就会自己主动送上来,“你们不是会玩社会工程学吗?嘿嘿,老子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社会工程学的祖宗!”



刘啸跑去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码,然后把QQ昵称,以及个人资料和那个不在线的站长设置得一模一样。



检查一遍,确认没有差错,刘啸就用这个号码和那个副站长建立了临时会话,什么话也没说,就发了一个郁闷的表情。



那副站长的消息发了过来,“你是?”,看来他也被这个QQ号码搞迷糊了。



“我!”刘啸发着消息,“今天收成咋样?”



“哦,是老大啊,你怎么换了这个号!”那副站长虽然是有点纳闷,但还是选择了相信这是他的老大,昵称和资料都一样,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吧,于是继续发来消息,“今天不行,我值班这会就收了4000多块钱。”



“别提了,玩鹰的被鹰叨了眼,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我号码现在突然就上不去了。”



副站长赶紧回道:“会不会是冰龙那伙人干的?”



刘啸赶紧把冰龙这个名字记了下来,估计是这个网站的竞争对手吧,然后回道:“算了,这事先不管了,我自己能搞定。我看我们最近的业务有点下滑的趋势,他们几个呢,在不在线?你把他们的号码给我,我现在找他们去谈一谈,业务的事还得抓点紧啊,不然钱都让别人赚去了。”



“好,你等等,我给你找出来!”副站长忙着去给找号码去了,不一会就发过来一溜号码,完了还问,“手机号码要不要?”



刘啸没敢要,道:“靠!我手机又没丢,不用了!”



副站长没说话,发过来一个呵呵笑的表情。



“行了,我找他们谈谈去,你继续忙吧!”刘啸说完,迅速闪人,言多必失啊。



刘啸给其他几个人的号码的都发了一个表情符号的信息,但这次他没有用那个伪造的站长的号码,而是随便选了一个备用号码,等那几个人回来消息,刘啸就可以得到那几个人的IP地址,最重要的是,刘啸根据这几个号码,已经算是摸清楚了对方组织的基本结构和成员列表。



再从这个网站的功能来看,刘啸也大概知道了对方攫取钱财的流程。首先,对方靠散播病毒木马的方式,把盗马程序植入用户的电脑,伺机盗取大量的QQ号码,之后会有一个筛选的过程,那些所谓的靓号,就会被他们挂在网站上交易出去,那些没有交易价值的非靓号,他们就会拿来散播之前那种骗钱的尾巴消息,绑定手机的,还会去骗用户定制各种垃圾服务。尾巴消息中,他们还会夹杂病毒和木马的链接,这样,他们就能收割更多的QQ号码,保证自己有源源不断的号码来源。



刘啸不得不佩服这些人,这些在自己看来毫无价值的QQ号码,被这些人一层层地刮榨下来,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油水,每一个有可能制造出价值的环节,他们都没有放过,就像吸血的蚂蝗一样。



接下来的工作就很简单了,就像上次搞吴越霸王那样,慢慢渗透到对方的机器里,得到他们盗取QQ号码、制造尾巴病毒、以及诈取钱财的证据,就算是大功告成。



至于得到证据之后怎么办,是象上次那样逼对方组织解散?还是将这帮家伙绳之以法,刘啸暂时还没想好,现在想了也是白想,还是先把这些证据都搞到手再说吧。反正现在wufeifan也不露面,自己刚好就趁这个机会赶紧把这事搞定。